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文

兰州苯超标真相调查:从发现到停水为何长达18小时

2014年04月13日 09:22:21 来源: 中国青年报
分享到:

  从发现污染到停水,为何长达18个小时

  兰州自来水苯超标的真相是什么

  今天,有关方面公布了最新调查结果,中国石油天然气公司兰州石化分公司的管道泄漏污染了供水企业的自流沟,最终造成了兰州自来水苯超标。

  4月12日下午4时40分,中国青年报记者赶到位于兰州市西固区贾家堡村的自来水污染现场。

  站在紧邻兰州石化工厂的马路上,可以看到事发的自流沟区域之上杂草丛生。不远处,是兰州石化纵横交错的地上管道。就在这片区域,记者还发现了多个当地居民使用的旱厕。

  在已经被切断的4号自流沟检测点的井边,依然能闻到一股浓烈的“油”的气味。4号自流沟水流被切断后,露出水泥浇筑的底部。而在20多米远的1、2号自流沟,汩汩清水流向第二水厂。

  现场执勤的特警透露,工作人员正在开挖管道,抽污油。含苯的污染物正是从这里渗漏进自流沟,引发了此次城市水污染公共安全事件。

  沉默的18小时

  时间要倒回到4月10日17时。兰州威立雅水务集团公司在第二水厂出水口发现严重苯超标,同时,在第二水厂多个监测点及4号自流沟向第二水厂的入水口均发现苯超标。

  公开披露的数据显示:4月10日17时,威立雅出厂水苯含量高达118微克/升。发现水异常后,该公司又连续3次对水质进行了检测,每次间隔2个多小时。

  但直到11日凌晨5时,经过先后4次水质检测,威立雅公司才最终确认4号自流沟第二水厂入水口及第二水厂出水口自来水苯含量严重超标,并报告兰州市政府。

  “我们是十分慎重的,可以负责任地说,不存在拖沓低效的问题。苯的检测较为复杂,花费的时间要长一点。”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兰州威立雅水务集团宣传部长田华强说。

  事件很快升级。官方的通稿称,11日早晨8时,兰州市委书记虞海燕出现在了威立雅集团。

  3小时后,11日11时,自来水厂控制阀开启,4号自流沟的水被切断,不再供水。

  在回应记者为什么不第一时间停水的质疑时,田华强解释说:“不能一发现有问题,就关水,必须确定污染源性质。”

  11日12时,新华社正式向全社会公布了这一消息。按照官方说法,从威立雅水务集团第二水厂出水口到市区最东边的城关区东岗镇自来水运行需要8.5个小时,这意味着,苯超标的自来水此时已经进入了兰州市的千家万户。

  换句话说,此时,对水污染毫不知情的兰州市民已经饮用了苯含量超标的自来水。

  田华强说,兰州市自来水取自西固区西柳沟附近的黄河水,黄河水先进入兰州威立雅水务集团所属的第一水厂进行初次沉淀,后又经过南北两个管道注入第二水厂,由第二水厂再沉淀,在过滤消毒和其他处理后,直接向市区供水。

  按照该公司的有关工作制度,每隔两个小时要对进出厂水质进行检测。而在第二水厂,在对从第一水厂来水的再加工环节中,有20多个检测点。

  从时间上可以推算,从10日17时发现自来水苯含量严重超标,到11日11时切断污染水来源,长达18个小时。再到此次水污染经媒体公开报道,到兰州市民获悉水质严重污染,且不能饮用,时间已经过去了整整18个小时。

  之所以此次兰州水污染的“重灾区”为西固区和安宁区,田华强的解释是“4号自流沟的水经过处理,全部供给西固区,安宁区的自来水水源有部分来自4号自流沟,而七里河区和城关区则主要是1、2号自流沟的水供给。”

  记者注意到,事发当日和12日的全市水质检测显示,兰州市西固区和安宁区自来水苯含量均超标,七里河区和城关区则显示处在标准线下。

  为什么在长达18个小时的时间里,水厂迟迟没有关停苯含量超标的自来水?

  “我们(威立雅集团)没有停水的权力。停水涉及全市生产生活,作为供水企业的威立雅集团并没有权力做出停水决定,只能向主管部门汇报,由市政府决定。” 面对记者的质疑,田华强再三解释说。

  污染源曝光

  通过排除法,“罪魁祸首”很快被锁定在自流沟区域。

  所谓的“自流沟”,是指水流不用加压,自然流淌。事发地段西高东低,黄河水正是利用了这段坡度,经沉淀后从第一水厂流向了第二水厂。

  黄河高浊度水经过沉淀后被分为了南北两路,北路为1、2号自流沟和此次出事的3、4号自流沟。自流沟之间呈“山字”形造型,为宽2米的水泥构筑物。其中,1号自流沟的水部分供给西固热电厂,其他3条自流沟则供给第二水厂。

  田华强介绍,4条自流沟平时只有3条运转,其余一条为备用沟。此次从4号自流沟检出苯含量超标后,并没有立即启用3号沟。“目前尚无法断定3号沟是否同样被污染了。”他说。

  12日上午,兰州市在西固区召开会议,此次兰州水污染事故处理领导小组成员、兰州市副市长严志坚通报称:“经取样分析调查排摸,自来水苯超标,来自连接自来水公司一分厂至二分厂之间的4号自流沟,这条沟长约3公里,建于上世纪50年代,全程封闭,沿途没有排污口,但是与周边的部分化工企业的管线有交叉,从自流沟下方穿过后,对此有影响。”

  10日下午17时,从第二水厂检出苯含量超标后,威立雅集团即检测了第一水厂的检测数据,确认黄河水没有污染,怀疑的对象很快指向自流沟区域。

  不久,从4号自流沟的南侧探坑时挖出污油。“探坑挖了1米左右,就发现了污油和污染水。”田华强说。

  这个时间节点是11号上午。

  严志坚的通报也证实了这一点。这位官员透露,“在污染点附近开挖的数十个开挖点,都发现了油污。”

  不过,严志坚措辞谨慎,称“初步找到了污染源,经过初步分析判断,油污系周边石化企业管道的渗漏。”而接受媒体采访时,兰州市环保局局长闫子江,则将污染源明确为兰州石化。“自流沟4条线,受到兰石化的外来污染,造成水体污染,造成苯超标。”闫子江说。

  事故现场,一位身穿工厂制服的工人对记者说:“这条渠(自流沟)已经使用了60来年了,年久失修,早该修了。”这位工人还透露说,在国内很多旧化工厂周围建新装置,挖出渗油的情况非常普遍。

  那么,含苯的污染物到底是怎样进入自流沟中的呢?

  11日下午,在兰州市召开的有关会议上,兰州威立雅水务集团董事长姚昕的解释是“用来填充自流沟之间的沉降缝被污染物溶解,导致污染物进入到自流沟。”

  按照常理,因为存在正负压,自流沟的水可以把油堵住。对此,田华强的解释是“此前没发现,可能还没达到临界点。(污油)长时间(对自流沟)的浸泡,突破了临界值”。

  之所以突破了临界点,田华强将之归结于“多种因素”,包括换季的热胀冷缩、污染物的外力作用、春季居民用水量加大等等。

  “构筑物不鉴定为不能使用,经过改造,仍可以使用,这属于正常现象。”田华强说。

  无论如何,这条“超期服役”多年的自流沟终酿大祸,将兰州市推上了风口浪尖,300多万兰州市民也饱尝水污染之痛。(张鹏 马富春)

集成阅读

热点推荐

频道推荐

    0100501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263849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