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文

新华国际时评:安倍的危险“秘密”

2013年12月13日 11:23:38 来源: 新华网
分享到:

    12月6日,在日本国会参议院,在野党议员投票。当晚,日本执政党不顾在野党和民众的强烈反对,在国会参议院全体会议上强行表决通过了旨在严惩泄露国家机密行为的《特定秘密保护法案》。新华社记者马平摄

    12月6日,在日本东京,抗议者在国会前手举标语,要求废除《特定秘密保护法案》。新华社记者刘天摄

    新华网东京12月13日电(记者冯武勇)在日本主流民意的持续质疑和批评声中,安倍政府13日颁布了上周刚在国会强行通过的《特定秘密保护法》(以下简称秘密法)。日本国内有识之士担心,这是一项让日本最终走向战争的危险立法。

    安倍政权之所以无视社会各界强烈反对,急于通过秘密法,背后隐藏着安倍试图“改造”日本战后政治基因,驱使日本重新进入战前和战争状态的危险“秘密”。

    表面看,秘密法旨在强化内阁对军事、外交等国家机密事项的管理,加大对公务员泄密的惩罚力度。但在深层次,这项立法既是安倍对日本安保政策进行“大手术”的重要环节,更是安倍个人进一步集权的工具,为安倍将来在决定日本国家命运的重大事项上独断专行打开了大门。

    与日本现有保密相关法律和国外同类法律相比,安倍政权的秘密法有以下若干“特色”:一是政府阁僚等行政长官拥有指定“特定秘密”的权限;二是首相事实上拥有“特定秘密”的最高裁量权;三是未设独立的第三方机构对“特定秘密”指定的合理合法性进行事先评估和事后督查;四是“特定秘密”解密期长达60年,另有军情等7大类情报可永久保密。

    安倍政权辩称,秘密法是新创设“国家安全保障会议”(日本版“国安会”)运转的配套条件,有了秘密法,美国才会向日本提供更多军事等机密情报。但日本媒体指出,日美同盟框架内原本就存在保密协议。相反,秘密法通过后,由于诸多可咨决策信息能被随意指定为“特定秘密”,安倍政权极有可能在公众一无所知的情况下,对关系日本国家和国民命运的重大事项做出危险判断。

    安倍上台一年来,决心将日本重新打造成军事大国的执政思路众人皆知。而有了秘密法“保驾护航”,相当于在安倍向扩军备战“暴走”的道路上撤除了红绿灯。

    对日本公众而言,一部限制知情权、条文有重大缺陷的法律已经够可怕的了,而安倍政权在强推秘密法过程中无视民意、滥用政治权力的专横倾向更令民众胆战心惊。多份民调显示,超过七成日本民众反对秘密法及其审议过程。立法审议期间,包括法律界、学术界、新闻界在内的日本各阶层众多团体和社会名流发表声明,质疑和抨击安倍政权制定秘密法的手法和用意。

    超过3000名日本学者在反对秘密法的联合声明中敲响警钟:在限制和剥夺民众知情权后,秘密法将开启日本通往“秘密国家”、“军事国家”的道路;安倍自民党在立法过程中的政治姿态,不禁让人看到最终迈向侵略战争的战前日本政府的影子。

    信奉战后和平主义和民主主义的日本各界担心,秘密法只是“暗黑时代”的开端,安倍政权今后会以同样手法无视民意,最终强行修改和平宪法,满足安倍穷兵黩武的个人野心。

    安倍的秘密法也将令日本当局在隐匿外交和军情信息方面更加为所欲为。在隐匿、毁弃、篡改、否认重大外交和军事情报上,日本政府本来就是“惯犯”。远的有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日美核密约问题,即使日本媒体在美国政府解禁公文中找到密约文本后,日本政府仍长期否认存在密约。近的有福岛核事故,因当局隐瞒核辐射预测图,大批福岛民众在避难期间惨遭辐射。中国也是日本政府这套手法的受害者,在钓鱼岛“搁置争议”问题上,当年参与中日邦交正常化和中日友好条约谈判的日本外务省高官都确认存在“搁置说”,安倍政府却以日方无外交公文记载而拒不认可。

    秘密法颁布前不久,日本“国安会”开始运转。秘密法和“国安会”表里一体,使得首相官邸的权力运用空间极度扩大,安倍的危险“秘密”将令安倍更危险。

    日本执政党强行表决通过保密法案

    安倍政权强推保密法案激怒民众

    日本“特定秘密保护法”被指侵犯言论自由和公众知情权

    安倍强推保密法打造“密室政治” 支持率跌破50%

集成阅读

热点推荐

频道推荐

    0100200303000000000000000111086911854602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