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新闻

新华国际 > 正文
认清西方“民主人权输出”的实质
2012年05月25日 07:45:59
来源: 人民日报
【字号: 】【打印
【纠错】

  近年来,在一些国家中发生的以政权更替、社会动乱为表现的所谓“颜色革命”,往往与西方“民主人权输出”密切关联。格鲁吉亚爆发的“玫瑰革命”、乌克兰爆发的“橙色革命”、吉尔吉斯斯坦爆发的“郁金香革命”、中东和北非一些国家又相继爆发的“茉莉花革命”等等,背后都有着西方国家“民主人权输出”的黑手。西方媒体曾一度欣喜狂呼:独联体地区的“民主浪潮”已经形成,该地区人民将在“第三次欧洲解放浪潮”中获得民主和自由。然而,受西方“民主人权输出”助推的“颜色革命”不可能结出什么善果,它所带来的成果其实就是社会动荡或倒退的同义语。“橙色革命”前的乌克兰经济以5%的速度增长,而“革命”后的2009年经济萎缩了15%,国家债务缠身,甚至面临破产。同样的问题也严重困扰着其他发生“颜色革命”的国度。

  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大国发动的诸多局部战争,往往打着“人道主义干涉”旗号进行的。在他们看来,凡与西方“民主”、“人权”格格不入的国家都是西方文明的敌人,西方都有权利以武力方式对其进行“人道主义干涉”。这种“人权高于主权”的理念和主张,实际上是把美国等西方国家的主权凌驾于别国主权之上,也必然导致倚强凌弱的武力滥用。冷战后美国等西方大国相继发动海湾战争、科索沃战争、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以及利比亚战争等,几乎打的全是“人道主义干涉”这张牌。而这些强行发动的战争不仅给相关地区造成了巨大的人道主义灾难,而且增加了整个世界的不安宁因素。

  恐怖主义在世界各地的蔓延,往往也与西方“民主人权输出”有关。西方国家大搞“民主人权输出”的严重后果之一是加深了诸多发展中国家对发达国家的依附性,扩大了世界范围的贫富差距和两极分化,从而既助长了弱势国家对发达国家的仇恨情绪,又恶化了有关国家和地区的政治生态和社会局势。这恰恰是恐怖主义赖以产生和发展的重要基础。面对恐怖主义威胁,西方国家以“人道主义干涉”的武力方式跨国进行打击,结果又进一步加剧了某些国家和地区的动荡局势,反而对恐怖主义起了火上浇油的作用。伊拉克、阿富汗有增无减的恐怖袭击和自杀式爆炸,是对美国“人道主义干涉”的反恐策略的嘲讽。

  “民主人权输出”严重危害人类和平与发展事业,究其深层缘由,就在于它违背了人类文明多样性发展规律。西方国家的民主人权是其社会历史条件的产物,本质上是无法在异国他乡“复制”的。况且,西方国家日益加深的社会矛盾和弊端表明其民主人权模式存在明显缺陷。如果硬将西方国家带有“先天不足”的民主人权输送到情况大不相同的发展中国家,就必然给后者造成致命性破坏,从而引发不该出现的动荡和倒退。这是当代人类社会最深刻的教训之一。

  旗帜鲜明地反对和抵制西方“民主人权输出”

  西方“民主人权输出”是对世界人民和广大发展中国家的极大威胁。我们要从世界的和平与发展出发,从广大发展中国家和我国的根本利益出发,旗帜鲜明地反对和抵制西方“民主人权输出”。

  理直气壮地宣传我国关于民主人权的正确主张。发展民主、保障人权,是中国共产党人始终不渝的奋斗目标和价值追求。长期以来,我们党经过不懈探索,形成了具有中国风格和中国气派的民主人权主张。在我们看来,民主是历史的范畴,其内涵要随着时代的发展而发展;一个国家实行什么样的民主,要由该国人民根据本国的社会制度、历史传统和现实条件来决定;只要选择的民主有利于人民当家作主、有利于经济社会发展、有利于国家和谐稳定,它就是最好的。在我们看来,人权是历史的产物,其实现是一个不断发展的过程;人权问题本质上是一个国家主权范围内的问题,国权比人权重要得多,没有主权就没有人权,在没有国家主权的情况下是不可能有真正的人权的;以“人权高于主权”为借口,以世界警察自居,侵犯别国主权,是对人权的最大破坏。在民主和人权问题上,既要提倡不同国家之间相互借鉴有益成果和经验,又要反对人为地搞所谓“输出”。在任何时候,我们都不会把自己的民主观和人权观强加于人,同时完全有理由捍卫自己的民主观和人权观。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分享到:
( 编辑: 朱永磊 ) 【字号: 】【打印】【关闭
【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