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文

国人全球扫货iphone6是种病? ——“哭穷”与“晒富”间的焦虑与传播

2014年09月26日 09:44:21 来源: 新华舆情
分享到:

 (新华网网络舆情分析师 孟一)

    Iphone6上市伊始,中国人摆出了“让全世界都知道iphone6被我们承包了”的架势!

    从黄牛们把队伍排到了大洋彼岸的苹果专卖店;到澳洲排买队伍中一张张发扬国粹的麻将桌;再到中国大妈不惜放弃广场舞转而攻占纽约各大苹果专卖店并与警察发生冲突……中国人全球扫iphone6的场景甚至被美国著名纪录片团队记录下来上传至视频社交网站YouTube,获得了大量点击率。在汪峰正在为如何登上国内媒体头条而烦恼时,中国“果粉”已经轻松走向世界,去占据各大海外媒体的“头条”了。

    对此,中央电视台于9月23日在其官方微博上告诫,购买iphone6的疯狂是病,得治!9月24日,《环球时报》则动用它的舆论重镇“今日评”栏目,号召大伙“向Iphone6的使用者们投去鄙夷的目光”,其他媒体也跟风带动舆论匆匆定论:对iphone6的追捧是国人精神空虚的表现!

    对iphone的狂欢真的仅仅只是寻找“身份认同”与填补“精神空虚”么?

    其实,当下手机作为自媒体终端已经成为日常用品,均价稳定在四五千块的iphone对广大的中等收入阶层来说并非高不可攀的“奢侈品”,三星手机、甚至一些国产品牌的旗舰机的价格都会接近乃至超过iphone,所以笼统简单地把疯狂抢先购买iphone归咎为寻找“身份认同”填补“精神空虚”也很勉强。

    况且,每当苹果公司有新品推出时,都会引发“果粉”排队购买,这种“饥饿营销”的手段也被许多其他品牌争相效仿(如“小米”手机需要“秒杀”、“锤子”手机分批预购等),这并不新鲜。但是,有关iphone的各种“段子”的确独树一帜。

    把近几年新款iphone上市前后网上疯传的相关信息进行分类,可以发现主要分为两类:一类是以“卖肾买iphone”的“哭穷”类段子;另一类则是以率先晒出苹果新品和以“iphone”为象征物的“炫富”调侃。

   “卖肾买iphone”是新闻演化来的网络段子,搞笑的背后是中等收入阶层对还不够坚实的社会保障机制的顾虑,和对个人财富缩水风险的担忧,害怕当下稍显宽裕的消费将会挤压未来基本消费支出的空间。

    而争相率先晒出尚未在国内上市的新款iphone则有“恐慢”的危机焦虑在作祟的成分。我国著名社会心理学家周晓虹教授在《中国社会心态危机蔓延》的文章中认为,当下中国社会焦虑首当其冲的便是“赶超别人,以不被别人赶超为逻辑”的“恐慢”心态,且社会变化带来的阶层差异,逐步让“落后”者对中产阶层尤其是精英阶层憎恶情绪增多。似乎先一步得到iphone就拥有了超越体制的能力与“特权”;而以“iphone”为象征物的“炫富”调侃,则是对“特权”者们的“轻拍”,即表达了对浅薄“炫富”行为的不屑,又表达了“凭啥有特权的不是我”的失落。

    社会阵痛变成看似搞笑的网络段子,加速了焦虑心态的传播。当今的美国传播学界对20年前波兹曼在《娱乐至死》中提出的“娱乐化将会消解公众对社会及政治关注”的观点进行了反思,认为娱乐内容和严肃内容的界限并非那么明显,并举出以《The Daily Show with Jon Stewart》(即“囧司徒每日秀”)等为代表的政治讽刺脱口秀节目是美国青年人了解政治主要途径的范例。而在国内,“政治讽刺脱口秀”则等同于涉及政治与严肃社会话题的“段子”,在国内各大社会热点事件中无不闪现着这些“苦中作乐”的段子和“段子手”们的身影,为事件的传播与观点的传达推波助澜,同时影响着网民的思想及行为。

    在这场iphone6全球扫货的国人“狂欢”中,网上的喧嚣为消费的冲动情绪助威,线下的疯狂抢购则进一步刺激了“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舆论场,并如此循环。潜伏着社会危机情愫的深刻焦虑,披上了“欢乐”与“肤浅”的外衣,静水深流般地传播开来。

    国人全球扫货iphone6的确是种病,“买买买”的病兆之下,病症绝非是简单的“精神空虚”,还暗含着个人对自身生存与发展的焦虑,及对社会收入及社会阶层差异逐渐拉大的不满。

集成阅读

热点推荐

频道推荐

    0100501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270370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