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评论  媒体时评  观点争鸣
焦点网谈  理论频道  正方反方
 时政  经济  国际
社会  科教  文体
 专栏作者  征稿启事
一言集  编读往来
 您的位置: 新华网 首页 >> 理论频道 >> 文史新论
北京地铁诞生记:周总理称筹建地铁是为备战
2007年09月28日 07:15:00  来源:北京日报
【字号  我要打印 我要纠错 

    深埋浅埋之辩

地铁复兴门站施工现场

    规划进入实质阶段后,另一个选择摆在中国领导人面前:是学习苏联地铁全线深埋入地面60米以下,还是像大多西方国家那样浅埋在地下5至12米?这个看似简单的选择题,在筹建地铁的十几年当中,竟然几经变化。

    1956年开始,地质部901大队负责地铁建设的地质勘探工作。勘探结果表明,北京西部的地下粘土层在地面40米以下,东部则在120米以下,而地铁最好是修建在不透水的粘土层中。根据北京的地质特点,一些苏联专家主张北京地铁学习苏联全线深埋。

    深埋比浅埋施工难度大,技术要求高,投资也大。这些人力、物力的投入,对于刚刚成立不到10年的新中国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负担。但从战备考虑,深埋比浅埋具有很多无法比拟的好处。

    尽管有诸多困难,但在“战备为主,兼顾交通”的总原则下,北京地铁还是确定为深埋。

    建国之初,我们的城市建设往往与战备紧密联系。最典型的例子是对长安街宽度的争论。当时,很多人对长安街100至120米的宽度提出质疑,批评这是“大马路主义”。建筑学家梁思成曾幽默地说:“西长安街太宽,短跑家也要跑十一秒钟,一般的人走一趟要一分多钟,小脚老太婆过这条街道就更困难了。”但另一方面的观点,却认为这个宽度很合适,一旦战争爆发,长安街可以作为飞机跑道。

    对于地铁这个“战备工程”,满足战备要求自然是首选。

    1958年,北京地铁考察团赴苏联和东德考察,并要求苏方对带去的路网规划和埋设深度两个问题帮助审议。

    对于路网的方案双方意见比较一致。但对埋深问题的看法,却发生了微妙的分歧。苏联专家竟然一致推荐浅埋。

    回国后,考察团向中央有关方面作了汇报。令人吃惊的是,虽然中央了解“深埋”的困难,但仍决定北京地铁全线深埋于地面150米以下。

    1959年,北京地铁设计处的专家们开始对深埋方案展开设计。设计中,他们发现困难远比之前预想得大。根据新的地质勘探资料,北京地下岩层有较厚而破碎的风化层,地铁的实际埋深将超过原来估算的深度。地铁北京站埋深将达到160米,而红庙附近将达到200米,相当于60层楼那么高。“这样的深度,电梯的长度至少要400米。这种超长电梯,我们根本无法生产。供电中断怎么办?电梯出现故障怎么办?乘客根本出不来。如果遭到破坏,漏水,就更麻烦了。”时任工程处总工的谢仁德老人,今年已经95岁,他在京西的寓所艰难地向记者回忆着40多年前的往事。虽然叙述断断续续,但记者仍能感受到他当时的焦虑。

    后来,设计人员们不得不把目光重新集中到苏联专家建议的“全线采用防护性结构浅埋明挖”的方案上来。经过严密地计算和比对,他们认为这种方法不但克服了深埋的诸多不利,也同样能达到防护的战备目的。

    1960年1月,利用中央军委扩大会议在广州召开的机会,谢仁德向周总理、总参和六位元帅作了汇报。

    同时,在公主坟和木樨地为深埋方案打的两眼竖井也得出了深埋难以实行的实证。这两眼竖井,直径6米,深为100米和120米。那时候,北京还不是一个缺水城市,地面2米以下就有水。“那水大到什么程度?每24小时就有200立方米的水渗出,而且水压很大。”当时作为技术人员参加过竖井开挖的王梦恕这样回忆。

    时任国防部长、中央军委副主席的林彪专程来到木樨地,乘坐升降机到达井下,看到地下30多米,水就再也抽不干了。

    这年5月,北京地铁修建委员会传达了中央正式批准北京地铁采用“浅埋明挖”方案的决定。一场关于深埋还是浅埋的讨论终于尘埃落定。但此前一直属意深埋方案的原因,直到1965年才揭开。那年举行的北京地铁一期工程开工典礼上,时任北京市市长的彭真说,莫斯科、列宁格勒的地下铁道都是深埋,但是我们请来的专家却异口同声主张浅埋,因而对其用心深表怀疑。

    事后人们才知道,那时候中苏关系已经出现了裂痕。

    中国血统地铁

第一列地铁就要开过来了,建设者们翘首以盼

    1960年7月,时任苏联驻华临时代办的苏达利柯夫向中国外交部副部长章汉夫递交了一份照会,提出召回在华全部苏联专家。自此,援华的几千名苏联专家带着他们的科研资料陆续离开中国。对于正处于三年困难时期的中国,这无疑是雪上加霜。

    面对苏方的背信弃义,毛主席气愤地说:“还不如法国的资产阶级,他们还有一点商业道德观念。”

    不过,支援北京地铁工程的苏联专家,并没有马上走。也许是出于合同的考虑,他们直到1963年才离开中国。

    但此时,中方技术人员已经明显感到,修建地铁的核心技术已接触不到。苏方已对中方实行了技术封锁。

    令人感动的是,很多援华多年的苏联专家并没有像他们的政府那样,向中国关上技术的大门。他们抛却了政治上的分歧,以一个纯科研工作者的面貌继续帮助中国进行地铁设计和人才培养。曾任莫斯科铁道学院党委书记的那乌莫夫,1962年专门到北方交通大学免费为学生和老师讲了半年与地下铁道建设有关的课程。提起这段往事,当时还在交大任教的王梦恕感慨良多:“很多苏联专家非常敬业,他们是真正希望帮助中国做一点事情。”

    就在技术人员们筹划着北京地铁蓝图时,一个意外的消息传来。北京地铁下马了!

    1961年,经过三年自然灾害,中国经济受到重创。中央决定北京地下铁道建设暂时下马。铁道部随即下令撤销北京地下铁道工程局,只保留一个地下铁道研究所。一时间,参与地铁设计、施工的人们,风流云散。有人甚至传言:中央决定,地铁十年不上马。

    对于那些为地铁花费将近十年心血的设计者们,这无疑是个不小的打击。但他们一直不相信,地铁的建设真这样无疾而终了。下马的日子里,留守在地铁研究所的技术人员始终没有停止研究工作。

    从中苏关系恶化伊始,中方就着手自主设计地铁的准备。1963年,苏联专家撤走后,北京地铁的设计工作没有丝毫停滞。大批归国留学生和我们自主培养的专门技术人才已经充实到地铁设计的第一线。地铁的设计工作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那时,无论是苏联还是西方都断言:“没有外国人的帮助,中国人不可能修建自己的地铁”。但后来的事实,有力地回击了这种说法。

    中国的地铁人们,等待着重拾地铁梦的那一天。

    经过几年调整,国内的经济得到了好转。而此时,国际上却掀起了反华浪潮。1965年,中央又一次把目光投向了一直作为战备工程筹划的北京地铁。

    1965年1月,时任北京军区司令员的杨勇被任命为地铁建设领导小组组长。1月15日,他与副组长万里、武竞天联名以《关于北京修建地下铁道问题的报告》上报中央。2月4日,毛泽东对此直接作了批示,“杨勇同志,你是委员会的统帅。希望你精心设计、精心施工。在建设过程中,一定会有不少错误失败,随时注意改正。是为至盼。”时隔40余年,对于毛主席的批示,今天还健在的地铁人仍能流利地背出。

    1965年7月1日上午9时,北京地铁一期工程开工典礼在京西玉泉路西侧两棵大白果树下举行。

    很多人回忆,那是个晴空万里的好天气。一条写有“北京地下铁道开工典礼”的白字红底横幅挂在会场上。市长彭真主持,党和国家领导人朱德、邓小平、罗瑞卿等出席了开工典礼。杨勇讲话,提出了地铁建设三条原则:“地上服从地下,交通服从战备,时间服从质量。”这三条原则始终贯穿于地铁一期工程建设的全过程。

    会后,年近八旬的朱德元帅亲自拿起扎着红绸的铁锹,为北京地铁一期工程破土。在现场的中央新闻纪录电影制片厂拍摄下了这些珍贵的镜头。

    不过,出于战备工程的保密考虑,开工典礼当天,组委会只邀请了新华社、人民日报、中央新影等少数几个新闻单位参加,并明确表示地铁开工典礼的消息不登报,只作为内参保留。

    北京地铁一期工程,就这样神秘地开工了。

  相关评论      
相关稿件
· 山重水复、峰回路转 中日邦交正常化内幕写真
· 历史真相:恢复毛泽东党籍是朱德上井冈山之后吗
· 新四军是怎样解决红枪会问题的
· 汤恩伯被蒋介石逼死内幕 逃日时被拉下飞机
· 武汉大学教授查全性向小平谏言恢复高考始末
· 周恩来与人民艺术家老舍之间肝胆相照的友谊
· “大寨红旗”从升起到飘落的演变过程和轨迹
· 彭雪枫将军曾犯颜直谏毛泽东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请您发表感言,注意文明用语并遵守相关规定
 查看评论 留言须知
 
(责任编辑: 何耀伟 )
视频热播
征稿启事 更多...
近期,国务院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产品质量和食品安全专项整治。欢迎各位网友就此发表评论,一经采用,我们将尽速发表,稿酬从优。
看图说事 更多...
《一亿•泡女郎》该不该被"泼粪"
 
争鸣:非道德楷模是否应该入作协
更多 >>
更多1 >> 
圆明园复建,拯救历史还是毁灭记忆?
 
今天,我们更需要“大庆精神”
更多2 >>
更多3 >> 
正方反方 更多...
正方反方:高房价能不能提高城市竞争力
正方任志强:高房价会提升城市竞争力
反方
易宪容:高房价会削弱城市竞争力
正方反方:取消期房制:弊大?利大?
正方期房销售制度早该废止
反方
别轻言取消期房销售制度
正方反方:高速公路还贷后该继续收费吗
正方收费公路应成为一条“明白路”
反方
为"高速公路赚6亿元继续收费"辩护
正方反方:政府该不该干预药价?
正方观点政府应该干预
反方观点
政府不该干预
一言集 更多...
· “中秋节”网评集
· “无车日”网评集
争鸣 更多...
· 争鸣:非道德楷模是否应该入作协
· 争鸣:别总觉得自己是受辱者
· 争鸣:中国股市的泡沫究竟有多大
· 争鸣:交警持冲锋枪上路有必要吗
· 争鸣:撤床运动当从朝九晚五着手
· 争鸣:用垄断利润补偿民生是剂毒药
· 争鸣:租房是不是中国百姓首选模式
· 争鸣:该不该禁止男女朋友合租
原创评论 更多...
· 网友非议校长阅兵有点神经过敏
· 从郭敬明入作协观世风人情之变
· 国家大剧院有“容”乃大
· 国家大剧院试演请群众开了个好头
专栏作者 更多...
· 徐学江 · 许博渊
· 余丰慧 · 丛亚平
观点碰撞 进入新华社区...
· 校长与其下跪劝学不如反思教学方法
· 提高第二套房首付能否抑制房价疯涨
更多..
留言排行 更多...
· 评论广场:网评最新留言查看
· 科技人力资源质比量更重要
· 圆明园复建,拯救历史还是毁灭记忆?
· 记者如何把市长弄得“不好意思”
· 给袁隆平冠“名誉首富”很无聊
· 透过“熄灯”行动反思城市“亮化工程”
· 以道德绑架成龙不厚道
· 新疆百万学生拾棉花对不对?
· 故宫里非开咖啡厅不行吗?
· 中国公路收费的限度在哪里?
· 如何提高私家车的出行成本?
· 中秋节为什么不能列为法定节日
· 取消工商管理费人大应当发言
· 熏倒环保局长的企业为何这么牛
· 为吃猪肉,城市人终于想起了农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