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时政 国际 港澳 台湾 财经 法治 社会 纪检 体育 科技 军事 文娱 图片 视频 论坛 博客 微博
新华网 > > 正文

打车软件动了谁的奶酪 --技术进步能否让出租车行业更公平

2015年01月29日 11:02:55 来源: 新华舆情

    □事件回放

综合媒体报道,从最早火爆的“滴滴红包”,到后来逐渐兴起的专车打车券,各类打车软件,在微信等即时通讯软件上可以说风生水起。自2014年开始,滴滴专车、一号专车、优步等各类在线专车软件不断涌现,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并使用专车软件。

打车软件的普及,让不少“黑车”也加入到出租车服务当中来,打破了出租车市场的平衡,拥有合法身份的出租车本应“两头甜”的图景呈现出“两头难”的状况。

与此相随的是,多地曝出出租车停运的新闻,引发了各界关注。14日,沈阳千余台出租车在上班高峰期集体罢工。18日,南京高铁南站、小红山客运站、禄口机场等地已经发生不同程度的出租车停运事件,之后持续数日发酵,一度出现打砸现象。112日,济南市部分出租车出现停运。据微信公众号“出租之道”消息,13日,出租车罢运全面爆发,多个省会城市全线开花,堪称“有史以来最大规模”。

出租车罢运事件引发了中央级媒体的关注。16日,人民日报、新华社先后发表文章,“炮轰出租车行业垄断”。文章指出,“是取消(出租车公司)暴利模式的时候了”,“不能让既得利益群体把持”。

关于打车软件以及与之相随的“专车”服务,18日,交通运输部在肯定“专车”服务具有“积极作用”的同时表示,各类“专车”软件公司应当“禁止私家车接入平台参与经营”。从各地的情况看,据媒体统计,2014年底,沈阳、上海、南等五城市陆续作出相关表态,旗帜鲜明地将专车尤其是其中的私家车定义为“黑车”。2015年以来,北京、济南、青岛、郑州等十城市和福建省有关部门都密集表态、甚至出手打击,加入限制专车的阵营。113日,有报道称,上海拟对“滴滴专车”开出3万至10万元罚单。

此外,112日,国内成品油价格再次下调,从20146月已出现十二连跌。国际油价跌幅近半,然而,北京、上海、天津等多地与油价联动的出租燃油附加费却“纹丝不动”。新华网有报道称,燃油附加费定价机制各地不一,且易涨难跌,引发公众质疑。

□总体舆情分析

1.多地出租车罢运事件舆情趋势图(不含微博)

(注:数据来源于新华网网络舆情监测系统,201514日至13日)

新华网网络舆情监测系统统计显示,自14日沈阳出租车罢运事件传开以来,有关出租车的讨论就开始成为网络舆论场持续关注的话题,中央级媒体人民日报、新华社等在此次舆论风波中发挥了“引领”的作用,相关讨论持续升温。8日南京出租车出现罢运情况,随后还出现打砸行为,8日当天,交通部门还对“专车”服务予以表态,多重因素共同推动了该话题的发酵,更多的媒体和网民也参与到事件的讨论中来,次日(9日)信息更新量达到了峰值(858条)。

从信息报道类型和传播媒介来看,截至113日,新闻报道占比最多,约占总信息更新量(4,383条)的53.0%,论坛次之,为18.8%,手机网站居第三,占12.0%。客户端已经成为网民获取信息的重要平台。

□网民观点倾向

网民认为,打车问题涉及政府、出租车公司(司机)与乘客等多重利益方的博弈,出租车罢运事件频发,源于市场垄断和特殊利益集团的形成。经济学家郎咸平说,打车问题涉及地方政府、出租车公司、出租车司机、乘客和纳税人五个方面的利益博弈关系。每次博弈的结果几乎都由乘客和纳税人来埋单,最得利的总是地方政府和出租车公司。这就是政府直接办市场的结果,形成了地方政府有关人员和出租车公司这样一个特殊利益集团。网民“吴娇蓉”认为,多地出租车停运,表面上与“专车服务”、燃油附加费等有关,但背后的原因还是由于出租车行业长期以来的垄断经营造成的。

网民认为,出租车行业长期垄断机经营存在“三宗罪”,新的技术手段弱化了既有体制设立的初衷和管理成效,改革迫在眉睫。出租车行业长期垄断经营带来的弊病有三:①出租车数量严控不顾市场需求增长,多地出租车牌照“一牌难求”,甚至滋生食利阶层;②出租车定价全靠政府调整,“一刀切”办法忽视了市场的灵活与多变,不利于调动司机提供多元服务的积极性;③出租车公司管理成本长期一笔乱账,“很多出租车企业提升管理效率压缩成本还有很大的空间”。天津社会科学院社会研究所所长张宝义认为,随着科技发展,完全可以通过卫星定位系统、智能软件等手段管理出租车,出租车公司这种以专营权获得暴利的中间层,只是徒增运营成本和社会管理成本。中国政法大学教授王军认为,随着信息不对称因素的消除,继续进行数量管控、价格管制的意义也将不复存在。

网民认为,“专车”服务满足了消费者多样化需求,政府有关部门应抓住这一机遇推动出租车行业改革,消除或减少拒载行为和打车难等顽疾。网民“傅蔚冈”认为,“专车”服务针对的主要是中高端人群,是一个“增量市场”,“并非与传统出租车存量市场抢食”。网民“刘远举”认为,这个时候,创新与技术不妨露出自己锋利的牙齿。网民“周俊生”则认为,政府管理部门要顺应变化,推动出租车行业改革,而不能为了保护既得利益群体,在市场上设置路障。网民“真关秀”说,“专车”服务在带来全新利益分配模式的同时,也给客运行业带来了“改革红利”。更为公平的竞争实质是服务的竞争,拒载乱象、打车难等问题或由此缓解。

网民建议,改革采取先易后难的策略,一方面在现有体制框架内推动出租车行业成本的公开透明,另一方面可通过政府对出租车特权的“赎买”降低改革阻力。网民“陈小鸿”认为,出租车行业应让监督和审计深度介入,向驾驶员和市民公开出租车企业的支出情况,包括“份子钱”总数和使用情况等。通过出租车行业成本的透明公开,让社会参与监督,倒逼行业转型升级。也有网民认为,为减小改革阻力,政府可以通过赎买的办法把曾经拍卖出去的牌照收回。“赎买”换“开放”,以一次性的财政支出来替代每年的财政补贴,并彻底理顺出租市场。

   1 2 下一页  

[责任编辑: 张慧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0100501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274362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