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贫困洼地”突围 补全面小康短板——云南脱贫攻坚进行时

来源: 新华社 显示图片

  新华社昆明8月19日电  题:从“贫困洼地”突围 补全面小康短板——云南脱贫攻坚进行时

  新华社记者唐卫彬、吉哲鹏、杨静

  在云南省威信县双河乡的扶贫攻坚办公室里,墙上的扶贫“作战图”画得密密麻麻,贫困村用醒目的红字标记着。“这是公示图,更是目标任务图。”双河乡党委书记应永斌对记者说。

  日前,贫困人口居全国第二的云南省传来捷报:国家统计局云南调查总队监测显示,上半年全省贫困地区农村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208元,人均生活消费支出2806元,增速均高于全国平均水平,位居全国中西部省份第二。

  这个可喜的信号来之不易。向贫困宣战的冲锋号早已吹响,“挂图作战”的云南之役怎么打?攻城拔寨进展如何?记者进行了多方位的调查。

  “大军压城”向贫困宣战

  今年是贯彻中央扶贫开发工作会议精神的开局之年,也是云南决战脱贫攻坚进入冲刺阶段的第一年。

  走进地处滇桂黔石漠化片区的西畴县蚌谷乡木者村委会,扶贫攻坚的“战斗”氛围扑面而来——墙上挂着“挂包帮扶对应图+脱贫路径图”,贫困户档案贴着“易”“牛”“城”“贷”等标签。

  木者村党总支书记刘登荣告诉记者:“这分别是易地搬迁、能繁母牛、进城入镇补助等项目。贴上标签就是亮出扶贫的明白账。”

  今年初,云南立下“军令状”:“2016年将确保12个县脱贫摘帽、1253个贫困村出列、120万人贫困人口脱贫。”动力源自压力。截至2015年底,云南尚有471万农村贫困人口,居全国第二位;有88个国家级贫困县,居全国第一位。

  “挂图作战”,这仗怎么打?云南用“四个同步”发起冲锋——转变思路与创新方式同步、超常施策与精准施策同步、精准识别与精准退出同步、督查考核与执纪问责同步。

  一组数字透出“火药味”:上半年云南省委常委会17次、省政府常务会15次专题研究部署扶贫工作,省委书记李纪恒10次、省长陈豪8次专题调研脱贫攻坚工作。

  全省干部力量向脱贫一线集聚,形成“大军压城战贫穷”之势。38名省级领导挂联4个片区、42个贫困县,59万名干部实现“挂包帮”全覆盖,组建驻村扶贫工作队6770支,选派工作队员37379名,做到每个贫困村都有一支5人以上的工作队,驻村扶贫工作队长全部兼任第一书记。

  以干部“脱皮”换群众脱贫

  云南的扶贫工作成败,事关全国扶贫大局和全面小康全局。云南省委省政府提出,“群众不脱贫、干部不离村”,用干部的“脱皮”换取群众脱贫。

  “要增强群众脱贫的内生动力,帮助他们走出去,转变发展方式。”陈豪说,要构建开放性、创新性的经济体制,只有发展才能根本解决贫困问题。

  云南省扶贫办主任黄云波介绍,云南先后出台29项配套政策文件、行动计划,全面实行扶贫目标、任务、资金、权责“四到县”,改革启动了精准扶贫“大数据”平台建设;今年将实施18万户、67万人的易地扶贫搬迁规划建设;目前集中安置点开工率达89.8%。

  扶贫先扶“智”。云南率先在迪庆州、怒江州启动实施14年免费教育,组织编制“直过民族”、人口较少民族素质提升实施方案,免费培训建档立卡劳动力3.7万人,转移就业3.3万人。

  小康路上,一个民族都不能少。云南实行“一个民族一个行动计划、一个集团帮扶”。2010年开始,云南投入13亿多元,让怒江州独龙族从“直过民族”实现了新跨越。

  三峡集团、华能集团也向云南伸出援手,将分别投入资金20亿元,帮扶怒族、普米族、景颇族、拉祜族和佤族。

  在威信县双河乡天池村委会,56岁的贫困户王炳成被纳入易地扶贫搬迁项目。“有政府的帮助,加上自己努力,一定会过好日子!”王炳成对此充满信心。

  攻坚克难不以任重而畏缩

  当前,距离年底只剩下4个多月的冲刺期、关键期。尽管成效初显,但云南贫困范围广、程度深、基础条件差,开发空间受限,开发成本较大,因病、因灾、因学返贫现象突出,脱贫工作困难重重。

  “就全县而言,除扶贫任务繁重外,还面临扶贫融资难等问题。”威信县扶贫办主任陶思宽说,仍有部分群众脱贫意愿不强烈、动力不够。

  时不我待。云南咬住目标不放,认真查找差距和薄弱环节,全省上下干字当头、苦干实干。

  为让扶贫对象更加精准,云南开展建档立卡“回头看”,新识别20.9万户85.7万人,剔除21.6万户87.3万人。

  为让脱贫无后顾之忧,自2016年起,云南将逐年提高农村低保保障标准,力争到2019年实现农村低保与贫困线“两线合一”。

  在全省471万农村贫困人口中,宣威、会泽两个市、县约占十分之一,脱贫攻坚任务重、难度大。为此,李纪恒召开专题会议研究措施,并勉励干部群众,“不以事艰而不为,不以任重而畏缩”。

  奖罚分明,倒逼脱贫攻坚责任落实。在云南实施《驻村扶贫工作队员召回办法》后,已有1117位驻村队员被召回。

  “绝不允许驻村扶贫队员‘滥竽充数’,绝不允许‘挂名式’帮扶,不称职者一律召回且不得评优、不得提拔!绝不允许重点培养的后备干部在脱贫攻坚任务中‘后退’。”李纪恒说。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94219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