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时政 国际 港澳 台湾 财经 法治 社会 纪检 体育 科技 军事 文娱 图片 视频 论坛 博客 微博
新华网 > > 正文

网络舆论场的“比惨”与“斗狠”

2014年08月25日 09:16:53 来源: 新华舆情

  (新华网网络舆情分析师 李向帅)

    据新京报消息,8月20日,岳阳市第二人民医院发生一起患者家属冲击医院和医护人员事件,致被打主治医生住院治疗。报道称,治疗期间,“病人的父亲说,如果救活了,我给你们医护人员下跪,如果救不活,你们所有医护都不用活”。就在几天前,有媒体在报道湘潭产妇死亡事件时,对死亡产妇的描述用到了“赤身裸体、口吐鲜血”等词语。这两个景象——一个够狠,一个够惨——成为吸引网民关注的利器,同样也折射出当前舆论场的某些特点。

    惨,换言之,就是悲情。将心比心,也最容易令网民动容。湘潭产妇死亡发酵起来,和媒体对事件的惨状的描述,不无关系。同样,在哈尔滨杀医血案、温岭杀医案等诸多医患纠纷中,涉事者没有不惨的。够不够惨,从某种程度上决定了该事件能否被网民甚至决策层关注。在信息比较开放的网络社会,为了获得关注,一些维权者甚至媒体不断地刷新“惨”的记录。从这个角度审视当前的舆论场,没有最惨,只有更惨。

   “狠”与“惨”是一个事件的两个方面,都是为了自身利益。只不过,相比较于“斗狠”,通过“比惨”获得关注以保护自身利益(包括现有的和潜在的)尚属于温和的方式,直接暴力的“斗狠”则明显具有以命相博的特征,往往是维护自身利益的最后方式。上文提及的有关患者家属“如果救不活,你们所有医护都不用活”的说法,虽然还只是语言威胁,但确实是典型的医闹逻辑。而很多类似的医闹行为,也确实是患方维权的一个策略而已,否则就要吃亏。实际上,这种“斗狠”,并不限于医患矛盾。多个发展至暴力相向的以维权为主要诉求的网络事件,都具有类似特征。比如工人暴力讨薪的、农民暴力抗拆的、小贩暴力抗法的等。此外,在道德、人心等层面,软暴力式的“狠”也很普遍。出于自保,面对街头的婴儿、摔倒的老人,很多人不得不变得狠心。这构成了社会“斗狠”的另一面。

    网络社会由“比惨”到“斗狠”,“比恶”是润滑剂,这也是观察当前网络舆论场的一个有趣的视角。有网民曾这样概括“比恶”的逻辑——别人有大恶,我就可小恶;别人杀人,我就可偷盗;别人无耻,我就可无德;别人下流,我就可下作;别人犯法,我就可违规。一言以蔽之,我可以“恶”,因为他“更恶”。于是乎一遇到问题,首先不是厘清事件的是非曲直,而是先给对方扣一顶“更恶”的帽子,并以此论证自己的正确和优越。

    在网络事件中,扮演“惨”的,往往是现实中的弱者,比如医患纠纷中的患者、暴力强拆中的百姓、城管执法时的小贩、社会中的边缘群体。由于自身力量太弱,当面临着激烈的利益博弈时,他们很容易处于惨境,甚至于铤而走险,走上两败俱伤的“斗狠”之路。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们在网络舆论场更容易获得公众的同情和声援,并由此成为网络舆论中的强者,并对强者形成巨大的舆论压力。这种压力可以让工厂停产、项目停建或缓建、政府出钱息事宁人,当然也可以让一个涉及医疗纠纷的医院破费周折地通过村支书通知患者家属病人死亡的消息。而诸多被认为是强势方(如政府、企业、医院)的示弱,又似乎在某种程度上佐证了其行为的“理亏”,在“比恶”的逻辑下,无疑增加了弱势方的合理性。尽管其行为可能已经逾越了法律的规定,网民也会觉得“情有可原”。

    这就是问题的困境。这一困境在以PX为代表的环境群体性事件、以城管小贩为代表的官民矛盾事件以及上文提及的医患纠纷事件中,表现得越来越明显。但也不必过分悲观,多元的舆论场显然有助于走出这种困境。而8月19日中青报刊登的肖鹰式“倒韩檄文”(《“天才韩寒”是当代文坛的最大丑闻》)的遭际似乎也表明,“我们今天拥有更多元的社会、更理性的舆论场”。正如网民“西坡”所言,“多元理性、独立思考的大众,才是抵御任何一种偏激力量的最可靠屏障”。因此,网络舆论要走出“比惨”和“斗狠”的困境,还需在自净机制上下功夫。各方意见表达得越通畅,事件真相的呈现就会越完整,道德冲动就会受到越有效的制约。也只有在事实而非道德的主导下,各方才能达成共识。‍

[责任编辑: 张慧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0100501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2691257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