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特稿:“民主选举”——富人的“金钱游戏”

2016年11月02日 13:00:59 来源: 新华社

  新华社华盛顿11月2日电 特稿:“民主选举”——富人的“金钱游戏”

  新华社记者陆佳飞 颜亮

  曾帮美国共和党人威廉·麦金利连续赢得过两届总统选举的共和党参议员马克·汉纳说过,有两样东西对美国政治十分重要:第一是金钱,第二还是金钱。

  如今,四年一度的美国总统选举再次印证了汉纳的判断:所谓的“民主选举”,只是由美国富人操纵的一场盛大的“金钱游戏”。

  总统候选人再开“空头支票”

  57岁的纽约州选民谢莉·维贾诺一度对本届大选充满期待,因为“这是第一次两党候选人在初选阶段均表态反对金钱政治”。

  在党内初选伊始,共和党候选人特朗普就极力将自己塑造成唯一不受利益集团和超级富豪群体控制的候选人。而另一边,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也不甘示弱地表示,自己上任后将致力于推翻美国最高法院2010年作出的“松绑政治募捐限制”的判决。

  “无限制的政治献金绑架了美国政客,这也是为何政府面对枪支泛滥、贫富差距悬殊等问题却难有作为的原因,”维贾诺说,“我一度相信,如何遏制金钱政治终于能成为总统候选人辩论的一个议题。”

  然而维贾诺的期待最终落空,两名候选人对于“控制政治募捐”的承诺终成“空头支票”。进入普选阶段以来,两名候选人一方面欣然接受巨额政治募捐,另一方面对如何改革政治募捐制度讳莫如深。三场总统候选人电视辩论亦只字未提“改革政治募捐制度”的相关议题。

  “我不应该对此感到意外,毕竟,他们两人也是这个腐败制度的直接受益者,”维贾诺说道。

  如同美国《哈佛政治评论》杂志作家布吕·弗兰克尔所说,两位候选人都意识到了民意在遏制金钱政治上的诉求,因此刻意地将自己塑造成脱离了利益集团“绑架”、能把话语权重新归还给美国普通民众的总统候选人。

  巨额献金打造“最贵大选”

  美国最高法院2010年1月裁定,企业和工会有权无限制地在大选周期内向支持且独立于候选人竞选团队的组织,即“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进行捐款。随后,个人也被允许可以无限制地向该组织捐款。

  据美国报纸《政治家》的一项研究报告显示,21世纪以来的四次总统选举一次比一次更加“昂贵”。2008年总统选举年内,所有总统竞选者总共花费了超过12亿美元,而2012年的总统选举总花费更是首次突破了20亿美元大关,成为美国历史上“最贵大选”。

  据研究组织“应责政治中心”提供的数据显示,截至大选日前15天,本届总统选举候选人竞选活动总共花费了约12亿美元,而支持他们的“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花费近6亿美元。今年的总统选举花费或将再创新高。

  “大企业和超级富人群体通过‘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给予候选人的巨额政治募捐比重不断攀升,候选人也已把追逐这些‘大钱’看做是获胜途径,”纽约大学公共服务学院副教授马贾尼说。

  据“应责政治中心”提供的数据显示,本轮大选年包括总统选举和国会两院换届选举的所有候选人竞选活动目前共筹集到约55亿美元,其中捐款数额最大的100个超级富人家庭捐款总额占11.9%,所占比例比2012年大选年同期高6.3个百分点。

  “美国普通选民的‘民声’正被特殊利益集团和超级富豪群体的‘铜钱声’淹没,”总部设在纽约的美国民间组织“人民”负责人希瑟·麦吉说。

  改革政治募捐制度阻力巨大

  今年4月,美国30多个城市连续数日举行联合示威活动,抗议利益集团和富人阶层利用巨额政治献金操纵美国政治。民间组织“代表我们”弗吉尼亚州分支负责人安吉拉·亚伯勒表示,越来越多美国人开始意识到,美国议员就像待售的商品一样,立法更多取决于政客“金主”的利益需求。她坦承,要改变美国的“金钱政治”现状十分困难。

  “由于美国政治的传统有着利用巨额政治募捐进行抹黑对手的‘负面竞选’,政客普遍没有勇气对自己的‘金主’说不。要改变这一怪圈必须依靠系统性的改革,”亚伯勒说。

  美国最高法院2010年裁定“松绑政治募捐限制”后,美国总统奥巴马在当年国情咨文讲话中警告说,美国选举将被美国最有权力的利益集团所左右。

  和奥巴马一样,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也曾暗示,自己上任后将推动修改宪法,推翻最高法院2010年“松绑政治募捐限制”的裁决。

  但据“应责政治中心”的数据显示,截至10月底,支持希拉里的“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中最大的一个就筹集到了约1.6亿美元,比特朗普所有“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筹集到的外部资金都高。

  对此,希拉里竞选团队称,希拉里支持遏制大选中无限制的政治募捐现象,但本届大选的结果至关重要,因此希拉里不会单方面放弃寻求巨额政治募捐的做法。

点击查看专题
点击查看专题

【纠错】 [责任编辑: 年巍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0100200303000000000000000111000011198358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