您的位置: 首页 >> 中国记协网 >> 采编园地 >> 精品赏析
艰苦作风代代相传——记“南京路上好八连”
2006年12月21日 15:50:07  来源:中国记协
【字号  打印 关闭 

作者:解放军报记者

    “夺取全国胜利,这只是万里长征走完了第一步。......务必使同志们继续地保持谦虚、谨慎、不骄、不躁的作风,务必使同志们继续地保持艰苦奋斗的作风。”

    ——毛主席在党的七届二中全会上的报告

    再过些天,到了红色的5月,“南京路上好八连”进驻上海就整整14年了。

    14年前,八连,作为中国人民解放军这个伟大战斗集体的一员,和许多英雄的兄弟连队一起,从硝烟弥漫的战场来到了花花绿绿的南京路。上海解放了,革命胜利了,可是,斗争并没有就此结束,八连面临着的,是另一场新的战斗。

    八连的老同志还清楚地记得,在解放上海的前夕,部队首长曾这样说过:“......上海是个革命的城市,也是党的诞生地。由于上海长期遭受着帝国主义和国民党反动派的统治,使它成了‘冒险家的乐园’,成了一口大染缸。特别是南京路,是资产阶级生活方式最集中的地方。我们要用无产阶级思想去占领阵地,改造旧的上海,决不能让旧的上海染黑我们。”

    八连的老同志也记得,帝国主义者和反动派当时曾经这样大嚷大叫:共产党进了上海,不要多久,就会发霉,发黑,烂掉。14年过去了。时间为一切英雄作证,也为英雄的八连作证。帝国主义者和反动派的妄想没有实现,也永远不会实现。

    14年来,八连的同志们在党和上级的领导下,在上海人民的支援下,和兄弟部队一起,出色地执行着保卫大上海的艰巨任务。他们始终不渝地遵循党和毛主席的教导,高举毛泽东思想的伟大红旗,发扬了党和人民军队艰苦奋斗的光荣传统,保持着劳动人民勤劳勇敢的本色。他们克勤克俭,艰苦为荣,身居闹市,一尘不染;以革命的思想作风,移风易俗,影响了社会风气。他们在敌人的钢铁炮弹面前不愧为英雄!在资产阶级的“糖衣炮弹”面前,也不愧为英雄!上海人民亲切地赞誉他们是:“南京路上好八连”。

    身居闹市 一尘不染

    八连驻守上海南京路的时候,南京路上,到处张贴着“拥护共产党”、“欢迎解放军”的标语,人民载歌载舞,一片庆祝解放的欢腾景象。干部战士看到这些,心情多么激动啊!“上海是人民的了,保卫人民的大上海,多么光荣!”但是这里也有许多怪模怪样、怪声怪调等等低级庸俗的东西,使他们看不惯。还有最令人气愤的事情:有一天,八连的战士在南京路上执勤,忽然有人从楼窗里把一包钞票扔在他们脚下。又有一天夜晚,他们巡逻的时候,妖里妖气的女人,拦住他们,无耻地纠缠。敌视革命的人和旧社会残留的渣滓,就是这样向八连的战士们挑衅。他们妄图以此来腐蚀无产阶级战士的革命意志,损伤伟大人民军队的尊严。的确,在这条南京路上,金钱美女是曾经烂掉过许多军阀部队和国民党部队的。但是我们的八连是党和毛主席领导的工农子弟兵。这些宝贵不淫、威武不屈的战士们,愤怒地踢开了抛来的钞票,斥退了无耻的引诱。那时候,八连住在一个破烂的旧仓库里,睡的是水门汀地铺。穿的是老解放区的粗布衣服,老布袜子,日日夜夜在车水马龙的南京路上站岗放哨。他们就是这样以无产阶级的思想和周围的物质引诱相对抗。

    在旧上海,金钱是最迷人的东西。而八连的同志们却用自己的行为告诉人们,金钱是微不足道的,既不是幸福的象征,更不是人生的目的。

    一天,战士徐淑潮在黄浦江边拾到了一分钱,他郑重其事地把它交给了前任指导员刘仁福。为这事,指导员在全连同志面前表扬了这位战士。他说:“一分钱虽然是微不足道的,交了公是人民战士的本色。如果装进了自己的腰包,它就会在我们心上染上一个黑点,这个黑点是永远抹不掉的。”

    不爱钱财是人民军队的传统风尚。八连同志随便拣到什么——不论是一分钱还是130多元,不论是一张戏票、一方手帕,还是一件毛衣、一支金笔,都尽量想法找到失主或交公处理。仅从1956年以来,八连拾金不昧、拾物交公的记录就有1390多次。

    战士唐照顺执勤时拣到一张当晚的戏票,他已经站了一下午岗,不顾疲劳,也顾不得吃饭,站在机关门口挨个地询问着出入的人,终于把这张戏票交到失主手里。失主感动地问他的名字,他说:“时间不多了,你快去看戏吧,只要知道我是个解放军战士就行了。”战士陈进林拣到了28元钱,当时就交给了失主。这件事连里没人知道,还是连长在失主机关的黑板报上发现的。连长问他为什么没有汇报,陈进林说:“这是革命战士的本分,八连的光荣传统,有什么值得汇报的。”给养员朱英才在路上拣到了一张130多元的领款证,他亲自送到了失主家里。失主是个满头白发的老大爷,正在家里着急,忽然看到一个解放军战士把领款证送上门来,他感动地说:“从前国民党军队见了就要抢的东西,现在你们拾到了,还亲自送上门来。我活了70多岁,从没有见过你们这样的好军队。你们真是毛主席教养出来的好战士。”

    上海解放初期,八连同志也曾听到过这样一些风言风语:“你们打了这么多年的仗,是有功劳的,应该享点福了,还这么刻苦,未免太傻了。”可是八连同志对什么才是真正的幸福,有他们自己的看法。

    八连有句口头语:“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别看战士们都是粗手大脚的小伙子,他们每人都有一个针线包,坐下来,飞针走线,缝缝补补,谁也不含糊。战士罗大大脚上的那双袜子,光袜底就换了六次,还照样穿着。杨妙生的袜子破到不能再换袜底了,仍然舍不得丢掉,剪去一截子,把袜筒缝了缝又穿。许长松的一件衬衣补了二三十个补钉,每次洗它都得十分小心。指导员王经文来到上海13年了,他至今还盖着10年前公家发的那床黄被子,装衣服的是一个旧肥皂箱子。

    八连同志这样节俭,是不是因为他们没有钱呢?不是。是不是因为他们不需要什么呢?不是。是不是上级做过规定呢?也不是。到底为什么呢?他们回答得好:“我们少用一尺布,人民就多穿一尺布,今天我们穿孬的,是为了明天穿得更好。”战士黄长根每月只花几角钱。有人问他:“你就不想买点喜欢的东西吗?”他回答说:“怎么不想呢?吃好的,穿好的,我都想,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要是人人光想自己享福,共产主义谁去搞呢?”

    在个人生活上这样克勤克俭,而他们在帮助同志、支援人民群众的时候,却又那样慷慨无私。三班战士易桂生家里来信说他的母亲病了。指导员王经文了解到他家庭经济情况比较困难,就暗地里寄了20元给他母亲治病。直到现在,易桂生只知道连里有人给母亲寄过钱,但总是查不清这寄钱的人是谁。像这样暗地里寄钱的事情,在八连不知道发生过多少次。干部这样做过,战士们也这样做过。他们平常新衣服舍不得穿,但当他们听说有些地区遭了灾荒,一次就拿出来300多件衣服和鞋袜支援灾区人民。战士吴岳生平时一根冰棒都舍不得吃,为了支援国家建设,把自己积蓄下来的75元钱,全部买了“建设储蓄”券。

    “国家是自己的,自己是国家的。”这也是八连人人爱说的一句话。他们处处为国家着想,千方百计节约国家开支,减轻人民负担。在上海,用自来水是很方便的,龙头一拧开,水就哗哗来。但八连同志洗衣、刷鞋,谁都不开自来水龙头,却乐意从井里一桶一桶提水用。上海的交通工具真是四通八达,但八连的同志们几年来,到二三十里的郊区去生产,从来是步行往返。八连同志还有这样一种习惯,每年领新交旧的的时候,就是提前一两个星期,用自己的肥皂把旧衣服洗得干干净净,破了的就补好,缺个扣子就缀上。他们自己扎扫帚,扎拖把,桌凳门窗、鼓风机、抽水马桶、篮球架等等,坏了都是自己动手修好。他们的口号是:“为国家节约一粒米、一滴水、一度电、一分钱、一寸布”。他们说:“共产主义不会从天上掉下来,要靠大家艰苦劳动来创造,也要靠每个人一点一滴地节约来积累。”

    八连同志一面为国家节约,一面利用执勤和训练间隙,到郊外去开荒生产,自己动手,克服困难。战士顾永良在连续32个星期天中,有28个星期天是在生产地里度过的。在上海找一块生产地很不容易,九班找到了一块废弃房地基,在火热的阳光下清除砖瓦,战士们个个汗流浃背,他们足足花了两个月的课余时间,硬是把破砖碎瓦埋下去,把土壤翻上来,在这块荒地上,第一次播下了菜种。这一年,全连收获蔬菜9.9万多斤。他们的蔬菜来得如此不易,但当初春,市场上蔬菜供应青黄不接的时候,他们却把最好的蔬菜主动支援市场。生产时,为了节省鞋子,八连同志穿着自己打的草鞋,走过繁华的南京路到生产地去,人们以钦佩的目光注视着这支在今天还穿着草鞋的队伍,都说:好八连,好八连。

    八连的同志们,就是这样14年如一日地保持着无产阶级的高尚品质,身居闹市,一尘不染,为我们树立了一个艰苦奋斗的光辉的榜样。

    革命熔炉 战斗集体

    14年来,八连把艰苦奋斗的优良传统继承下来了。虽然当年开创连队光荣道路的英雄们,已经离开了;接班的战士,也已经换过四批了。但是,不管是已走的英雄,还是新来的战士,谁都清清楚楚地记得什么是好八连的“传家宝”。

    老炊事班长王景全从战场上背进大上海的那口行军锅,现在摆在连队的荣誉室里。看到它,人们就会想到战争艰苦的岁月,人们就会记起1952年老班长临复员时含着眼泪说的那句话:“同志们,别忘了,艰苦朴素是咱们的老传统啊!”是的,这传统是革命先辈们用鲜血和生命铸造起来的。凭着它,我们竖起了井冈山的红旗,战胜了雪山草地,保卫了延安的灯塔,走上了祖国雄伟的天安门。好八连的战友们,没有辜负老炊事班长的嘱托,他们把那口行军锅又用了几年,直到1956年上级规定统一启用新的行军锅,才把它送进连队的“历史博物馆”,叫它为所有的接班人上艰苦奋斗的第一课。

    在好八连,每当老战士复员时,都要精心缝制一个针线包,留给新战友作纪念,要他们“一条线,一根针,和红军战士心连心”。说起八连建立针线包、保持红军老传统的事,最早是从连长张继宝开头的。他把针线放在充满战火气味的小背包里,带进了上海。一空下来,总爱缝缝补补的。战士们看到他这样干,不少人就跟着学。可是,也有的人不太留意。有一天,战士黄德胜在野外演习时,军裤剐了个口子。他想请前任连长刘裕民同志的妻子给补一下。可是,刚一推开连长的房门,他楞住了。原来,刘连长的妻子正坐在床上纳袜底儿,连长也坐在小凳上,补他自己的衬衣。黄德胜脸红了,转身就要走,连长抢上前去把裤子拿过来,给缝补好了,又跟他说:“我刚入伍时也不会补衣服,是老同志教会的。”黄德胜说:“连长呵,你给我补好了衣服,我也一定学会补衣服。”这个故事很快就传开了,大家都要向连长学习,发扬老红军的艰苦奋斗传统,自己的生活自己料理,很多人都做起了针线包。1961年老战士复员时,又提议,把赠送针线包作为向新战友交班的礼物。

    在八连,像这类用实物交班播种传统的事,多得很。连里有一个工具箱,已经传到三代了。这个工具箱最初是老战士吴岳生用拣来的废木料做的。他把买来的小锯和钉子放在里面,修楼梯,修木凳,修床板。为了建立这个工具箱,他花了不少钱。司务长要给他报销,他说:“报销就要花国家的钱。好钢要用在刀刃上,国家的钱要用到建设上。”1960年吴岳生要复员了,就把这个工具箱连同自己摸索出的一套木工活本事,交给了本班战士李祖根,还对他说:“我们国家还是贫穷的,要想很快强大起来,不再受人欺侮,我们就要节约。我们国家大,人口多,哪怕是一人节约一分钱,加起来就多了。”李祖根接过工具箱,跟吴岳生一样,修水桶,修篮球架,修鼓风机,做粪车,还给工具箱增添了新工具,开辟了新业务:补鞋。为了这个工具箱,他又花了不少钱。同志们看他心红手巧干劲足,8月天钻进大粪车里去修理,不管闷、热、臭,一干就是四五十分钟,都非常感动。可是他说:“咱们要想尽一切办法,让国家对自己的负担尽量小点,自己对国家的贡献尽量大点。”现在,李祖根已经是超期服役了。他身旁的葛传义,早就紧紧跟上,学习技术,又在准备接受工具箱了。

    连里的人,都把向接班人传授老传统当做最光荣的事情。凡是他们认为好的、能发扬我党我军光荣传统的事物,都把它传授出去。朝朝夕夕,一点一滴,日积月累,相沿成习,出现了许许多多新的风尚。炊事班传授修改炉灶和烹调的技术,教新战友注意千方百计节约一粒米、一块煤、一滴水。义务理发员由一个发展成两个、8个、12个,人人感到连里人给理的发,比在大理发厅里理得还舒服、爽快。老战士复员的前夜,一定要站最后一班岗,把热爱战士岗位的精神传给新战友。

    这许许多多新的风尚,使连队呈现出一片蓬蓬勃勃的气氛,人和人的阶级感情、友爱精神,一天比一天亲密,一天比一天深厚。你关怀我,我帮助你,所有人的心都维系在一条为党艰苦工作的红线上。1959年,前任指导员刘仁福了解到战士周金来的亲人去世,就给他请好了假,还和别的干部一起送给周金来十几元钱,帮助他回家解决困难。周金来很感谢。连首长安慰他说:“不要谢。我们是革命同志,虽说不是一母所生,但都是阶级兄弟,一个人的困难就是大家的困难,大家的欢乐就是个人的幸福。”连首长的行动和语话,像长了翅膀,在连队里飞了起来。五班长窦照玉,听说班里战士张勋年母亲生病了,就悄悄用张勋年的名义,给他家寄去了10元钱。张勋年接到家里来信,很莫名其妙,打听了好多人,才弄清是班长给寄的。他很感动,向窦照玉说:“班长,你这种一心为人的精神,我永远不会忘记。”窦照玉说:“不,你的困难就是我的困难。互相帮助,这是咱们解放军的光荣传统。咱连首长不就是这样做的吗!”窦照玉的行为,在他们班战士张振才的脑子里扎下了根,等张振才当了班长,他又背着战士包正华给他家寄去了10元钱,解决了一时的急需。刚调来两个多月的战士沈承保,当他知道同班的蒲家胜同志家里有了困难,也学老同志的办法,不声不响地把自己节省的10元钱,用蒲家胜的名义给他家寄了去。

    八连的干部不仅教育战士保持老红军老八路的光荣传统,而且教育战士保持劳动人民的本色,永远不要忘本。

    在解放战争中参军的指导员丛志良同志,他小时候,父亲为了三亩地跟地主打官司,气死了。母亲含着眼泪把他抚养到15岁。解放军来了,他要去参军,给父亲报仇。母亲为了叫儿子走得高兴,从邻居家借来半碗面,要给儿子擀点面条吃,擀好了,母亲一边往锅里下面条,眼泪就随着面条叭达叭达掉进锅里。临走,母亲又从破包袱里翻出一个小铁盒,递给儿子:“拿去吧,里面有4角钱,是咱全家的积蓄。”儿子走出40里地,进了集市,看见很多好吃的,可他怎么也舍不得花一文钱。用9分钱买了一支铅笔,又把剩下的3角1分钱放进铁盒里,托人捎回家,带了口信给母亲说:“妈,你给我的4角钱,用9分钱买了一支铅笔,我要用这支笔在队伍上学文化,学本事。剩下的钱留给你过日子吧!”几年以后,丛志良来到了上海,在八连当过两年指导员,从来没见他买过一件显眼的东西。他常常对战士说:“不要忘了我们是穷人的孩子。”

    战士孙世明已经在上海过了四年。一到假日,他不是走出城去侍弄菜地,就是在屋里看书,缝缝衣服,补补袜子。他母亲曾经从乡下到上海来看他。老人家看到儿子包袱里有崭新的军装,也有补过的袜子,就问道:“孩子,这是你自己补的吗?”孙世明笑着点点头。母亲说:“做得对!到了大地方,可别忘了解放前受的苦。那时候,你妈妈会做针线,可哪有布给你做呀!我不是光打草鞋给你们兄弟几个穿吗!现在有布了,可别忘了咱们会补啊!”孙世明牢记住母亲的话,三年来一直保持着劳动人民的本色,埋头工作,连年被评为五好战士。

    在八连的同志,继承了艰苦奋斗的传统,离开八连的同志,传播了艰苦奋斗的传统。1959年八连有17个复员战士到上海市一个工程队去工作。他们一直记着自己是好八连出去的战士,一定要把连队的光荣传统带出去。他们穿着旧军装,穿着带补钉的鞋袜。队里有个姓高的工友,好吃爱穿,工资月月光,还欠了债,弄得连鞋子都买不起了。八连出去的老战士张友让就和他谈心,讲艰苦朴素的意义,还拿出自己节约的鞋子给他穿。这个工友受了感动,改掉了毛病,清了债,每月还能节余10元钱帮助家里。他很愉快,和张友让成了朋友,从心里佩服好八连教养出来的人。

    好八连这个熔炉般的战斗集体,把艰苦奋斗的优良传统,代代相传,冶炼出一批又一批纯钢般的战士,就像一颗种子,埋进土里,生了根,发了芽,结下了千百颗果实。

    春风化雨 点滴入土

    党的艰苦奋斗的优良传统,就像永不凋谢的花朵,在八连战士的心灵上开放,而抚育战士心灵的是伟大的毛泽东思想。人们把这种抚育比作:春风化雨,点滴入土。

    八连的同志们,从不乱花一分钱,但是他们却踊跃地购买毛主席著作,许多人不光买了单行本,还买了全套《毛泽东选集》。他们如饥似渴地学习毛主席著作。不少同志把毛主席著作装在口袋里,走到哪里学到哪里,从不放过一点空隙时间;干部深夜查哨回来,埋头苦读;战士们在节日假日经常坚持自学。……“读毛主席的书,听毛主席的话,照毛主席的指示办事,做毛主席的好战士。”这在八连,已成为干部战士的自觉行动。战士张继岳,刚来八连,第一次穿着补过的衬衣去看戏。一个女同志坐在他的后面,他觉得很不好意思。事后,他在学习毛主席著作时,看到这样一句话:“务必使同志们继续地保持艰苦奋斗的作风。”他想,毛主席要求我们保持艰苦奋斗的作风,而我穿件补过的衬衣就觉着不好意思,这怎么对头呢?从此,他就学着八连老同志的样子,衬衣破了一补再补,这年年底,他那件衬衣补了28个补钉,还照常穿着。

    二班长顾炳仁,入伍前是个理发师,入伍后被分配在一个炮连当战士。在炮连,他常帮助同志们理发,理了一些日子,觉着这太耽误自己的休息和学习。后来,他调入八连,就下决心不再“暴露”自己的理发手艺了。没过几天,他学习了毛主席《为人民服务》这篇著作,有几句话对他启发特别大:“我们都是来自五湖四海,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走到一起来了。……一切革命队伍的人都要互相关心,互相爱护,互相帮助。”他不安起来,几晚上睡不着,终于向全连公开了自己的理发手艺,开始为全连同志理发。以后他又学习了二三十篇毛主席的著作,进一步懂得了艰苦奋斗的重要意义,积极性更高了。三年来他始终坚持为全连同志理发,还为连队培养了12个义务理发员。

    看,毛泽东思想在八连战士的心中,产生了多么大的力量!张继岳穿了补过的衣服红脸,顾炳仁会理发而要“保密”,你能说这些就是什么错误吗?当然不能。然而,这两个战士,在毛泽东思想的抚育下,却那样自觉地把蕴藏在心灵深处的、别人不易察觉的一小点斑迹,给抹掉了,使自己的思想品质更加纯洁、光亮。

    八连的党支部和干部们,为了把这些工农子弟,培养成毛主席的好战士,这些年来,他们花费了多少心血啊!他们就像辛勤的园丁爱护和栽培花木一样,时刻用毛泽东思想的阳光沐浴着每棵幼苗,一旦发现,就把它消除掉。

    有一个时期,有的战士不再打背包了,而把背包带拉到晾台上晒起衣服来。这看来好像是小事,但是却反映了有些人战备观念有些松懈的苗头,党支部敏锐地察觉到了这一点。一天晚上,全连进行了一次紧急集合,给那些用背包带晒衣服的人“将”了一“军”,然后出了一道题:“为什么有些同志集合动作慢?”要各班讨论。讨论结果,都说这是和平麻痹思想在作怪。经过教育,稀拉现象很快消失了。但是,过了些时候,这种苗头又出现了,他们又及时组织战士重温毛主席在党的七届二中全会上的报告和《丢掉幻想,准备斗争》这篇文章,使大家进一步懂得了“捣乱,失败,再捣乱,再失败,直到灭亡——这就是帝国主义和世界上一切反动派对待人民事业的逻辑”,从根本上提高了革命警惕性,更牢固地树立了永远是战斗队的思想。从这以后,八连的战士们忠实地坚守自己的岗位,风里来,雨里去,出色地完成了警卫任务。

    新战士童新根来到连队不久,说了句“南京路上的风也是香的,在这里站岗比看电影还好”。当时的指导员刘仁福觉得这句话很不对头,下到班里一了解,原来童新根不光说了那句话,而且还发现他星期天一个人去“大世界”连看了两场电影,去高级理发馆花五角钱剃了个大光头,又去“国际饭店”花了1.5元吃了一顿。党支部对童新根的表现作了分析:他是孤儿,小时候流浪在上海,睡过马路,讨过饭。现在他这种表现,很值得重视。干部们首先耐心地启发童新根回忆过去受的苦,接着用上海工人阶级的革命传统教育他,说:“南京路是用革命先烈的鲜血铺起来的,我们活着的人不能忘记过去。”并且用连里的好人好事给他作榜样。经过党的教育,童新根的阶级觉悟提高了,从此以后,变了样,他成了八连出色的战士,立了功,受了奖。

    八连的政治思想工作做得这样及时,这样细致,这样有力,是因为干部对战士有着深厚的阶级感情。连长张继宝夜奔七里去替战士站岗,为的是让这位战士看电影;指导员王经文用自己的钱给战士的母亲买药,下雨天情愿自己淋雨而要把身上的雨衣披到哨兵的肩头上。他们这种深厚的阶级感情,使战士们感到亲切、温暖,战士们还有什么心里话不跟干部说呢!八连的驻地非常分散,哨位很多。连排干部一年到头同战士们生活在一起,和他们同吃同住,狂风暴雨的夜晚也坚持查铺查哨。干部们有了这样的好作风,战士们有什么情况他们不能了解、有什么问题他们不能解决呢!

    八连的干部还想方设法用上海工人阶级的革命传统和建设社会主义的革命干劲教育战士,这些传统,闪烁着毛泽东思想的光辉,正是战士们更好地理解毛泽东思想的活教材。

    在黄浦江畔,八连请参加过1925年上海工人大罢工的老工人张锡堂,讲述过帝国主义、国民党反动派残酷压迫工人的情形。他们到国棉二厂瞻仰共产党员顾正红烈士的塑像,听老工人钟秀文讲“五卅”惨案的经过。他们请革命先辈朱英如诉说国民党反动派“四·一二”大屠杀的罪行。在虹桥公墓,八连的战士们以敬仰而又悲愤的心情,凭吊长眠在这里的王孝和烈士。历史教育着八连,现实更激励着八连。上海钢铁厂工人的革命干劲,在鼓舞着八连;和平丝绸复制厂的职工顾大局、识大体的精神,在鼓舞着八连;清洁工人默默无闻地为人们辛勤劳动的精神,在鼓舞着八连;建筑工人终年为国家盖大厦自己长年住在草棚里的这种一心为公的精神,也在鼓舞着八连。上海工人阶级这些无数动人的事迹,教育着八连的同志们更好地保持和发扬艰苦奋斗的革命传统。

    毛泽东思想就这样春风化雨、一点一滴、常年不断地抚育着战士们的心灵,使八连继承和发扬了我党我军艰苦奋斗的光荣传统。

    南京路只有一条,好八连何止万千!在中国人民解放军许许多多个优秀的连队中间,好八连是突出的代表之一。几年来,从内地到边疆,从喀喇昆仑山到东海岸,从茫茫的林海雪原到四季常青的椰子林,人们给好八连寄来了无数的充满激情的书信,成千上万的人来到好八连参观访问,向他们致敬,向他们学习。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中央委员会给八连颁发了奖旗。部队的领导机关给八连多次记功。最近两年,八连又连续两次获得“四好连队”的光荣称号。

    在荣誉面前,好八连的党支部一直以毛主席“虚心使人进步,骄傲使人落后”的教导,教育连队的成员,谦虚谨慎,戒骄戒躁,好八连的每一个人,决不能躺在“好”字上。他们决心按照“四好”的最高标准努力建设自己的连队,把党的艰苦奋斗的光荣传统发扬光大,一代一代地传下去,传下去!(载1963年3月30日《解放军报》)

 
(责任编辑: 高海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