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雷石CEO马杰:我为什么再次创业
2017-10-31 08:11:03 来源: 中国青年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在即将步入“拿着保温杯”的年纪,马杰又疯狂了一把,再次开启了自己的创业之路,为此甚至不惜推迟了原先的IPO(首次公开募股)计划。

  “为什么再次创业?因为我害怕老去。”马杰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我害怕落后于这个时代,害怕成为因为不懂时髦,却嘲笑年轻人穿牛仔裤的老人。”

  马杰的头衔很多,北京雷石世纪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雷石”)CEO、多看科技联合创始人、著名天使投资人……但最近他最爱提到的是他的新身份,迷你KTV “WOW屋”的创始人。

  2017年6月4日,在北京举办的一场新品发布会上,马杰面对一众传统KTV的运营商,推出了一款雷石内部孵化的项目“WOW屋”。不顾台下一片不解与质疑的声音,他宣告了自己的雄心壮志:“想做影响几亿人的事业”。

  这个选择并不容易。雷石从卖光盘起家,精心耕耘硬件市场二十多年,在国内的VOD(视频点播)设备领域坐稳了市场的头把交椅,而迷你KTV市场对它来说充满了不确定性,许多东西都要重新摸索,中间耗费的是大量的时间和金钱,雷石的股东对“WOW屋”的项目也存有争议,能否持续推动下去全看项目的进展。

  马杰觉得现在的自己就像考场里的考生,面前的试卷留有大量的空白需要他来填写,可距离交卷的时间却越来越近了。

  创业者最难的就是要能忍受负能量

  仿佛是一夜之间,迷你KTV火了。在一个个出现在街头、商场甚至写字楼的两平方米左右的小亭子里,不时有年轻人嗨歌的身影。与此同时,友唱M-bar、咪哒miniK等早先布局者也收获了大量的流量红利。以友唱M-bar举例,从2016年11月到2017年5月,仅仅半年时间,友唱M-bar的估值就翻了8倍,达到了6亿元人民币。

  据艾瑞咨询《2017年中国线下迷你KTV专题研究报告》显示,2017年中国线下迷你KTV市场规模预计将达到31.8亿元,较2016年增长92.7%,2018年线下迷你KTV市场规模将继续增长至70.1亿元,增长率达120.4%,实现市场大爆发。

  在迷你KTV日渐红火的时候,马杰开始着急了,雷石拥有丰富的曲库、齐备的硬件设备,入局似乎是一件水到渠成的事,可入局之后呢,需要多久才能“烧”出明天?马杰说,他也害怕“竹篮打水一场空”,可是让他更恐惧的是“满大街都是迷你KTV的小亭子,全都不叫‘WOW屋’。”

  因为这份恐慌,马杰押上了自己的“全部身家”一头扎了进去。按照“二八法则”,行业中少部分优秀企业占据市场80%的份额,剩下的只能在20%中互相争抢,这在互联网行业中表现尤为明显。因为入局较晚,这一年,马杰不断在“跑马圈地”,他觉得“既然给了我们这个机会和舞台,我们就把它演好,争取成为主角。”

  据了解,截至目前,“WOW屋”的投放数量已经破万。艾媒咨询数据显示,在2017Q1中国线下迷你KTV品牌影响力排行中,友唱、咪哒、雷石分列前三。争当“主角”的过程让马杰觉得回到了年轻时做销售的样子,很多年都没有失眠的他现在“经常半夜醒来就睡不着,把很多事情掰开揉碎来想”。他形容“创业是一件负能量的事”,“好事听不到,坏事天天听到”。

  最近的“坏事”就是刚搬入网吧没多久的“WOW屋”又得搬出来了。经过数据分析,马杰团队发现进入网吧上网的用户,年龄、上网时间等指标都和进入“WOW屋”唱歌的用户高度吻合,于是就花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去打通网吧通道。

  然而结果却不尽如人意,“根本没人唱歌”。经过几个月的尝试,马杰不得不将“WOW屋”搬出网吧,他明白了网吧不适合摆放“WOW屋”,为此,他花费了几百万元的“学费”。

  类似的“坏事”在创业过程中不胜枚举,马杰时常觉得负能量满满,“因为好的事情可能几分钟就过去了,但坏的事情,你可能要想很久。”他觉得,创业者最难的就是能够忍受负能量、消化负能量,在消化完之后,昂首挺胸地出去说:我们还得努力。

  “只有那些命好的猪才能追风口”

  对于马杰来说,“WOW屋”已经是他第三次创业了,前两次分别是加入雷石推行“维纳斯计划”(让电视机具备上网功能——记者注)和联合创立北京多看科技有限公司。现在他还清楚地记得第一次创业的场景,然后连连摆手:“只有那些命好的猪才能追风口”。

  2000年1月2日,跨入千禧年的喜悦还洋溢在人们的脸上。这天,在亚运村附近的一家烤鸭店里,马杰正在参加他多年的好朋友王川的婚礼,婚礼上,王川“抛下”了新娘,拉着他聊了很久,并且相约第二天去找他详聊。

  彼时的马杰是美国ANSYS公司中国北方区销售经理,拥有出色的销售业绩;而王川是雷石的创始人、董事长,正在和微软合作开发“维纳斯计划”。新婚第二天,王川带着妻子来找马杰,想拉他入伙共同推行“维纳斯计划”。

  马杰答应了,一方面他被王川的“求贤若渴”感动了,一方面他想做影响更多人的事业,“外企也是很优秀的,但是服务的对象少,每年在中国能接触那个软件的大概也仅仅万人。”他也没询问去公司之后是什么职位、薪酬多少,事实上,当时马杰去雷石的职位只是一名销售,而在雷石工作六七年后的薪酬才达到当时他在美国ANSYS公司的薪酬水平。

  可惜“维纳斯计划”进行了两年,最终还是失败了,“直到‘维纳斯计划’失败前,我们都没有真正推出产品。”马杰显然不是那只“命好的猪”,“维纳斯计划”失败之后,他也曾迷茫和后悔,“但是不超过5秒就消失了”。

  他觉得,创业这件事,做就做了,只要代价在承受范围之内,没有那么多需要后悔的地方。后来,雷石的KTV机顶盒正是脱胎于“维纳斯计划”的实验,雷石凭借机顶盒打败了竞争对手,享受了胜利者的红利。

  “很多年轻人创业其实我是非常欣赏的,很多创业的成功不是来自什么都明白了,而是来自于勇敢。”马杰甚至有些羡慕年轻的创业者,因为和他们比起来,自己现在做事有点“战战兢兢”,等下定决心了,发现机会早就过去了。

  但他同时也提醒创业者要看清自己是否有穿“内裤”,不要被互联网的泡沫淹没了,“风口不是每个人都能够追的,只有那些命好的猪,或者看清楚的猪,才能追。”而剩下的人怎么办?

  “脚踏实地也能跑”,马杰现在正背着“WOW屋”在跑。

  最优秀的投资人本质上也是最优秀的创业者

  虽然在创业中常遇到负能量的事,但他会做一些正能量的事来“中和”,比如投资。作为一个投资人,他觉得只要创业的项目有意义、创业的团队靠谱,他都愿意助创业者一臂之力,“如果十个投资项目里面有一个成功了,我会开心的不得了。”

  马杰偏爱在科技、内容方面投资,先后投资了小米科技、轻客自行车、举佳爽VR、蜂语信息(小米对讲机)、云实科技等数十个明星项目。不久前,他刚投资了自行车项目——“不死骑”。

  “它永远成不了摩拜,因为它的用户群体很小。”马杰介绍,“不死骑”是专注于设计制造适合长途骑行的自行车品牌,用户群体只有长途骑行爱好者,“全国的长途骑行爱好者只有两三万人”,所以马杰根本没考虑过“不死骑”何时盈利,但他还是投了,他觉得能保障旅行者完成长途骑行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

  他和创业者聊天时经常让他们把创业的概念放大一点,不要只盯着滴滴出行、摩拜单车这样的公司,“回家种地,用最好的肥料,种有机蔬菜”,这在马杰眼里,也是很有意义的创业。

  “作为创业者,你要看清投资人在想什么事情,要多和股东沟通,取得他们的信任,不要把他们看成路人。”创业者和投资人两重身份在马杰身上并没有明显的界限,他有一个聚集了许多投资人的微信群,无论创业和投资成功或者失败,他都会在群里分享,和大家一起沟通学习,共同进步成长。

  “我见过最优秀的投资人本质上也是最优秀的创业者。”马杰说。(记者 张均斌)

+1
【纠错】 责任编辑: 陈听雨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贵州丹寨:吃新节 展盛装
贵州丹寨:吃新节 展盛装
蜂鸟鹰蛾戏花忙
蜂鸟鹰蛾戏花忙
中国国际时装周拉开帷幕
中国国际时装周拉开帷幕
高原戈壁中的“巡天者”
高原戈壁中的“巡天者”

010030090950000000000000011100001121880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