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三年“跨界恋” 酷派错在哪里
2017-11-20 07:34:01 来源: 北京商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11月17日晚间,酷派集团发布公告称,贾跃亭辞任该公司董事局主席的职务,这则消息再次将处于水深火热中的酷派送上了舆论高峰。从年销量超过200亿元的自主企业缩水为持续亏损、寄人篱下的公司,酷派在短短三年内,在“互联网生态模式”上的大跃进中,经历了“一年生,一年死”的大起大落,这也成为传统企业跨界失败的典型案例。

  生死路

  乐视危机爆发以来,酷派受连带影响一直徘徊于生死之间,重压之下,公司高管频频变更。

  酷派集团发布公告称,贾跃亭辞任的原因是,“希望将更多时间用于个人事务”。除了贾跃亭,刘江峰和阿不力克木·阿不力米提也卸任了酷派集团非执行董事。这三人退出董事会后,乐视系另一关键人物刘弘出任酷派集团董事长。

  而在早前,已有两位酷派的灵魂人物离开。今年3月, 曾在公司担任总裁和执行董事、负责软件研发及测试工作的李斌宣布离职;8月底,酷派原CEO刘江峰离开酷派。

  “高管频频出走的背后,是酷派持续亏损的业绩。”融合网CEO吴纯勇如是说。4月21日,酷派集团发布公告,截至2017年3月31日,该公司亏损4.6亿港元。

  8月,酷派集团又公告称,目前,该公司经营未有改善,仍处于持续亏损状态,该集团截至2017年7月31日的营业收入约为27.16亿港元,相比去年同期下滑约52%。

  业绩承压,与之相关的银行业坐不住了。今年以来,酷派集团先后被平安银行、宁波银行以及浦发银行起诉,3家银行追讨资金合计2.4亿元。同时,该公司的估值被机构砍去85%。

  处于困境之中的酷派,并没有坐以待毙,而是企图通过其他途径挽救公司。10月17日,酷派集团在港交所发布公告称,将和星河共同开发酷派信息港城市更新项目。有分析指出,引入星河也许只是酷派盘活土地资源的第一步。接手酷派手机业务的集团常务副总裁兼国际总裁杜金彪曾表示,酷派这么多年积累了很多市值不菲的地产资源,会抓紧开发,盘活这部分资源,可能会合作开发。

  同策咨询研究部总监张宏伟认为,酷派本身不具备房地产开发能力,找其他开发商合作,后续有推进的可能。

  三角恋

  酷派于1993年成立并进入寻呼领域,2002年,酷派开始转型进入手机领域。背靠运营商体系的大树,酷派自成立后业务发展迅速,2012-2014年间,酷派曾经是增速最快的中国手机厂商之一,国内整体市场份额在10%左右,排名中国市场前三。2012年酷派销售额一度突破百亿元,2014年更是达到249亿港元,达到巅峰。

  2014年下半年4G智能手机市场竞争激化,酷派集团毛利率开始下滑。对此,吴纯勇指出,运营商削减补贴可以说是酷派走下坡路的很大因素,与此前的联想手机一样,酷派对于运营商渠道的依赖性太大。随后的几年,运营商渠道竞争力走弱的深远影响余波犹在。

  据悉,2014年7月,国资委要求运营商在未来三年内连续每年降低20%的营销费用。2015年,酷派手机市场份额开始一路下滑,排名跌出前十,酷派2015年和2016年的营收规模也迅速跌至146亿港元、79亿港元。

  恰好在同一时间,小米、OPPO、vivo等手机品牌开始崛起,尤其是小米这样具备互联网基因的公司,在顺应时代潮流的情况下,快速扩大了市场占有率。

  迫于生存压力,酷派开始寻找靠山,也试图进行互联网化的转型。于是,2014年底,奇虎360出资4.09亿美元与酷派牵手成立合资公司奇酷,奇虎360持有奇酷公司45%的股权。根据当时的协议,奇酷负责互联网手机,酷派则专注于运营商与零售渠道。然而2015年6月,同样是做互联网手机的乐视以21.8亿元入股酷派,一跃成为第二大股东,这一独特的“三角恋”也直接引发了奇虎360的抗议。最终,此事以奇虎360获得奇酷75%股权而告终,奇酷与大神这两个手机品牌随奇虎360而去,但酷派却因与奇虎360订立的股份调整框架协议交易产生预期亏损约18.9亿港元。2016年6月,乐视再次购买酷派11%的股份,成为酷派第一大股东。从此,酷派的产品销售完全进入了乐视所创造的生态化反模式。

  此后不久,酷派旗下成立于2014年底的ivvi品牌也正式被酷派剥离。此次交易完成后,原先酷派的旧臣老将几乎悉数离开。而此时的酷派已经伤痕累累。酷派的互联网化转型也初见失败的端倪。

  北京商报记者在北三环附近的几家手机专卖店走访发现,现在已经很难发现酷派手机的踪影。一位店员透露,现在去店里购买手机的顾客开口都是华为、苹果、OPPO和vivo,几乎没人还记得酷派手机,所以店里也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进酷派手机了。“酷派风光的时候是前几年,那时候还有不少消费者愿意买,这两年市场更新换代太快,我自己都很久没见过这个牌子的手机了。”另外一名店员坦言。

  华强北的很多商家也都表示,酷派的门店已经倒闭。惟一留存下来的一家酷派专卖店,也显得格外冷清。对于酷派被撤柜的原因,有店员解释称,主要是因酷派的产品线跟不上;其次,此前酷派因有运营商的补贴,价格会比较实惠,买的人也多,但是现在酷派和运营商合作得比较少,所以就没什么人要了。

  关于酷派的现状,北京商报记者试图采访通讯录上的该公司相关工作人员,但多名人士回应称已经离职。

  独木桥

  对于酷派目前的情况以及刚刚进行的人事变更,运营商世界网总编辑康钊指出,酷派成败的关键要看乐视是否再大力干涉酷派管理层,酷派好不容易形成了以职业经理人蒋超和杜金彪为首的新管理层,但从新的酷派董事会的组成来看,令人大跌眼镜的是,还是乐视系的人员为主导,如果乐视不放手让职业经理人干,那酷派只能倒闭;如果放手让职业经理人干,并且不再抽走资金,就还有希望。

  正如康钊所说,酷派刚刚提名的高管都与乐视系有关,除了刘弘,被委任为非执行董事的马麟为乐风移动科技(北京)有限公司总经理;王俊民现任乐视控股(北京)有限公司副总裁;杨永强过去十多年一直在乐视系公司任职。

  吴纯勇则表示, 酷派如果想摆脱现在的发展处境,其突破口或许可以从下面几个方面进行寻找——首先,可以再寻觅其他有实力的资本方,看看能不能吸引到新的资本方介入,进而通过资本的力量重新获得之前的行业地位;第二,在寻觅不到新的资本方的背景下,可以充分挖掘原来的酷派专利池,看看能否从中找到新的行业发展机遇;第三,结合当下用户、技术、市场等方面瞬息万变的各种因素,集中现有的力量从中找到产品的突破口。

  不过,康钊并不认为酷派需要在国内市场用力过多。“因为酷派现在已经基本不再做国内手机市场,主要专注海外手机市场,通过国外的运营商和电商销售,在美国、东南亚、印度等市场的销量还不错。”

  据北京商报记者了解,酷派确实将越来越多的注意力放在了海外市场。在杜金彪看来,美国90%的手机市场都是运营商市场,更符合酷派的发展。一方面酷派主要研发力量全部围绕美国市场来做,在美国圣地亚哥也部署了一部分研发力量。另一方面是配备最强的销售团队,抓美国前方的销售。再者,集中其他资源、精力重点主要投向美国市场。

  今年以来,酷派屡屡传出美国市场的利好消息。与T-Mobile合作的机型Catalyst已成功售出200万部;与T-Mobile合作的继任产品Defiant目前周销量破万部,日销量还处在持续攀升中,整体销量有望突破300万部。而酷派美国近期也完成了与美国Amazon的战略合作,与其合作推出的AI(人工智能)手机coolpad Splatter也已在美国市场面世。据悉,酷派现已是美国市场上第二大中国智能手机品牌。

  但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酷派全球1700万部手机的销量中,国内市场就占了1400万部;今年一季度,酷派在全球完成270万部的销量,其中,国内市场的销量为160万部。也就是说,酷派国内市场的销量依旧占据60%左右的份额。如果酷派放弃国内市场,只走海外市场这座独木桥,就相当于丢掉了超过一半的收入。从过往的历史来看,衰败的手机企业并没有能重新再站起来的例子,比如诺基亚、摩托罗拉、黑莓等。

+1
【纠错】 责任编辑: 陈听雨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休斯敦举办街画节为听障儿童筹款
休斯敦举办街画节为听障儿童筹款
和平方舟医院船时隔七年再访坦桑尼亚
和平方舟医院船时隔七年再访坦桑尼亚
“圣诞老人”来赛跑
“圣诞老人”来赛跑
高交会上体验5G未来时代
高交会上体验5G未来时代

0100300909500000000000000111000011219793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