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特朗普主义”与美国的变革之痛

2016年10月27日 07:21:02 来源: 光明日报

  10月19日,在美国拉斯维加斯的内华达大学拉斯维加斯分校,美国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左)和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参加2016年美国总统候选人第三场也是最后一场电视辩论。新华社记者 殷博古摄

  【核心提示】

  “特朗普主义”的得势,折射出美国的变革之痛,即人心思变却变革无门。美国的政党政治出现了空前的“极化”现象,左的太左、右的太右,难以相互妥协,难以形成政策共识。无休止的党派纷争“劫持”了国家的长远利益,“不妥协”的少数议员肆意违背大多数民众的意愿,政府难以作出“好的决策”并予以实施。

  美国国会的口水仗不少,但议案产出率却是1947年以来最低的,普通民众对国会的信任率一度降到7%。

  愤怒情绪驱使民众向特朗普靠近,并通过选择特朗普来发泄心中怒火。

  近日,美国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特朗普在宾夕法尼亚州的葛底斯堡发表演说,详细阐述其一旦当选将在上任百日内实施的新政,包括废除奥巴马医疗改革法案、放宽能源项目限制、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等。宾州历来是美国总统大选中的重要“摇摆州”,而葛底斯堡则因美国第16任总统林肯在此地发表历史性演说而闻名。特朗普说,他之所以专门选在此地宣布施政承诺,就是希望像林肯那样挑战美国政治中的“建制派”,为国家带来必要的“变革”。

  “特朗普主义”的得势,折射出美国的变革之痛,即人心思变却变革无门。

  “变革”也曾是帮助民主党人奥巴马赢得总统大选的响亮旗号。过去八年来,奥巴马政府力推包括通过新医保法案、放宽针对非法移民的政策等在内的多项改革,但收效甚微。如果按照特朗普的施政方向,所有这些变革将面临180度的“大反转”,奥巴马政府的数百个总统行政命令将在一夜之间成为废纸。即便特朗普最终败选,其背后的美国社会民意也难以忽视,“特朗普主义”依然会对美国国内政治发挥重要影响。显而易见,针对国家未来发展之道,美国国内的有限共识正不断消解,社会裂痕和对立也在显著扩大。

  特朗普已经被美国精英普遍视为一种“异类”,甚至被民主党人认为是“最黑暗力量”的代表,他也不可避免地使共和党陷入分裂。2016年3月初,纽约前市长、传媒大亨迈克尔·布隆伯格宣布退出总统竞选,他在公开信中强烈批评特朗普,“特朗普在选举中利用人们的偏见与恐惧,给美国社会造成的分裂与破坏是我所未曾见过的”。美国参议院民主党领袖哈里·里德认为,共和党一直认为奥巴马是一位“不合法的”总统,为了给奥巴马政府“搅局”,共和党通过7年的时间召唤出了一些美国“最黑暗的力量”,造就了当前的“特朗普现象”。资深共和党人士罗伯特·佐利克也称,特朗普是共和党“人为制造的怪物”,足以毁掉共和党,“一旦(特朗普)当选总统,他会滥用职权并将美国带入更为缺乏安全的境地,并且损害我们在世界中的地位”。

  实际上,特朗普之所以“异军突起”,主要是因为美国经济、政治、社会等方面的矛盾日趋深化。支持特朗普的选民大多数持“反建制”、反精英思想,他们对自己的生活现状极为不满,一种深深的愤怒情绪驱使他们向特朗普靠近,并通过选择特朗普来发泄心中怒火。

  首先,金融危机以来,美国经济长期低迷,失业率高企不下,导致社会贫富差距进一步扩大,美国1%的人口目前掌握着近40%的全体国民财富,中等收入群体仅能勉强维持生活水准,而低收入群体则因次贷泡沫崩溃背负巨额债务。根据美国皮尤研究中心2015年底发布的报告显示,美国的中产阶级正在“萎缩”,高收入和低收入美国家庭的数量已经超过了中等收入家庭,中等收入家庭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首次成为美国的少数家庭。据调查,最愤怒和最悲观的美国人恰恰是年收入在5万~7.49万美元之间的家庭。他们认为,自己的下一代要比自己的生活还要差劲,“美国梦,或者说他们眼中的美国梦已经死亡”。

  其次,在奥巴马当政期间,美国的政党政治出现了空前的“极化”现象,这为特朗普提出和推销自己的极端性政策主张提供了土壤。简言之,“极化”就是左的太左、右的太右,难以相互妥协,难以达成政策共识。自2009年上台执政以来,奥巴马政府推进国内变革可谓举步维艰,共和党方面对奥巴马的任何一项改革议程几乎都给予强烈反对,不仅移民、税收等方面的改革难以展开,医保方面的改革成果也面临被推翻的危险。无休止的党派纷争“劫持”了国家的长远利益,“不妥协”的少数议员肆意违背大多数民众的意愿,府会之间的平衡受到严重破坏,使政府难以做出“好的决策”并予以实施。面对美国两党议员的“恶斗”,英国《经济学人》杂志评论称,美国国会的口水仗不少,但议案产出率却是1947年以来最低的,普通民众对国会的信任率一度降到7%。

  再次,种族冲突、非法移民等问题造成美国社会关系中的紧张感上升,这使得特朗普的很多政策主张对选民具有较大吸引力。近年不断发生的黑人遭白人警察枪杀事件表明,种族歧视是难以愈合的美国伤疤,种族矛盾的恶化是“特朗普现象”产生的一大根源。此外,在叙利亚难民危机和欧洲恐怖主义威胁严峻的背景下,奥巴马政府放宽针对非法移民的政策引起更大争议,普通民众对自己的安全状况感到焦虑,尤其是很多人认为奥巴马政府过于软弱,无力应对“伊斯兰国”等新的恐怖主义势力。在这种情况下,特朗普所提出的“把‘伊斯兰国’彻底炸飞”“对恐怖分子采取更残忍的刑罚”等主张有了市场。

  距离11月8日美国总统大选投票的日子已然很近,虽然目前大多数民调显示希拉里·克林顿胜选的概率较大,但特朗普带来的这股政治旋风仍旧强劲。特朗普既非出身名门望族也毫无从政经历,他的崛起造就了2016年美国大选的“反常态”,这既是美国党派政治畸形发展、政治“功能不调”的产物,也是美国经济、社会、族群等矛盾深化的反映。“特朗普主义”的确是美国变革之痛的生动折射。

(作者:赵明昊 当代世界研究中心研究员)

【纠错】 [责任编辑: 谢艳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相关稿件

0100200303000000000000000111005212933915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