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网络打赏的正确姿势是怎样的

2016年07月20日 07:41:36 来源: 中国青年报

  7月11日,大火的Papi酱首次尝试网络直播,在一个半小时的视频直播中,共有2000万人次观看,光打赏的收入就折合人民币90余万元。之前,人气组合TFBOYS在美拍也进行了直播首秀,在不到一小时的粉丝互动中收到打赏近30万元。

  这似乎是个体能力最容易变现的一个时代。在视频直播日渐兴盛的过程中,动动手指,开通直播,展示自己的特点就能获得来自网友的打赏,打赏似乎成为令主播、粉丝宾主尽欢的一项乐事。

  现在,微信、微博也先后允许用户打赏自己喜欢的文章,甚至QQ空间也开通了“空间说说”的打赏功能。虽然每次打赏的次数、金额都很有限,但相比于上一代互联网用户,年轻人显然更加愿意对优质的内容给予“打赏”和鼓励。

  “打赏比点赞更深一步”

  对于许多年轻的互联网用户而言,打赏必定不是一个陌生的字眼。

  所谓“打赏”,指的是互联网用户对于网上发布、传播的原创内容(包括文章、图片、视频等)进行直接的金钱或虚拟商品奖励的一种行为。是一种新兴的、非强制的付费鼓励模式,网友更多地会打赏给优质内容的提供者。

  在实际运用中,网络打赏功能最早出现在起点中文等小说阅读网站,后来又被YY语音等视频直播软件用作新的盈利方式。2014年以后,新浪微博、微信公众平台、简书等自媒体平台也相继开通了这一功能。

  对于网络打赏,大学生是比较早的一批体验者,许浩就是其中之一。就读于甘肃某高校的许浩关注了数十个微信公众号,也自己运营过微信公众平台;既给自己喜欢的文章和作者打过赏,也获得过别人对自己发布文章的“奖励”。

  虽然每次获得打赏的金额并不多,但遇到一些见解深刻,或者让自己获得新知的有趣文章,许浩还是会给出自己的奖励。“打赏比点赞更深一步,表示我赞同。”

  类似的情景还出现在各种视频直播间里。在各大视频直播平台上,粉丝众多、互动频繁的主播们常常能获得粉丝送出的各种礼物,从免费的小礼物到价值几十上百元的大礼物,冲上热搜榜的主播获得的“打赏礼物”更是不计其数。

  那么,网络打赏为何能被年轻人接受,并且逐渐大量应用呢?

  中国人民大学文化创意产业研究所所长金元浦认为,网络总是在创造新的消费模式,网络打赏就是。以前的网民往往默认网络服务就是免费的、单向的,但网络打赏的行为则是自愿付费的、双向传递的。这种由粉丝直接打赏主播的激励机制,给粉丝带来了强烈的参与感,而且把主播和粉丝紧紧绑在一起,形成了以主播、作者为核心的新型社交关系。

  DCCI互联网研究院院长刘兴亮则表示,作为内容付费的一种方式,网络打赏的流行也是互联网时代网络支付更加便捷的一个产物。在他看来,过去不论是电视台还是报纸,都是单向传播,用户即使看到再好的东西也没有方便的渠道付费表示支持,而在新媒体和网络支付得以发展以后,只要内容生产者为用户提供了有价值的内容,用户的购买力就会被调动起来。

  “‘能用红包解决的就不要说话’,虽然是一句玩笑,但也反映出人们动动手指就能够付费的便捷。”刘兴亮说,由于方便快捷的网络支付通道逐渐形成,人们才会在看到觉得有价值的东西后,更加愿意付费支持。

  “冲动型”打赏成为收入来源

  作为一个直播经验算不上丰富的主播,大学生怀耀惊讶于自己的“吸金”能力。

  在没有做过推广的情况下,他先后在映客直播上做过十多次视频直播,每次直播结束后,都能获得许多礼物和映票。如果把直播粉丝们的礼物打赏换算成钱,每次一个小时左右的直播都可以为他带来几十元的收入。

  在视频直播的江湖中,来自粉丝的打赏早已成为许多主播和直播平台获得收入的主要来源。有些职业视频主播会每天在线直播数小时,吸引用户前来观看、打赏,甚至还有主播公会等机构专门组织培训,教主播如何引导粉丝给出更多打赏。

  谈及打赏,直播用户孙雪琦自认“属于比较抠的人”,大多数时候,他都会选择用免费的礼物给主播打赏。“但确实也有很多土豪,要么几百朵几百朵地送花,要么就送一辆‘豪车’。”这些直播平台中的虚拟礼物,一般价值一两元到数百元人民币。

  孙雪琦发现,在视频直播间里,往往是“粉丝越多打赏越疯狂”。当众多粉丝送出的打赏礼物“霸屏”的时候,自己的名字也只是一闪而过。但他坦言,自己并不失望,因为“图的就是快感”。

  在刘兴亮看来,阅读微博、微信文章之后的网络打赏是一种“相对理性的消费”,只有全文基调触动了读者,引起了情感共鸣才有可能获得打赏;而在视频直播间中,主播的一个动作,一个神态都可能引发一大波礼物刷屏,直播打赏的消费相对来说更加“冲动”。“冲动型”的网络打赏也引导着视频直播平台和主播的内容方向。为了更加吸引眼球,一些视频直播平台上甚至出现了“越黄越暴力越出名,打赏越多”的奇怪景象。

  打赏还须规范化

  7月12日,文化部公布第二十五批违法违规互联网文化活动查处结果,依法查处武汉斗鱼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上海熊猫互娱文化有限公司、北京六间房科技有限公司等23家网络文化经营单位共26个网络表演平台,其中两家被关停整改。

  此次查处中,各大网络表演平台共关闭严重违规表演房间4313间,整改违规表演房间15795间,解约严重违规网络表演者1502人,处理违规网络表演者16881人。在这次被查处的直播平台和表演者中,有不少涉及淫秽、色情内容,此前在一些知名直播平台上,部分“主播”还会通过肢体和语言进行性挑逗、性暗示。

  目睹了许多视频直播平台为了获得更多网络打赏而提供淫秽、低俗内容的问题,在监管部门的严厉打击之外,一些直播平台也加强了对内容的过滤和自净。

  对于部分网络主播为求打赏不惜做出不雅行为的情况,YY Live公关经理王程熙表示,直播后台会24小时对所有直播间进行敏感声音、画面监测,只要有违规行为出现,很快就能识别、检索出来,一旦发现不雅行为就会处以封号、扣除保证金的处罚。

  6月初,龙珠、映客、腾讯直播、17TV、易直播等多家网络直播平台与技术服务平台携手成立了“网络直播自律联盟”。该联盟希望通过共同协作,以管理及技术经验分享、互相监督等方式,坚决抵制不良内容,对自身平台出现的问题绝不姑息。

  “不论是写文章还是直播,想要更长的生存期,获得更多的打赏奖励,关键还是内容为王。”在刘兴亮看来,虽然目前部分平台和主播会为了获得打赏不惜有不文雅行为,但是真正能长期存活的还是真正“有料、有观点、有自己独特优势的内容”,而不是完全靠噱头来博眼球的内容。

  值得注意的是,在一些灾难救援中,打赏也发挥着公益救灾的作用。据王程熙介绍,在今年7月的南方洪灾中,YY Live平台上有50多位主播对湖北、安徽等地的灾情进行了直播,并且吸引粉丝通过打赏来捐助灾区。“洪水直播中,平台所获得的所有打赏分都将捐给灾区。”王程熙表示,接下来YY LIVE还会和其他公益机构合作,策划更多直播公益活动。(记者 王林 实习生 陈晶 窦玉帅)

【纠错】 [责任编辑: 闫丹丹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0100501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2916116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