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拿什么拯救你,焦虑的“创业者们”
2017-09-12 07:13:39 来源: 新京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当人们在为苏享茂或惋惜、或遗憾的时候,又可曾看到众多无名创业者,依旧在压力、焦虑、苦闷中艰难挣扎?

  上周末,一位创业者的死讯引起了创投圈的集体哀悼。

  据媒体报道,9月6日,WePhone的创始人兼开发者苏享茂在Google+留下一份网帖,称在世纪佳缘网站遇到前妻,结婚一个月左右即离婚,前妻向他索要1000万人民币和一套房产。由于自己没有1000万又走投无路,准备离开人世,并在相册中留下与前妻的对话截图。经其家人证实,9月7日凌晨,苏享茂跳楼自杀。

  兼具了创业者和程序员双重身份的苏享茂,一下子戳中了大家的神经,他的自杀更是引发一片唏嘘。尽管真相有待调查,但从媒体曝光的部分细节来看,苏享茂去世前,那些在他眼中看起来复杂且焦灼的“婚姻”、“赔偿”等“人间烟火”,成为了压倒他的最后一根稻草。

  不论这位创业者的妻子是否真如他所说的“心机婊”,作为企业创始人,因遇到家庭婚姻问题而选择放弃生命,令人惋惜的同时,却也不能不让我们审视:在那最后一根稻草之前,他还承受过什么?

  事实上,苏享茂和他的WePhone,活过了好几轮融资,已经算是趟过了千军万马独木桥的人。对于这样的企业家,我们预设其本身就内置着高智商、坚忍不拔等精神技能。然而,就是被我们预设了具备精神技能的企业家,却选择了死亡。

  如今来看,婚姻的选择和判断成为了苏享茂的“不可承受之重”。而在“不可承受”之前,作为一名创业者,他或许已然“承受”了太多。在瞬息万变的互联网时代,选择了创业,意味着要拿出常人难以想象的勇气,“洛杉矶凌晨四点的样子”也将成为常态。

  倘若我们超越苏享茂的悲剧样本,在人们开始讨论保温杯和中年危机之时,伴随着互联网的一日千里,这种危机也开始逐渐蔓延到青年群体。据英国会计和咨询机构UHY International的最新报告显示,中国已成为创新热潮中的“一极”,每天有4000家创业公司诞生。自2010年起到2016年,中国创业公司数量已经翻倍,达到16097000家,远超排在第二位的英国。

  这一庞大数字的背后,却是一个个鲜活如同苏享茂的创业者们。这些年,伴随着群体扩增,因各种原因“猝死”的创业者消息,也开始浮出水面。去年11月,春雨医生的创始人张锐——一个致力为全天下的人解决健康问题的创业者,自己却倒在了病魔的手中。自此,一个50亿市值的公司失去了他的领跑者。

  表面上看,他们去世的致因大多相似——或健康问题、或婚姻家庭,但若穿透表象,会发现根源还是在于心理焦虑的积压。心理压力导致自杀无需多言,导致猝死或其他大量的健康问题更让人崩溃。美剧《硅谷》剧中,主人公、创始人Richard就因创业的压力严重盗汗,甚至一度小便失禁。

  事实上,创业泡沫之下,大量创业者的试水耕作很可能会被证明是伪需求,以失败告终者不在少数。相比极高的公司死亡率,创业者赌上的不仅是投资人的钱,甚至是压上了自己的所有积蓄、甚至个人信用。当人们在为苏享茂或惋惜、或遗憾的时候,又可曾看到众多无名创业者,依旧在压力、焦虑、苦闷中艰难挣扎?

  高收益永远与高风险对冲,若不正视这种精神状态,创业者们可能连基本的生活都无法维持,更不要说解决创业中的重重难题了。成功的掌声背后,确实掩埋着泪水,而它,或许比我们想象的要苦涩得多。

  □费雪(财经评论人)

+1
【纠错】 责任编辑: 陈听雨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飓风“艾尔玛”登陆美国佛罗里达
    飓风“艾尔玛”登陆美国佛罗里达
    埃及发现距今约3400年阿蒙神金匠墓
    埃及发现距今约3400年阿蒙神金匠墓
    广州:下班路上遇车祸伤者 空姐跪地抢救半小时
    广州:下班路上遇车祸伤者 空姐跪地抢救半小时
    武警山西总队首批新兵入营
    武警山西总队首批新兵入营
    
    0100300909500000000000000111000011216460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