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文

云南晋宁富有村群体性事件追踪

2014年10月28日 14:24:24 来源: 瞭望新闻周刊
分享到:

  10月14日,云南省昆明市晋宁县发生了一起当地泛亚工业品商贸物流中心项目建设方人员与部分村民因矛盾纠纷引发暴力违法犯罪行为的群体性突发事件,导致8人死亡,18人受伤的严重后果。

  事件处置工作立即展开。昆明市市长李文荣表示,事件发生后,迅速平息事态,避免事态进一步升级,并全力做好善后、案件侦办、正面宣传引导,耐心细致做好群众工作。昆明市委副书记、纪委书记应永生表示,目前市、县两级纪委已启动了问责机制,将在事实基础上,对事件中的党员干部违纪、失职等问题将依法依规查处。据了解,一些领导干部已被问责。

  《瞭望》新闻周刊记者深入调研了解到,事件暴露出一些干部处理复杂问题能力严重不足,外加诸多因素影响,致使矛盾不断积累,最后演变成流血事件,教训十分深刻。当前形势下,各种群体的利益诉求相互交织、碰撞,如果没有稳妥有效的引导协调和约束机制,利益冲突很容易激化升级。涉及征地拆迁的工作应严格依法依规进行,尊重群众利益和诉求,充分协商,才能实现多方共赢。

  存疑:项目审批、征地补偿是否合法

  据介绍,在该事件中,项目规划用地涉及3个村委会,其中富有村涉及1787.3105亩。项目征地经过市、县人民政府和国土部门审批,并根据省、市政府征地统一年产值标准和区片综合地价补偿标准,结合实际,确定该项目征地补偿标准为每亩11.5万元,远高于市政府确定的征地补偿标准(晋城镇所辖区域属二类区,征地补偿标准为5.71万元/亩)。

  晋宁县政府介绍,项目征地由晋宁县政府委托晋城镇政府组织实施,征地过程经过相关法定程序和民主决策程序,签订了征地补偿协议,征地补偿资金也补偿到位,没有被侵占和挪用。

  晋宁县政府出示了2011年12月镇政府和富有村9个村民小组签订的征地协议,2012年4月签订的征地协议(增补),2012年9月签订的扩征的征地协议,并且都附有青苗补偿协议。签字人为晋城镇法人代表和富有村法人代表及各有关村民小组组长,协议对征地面积、征地款及支付方式等进行了确定。

  落款时间为2012年2月的《富有村土地征收补偿款分配方案》表明,在征得大多数人同意的前提下,除了青苗及地上附着物补偿等发放后,剩余款项将在全村11个小组人员中按人均分配。在随机选取的第三小组征地人均分配资金兑现表上,有村民的领取签字、金额、身份证号、手印,人均领取4.3万余元,在该小组青苗及地上附着物补偿、返租费补偿等兑款表中,本刊记者看到领取村民的签字、手印及相应领取金额。

  晋城镇有关领导介绍,所有款项的发放都有细账留存,富有村有11个村民小组,总户数1466户,参与分配人数4027人。镇政府根据前后三次征地分三次拨到村委会该项目征地款合计205540707.5元。兑付村民青苗补偿费、集体机动地补偿款、被征地村民返租款、村民拆棚费等后,其余款项人均按43403元分配。

  晋宁县政府表示,项目符合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和城市总体规划。该项目规划手续在办理过程中依法依规严格按程序办理,已办理发放9批次项目用地规划许可证和工程规划许可证。

  据了解,该项目是2012年10月开工,而项目用地则是在2012年至2013年之间,省政府分6个批次批复。对此,晋宁县国土资源局局长赵学瑛表示,该项目的用地符合省政府批准的晋宁县土地利用总体规划(2010~2020年),用地列入2012年和2013年用地报批计划,分6个批次获省政府批复。“项目区不涉及基本农田。”

  然而《瞭望》新闻周刊记者17日在富有村采访时,有多位村民对补偿提出异议:“这个项目从征地到建设,他们从来没有正式签过征地补偿协议。”“以前我们这里都是农田,种菠菜、生菜等大棚蔬菜,每亩一年收入好几万元。所以听说公布的补偿后,很多村民拒绝。”

  富有村村民戚某、李某、杨某、舒某等人21日对本刊记者说,有人强迫他们签字,说一个月之内不领就没有钱了。

  采访中,一些村民反映,该项目手续不完备,有未批先建、边批边建的情况,应该严查责任人。村民高某说,该项目征地的有关手续、规划没向村民公开过,这让自己对项目的合法性难以认同。

  一些村民认为当地征地腐败问题严重,希望严查,并期待有关部门对该项目的征地给出合理合法的解释并全面公开有关信息。

  面对政府和村民两方的不同说法,一系列疑问仍有待调查。应永生说,在调查中如发现党员干部违规违纪违法及工作失职渎职等现象,一定从严处理。

  投资方负责人也表示,希望有关部门能够依法打击违法犯罪行为,维护合法权益。

  争议:村民后续生活能否保障

  一些村民反映,该项目建设对自己没带来多少好处,以后也不抱希望。李某是土生土长的富有村人,家里1.6亩地被征。她担忧的是,征地补偿款总有用完的一天,缺乏其他技能的他们,以后的生活还没有着落。《瞭望》新闻周刊记者10月17日在村里采访时,一些村民对自己的后续发展感到担忧。

  “征地补偿用完以后怎么办?老胳膊老腿到镇里的劳务市场,都没人要我干活。”今年54岁的李某家里的4亩地曾是一家3口的生活依靠,“以前自己有地,菜、米都不用买,没了地,这点补偿都只够一段时间日常的生活开支,以后怎么办?”

  “农民靠的就是土地,后续发展怎么办?没人承诺过我的后续保障。”戚某说,这个项目里的招工好多都要求高中、大专以上学历,许多村民只有初中文化水平,还有不少村民年龄偏大,工作根本没有着落。

  晋宁县政府有关领导表示,该项目应该是有利于地方经济发展,有利于地方群众增收致富的项目,创造大量创业机会和就业岗位,能够解决富有村及周边村富余劳动力就业问题。该项目建设已大部分完成,对于土地被征收后,村民的长远生计和发展问题,当地正考虑通过多种渠道努力给予解决。

  富有村村委会负责人说,土地被征后,村里闲下来的劳动力较多。尽管项目已给村里预留了30亩的安置用地,可以通过村民入股、与他方合建商铺的形式,保障村民一定的经济收入,但目前还没有实质性推进。“今后想再成立几家公司,开展保洁、保安、绿化等服务,加上该项目可以录用一些人员,估计能够解决安置剩余劳动力千余人。”

  据介绍,围绕项目的矛盾纠纷由来已久。李文荣介绍,在冲突事件发生前就有工作组到富有村开展了半年以上的群众工作,但矛盾并没有解决。工作队进村平息事态时,村民见到工作组中有村镇干部,就抵制这些干部。领导干部不善于与群众沟通,对群众的宣传引导不到位,导致部分群众对项目建设不理解不支持,一些矛盾问题长时间没有得到有效化解,最终引发了严重的群体性事件。

  昆明市委书记高劲松说,此次事件是一起由利益纠纷引发,并演化为夹杂着严重刑事犯罪的群体性事件。事件给人民群众生命财产造成了重大损失,同时暴露出党委政府工作中存在的突出问题。

  采访中,当地干部认为事件教训深刻,引发对群众工作、基层组织建设、依法推动工作等方面的反思。“个别基层组织软弱涣散,领导干部作风飘浮,一些领导干部缺乏敢于担当精神,遇到困难和矛盾时攻坚克难的办法不多,导致小问题酿成大矛盾,小隐患累积成大事情。”

  李文荣说,相信群众、倾听群众呼声、解决群众合理诉求、维护群众合理利益,这都不是“新话”,都是反复强调的。但从现在的结果来看,有的干部在具体工作中还做得远远不够。(记者 王长山 侯文坤 白靖利)

集成阅读

热点推荐

频道推荐

0100501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2715071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