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国平 做优“品质农业”要遵循自然生态法则

2017年06月19日 19:19:14 来源: 新华网
分享到: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您收看我们新华网的特别节目。大家知道农业作为国民经济的基础,一直以来也是受到国家高度的重视,2017年中央农村工作会议也指出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首先就要把农业结构调好、调顺、调优,要顺应市场的需求,优化市场结构,把提高农产品质量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只有农业实现了品质革命,才能真正形成有效的农产品供给,满足社会发展的需要。今天我们就特意为您邀请到助推农业品质化革命的开创者蒋国平先生来做客我们的演播室,谈一谈他是如何利用互联网和现代信息技术推进三农事业发展的。欢迎您蒋董。

   蒋董:网友朋友们大家好。

   主持人:刚才我在开篇的时候也说到农业在咱们国家的地位非常高,所以在节目一开始也想请您从您的角度来跟我们讲一讲,这样大的力度去助推农业,去谈农业,有什么重大的利好在释放?

   蒋董:因为农业是工业经济的基础,关系到十几亿人的吃饭问题。从改革开放以来,我们的农业一直在变革中,当然也会引起了一些比较集中的问题,比如说我们的个体经营制和大规模的机械化作业,和大规模的农业种植之间形成了矛盾。另外就是过量的使用农药化肥对农产品的质量也造成了严重的问题。大量的青壮人口涌向城市,导致我们村落社会“空心化”等等一系列的问题。我们中央一号文件连续13年聚焦农业,都是在指出我们需要主攻的解决问题的方向。

   今年一号文件聚焦在供给侧改革,特别是要提质增效,实际上就是把我们今后一段时间农业工作的方向放在品质农业的大方向上。

   主持人:您在领悟国家政策的同时,也是下大力气去做精准品质农业,我们也很想知道这些年来您有了怎样的收获,或者说在品质农业方面您都做了哪些工作?

   蒋董:是这样的,品质农业实际上是不同于现有的成本农业,它是一种新的或者说一种农业的发展模式。要形成品质农业的发展模式,实际上它有三个基础要素,特别是在今天。首先一个我们需要有系列化的真正的绿色农业,能够支持高品质农副产品生产的这样的产品和技术体系,这是它的第一个支撑要素。

   第二在今天这样市场环境背景下,我们还特别需要能够有一种能力,向我们的消费者,向公众能够清晰无误地展示它的品质真相这样的技术手段,在这方面我们是有一些突破的。

   第三品质农业它的价格的形成,不能是一种市场经济的发现,它实际上是要走一条价格议定的道路,这样才可能拓展它独有的市场空间。基于对这三个支撑要素的一种认识,我们这些年,因为我们知道经过农业科技界、产业界长期的努力,我们已经有了庞大的系列化,能够支撑品质农业或者绿色农业的发展的技术和产品体系,这个没有问题。

   那么,如何能够向公众有效地来展示产品的品质真相,这就需要我们经常说到的溯源系统,在溯源这方面实际上是最先进的,条码、二维码、视频,最能够体现单品溯源,说明单件货品的品质过程是RFID,以往我们有十几年的历史在用,但是以往的技术还只能做到防伪和物品管理,而不能就任何一个产品,就它的主料、辅料、部件、工艺过程、集散过程来把过程用客观的数据全面展示,在这方面我们有一个重大的突破,并在去年构建了全国重要产品质量信息追溯服务平台,为全社会提供追溯支撑。

   价格议定制,实际上这个问题就需要利用我们今天的新型的电子商务,它是一种新型的电商模式,以会员制的形态,供给和需求在这样的体系内,就高品质的生态化的农副产品进行特殊的价值议定机制,在这一方面我们也做了一个努力,全国粮食银行、工农业易物交易平台恰好就是这样来实现的一个功能。因此我们说有了这三个点的支撑,中国品质农业的序幕就是真正要拉开。

   主持人:

   我们也了解到您把农业分为两种模式:一种叫做成本农业,一种叫做品质农业这两种模式。这里也想请您跟我们详细地解读一下这是怎样的一个含义,为什么这样分?

   蒋董:我们整个人类社会应该说行进在工业化轨道已经几百年了,工业化毫无疑问地它也渗透到了农业的生产过程中。所谓成本农业指的是工业化,以工业化的模式来组织农业生产活动这样的一种结果。为什么叫做成本农业呢?因为我们知道在整个工业化时代,人们在决定生产的具体安排的时候,都是按照它的投入和它的产出,按照利益最大化的原则来决定生产的具体安排。应该说把这种工业化模式引入农业以后导致农业在一味地追求标准化和规模化,所以现在的西方大农业都是大面积连片种植单一品种。当然这个里面的危害就很大,表面看它好像是成本最低、产量最高、效益最优,而实际上它可能就带来了更大的恶果。

   比如说我们大面积连片种植的时候,就会导致它和原有的土壤生态系对立和冲突。我们大面积连片种植破坏了生态,就导致了病虫害滋生,我们就得拼命地去喷洒农业,既破坏了地力又导致了农作物品质的低下。另外大量地使用化肥也是一样,它也是对土壤里应有的微生物体系、菌群群落造成了破坏,所以这是一个走不下去的一条道路。原本我们的农业是因循自然,按照节气、土壤的性状是以多样化、品质化展开生产的。这种生产模式应该说在工业化的冲击下,现在就显得非常弱。

   但是它我们真正要努力、实践、发展的这样一种农业发展模式,当然还有具体的方法,刚才我也提到了三个支撑要素,它俩的根本区别就在于它是截然不同的。如果我想再多说两句,就是说我们现在也是按照一种新的经济理论、人类经济活动的思想重新来考察农业的时候,实际上我们以往的人类都是在用自己的投入、产出来比较确定生产安排。实际上真正正确的道路是必须把人类的生产活动,放在自然生产系统的大背景板下来加以确定,也就是说我们的农业原本就是如实,由于工业化的干扰偏离了正路,现在我们要回来。我们要考虑各地的历史传统,考虑它的土壤特点、环境特点,然后按照多样性的原则,因循自然、因循土壤特点展开我们的种植活动,是这样两种不同的模式。

   主持人:您认为提高农产品的质量对我国现代农业发展现状的必要性有哪些,那我们打造的粮食银行最大的创新点又在哪里?

   蒋董:应该这么说,我们农产品是来供养人类生存的。应该说农产品正是从土壤里、从空气中通过光合集聚了大量的、有益的元素、要素来供养人的身体。成本农业这种道路就使得这个品质变得非常低下,反过来说也导致了我们人体健康出现了很大的问题。应该说我们真正农业的正道,就必须走到这儿,特别是结合中国今天的现实,我们对食品安全的普通担忧和国民身体健康状态,现在大家也都能看得见这个状态,应该说这个事情已经到了迫在眉睫的程度了。

   全国粮食银行的这个工农业易物交易平台实,际上就是它要解决我们相对目前的主流成本农业模式,我们要让我们的品质农业逐步发展起来,我们必须对品质农业的优质、高价的这种农副产品要有一个供需双方的价格议定。我们这个电商平台有一个模式创新,它基本上是按照一个双边认可的议定价格,同时又进行某种共享、分享来形成一个闭环式的供需捆绑。这个应该是我们粮食银行平台它突出的突破点,也是它能够为优质高价的生态化农副产品来创造足够的市场空间。

   主持人:那有听了您的讲述,我是这么理解的,品质农业它是优于成本农业的,那您认为我国农业应该如何向品质农业大踏步的迈进呢?

   蒋董:这个问题也非常好,应该说要走品质农业道路,实际上它不仅是农艺工法上的变革,它实际上还涉及到很多农业的组织形式、组织形态,这方面的一些变化。

   第一个我们就要说我们必须要有一种供需捆绑来实现价格预定,也就是说我们的供给者和我的需求者是有一种非常固定的契约关系的,我忠诚地为你生产高品质的产品,你忠诚的购买我的,这就是我们今天必须要实现这样的一个目的,粮食银行平台就正好解决这个问题。另外在这个基础上,我们农业的生产它必须要有走组织的计划体制,那么也就是说我们在一个县域、一个乡域甚至更大的范围,实际上要根据供需的定单的关系,来形成一种对农村农业生产活动精细的规划和系统化的计划,然后有序的来进行生产。这样才可能做到我们能够这样去把农业导入品质农业的轨道。

   当然说到更具体的,我们要构建一套新的、绿色的、安全的、生态化的农业农副产品的生产体系,这里面我觉得主要有三大部分:一个是基于一些优质饲料,特别是新生物资源有很多构树、食叶草、东科牧草、巨菌草很多,当时还是其他的。基于这些高生物学生长量,高蛋白含量的种植,然后形成种养一体化。也就是说我们的猪肉、牛肉、羊肉不要再去转基因的饲料,要吃优质的、绿色的饲料,蛋白性能安全的肉食品的供应。

   另一方面我们大田作物和菜蔬这两大块,必须要遵循我们所谓的叫自留种原则。中国人要端牢自己的饭碗,里面要装中国人的粮食,这条原则要在里面得到贯彻。只有我们有了自己的自留种,我们的农业才有安全可言,这是一个原则。另外就是要基本上最大限度去杜绝化学肥料和农药的使用。应该说今天的农业生态科技的发展也完全有能力解决这些问题,这是可以负责任来这么说。这三方面工作做好,我们的农业才能逐步的、全部的,走向一个品质农业的发展模式道路。

   主持人:也就是说,其实您想要打造的就是全国粮食银行工农业易物交易平台,将要推动品质农业成为我国农业主流的发展模式,这也是您的一个愿望,您的雄心壮志。那您觉得这个平台的落地对国家提出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有哪几方面积极的意义呢?

   蒋董:农业我们得说是一个大格局,它是有格局的,也就是说它向所有的大宗商品,大宗原料,这个格局可以说一般的企业力量是很难进去翻覆它,通常会受格局的支配,如果是一种新的模式,它会处在非常弱势的状态。这就像这么多年来你们看到很多的企业,对食品安全的忧虑,都纷纷冲入到生态化农业的实践中来。但是可以说状况不佳,胜算很少。我们这个平台实际上它是构筑了一个超稳定、自主的一个系统,这个系统才可以帮助我们抵御已有格局对我们的干扰和冲击。

   我们现在正在全国范围内推广生态产业合作社,生态产业合作社实际上是以一个县域为单位,结合周边中心城市的人口和县城本身的人口形成一个供需的计划体制,当然还要靠粮食银行平台电商体制起一种固定的会员制度,一个供商制,才能够把我刚才说的“种粮一体化”的优质绿色还有大田作物取籽留种,还有这个菜蔬系统,才能真正形成一个有效的循环。它才能够扛住外部的低成本冲击,使它有能够有足够的市场空间来自我培育、完善、发展。最后,就说一个线一个线,真正地就说实现了我们农业向品质农业的过渡。咱们应该说供给侧改革,提制增效实际上就是要解决这件事情。那么,这件事情我认为是对贯彻“中央1号文件”农业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应该会起到非常大的实际作用。

   主持人:其实我觉得您也已经部分地回答了接下来的问题。我们这个平台的核心服务优势是什么呢?并且如何通过从源头到餐桌的革命,来去满足群众不断增长的品质质量这样方面的要求?

   蒋董:这个问题实际上涉及到非常核心的问题,我们为什么要走品质农业这条道路?在这里,我不得不用品质农业、成本农业区分,还应该相伴的有一个区分,叫化学农业和微生物农业。应该说从工业化的角度来讲,我们好像把氮磷钾很多元素要素铺进土壤去,它好像就能自然地支持作物的生长。实际上土壤是一个活的东西,是一个活的体系,它有无数的菌群,使成千上万种的微生物菌群它们在合力作为,然后会从空气中固氮,会把各种土壤里的养分,不断地通过自己生物链的循环,最后螯合变成作物可以吸收的养分,它是非常重要的。

   这样就意味着什么呢?单纯地依靠这种化肥进入的,除了杀死、抑制了微生物群落,同时也使作物的品质也出现了严重的下跌。这个不用说,我们今天吃到的所有东西都再找不到我们二十年前、三十年前吃到东西的味道,因为它里面的元素是大量缺乏的。我们的品质农业实际上讲因循自然、遵循自然生态法则,就是要看土壤里面它的状态。那么,我们重点是要恢复土壤里的微生物群落,然后它才可以把各种要素、元素有效地输送到我们的作物里面去,那时候我们吃。

   中国有句老话:“药食同源”。那么也就是说,我们吃了,身体里边才会使各种物质不缺乏,我们的疾病也就不会多了。现在我们很多病,其实就是各种元素的失衡,缺乏导致的。你就能看到这样一条链路,也就说生态化的农业,才可以提供高品质的农副产品,高品质的农副产品按照“药食同源”的理论,才能支撑我们国民的身体健康。所以,我们从源头到餐桌的革命,就是最终要保护我们民众的健康。

   主持人:非常好。在市场的推广中有一个是操作性的,也是网民比较关注的一个问题。那如何保证这个平台的严谨性、合法性以及平台的公开和透明化?

   蒋董:是这样,我们全国粮食银行工农业易物交易平台,实际上是参照了交易所平台,也就是它是会员制,它不像现在有的电商是一个开放体系。我刚才讲了,它要议定价格,它要形成供需捆绑,所以它采用的供给厂家和购买消费者一样都是会员,在里面尊重同样的一个规则,而且规则是透明的。交易所它的这种模式,实际上它的合法性和管理规范都是非常严谨的,这个没有什么问题。但这里边特别谈到,为了做一个开放公共的服务平台,我们实际上对我们的平台是实行定期的测评审计,要把这些报告数据运营结果全部公示给我们的会员,做到让公众监督,共同的来运营这个平台。

   主持人:最后也是网民很关心的,在未来您对这个平台有怎样的规划?会不会继续地升级和优化?

   蒋董:应该说,我们是这样的,有一个大的努力方向是我们希望我们的平台作为一个产品市场,能够通过一个合理合法的方式,未来和资本市场握手。也就说我们这么多的会员来购买的一些品质农业道路上的,能够提供优质农户产品的企业,能够让他们走上上市的道路,并使我们的会员能够和这种上市的成果进行分享,这是我们的一个努力方向。

   另外一方面,我们有一个国际化进程,现在我们跟一些国家,尼泊尔还有很多东亚、中亚国家都有一些意向,甚至有一些签了协议。就是希望把这个平台能够作为他们国家发展,特别是支持我们中国和他进行双边易物交易的这样一个平台。这方面工作正在有序的进行中,而且效果还是很值得期待的。应该说以后走向国际化,它能够彰显出更大的效果,也让我们的生态农业模式从中国走向世界。

   主持人:好,非常感谢蒋董事长,在未来呢,我们也预祝这个全球粮食银行工农业易物交易的这个平台,能够发展得越来越好,并且能够惠泽百姓,造福神州。也感谢各位网友的关注,再会。

   蒋董:再会,谢谢。

视频

蒋国平 做优“品质农业”要遵循自然生态法则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您收看我们新华网的特别节目。大家知道农业作为国民经济的基础,一直以来也是受到国家高度的重视,2017年中央农村工作会议也指出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首先就要把农业结构调好、调顺、调优,要顺应市场的需求,优化市场结构,把提高农产品质量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只有农业实现了品质革命,才能真正形成有效的农产品供给,满足社会发展的需要。今天我们就特意为您邀请到助推农业品质化革命的开创者蒋国平先生来做客我们的演播室,谈一谈他是如何利用互联网和现代信息技术推进三农事业发展的。欢迎您蒋董。

   蒋董:网友朋友们大家好。

   主持人:刚才我在开篇的时候也说到农业在咱们国家的地位非常高,所以在节目一开始也想请您从您的角度来跟我们讲一讲,这样大的力度去助推农业,去谈农业,有什么重大的利好在释放?

   蒋董:因为农业是工业经济的基础,关系到十几亿人的吃饭问题。从改革开放以来,我们的农业一直在变革中,当然也会引起了一些比较集中的问题,比如说我们的个体经营制和大规模的机械化作业,和大规模的农业种植之间形成了矛盾。另外就是过量的使用农药化肥对农产品的质量也造成了严重的问题。大量的青壮人口涌向城市,导致我们村落社会“空心化”等等一系列的问题。我们中央一号文件连续13年聚焦农业,都是在指出我们需要主攻的解决问题的方向。

   今年一号文件聚焦在供给侧改革,特别是要提质增效,实际上就是把我们今后一段时间农业工作的方向放在品质农业的大方向上。

   主持人:您在领悟国家政策的同时,也是下大力气去做精准品质农业,我们也很想知道这些年来您有了怎样的收获,或者说在品质农业方面您都做了哪些工作?

   蒋董:是这样的,品质农业实际上是不同于现有的成本农业,它是一种新的或者说一种农业的发展模式。要形成品质农业的发展模式,实际上它有三个基础要素,特别是在今天。首先一个我们需要有系列化的真正的绿色农业,能够支持高品质农副产品生产的这样的产品和技术体系,这是它的第一个支撑要素。

   第二在今天这样市场环境背景下,我们还特别需要能够有一种能力,向我们的消费者,向公众能够清晰无误地展示它的品质真相这样的技术手段,在这方面我们是有一些突破的。

   第三品质农业它的价格的形成,不能是一种市场经济的发现,它实际上是要走一条价格议定的道路,这样才可能拓展它独有的市场空间。基于对这三个支撑要素的一种认识,我们这些年,因为我们知道经过农业科技界、产业界长期的努力,我们已经有了庞大的系列化,能够支撑品质农业或者绿色农业的发展的技术和产品体系,这个没有问题。

   那么,如何能够向公众有效地来展示产品的品质真相,这就需要我们经常说到的溯源系统,在溯源这方面实际上是最先进的,条码、二维码、视频,最能够体现单品溯源,说明单件货品的品质过程是RFID,以往我们有十几年的历史在用,但是以往的技术还只能做到防伪和物品管理,而不能就任何一个产品,就它的主料、辅料、部件、工艺过程、集散过程来把过程用客观的数据全面展示,在这方面我们有一个重大的突破,并在去年构建了全国重要产品质量信息追溯服务平台,为全社会提供追溯支撑。

   价格议定制,实际上这个问题就需要利用我们今天的新型的电子商务,它是一种新型的电商模式,以会员制的形态,供给和需求在这样的体系内,就高品质的生态化的农副产品进行特殊的价值议定机制,在这一方面我们也做了一个努力,全国粮食银行、工农业易物交易平台恰好就是这样来实现的一个功能。因此我们说有了这三个点的支撑,中国品质农业的序幕就是真正要拉开。

   主持人:

   我们也了解到您把农业分为两种模式:一种叫做成本农业,一种叫做品质农业这两种模式。这里也想请您跟我们详细地解读一下这是怎样的一个含义,为什么这样分?

   蒋董:我们整个人类社会应该说行进在工业化轨道已经几百年了,工业化毫无疑问地它也渗透到了农业的生产过程中。所谓成本农业指的是工业化,以工业化的模式来组织农业生产活动这样的一种结果。为什么叫做成本农业呢?因为我们知道在整个工业化时代,人们在决定生产的具体安排的时候,都是按照它的投入和它的产出,按照利益最大化的原则来决定生产的具体安排。应该说把这种工业化模式引入农业以后导致农业在一味地追求标准化和规模化,所以现在的西方大农业都是大面积连片种植单一品种。当然这个里面的危害就很大,表面看它好像是成本最低、产量最高、效益最优,而实际上它可能就带来了更大的恶果。

   比如说我们大面积连片种植的时候,就会导致它和原有的土壤生态系对立和冲突。我们大面积连片种植破坏了生态,就导致了病虫害滋生,我们就得拼命地去喷洒农业,既破坏了地力又导致了农作物品质的低下。另外大量地使用化肥也是一样,它也是对土壤里应有的微生物体系、菌群群落造成了破坏,所以这是一个走不下去的一条道路。原本我们的农业是因循自然,按照节气、土壤的性状是以多样化、品质化展开生产的。这种生产模式应该说在工业化的冲击下,现在就显得非常弱。

   但是它我们真正要努力、实践、发展的这样一种农业发展模式,当然还有具体的方法,刚才我也提到了三个支撑要素,它俩的根本区别就在于它是截然不同的。如果我想再多说两句,就是说我们现在也是按照一种新的经济理论、人类经济活动的思想重新来考察农业的时候,实际上我们以往的人类都是在用自己的投入、产出来比较确定生产安排。实际上真正正确的道路是必须把人类的生产活动,放在自然生产系统的大背景板下来加以确定,也就是说我们的农业原本就是如实,由于工业化的干扰偏离了正路,现在我们要回来。我们要考虑各地的历史传统,考虑它的土壤特点、环境特点,然后按照多样性的原则,因循自然、因循土壤特点展开我们的种植活动,是这样两种不同的模式。

   主持人:您认为提高农产品的质量对我国现代农业发展现状的必要性有哪些,那我们打造的粮食银行最大的创新点又在哪里?

   蒋董:应该这么说,我们农产品是来供养人类生存的。应该说农产品正是从土壤里、从空气中通过光合集聚了大量的、有益的元素、要素来供养人的身体。成本农业这种道路就使得这个品质变得非常低下,反过来说也导致了我们人体健康出现了很大的问题。应该说我们真正农业的正道,就必须走到这儿,特别是结合中国今天的现实,我们对食品安全的普通担忧和国民身体健康状态,现在大家也都能看得见这个状态,应该说这个事情已经到了迫在眉睫的程度了。

   全国粮食银行的这个工农业易物交易平台实,际上就是它要解决我们相对目前的主流成本农业模式,我们要让我们的品质农业逐步发展起来,我们必须对品质农业的优质、高价的这种农副产品要有一个供需双方的价格议定。我们这个电商平台有一个模式创新,它基本上是按照一个双边认可的议定价格,同时又进行某种共享、分享来形成一个闭环式的供需捆绑。这个应该是我们粮食银行平台它突出的突破点,也是它能够为优质高价的生态化农副产品来创造足够的市场空间。

   主持人:那有听了您的讲述,我是这么理解的,品质农业它是优于成本农业的,那您认为我国农业应该如何向品质农业大踏步的迈进呢?

   蒋董:这个问题也非常好,应该说要走品质农业道路,实际上它不仅是农艺工法上的变革,它实际上还涉及到很多农业的组织形式、组织形态,这方面的一些变化。

   第一个我们就要说我们必须要有一种供需捆绑来实现价格预定,也就是说我们的供给者和我的需求者是有一种非常固定的契约关系的,我忠诚地为你生产高品质的产品,你忠诚的购买我的,这就是我们今天必须要实现这样的一个目的,粮食银行平台就正好解决这个问题。另外在这个基础上,我们农业的生产它必须要有走组织的计划体制,那么也就是说我们在一个县域、一个乡域甚至更大的范围,实际上要根据供需的定单的关系,来形成一种对农村农业生产活动精细的规划和系统化的计划,然后有序的来进行生产。这样才可能做到我们能够这样去把农业导入品质农业的轨道。

   当然说到更具体的,我们要构建一套新的、绿色的、安全的、生态化的农业农副产品的生产体系,这里面我觉得主要有三大部分:一个是基于一些优质饲料,特别是新生物资源有很多构树、食叶草、东科牧草、巨菌草很多,当时还是其他的。基于这些高生物学生长量,高蛋白含量的种植,然后形成种养一体化。也就是说我们的猪肉、牛肉、羊肉不要再去转基因的饲料,要吃优质的、绿色的饲料,蛋白性能安全的肉食品的供应。

   另一方面我们大田作物和菜蔬这两大块,必须要遵循我们所谓的叫自留种原则。中国人要端牢自己的饭碗,里面要装中国人的粮食,这条原则要在里面得到贯彻。只有我们有了自己的自留种,我们的农业才有安全可言,这是一个原则。另外就是要基本上最大限度去杜绝化学肥料和农药的使用。应该说今天的农业生态科技的发展也完全有能力解决这些问题,这是可以负责任来这么说。这三方面工作做好,我们的农业才能逐步的、全部的,走向一个品质农业的发展模式道路。

   主持人:也就是说,其实您想要打造的就是全国粮食银行工农业易物交易平台,将要推动品质农业成为我国农业主流的发展模式,这也是您的一个愿望,您的雄心壮志。那您觉得这个平台的落地对国家提出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有哪几方面积极的意义呢?

   蒋董:农业我们得说是一个大格局,它是有格局的,也就是说它向所有的大宗商品,大宗原料,这个格局可以说一般的企业力量是很难进去翻覆它,通常会受格局的支配,如果是一种新的模式,它会处在非常弱势的状态。这就像这么多年来你们看到很多的企业,对食品安全的忧虑,都纷纷冲入到生态化农业的实践中来。但是可以说状况不佳,胜算很少。我们这个平台实际上它是构筑了一个超稳定、自主的一个系统,这个系统才可以帮助我们抵御已有格局对我们的干扰和冲击。

   我们现在正在全国范围内推广生态产业合作社,生态产业合作社实际上是以一个县域为单位,结合周边中心城市的人口和县城本身的人口形成一个供需的计划体制,当然还要靠粮食银行平台电商体制起一种固定的会员制度,一个供商制,才能够把我刚才说的“种粮一体化”的优质绿色还有大田作物取籽留种,还有这个菜蔬系统,才能真正形成一个有效的循环。它才能够扛住外部的低成本冲击,使它有能够有足够的市场空间来自我培育、完善、发展。最后,就说一个线一个线,真正地就说实现了我们农业向品质农业的过渡。咱们应该说供给侧改革,提制增效实际上就是要解决这件事情。那么,这件事情我认为是对贯彻“中央1号文件”农业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应该会起到非常大的实际作用。

   主持人:其实我觉得您也已经部分地回答了接下来的问题。我们这个平台的核心服务优势是什么呢?并且如何通过从源头到餐桌的革命,来去满足群众不断增长的品质质量这样方面的要求?

   蒋董:这个问题实际上涉及到非常核心的问题,我们为什么要走品质农业这条道路?在这里,我不得不用品质农业、成本农业区分,还应该相伴的有一个区分,叫化学农业和微生物农业。应该说从工业化的角度来讲,我们好像把氮磷钾很多元素要素铺进土壤去,它好像就能自然地支持作物的生长。实际上土壤是一个活的东西,是一个活的体系,它有无数的菌群,使成千上万种的微生物菌群它们在合力作为,然后会从空气中固氮,会把各种土壤里的养分,不断地通过自己生物链的循环,最后螯合变成作物可以吸收的养分,它是非常重要的。

   这样就意味着什么呢?单纯地依靠这种化肥进入的,除了杀死、抑制了微生物群落,同时也使作物的品质也出现了严重的下跌。这个不用说,我们今天吃到的所有东西都再找不到我们二十年前、三十年前吃到东西的味道,因为它里面的元素是大量缺乏的。我们的品质农业实际上讲因循自然、遵循自然生态法则,就是要看土壤里面它的状态。那么,我们重点是要恢复土壤里的微生物群落,然后它才可以把各种要素、元素有效地输送到我们的作物里面去,那时候我们吃。

   中国有句老话:“药食同源”。那么也就是说,我们吃了,身体里边才会使各种物质不缺乏,我们的疾病也就不会多了。现在我们很多病,其实就是各种元素的失衡,缺乏导致的。你就能看到这样一条链路,也就说生态化的农业,才可以提供高品质的农副产品,高品质的农副产品按照“药食同源”的理论,才能支撑我们国民的身体健康。所以,我们从源头到餐桌的革命,就是最终要保护我们民众的健康。

   主持人:非常好。在市场的推广中有一个是操作性的,也是网民比较关注的一个问题。那如何保证这个平台的严谨性、合法性以及平台的公开和透明化?

   蒋董:是这样,我们全国粮食银行工农业易物交易平台,实际上是参照了交易所平台,也就是它是会员制,它不像现在有的电商是一个开放体系。我刚才讲了,它要议定价格,它要形成供需捆绑,所以它采用的供给厂家和购买消费者一样都是会员,在里面尊重同样的一个规则,而且规则是透明的。交易所它的这种模式,实际上它的合法性和管理规范都是非常严谨的,这个没有什么问题。但这里边特别谈到,为了做一个开放公共的服务平台,我们实际上对我们的平台是实行定期的测评审计,要把这些报告数据运营结果全部公示给我们的会员,做到让公众监督,共同的来运营这个平台。

   主持人:最后也是网民很关心的,在未来您对这个平台有怎样的规划?会不会继续地升级和优化?

   蒋董:应该说,我们是这样的,有一个大的努力方向是我们希望我们的平台作为一个产品市场,能够通过一个合理合法的方式,未来和资本市场握手。也就说我们这么多的会员来购买的一些品质农业道路上的,能够提供优质农户产品的企业,能够让他们走上上市的道路,并使我们的会员能够和这种上市的成果进行分享,这是我们的一个努力方向。

   另外一方面,我们有一个国际化进程,现在我们跟一些国家,尼泊尔还有很多东亚、中亚国家都有一些意向,甚至有一些签了协议。就是希望把这个平台能够作为他们国家发展,特别是支持我们中国和他进行双边易物交易的这样一个平台。这方面工作正在有序的进行中,而且效果还是很值得期待的。应该说以后走向国际化,它能够彰显出更大的效果,也让我们的生态农业模式从中国走向世界。

   主持人:好,非常感谢蒋董事长,在未来呢,我们也预祝这个全球粮食银行工农业易物交易的这个平台,能够发展得越来越好,并且能够惠泽百姓,造福神州。也感谢各位网友的关注,再会。

   蒋董:再会,谢谢。

010020050550000000000000011100001296362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