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耳顺之年,欧盟的大敌是自我恐慌
2017-03-21 08:53:14 来源: 光明日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桑德罗·戈奇 陈晓晨摄/光明图片

  《罗马条约》原件 陈晓晨摄/光明图片

  60年前,法国、联邦德国、意大利、荷兰、比利时和卢森堡6国在罗马签署《欧洲经济共同体条约》和《欧洲原子能共同体条约》,合称《罗马条约》,欧盟的前身欧共体由此诞生。本周六,也就是3月25日,庆祝《罗马条约》签署60周年纪念活动将在意大利首都罗马举行。届时,欧盟各机构及欧盟各国领导人将齐聚罗马,共商欧洲未来10年的发展大计。日前,记者就《罗马条约》签署60周年的重要意义、如何应对不断壮大的民粹主义和疑欧主义思潮等问题,采访了意大利内阁欧盟事务委员桑德罗·戈奇。

  记者:《罗马条约》签署60周年之际,意大利总理真蒂洛尼在不同场合均表示,希望借助此次纪念活动,重新使欧盟走向繁荣和振兴。在欧盟面临许多不确定性和诸多困难的背景下,您如何理解《罗马条约》签署60周年的重要意义和欧盟再振兴的内涵?

  桑德罗·戈奇:举办此次纪念活动,一是再次确认欧盟各国建设团结、统一欧洲的共同政治意愿。在英国脱欧后,这显得尤为重要;二是再次确认推动欧盟繁荣发展和再振兴的共同政治意愿。欧盟应在未来向所有成员国提供新的保护措施、新的安全方案和新的发展机遇。我认为,欧洲国家当下首先需要战胜的是恐慌情绪。欧洲各国公民普遍担忧恐怖主义,担忧不断涌入的难民,担忧现在和未来经济发展的不确定性,担忧失业问题。在应对上述担忧和恐慌情绪方面,欧盟可以发挥关键作用。

  我们希望3月25日举行的《罗马条约》签署60周年纪念活动是一次对欧盟身份再确认的好机会,在此基础上对欧盟未来发展的新政治目标达成普遍共识。各国应致力于建设一个共同防卫的欧盟,即打造一个拥有共同防卫政策的联盟;一个社会层面的联盟,即共同对抗社会不平等,对抗失业,对抗各种形式的歧视,提升欧洲的整体社会水平。欧盟还应为年轻人创造更多的发展机会,特别是对于那些暂时没有学习、没有工作、没有受过专业技术培训的年轻人,欧盟应充分利用自身优势条件向他们伸出援手。

  记者:欧洲各国对欧盟未来发展道路各有不同的看法,尤其是在最近提出的“多速欧洲”这一概念上,东西欧之间看法不尽相同。您认为在中短期内,欧盟是否将面临东西欧政治分裂的风险?

  桑德罗·戈奇:60年来,欧盟之所以能够一直不断发展、不断向前迈进,得益于具有共同价值观和政治意愿的国家之间的相互合作和面向所有国家开放的政治道路。欧洲总是需要面对类似的问题,我们并不希望提出任何新的建议和主张,我们只是希望重申欧盟过去的一贯做法,并将这一观点纳入即将发布的《罗马宣言》中,以此推动有共同政治意愿的国家间更好地相互合作。

  我们希望建立一个充满活力的欧洲核心,使有共同政治意愿的国家更好地团结在一起。我们并不想将任何一个国家排斥在外,我们也不想制造任何形式的分裂,我们更不想在欧洲国家间分出所谓的“A梯队”和“B梯队”,我们希望欧盟27个成员国能够达成理想共识。但如果存在这样或那样一个国家,由于自身因素不认同欧盟的集体意志和共同发展目标,我们还是应该继续前进,不能因为一个国家的否决而停滞不前。因此,欧盟对那些愿意接受共同目标的国家永远保持开放,并非制造分裂,欧盟时刻保持高度的包容性。

  记者:目前,民粹主义和疑欧主义在欧洲大陆发展迅速,许多欧洲民众认为,欧盟推行的紧缩政策危害就业和社会福利。您认为是什么原因造成欧盟陷于如今的危机处境中?

  桑德罗·戈奇:主要原因还是在于短视。危机状况下,欧盟国家没有分担风险和共同承受损失的觉悟。各国及其公民更多考虑自己,而不是团结起来共同面对危机产生的后果,这也造成了各个国家间缺乏互信。

  如今,我们需要制定一致的政策,因为没有一个欧洲国家具备独自应对如此巨大挑战的能力,哪怕德国也无法以一己之力应对难民危机。所以,只有我们团结在一起时才能处理好难民问题,刺激经济增长,发扬欧洲的法治精神和发展模式。唯有团结在一起,欧洲才能表现出应有的样子。欧盟是一个超级经济体,我们拥有世界最大的市场,具有统一的经贸政策,但却没有表现出一个强大经贸体所该呈现的面貌。我认为这同样是重振欧洲,使欧洲走出困境所要实现的目标之一。

  记者:英国脱欧对欧洲一体化基石造成了巨大伤害。您认为欧洲政治一体化的破裂是否会给经济一体化带来冲击和不确定性?

  桑德罗·戈奇:毫无疑问,回答是肯定的。但事实上这将取决于我们自己。正因为如此,此次庆祝《罗马条约》签署60周年并且发表新的宣言是一项非常重要的工作,欧盟必须释放出明确、可靠的政治信号。如果欧盟表现出团结一致的政治意愿,并且着手制定更完善的政策,我们将在经济和金融领域立刻得到反馈,获得各方信任。如果欧盟继续沉浸在政治不确定性中,在未来发展方向的选择上犹豫不决,那么这种不确定将不可避免地体现在经济金融层面。因此,欧洲新的政治领导集体对于经济金融领域可能起到积极作用,也可能产生消极影响。能否重启欧洲经济,充分发挥欧洲在经贸方面的潜力,都取决于重启一体化进程的政治意愿和能力。

  记者:在《罗马条约》签署60周年之际,欧洲将迎来几场重要的选举,包括法国、德国和意大利大选。目前,疑欧主义和民粹主义政党获得了一定的支持率,如果这些政治势力纷纷上台执政,欧洲的一体化还将如何进行下去?

  桑德罗·戈奇:在这一系列大选中,首先从荷兰传来了非常积极的消息。我们看到,支持欧盟一体化的荷兰民主党派在左中右阵营中都处于领先。威尔德斯的排外主义和民粹运动抬头趋势得到了遏制。在我看来,荷兰大选的结果告诉我们,民粹主义和疑欧主义并非所向披靡。

  另外一点就是,支持欧盟的政治力量同样能够赢得选举。我们希望法国大选也会沿着这一路径发展。如果玛丽安·勒庞赢得选举,我认为欧盟将会被迫走向终结。但如果支持欧盟的总统候选人,比如埃马纽埃尔·马克龙当选,我们将迎来一个力挺欧盟的法国。再看德国,如果马丁·舒尔茨赢得选举,或选情不错,将有可能出现一个比现在更加支持欧盟的德国,柏林方面将会更加关注欧盟的投资和社会政策。所以,这几场大选固然危机四伏,但也有更大的机遇。意大利将在明年进行大选,如果2018年舒尔茨、马克龙和伦齐成为欧洲政治的主角,我们将对欧洲的现在和未来更加充满信心。

  (记者 陈晓晨)

+1
【纠错】 责任编辑: 刘格非
新闻评论
    夜航|战鹰试翼,有你想不到的美
    夜航|战鹰试翼,有你想不到的美
    洪泽湖畔渔鼓舞 古韵悠悠抒情怀
    洪泽湖畔渔鼓舞 古韵悠悠抒情怀
    樱花醉游人
    樱花醉游人
    各类风筝昆明蓝天下“斗艳”
    各类风筝昆明蓝天下“斗艳”
    0100200303000000000000000111000012951425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