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共享经济下半场:理智与狂热
2017-09-11 08:20:09 来源: 北京晨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共享单车按下“暂停键”,共享“其他”仍前赴后继

  作为共享经济的代表,风头正盛的共享单车正被按下“暂停键”。包括北京、上海、深圳、广州在内的全国12个城市决定暂停新增共享单车的投放。扛不住的单车玩家逐渐退出市场,天津王庆坨一些小厂的齿轮也在慢慢停止转动。

  然而,放缓脚步的单车却不能阻止越来越多的奇葩“共享经济”前赴后继。雨伞、充电宝、篮球的故事还没看到最终结局,跑步仓、宝马汽车、衣服、图书甚至飞机又一头扎进共享。

  这场由单车带火的共享革命已经站在十字路口,所有人都想知道,面对行业拐点,是该继续向前?还是在泡沫破灭前及时画上休止符?

  日增1.18万辆,必须踩急刹了

  9月,共享单车的大决战并未如期而至,整个行业的急刹车却突然踩下。

  7日,北京市交通委对外宣布,暂停在本市新增投放共享自行车。同日,上海市交通委宣布针对社会和市民反映强烈的共享单车无序投放、乱停乱放、车辆损坏、车辆积压挤占道路等问题,将开展近1个月的集中整治清理行动。此前,上海监管部门已要求单车企业暂停在沪投放新车。

  至此,包括北京、上海、杭州、广州、深圳、福州、郑州、南京等12个城市陆续宣布暂停新增共享单车新车投放。因无序停放等一系列难题成为城市“甜蜜的负担”的共享单车,也正式踩下了急刹车。

  单车扩张的叫停背后,是一组令人震惊的数字。据北京市交通委统计,北京市目前已有15家共享自行车企业瓜分市场,投放运营车辆达235万辆。而在今年4月21日,本市出台《北京市鼓励规范发展共享自行车的指导意见(试行)(征求意见稿)》时,这一数字还仅为70万辆。也就是说,139天的时间里,北京市的共享单车增长了165万辆,平均每天增加1.18万辆单车。

  一个城市到底需要多少自行车?当专家们还在从各个维度计算一座城市的单车最大容许量时,无处存放的单车已经跑在数据前面,告诉这座城市它们已经无处安放。根据《北京日报》报道,目前,北京市常见的公租自行车长度在1.5米左右,如果是垂直停放,一辆车大约需要1.2平方米的空间。以此类推,要摆放下已投入运营的235万辆共享单车,北京至少需要282万平方米的空间,相当于11个鸟巢的建筑面积。

  供大于求,共享单车接下来比拼什么

  对于北京来说,235万辆共享单车够用吗?数字模型从另一个维度证明了叫停单车扩张的必要性。

  8月17日,北京市规划院发布了《共享单车与电动自行车停放》课题研究阶段性研究报告。报告显示,目前北京市民对于共享单车的需求总量约为172万至201万辆。以北京市目前235万辆运营车辆的供给数据看,单车已经供大于求。

  面对突然而至的政策急刹车,多家共享单车平台都表示了理解和支持。ofo小黄车表示,将立即做出安排和部署,严格执行不新增投放车辆的要求。本月起,ofo还会在重点区域增加运维人员,对线下车辆进行网格化管理,并将积极配合试点电子围栏技术,从技术上实现了单车规范停放的监管需求。

  摩拜单车表示,将更多精力投入到车辆精细化运营中。并称针对北京市的政策要求,其大数据人工智能平台“魔方”能够实时监测每一辆单车的运行情况,通过人工智能与线下调度相结合的方式调度车辆、平衡供给,在满足用户需求的同时维护良好的停放秩序和市容市貌。小蓝单车方面也对北京市停止共享单车数量新增举动表示支持并积极配合。小蓝单车宣称,将会与北斗平台合作,使用电子围栏规范用户停车。目前正在数据对接阶段,预计10月将全部上线。但对用户而言,却时常面临家门口无车可骑,扫码全是坏车的尴尬。北京晨报记者日前在海淀区西四环四季青桥至五路桥西侧接连扫码了20多辆摩拜单车,全部提示为故障车辆,这些故障车辆已经停放在便道上一个多月,无人问津。但在四环路的东侧五路居地铁站附近,不同颜色的共享单车将人行道、自行车道、机动车道围得水泄不通。

  随着政策的规范,共享单车的竞速赛已经从车辆数量、城市扩张的比拼进入到精细化运营和智能化管理比拼的阶段。在各地城市暂停共享单车新增投放后,平台可以从数量竞争中抽身,将精力转移到运维管理上。那些实力较弱、规模较小的平台,也将在这次洗牌中退出。

  拐点确认,共享经济下半场何去何从

  对于共享单车企业而言,留洋和下乡或许是竞争进入下半场之后的最佳选择。以ofo和摩拜为代表的位于市场第一梯队的共享单车企业正在把脚步迈向世界的更远方,今天的东南亚、欧洲、美洲都有小黄车和小橙车的足迹。而Hellobike、小鸣单车等企业已经决定在二三线城市发展,甚至继续下沉到四五线城市乃至县级地区。出走也好,下沉也罢,其他城市的成功经验能否被新的城市和新的用户买账,对于共享单车企业而言,依然是道难解的谜题。

  另一方面,过剩的共享单车已经把“麻烦”传导至上游企业。今年8月,包括酷骑(北京)科技有限公司(酷骑单车)、小鸣单车、南京铁拜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町町单车)在内的几家共享单车品牌先后出现用户退押金困难的问题。因单车制造而走红的天津王庆坨同样因为共享单车的洗牌而陷入“成长的烦恼”。据报道,因为悟空单车、3Vbike和町町单车三家共享单车企业的相继倒闭,王庆坨镇的一些单车工厂被拖欠货款,金额从十几万到200万都有。因为共享单车,王庆坨经历了从“满地是钱”的迷梦到“一时的买卖”的清醒。

  但另一方面,共享“其他”却仍然在前赴后继。继共享充电宝、共享雨伞、共享篮球掀起第一波热度之后,共享衣服、共享跑步仓、共享图书、共享豪车甚至共享飞机等“奇葩”项目又开始高歌猛进。他们会是继共享单车之后的明日之星?还是披着共享外衣的“伪需求”,用户和时间很快就能说明一切。

  北京晨报记者 韩元佳

+1
【纠错】 责任编辑: 陈听雨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飓风“艾尔玛”登陆美国佛罗里达
    飓风“艾尔玛”登陆美国佛罗里达
    埃及发现距今约3400年阿蒙神金匠墓
    埃及发现距今约3400年阿蒙神金匠墓
    广州:下班路上遇车祸伤者 空姐跪地抢救半小时
    广州:下班路上遇车祸伤者 空姐跪地抢救半小时
    武警山西总队首批新兵入营
    武警山西总队首批新兵入营
    
    0100300909500000000000000111000011216406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