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这些年,他们把议事堂变成打斗场
2017-07-21 16:46:49 来源: 新华网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台湾政治人物在台立法机构大打出手的新闻屡见报端,某些人可谓尽表演之能事,丑态百出。近日,国民党和民进党两名民意代表先对打,又在后一天升级为“群殴”,双方互相推搡,投掷水球,甚至还扔沙发椅。

  国民党、民进党两党民意代表彻夜守着立法机构备战。14日上午,行政机构负责人林全一进会场,两党民代就大打出手。图片来源:台湾《联合报》

  14日,台湾地区立法机构邀请台湾行政机构负责人林全报告“前瞻基础建设特别预算案”。国民党籍民意代表看到林全进场后,开始向其洒假钞、丢水球,而在林全位置旁的两阵营民意代表则开始推挤、甚至还互扔沙发椅。随后,在一片混乱中散会。

  民进党民意代表抬起椅子丢向国民党民意代表,再准备丢第2张时,遭国民党民意代表丢水球击中脸部。 图片来源:台湾《联合报》

国民党与民进党民意代表相互扭打。图片来源:台湾《中时电子报》

“战后”的台湾立法机构惨况。图片来源:台湾东森新闻

  台立法机构的打架“黑历史”

  台湾立法机构里的打架斗殴是司空见惯的事情了,无非是为了瘫痪议事。倘若我们打开台湾立法机构的打架历史就可以知道,前几天的推挤打水球只能算是小儿科。

  据说,早在1988年,民进党籍朱高正跳上主席台殴打立法机构负责人刘阔才开始,可谓正式拉开了台湾立法机构暴力的序幕。

  在那不打不成会的年代,挥拳动手、单挑、打群架、男打女、女打女、女打男、动手加大锁,用椅子打,用计时器砸,都是常事。1993年甚至爆发了流血冲突。

  为了打而打

  2007年5月8日,台湾立法机构排定处理“中选会组织法”草案,当进入“二读”程序后,民意代表在主席台上发生肢体冲突。

  进入21世纪以后,局面可以说变得温和了许多,立法机构还是打个不停,但是流血事件轻微了许多,暴力问政逐渐增加了作秀的味道。

  在摄像机面前,民意代表如果使出浑身解数,不管是投掷物品、近身扭打还是大声吼叫等等,都可以让选民看到自己在为所支持或反对的法案而努力。尤其对于在立法机构席次占少数的政党或阵营来说,如果直接投票则一定会失败,所以通常会用霸占主席台、损坏话筒、通过发言拖延时间、扭打等方式来阻碍法案表决程序的正常进行,时常迫使会议进程暂停甚至中止,以阻止法案顺利通过,企图借此让自己的支持者感受到他们的努力与敬业。

  民进党民意代表蔡启芳曾坦言,“那是我讲的啊!那个票如果投得差一点的,要赶快冲前面,打死也没关系,民调自然就提升了。”

  近些年,他们打的那些架

  这几年立法机构审理陆生、两岸经合协议、美牛入岛等重大议案时,蓝绿阵营总要打上一架。

  2010年4月,蓝、绿双方为了“陆生三法”大打出手,连记录会议日程的议事小姐都无端受牵连。台湾立法机构的议事记录,意外发现打架现场全都没有文字叙述,反而是简单地以“现场一片混乱”带过,重复4次,就直接纪录“散会”了。

  民进党籍民意代表用手捂着会议主席赵丽云(中)的嘴。

  身体不支的赵丽云(中)被众人抬出送医。

  2014年3月,台当局立法机构就海峡两岸经济合作框架协议(ECFA)进行讨论,国民党与民进党民意代表因意见不合前后多次大打出手。

  2017年5月,台湾立法机构开始初审“公务人员退休抚恤条例草案”第一条。为了一个字该用“及”还是用“或”,蓝绿双方大打出手,扭打成一团。

  媒体们怎么看

  香港《大公报》曾发表社评评论此事,台湾立法机构空转固然浪费纳税人的金钱,民意代表们打群架的恶行丑态更为社会树立了最糟糕的榜样。会场内拳来脚往、热闹非凡,会场外也是剑拔弩张、人声鼎沸,警民冲突一波接着一波。立法机构内外乱作一团。这种动辄以拳头暴力代替理性沟通的现象,实非台湾社会发展之福。

  美国《外交政策》杂志称,台湾立法机构陷入蓝绿恶斗,时常上演的肉搏战比议事活动更有名,且政党之间很难找到合作事例。(综合自新华社、中新网、观察者网、大公报等)

+1
【纠错】 责任编辑: 赵凤艳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乐享暑假
    乐享暑假
    翠鸟捕食
    翠鸟捕食
    今年第8号台风或明晚登陆海南
    今年第8号台风或明晚登陆海南
    美军空袭致16名阿富汗警察身亡
    美军空袭致16名阿富汗警察身亡
    
    01002003031000000000000001110000129661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