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文

网络舆情管理师来了

2015年01月07日 17:05:42 来源: 法治周末
分享到:

   “恐惧媒体,避之唯恐不及;封堵信息,设置报道障碍;信息发布迟缓甚至缺位……这都是突发事件中应对媒体的错误方法。”新华网舆情监测中心主任段赛民一边翻着PPT,一边对台下的学员讲解着他的理念。

 328日上午,新华网舆情监测分析中心与工信部情报所“全国网络舆情技能水平考试项目管理中心(NPST)”联合举办的首期“网络舆情管理师”研修班开课。法治周末记者在新华网看到,有一百多名学员到这里接受培训。这些来自于不同地域的学员,绝大多数都是从事于网络舆情工作的领导干部和管理人员。

 政府部门工作人员对培训的热衷,与过去几年舆情监测发展的形势密切相关。在过去的几年时间里,微博反腐、网络实名举报以汹涌澎湃之势形成的网络舆情,重塑了中国民众表达诉求的渠道。官员获知民意和民众表达诉求的双向渠道得到重塑,这一现象催生并壮大了一个产业——舆情监测。

“监测不是监控,删帖更是政府的一种懒政行为。如何正确认识网络舆情的发展规律,从而建立起网络舆情分析、研判、处置的科学体系,是现在政府需要学习的课程。”段赛民告诉法治周末记者。

  网络舆情形成周期缩短

随着互联网进入到自媒体时代,舆情的主导权由传统媒体或门户网站控制的现状正在改变,千万个公民意见在社交平台上的聚合,已经成为不可忽视的力量。

根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截至20141月的数据,中国网民规模达6.18亿,互联网普及率为45.8%。其中,手机网民规模达5亿。在2013年,整体即时通信用户规模在移动端的推动下提升至5.32亿,较2012年底增长6440万,使用率达86.2%

在网络舆情监测的领域中,几乎所有的舆情监测机构都不能忽视微博等自媒体的力量。不断增长的政务微博,无疑为此做了最好的注脚。20131226日,人民网舆情监测室联合新浪共同发布的《2013年新浪政务微博报告》称,截止到发布时,新浪政务微博总数共计100151个,其中机构官方微博66830个,公职人员微博33321个。

随着微博、微信等网络平台的推广,政府面对的压力也越来越大。当负面信息出现时,如果政府不能够及时传达出自己的声音与网民进行沟通,那随之而来的批评与质疑,不仅会使政府部门的声誉受到损失,而且很可能将线上的批评转化为“线下”的抵制或抗议行动。2012年相继发生的四川什邡与上海启东的群体性事件,由于政府在相应的投资项目上未能与民众进行有效的沟通,微博上几乎形成了一边倒的大规模质疑声,进而形成了线下的抵制与抗议。

因此,对于随时可能出现的突发网络舆情,作为潜在的可能的被批评者,政府需要在第一时间对舆情进行了解与判断,从而避免在措手不及状态下造成的重大损失。

“一条关于突发事件的信息,从出现到形成舆论热点,周期正变得越来越短,以前我们讲事发之后的4小时是政府舆情处置的黄金时间,现在来看,‘黄金一小时’的说法都稍显过时。”段赛民告诉法治周末记者。

作为此次的主讲人之一,徐发波曾经在2001年至2011年期间担任过江苏省政府新闻办公室副主任一职。徐发波认为,网络舆情有发酵期,应当在发酵期之内解决问题,“拖延、虚假应对、不作为,都会导致舆情事件的形成。”

“社交媒体逐渐成为热点舆情的发源地,应当建立舆情预警机制,利用社交媒体进行舆情监测,及时发现舆情并及早处理。”在此次的培训班上,武汉大学的沈阳教授在他主讲的《新媒体时代的网络舆情管理》课程中讲到。

如果不能在短时间内做出解释、反馈、制定应对策略,就可能出现舆论一边倒的局面,甚至可能面临铺天盖地的误解、质疑与责问。

在这样的背景下,舆情监测培训的项目应运而生。

  火热而混乱的培训市场

211日,新华网在其官方网站上发布了《首期“网络舆情管理师”研修班招生简章》,称将与全国网络舆情技能水平考试项目管理中心(NPST)合作,于2014328日联合举办国内首期“网络舆情管理师”研修班。招生简章中称,此次培训对象主要为各级政府机关和行政事业单位,包括新闻宣传、公检法司、信访城建、教科文卫、大中型企事业单位的宣传部门主管领导、职能部门的管理人员。“从这次参加培训的学员组成情况来看,基本达到了这一预期。”段赛民告诉记者。

在网络舆情培训市场上,盯上这块大蛋糕的机构,远不止新华网一家。

在去年1018日,人民网完成了“网络舆情分析师职业培训”北京第一期的培训。承办该项培训的人民网舆情监测室在培训之前称,培训接受社会报名,但项目初期的培训对象以各级党政机关、企事业单位的舆情监测、品牌管理、危机公关等部门的工作人员为主。

2010413日,由正义网主办的“政法网络舆情应对高级研修班”在江苏吴江市开课,250余名来自全国各地政法机关负责人参加了研修班学习。在这次举行的研修班上,主办方就政法网络舆情危机管理、司法改革热点及网络时代媒体应对等内容进行了专题讲座,以期提高各级政法机关舆情应对、引导和处置的能力。“从培训对象来看,目前参加部分企业组织的舆情培训的主要学员是政府工作人员。”正义网络传媒研究院相关负责人告诉法治周末记者。

在渐趋火热的舆情监测培训市场上,提供培训服务的机构质量却是参差不齐。

内蒙古赤峰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主任包小翔是此次参加培训的学员之一,他告诉记者,之前也参加过一些类似的培训,“有的培训机构水平确实不行,说一些大家都知道的东西,我都能上去讲。跟这次的培训质量,完全没法比。”包小翔对记者说。

正义网络传媒研究院相关负责人告诉法治周末记者,舆情培训应当注意传递“实情决定舆情”的基本理念,注重舆情引导部门与实体处置部门之间的有效、合法衔接。“如果过度灌输所谓的线上沟通技巧而忽视线下问题的解决,很可能陷入‘技巧误区’,最终拖累有关部门的公信力。”

“不光网络舆情培训的市场混乱,提供网络舆情服务的市场也同样混乱。”段赛民坦言。

段赛民告诉法治周末记者,现在提供网络舆情服务的市场门槛很低,很多公司、高校机构、媒体、公关公司等都在提供舆情服务。段赛民认为,现在的市场上缺少一种对于网络舆情服务的科学认识。“什么样的处置措施是有效的科学的?哪些又是不合理的?我们希望通过规范的培训,让各级政府部门和企业管理者逐步达成共识。”段赛民说。

“不违反法律法规,这是舆情行业赖以生存的基本底线。如何在法律规制下提供大数据、云计算时代安全、专业、优质、实用的舆情信息服务,能否确立舆情行业的技术标准,怎样塑造健康的职业伦理,值得当下的舆情行业经营者深思。”上述正义网络传媒研究院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

   深入到区县的系统采购

北京市旅游委“微博微信及新闻监测”90万元,北京市人社局“舆情监控”89万元,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舆情监测系统”预算70万元,北京市红十字会“舆情监测系统”50万元,北京市住建委“舆情监测”31万元、“网络发言人及政务微博运营费”12.5万元,北京市政市容委“网络宣传及舆情应对”20万元,北京市文物局“舆情监控、微博工作专项”10万元……以上这些数据,是今年317日,北京市部分部门公布的网络舆情应对和政务微博的维护费用。

在段赛民看来,这些数据透露出两点含义:第一,网络舆情越来越被政府部门重视。第二,通过网络与公众沟通,已经成为政府部门的一种工作常态。

   1 2 下一页  

集成阅读

热点推荐

频道推荐

0100501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273672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