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南华早报
2010年03月10日 16:34 来源:
【字号  留言 打印 关闭 

就像解主任刚才讲的,发达国家接受“三可”是应该的,因为他们200年来的温室气体排放占有了整个空间的80%,现在发展中国家包括中国要解决贫困、要发展,是生存、发展排放,但我们要注意到发展中减少排放,而生存排放是必然的。这时候两者怎么处理?中国带了一个好头,自觉地提出减少二氧化碳排放指标和目标。但现在却变成了一个自觉的减少、控制排放的国家要被“三可”,而一些应当承诺减排,也已经承诺减排的国家,却仍然在增加碳排放,我认为应当重点对这些国家执行 “三可”。

汪光焘] (2010-03-10 16:27:42)
我这里讲一个事实,在以往谈判和各种公布的数据中我们了解到,发达国家真正执行公约、巴厘路线图一系列决策中确定的排放目标的仅仅是少数欧洲国家,有的国家的较少排放起步并非是从国际社会应对气候变化开始,起步是在70年代后期的能源危机,现在它确实达到了减少二氧化碳的排放,但是绝大多数发达国家没有完成承诺的减排指标,所以实际上应该这样讲,中国是自觉减排,应当有自己监督自己的机制。

像刚才张部长讲的,我们2007年开始对没有承诺排放任务指标的所有行政领导要追究行政责任,这是我们自己对自己的要求。要有公开的透明度,我认为也是应该的,但不能用”三可”的方法来解决。

[香港南华早报] (2010-03-10 16:36:23)
我有两个问题请问张力军副部长。您怎么看待现在的两项主要污染物在下降,但是整体中国的环境质量还在恶化的情况。因为在环保界和学术界都有一种观点,认为中国整体环境污染恶化的趋势在短期内是很难改变的,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请您谈一下,环保部两年以来有哪些积极的变化?为什么我们见不到“环保风暴”了?还有一些意见认为最近几年来环保部报喜不报忧的情况又开始抬头,您如何看待?谢谢。

 

 

 

打印】 【纠错】 【评论】 【主编信箱
(责任编辑: )
 相关稿件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查看评论
  请注意:
·
遵守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
新华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