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外卖下半场:张旭豪与王兴两个男人的战争
2017-08-25 07:15:46 来源: 新京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美团CEO王兴。新京报记者 侯少卿 摄

  饿了么CEO张旭豪。视觉中国

  饿了么收购百度外卖的靴子昨日落定。收购之后,百度外卖暂保持独立的品牌和运营体系,百度外卖包括管理层在内的人员架构保持不变。消息宣布后,饿了么CEO张旭豪发出公开信,称通过这次交易,百度集团成了饿了么的股东之一。至此,互联网外卖格局正式从原来的饿了么、美团外卖、百度外卖“三足鼎立”转变为“双雄争霸”。

  在外卖竞争领域,围绕饿了么CEO张旭豪与美团CEO王兴“相爱相杀”的故事一直未曾终止。近者,如张旭豪对王兴的“隔空喊话”;远者,如2014年王兴携美团对饿了么来势汹汹的“叫板”。

  从2009年饿了么创立,到2014年美团加入战局,再到2017年饿了么并购百度外卖,张旭豪与王兴有过“相杀”,也不乏洽谈合作的一幕。对于外卖战局的未来,两人也给出了相近的“预言”。如今,“战队”已经排定,两个男人将向着最终的霸主展开新的冲击。

  外卖半场

  曾经的“叫板”,16个月的“预言”

  “在16个月的下半场过后,外卖平台可能只剩下2家。”2016年11月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饿了么CEO张旭豪曾这样表示。

  无独有偶,在张旭豪表态前的2个多月,美团CEO王兴在亚布力论坛上给出了更激进的公开预测,外卖商战将在6-12个月内结束。

  在双方眼中,对方,或许都可能会是那个死掉的对手。

  当时,市场上传出了不乐观的声音,在美团坐拥腾讯阿里两大“巨头”资本背景下,张旭豪一度被认为是可能出局的那一方。

  “轻量级”选手,是张旭豪在美团CEO王兴面前一直保持的姿态。尽管在外卖领域,张旭豪比王兴多出4年左右的创业“资历”。

  2009年4月,张旭豪与同学一起创办“饿了么”网上餐厅,在校大学生成为他们的主要客户。在最初几年里,饿了么尝试过数次“挫败”竞争对手的感觉。直到2013年左右,美团横空出世,让张旭豪一度感到了恐惧。

  2014年初,饿了么的业务范围拓展到12个城市,每日10万订单。此时,美团外卖开始发力,以平均1.5天开拓一个城市的速度迅速扩张,摆出向饿了么“叫板”的态势。

  叫板的方式是“补贴烧钱”,你方补贴2元,我补贴3元。你补3元,我补5元,甚至是全免单。最狠的时候,饿了么一天可以烧掉一千多万元。

  在对媒体回忆起此事时,张旭豪感到了恐惧。“在烧到500万元的时候,张旭豪就感觉,好像太残酷了。这种感觉一直持续到后来饿了么获得大众点评方面的融资。”

  似乎正是与王兴的这次交锋,激起了张旭豪的斗志。公开数据显示,2014-2015年,与美团鏖战最激烈的时候,也成为饿了么的“急速扩张期”,2013年年底时,饿了么还只有200名左右员工,到了2015年,员工数已达万人。

  火拼的同时,张旭豪与王兴也曾尝试过“相爱”。

  据《中国企业家》杂志报道,张旭豪和王兴有过几次碰面,“当时我希望美团把外卖业务并给饿了么,我们来主导整个到家的服务。”两人一起探讨过多种方案,张旭豪的底线是“饿了么整个平台独立运作”。最终因“理论上存在差异”而谈崩。

  美团筹备上线外卖业务,王兴和美团外卖事业部负责人王慧文就曾主动找上门。“我和王慧文见过,当时的想法表达得不是很明确,美团要做一个新业务,大家熟悉一下,摸一摸脾气。”饿了么联合创始人兼COO康嘉说。

  资本硝烟

  阿里的“旧爱”与“新欢”

  “阿里早前就是我们的重要股东”在8月24日的公开信中,张旭豪称肯定了百度和阿里,均是具有全球影响力的互联网公司和战略投资者,并承诺给予合并后的新平台全方位支持。“这一点,让我备受鼓舞”。

  在王兴与张旭豪“相爱相杀”的背后,阿里巴巴的角色似乎十分显眼。从入股美团,到分手王兴,再到扶持饿了么,阿里贯穿了张旭豪与王兴拼杀的全过程。

  阿里巴巴公布最新财务报告显示,2017年4月,阿里巴巴和蚂蚁金服进一步增持饿了么,总投资金额为4亿美元。此次投资完成后,阿里系对饿了么的持股比例为32.94%,取代饿了么管理团队,成为最大股东。

  在阿里巴巴成为张旭豪新“靠山”之前的5-6年里,阿里巴巴一直是美团背后的“靠山”。2011年,美团拿到阿里巴巴领投的5000万美元B轮融资。但随着今年6月,美团CEO王兴公开表示,阿里可以“更有底线一点”,双方的争端已经被放大。

  究竟是王兴放弃了阿里,还是阿里抛弃了王兴,很难说清。

  2015年11月,在投资美团4年后,阿里确认退出美团。由此,围绕美团CEO王兴与股东阿里,乃至整个O2O竞争的影响,成为各界众说纷纭的话题。

  按照以往,阿里投资的公司,发展到一段时间后会被阿里“消化”成自己旗下的企业,然后创始人出局。王兴在试图打破这个惯例。

  在王兴眼里,阿里是“揉不得沙子”的霸道资方。在阿里眼中,王兴是“不听话”的投资对象。在张旭豪眼中,这样评价股东的说法则显得“格调不高”。

  今年6月,有媒体问及“与阿里巴巴糟糕的关系,会给美团带来什么影响?”王兴直言,会面临更大的竞争压力。比如外卖,阿里为了给我们制造麻烦,不惜代价扶持饿了么,他们一年花了十亿美元。

  阿里和美团之间的恩怨,似乎也在将阿里推向饿了么。

  2015年以来,“美团撕毁宣传海报,要求商家停用支付宝才能和美团继续合作”等消息不断传出,尽管美团官方一再称是个别行为,但美团和阿里的矛盾已被公开化。

  2016年1月,美团点评宣布融资33亿美元,估值达180亿美元,由腾讯、DST、挚信资本领投,名单上没有阿里。

  阿里则一边兜售所持有美团点评7%的股份,一边加码扶持新口碑。在投资饿了么之后,阿里旗下的口碑外卖将由饿了么提供运营支撑,由张旭豪负责。

  与王兴相比,张旭豪则显得“听话”许多。“控制不控制,其实在于你做得好不好,你做得不好被收购这是宿命,能被收购那还算有你一个退出渠道。”在今年6月王兴公开点评阿里后,张旭豪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

  不过,他今年2月接受《财经天下》采访时的表态,似乎暗示着他在王兴面前并没有这样“好说话”。美团与大众点评合并后,张旭豪同王兴见过数次。对于饿了么和美团外卖合并之后成立一家新公司的可能性,“如果是我们来主导这家公司,我们并不是很排斥的。但如果是对方来主导,我们是比较排斥的。”张旭豪说。

  性格迥异

  “霸道总裁”与“礼贤下士”

  如果从性格来看,张旭豪与王兴似乎是截然不同的两种人。

  “霸气”,这个词已不止一次在张旭豪的采访中出现。“我们当然是狼性(文化),激发狼性,勤于沟通一直是我们的企业价值观”。张旭豪说。

  今年6月,与王兴的“互怼”事件更加展现出张旭豪“霸气”的一面,除了直指王兴“做企业不能忘本”外,张旭豪更是将美团与饿了么直接分为“两派”,称“今天中国的互联网商业会形成两派,一派是美团跟乐视为代表的多元化的,另一派是垂直纵深的,做用户价值的,像滴滴、饿了么、携程。”

  尽管强势,张旭豪却懂得照顾伙伴情绪。在《财经天下》的报道中,每一位高管入职,张旭豪都会叫上诸多高管一起同这位新同事聊一下。他解释说:“我不想让大家认为就是我一言堂。”从携程到饿了么担任CTO的张雪峰也说,Mark(张旭豪)很强硬,但是也很民主。

  2003年创办校内网(人人网前身)开始,王兴的创业之路已走过14个年头。在他的伙伴们看来,早年王兴赢得人心之处便是“正直”与“礼贤下士”。

  “他人比较正直。这是非常重要的基础。”美团副总裁王慧文曾对媒体这样评价王兴,这甚至成为王慧文愿意从校内网追随王兴到美团的理由。至于前不久刚刚从美团离职的COO干嘉伟,则是王兴在半年内6次拜访后才拉来的。

  另外一个传说是,在美团总部,包括CEO王兴在内的高管都没有独立办公室。但有101间会议室,每间都以美团攻下的一个城市名字命名。

  这或许与王兴的“无边界”论调有关。王兴在接受《财经天下》采访时表示,互联网的典型特点就是无边界,“这个是我接触传统行业之后一个很大的感触,传统行业可能很多井水不犯河水,甚至同样做地产,你做这个省,我做那个省。但互联网企业不管你干什么,中间这个边界都非常模糊,这就是这个行业的魅力。”

  不过,王兴也曾被外界认为,因性格使然早年付出诸多创业代价。一个最明显的体现是校内网,在高度模仿Facebook的背景下,王兴的校内网迅速累积了大量用户,但过高增加的成本和对手资本实力的增强则加剧了校内网的内忧外患。这也注定了校内网最终出售给陈一舟的结局。

  新京报记者 张轶骁 实习生 蔡淑敏 彭婧如

+1
【纠错】 责任编辑: 陈听雨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黄河壶口瀑布水量大涨
    黄河壶口瀑布水量大涨
    五图话“金砖”——音乐之声
    五图话“金砖”——音乐之声
    呆萌版“龙女王”征集名字
    呆萌版“龙女王”征集名字
    济南火车站大屏幕曝光失信“老赖”
    济南火车站大屏幕曝光失信“老赖”
    
    0100300909500000000000000111000011215390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