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银行卡盗刷黑产:一天发3万木马短信月入可达十几万
2017-06-09 08:18:13 来源: 新京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某伪基站卖家所展示的伪基站产品。

  某黑产群“洗料人”在招揽生意。

  5月9日,最高人民法院通报了《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侵犯公民个人信息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这是两高首次就打击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犯罪出台司法解释。根据此次司法解释,非法获取、出售公民个人信息,情节严重者可获刑。

  “近年来,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犯罪仍处于高发态势,而且与电信网络诈骗、敲诈勒索、绑架等犯罪呈合流态势,社会危害更加严重。”最高法相关人士称。

  我们几乎每个人,都曾被推销电话、诈骗短信骚扰过。去年发生的“徐玉玉案”,即是个人信息遭侵犯导致的“恶果”。

  在此节点,新京报推出关于“个人信息泄露”的系列调查报道。我们将通过对航空、征信、银行卡等领域的调查,以期找到个人信息泄露的源头。

  直到5月23日收到电子账单,刘晓静(化名)才发现自己的信用卡被盗刷了。“我在今年2月底申请的卡,5月初激活的,但5月4日就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刷走了一笔1990元的账单,此后又有好几笔被转走。”她告诉新京报记者。

  刘晓静不知道的是,她的信用卡信息已经泄露了,泄露渠道极有可能是在登录银行网站填写信息时,遭到了虚假网站“钓鱼”。

  新京报记者调查了解到,在银行卡盗刷的黑色产业链中,1990元只能算一笔“小买卖”:从伪基站群发木马短信诱导用户点击链接,到钓鱼网站和拦截码“钓出”用户信息,再到“洗料人”通过多种通道将钱“洗白”分赃,银行卡盗刷产业链已经分出了泾渭分明的三块“业务”,每个业务上的黑产从业者各司其职,在几乎为零的成本背后,是“月入十几万”的利润诱惑。

  伪基站发诈骗短信

  一小时收费500元,包天4500

  6月6日,打开手提电脑,看着屏幕里的数字在3秒内从0跳到34,旁边的一部安卓手机发出了“滴滴”的短信提示音,小张知道,伪基站已经开始正常运作了。

  屏幕上的数字显示的是他手中设备向外发送出的短信数量,每一个数字的跳动都意味着附近有人接收到了他发出的信息。

  “并不是每个人都会看这条短信,”小张说,“但总有人会看,也有人会点击里面的链接。”

  当天,小张发出的信息是“工商银行积分兑换活动开始,尊敬的用户,您可用积分4678分,兑换467.8元,点击官网链接兑换,”短信中还附有一个开头为95588的网站链接。

  与正常的银行提示不同的是,里面的链接指向的并非工行官网,而是一个钓鱼网站,只要进入这个网站并下载所谓的安全控件,点击人的银行卡信息就会泄露出去。

  也许,1000个人中只有100个人会去看这条信息,100个人里只有10个人会点击链接,但对小张来说,只要有10个人点击,就够了。

  因为小张一天平均可以发出的信息数量,是三万条。

  一位互联网黑产从业者表示,伪基站是银行卡盗刷产业链的上游,“伪基站,顾名思义,是可以伪装成运营商基站的设备。它一般由主机和笔记本电脑、短信群发器、短信发信机等相关设备组成,可以搜取以其为中心、一定半径范围内的手机卡信息,并任意冒用他人手机号码强行向用户手机发送编辑好的信息,伪装成10086、四大行客服都可以。”

  小张在接到发“黑料”的业务时都显得很谨慎。

  “你要发的内容是黑的还是白的?黑的要多收费。”6月6日,小张这样询问前来咨询“业务”的记者。

  上述互联网黑产从业者透露,所谓“黑”就是发送含有诈骗内容的短信,而“白”则是商户促销等信息。在收到“发送黑料”的回复后,小张表示,一小时收费500元。“一般的老板都包天,从上午九点半发到晚上八点半,一天收费4500。”若按此计算,小张一个月可以获得十三万多的收入。

  6月4日,新京报记者曾联系到几家卖伪基站的“科技公司”,公司老板称,基站有车载式,也有背包式,一台基站视功率、大小不同价格也不同,在6000元至1万元间浮动,“价格不算贵,而且只要你找到了好老板,一天就可以回本。”

  小张的设备属于“车载式”,他说,只要把设备放在车里,然后去人流密集的地方把设备打开兜圈子就行。“有时会遇到警车,只要机灵点,及时把设备关掉就可以了。”

  但现在伪基站越来越容易被检测出来。2016年4月,360公司在首都网络安全日展会上曾展示了伪基站追踪系统,北京地图上显示出了许多黄点和红点,从图中可以看到东城区和朝阳区的“点”最多,据介绍,这些都是伪基站活动的痕迹。

  一家贩卖伪基站设备的“科技公司”在广告上赫然显示,目前已经推出了可以过杀毒软件、智能手机甚至包含“安全自毁系统”的新型伪基站。

  “我们针对伪基站其实一直在升级防范类的软件,但是有时我们研制了一款软件出来,就发现伪基站已经更新了好几代了。”一家安全防护科技公司的研究人员说。

  木马拦截用户短信

  钓鱼网站1000元“租”一个月

  当小张通过伪基站将短信轰炸式发送到手机用户手中时,不知情点击短信链接的用户就会掉入小张的“雇主”们精心设计的骗局中。

  资深黑客“惊云”(化名)就是小张的雇主之一。6月2日,新京报记者联系到了“惊云”。在黑客圈混了四五年,“惊云”精通源代码编写和网站搭建,但他最主要的业务却是开发钓鱼网站。

  在“惊云”演示的一款“工商银行钓鱼搭配拦截码演示”视频中,他制作了一个域名为“95588”的网站,网站界面几乎和工商银行官网一模一样。

  谈到做网站的价码,“惊云”说:“搭建钓鱼网站1000元一个月,手机短信拦截码500一个月,手机感染软件周租带链接整套1200一周。”

  “域名是可以自己编写的,把95588、95555这种银行客服电话写进去是很容易的,只不过后缀不能是.com,只能用别的。”他说,“我们只要在这个网站里加上‘积分兑换’之类的内容,诱导‘鱼’来填写账户密码就好了。”

  “惊云”所说的“鱼”,指的就是受骗填写自己银行卡信息的手机用户。

  在“惊云”的演示中,当他在钓鱼网站点击“积分兑换”选项时,会出现要求填写用户身份证、手机号、银行卡账户和密码的选项,填写完后,这些信息都会发到“惊云”的另一个软件后台。“这样,‘鱼’就上钩了。”

  用户填写完这些信息后,钓鱼网站还会以“需要安装安全控件”为名诱导用户安装手机木马。“不管‘鱼’填写安装还是不安装,手机木马都会自动开始安装,这样我们就可以把短信拦截木马植入到用户手机中。”“惊云”说。

  在银行卡盗刷黑市里,用户的身份证、手机号、银行卡账户和密码被称为“四大件”,被植入了手机短信拦截木马的用户,黑客可以轻易拦截用户的手机信息,接收手机验证码,被称为“拦截料”。在不少从事地下交易的QQ群里,“拦截料”往往被明码标价出售。

  “惊云”本身既向人出售钓鱼网站,自己也通过钓鱼网站获取他人的银行卡信息,并转手出售“拦截料”赚钱。

  乌云网的白帽子黑客曾经就钓鱼网站发布报告,称钓鱼网站程序其实都很简单,重点是在界面的装修上,比如做成银行或运营商的样子。“这个链条中有专门的售卖团队,一套程序价格是几百块左右。提供程序的技术团队会给洗钱师保证一系列的技术服务,包括VPS服务器设置,网站建设甚至简单的系统安全防护”。

  乌云网报告指出,为骗人而生的钓鱼网站本身也需要“系统安全防护”的原因是因为,钓鱼网站程序几乎全部存在“后门”,而如果有其他黑客通过这个“后门”同样获取了“鱼”的银行卡信息,就有可能把“拦截料”取走。很多钓鱼网站主人一天给伪基站“信使”发一万左右的工资,但取回来的“鱼”被别人盗走提前“洗”了,导致收益入不敷出。现在不少黑产从业者也在努力学习ASP程序的“后门”清理技术。

  6月2日,中国银行业协会银行卡专业委员会发布了《中国银行卡产业发展蓝皮书(2017)》。报告称,通过攻击手机移动端,以欺诈手段盗取银行卡的风险明显提高。据公安部对部分省市的统计,涉及网络的银行卡犯罪案件,近年的年增长速度达到40%以上。

  多种通道“洗料”

  “洗料人”与“料主”六四分成

  在黑市中,银行卡信息被统称为“料”。其中,有验证码的“料”被称为“拦截料”,从博彩网站以黑客技术“拖库”出来的“料”叫做“菠菜料”,而通过POS机或者直接在ATM机上安装盗窃软件取得的料叫做“轨道料”。

  不管从哪种途径“出料”,最后都需要借助一些“通道”把银行卡中的钱盗刷出来,这被称作“洗料”。

  不管是伪基站也好,钓鱼网站也好,都是窃取用户银行卡信息的手段,但把银行卡中的钱“安全”提取出来,往往需要借助专业“洗料人”所掌握的“通道”。

  “惊云”直言,最为“传统”的洗料通道是直接取现,这类“洗料人”被称为“取手团队”,具体手法是通过技术直接复制一张与银行卡原持有人一模一样的银行卡出来,然后找人直接去ATM机取款。“这些人总是最先被抓的,我曾经跟一个取手团队合作过,后来觉得太危险了就叫他们删除了我的联系方式。”

  “现在,做通道的人都是金融行业从业者比较多,或者是熟悉金融行业的人士。因为从金融系统或者第三方支付平台上将钱‘划走’比较安全,风险也比较小。”“惊云”说。

  6月8日,新京报记者以出料为名联系到一QQ名为“诚信为本”的专业“洗料人”。据他介绍,这一行的“行规”基本是开钓鱼网站的“料主”把出的“料”先提供给洗料人,洗料人通过自己的通道将银行卡里的钱提取出来,所获款项再与“料主”按一定比例分成,一般是隔天回款。

  “诚信为本”表示他走的是“银行通道”,和“料主”按6:4分成。“我6你4,如果做得久了,老客户我们可以按照5:5分成。”他向新京报记者出示了一个显示时间为6月7日的招商银行的电子回单,“我们可以出四大行以及招行、浦发的储蓄卡,宗旨是一条料出到底,绝不跑单。”

  但实际上,“料主”与“洗料人”之间常常发生“黑吃黑”,“料主”给了“洗料人”钱之后,“洗料人”独吞利润的案例也不鲜见。

  6月8日,在一个从事黑料交易的QQ群中,一位“料主”与“洗料人”就发生了争执。“料主”称已把“料”发给了洗料人,但“洗料人”隔了三天都没回款。“洗料人”则喊冤称“钱还在,我根本没有洗这个料”。

  “实际上,任何拥有手机短信权限,能通过银行卡卡号和密码进行转账操作的平台,都可以作为‘洗料’的通道,不同的是安全与否。”一位了解互联网黑产的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

  该人士介绍,目前流行的“通道”包括开通快捷支付的各类网上银行系统,以及游戏币、卡盟话费或者其他第三方平台。

  新京报记者查阅多份“信用卡诈骗”相关判决书后发现,在获得“料主”提供的银行卡信息后,“洗料人”可以利用上述信息骗取银行客服的信任,修改或增加被害人信用卡所绑定的手机号码,或者直接拦截被害人的手机短信。而“洗料人”在法院当庭供述的洗料“通道”包括支付宝、微信、易付宝、“去哪儿网”账户、“携程网”账户、电子加油卡账户等第三方支付平台。

  难题:

  “盗刷很难判断泄露环节在哪里”

  5月9日,最高人民法院与最高人民检察院联合发布《关于办理侵犯公民个人信息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解释》明确,非法获取、出售或者提供公民个人信息违法所得五千元以上,即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一规定的“情节严重”,可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360手机卫士安全专家葛健向新京报记者表示,2017年第一季度,360手机卫士拦截的垃圾短信中,有1100万条伪基站短信,占垃圾短信拦截总量的0.5%。一季度,360互联网安全中心共截获安卓平台新增恶意程序样本222.8万个,隐私窃取类木马占比7.9%。

  葛健称,360提供的数据显示,2017年第一季度,伪基站短信在所有垃圾短信中的比例,相较于2016年第一季度(6.6%)、2016年全年(4%)有了明显下降。这说明通过公安机关、电信运营商、安全厂商等相关政府、企业联合打击治理后,伪基站短信得到了有效的治理。

  21CN聚投诉在3月发布的银行卡盗刷大数据显示,2016年度,银行卡盗刷全网公开的投诉量共7095次,累计造成客户经济损失1.83亿元。2016年工商银行全年盗刷投诉量1923次,成为盗刷投诉第一大户,占总投诉量的25.6%,涉案金额3874.8万元。

  北京盈科律师事务所方超强律师表示,一般用户银行卡信息泄露后遭到盗刷,很难判断泄露环节在哪里。但银行卡在盗刷时总会有IP地址显示,银行卡持有人只要证明银行卡被盗刷时的IP地址和本人当时所在地址不一致,就可以证明这单交易非本人操作,从而获得银行理赔。

  “在实际维权过程中,如果银行卡持有人举证证明银行卡确实遭到盗刷,且过错是银行方面的漏洞,是可以获得银行赔偿的。不过在钓鱼网站泄露信息被盗刷的情况并不属于银行本身存在漏洞,只能说骗术过于高明,在这样的情况下,银行不需承担责任。”方超强表示。

  6月8日,新京报记者拨打工商银行及招商银行客服咨询银行卡被盗刷之后可如何处理,工行客服回复称,如果用户账户遭到盗刷,可以立即申请拒付以避免更大损失;如果上了账户安全险,遭到盗刷后可以获取一定数额的赔偿,但并不能保证被盗刷走的钱一定能被追回来。招行则回复称具体处理情况需要根据盗刷者是境内境外盗刷以及线上还是线下盗刷来具体分析。

  2016年,新京报曾经报道,受害者许先生在回复一条短信后,银行卡、支付宝、百度钱包内资金被盗走的情况。网络安全专家当时分析,这是一则利用“个人信息+USIM卡+改号软件发送诈骗短信”盗取资金的案件,在实施诈骗之前,骗子掌握了大量受害者的个人信息,包括姓名、手机号、身份证号、网银账户和密码,银行预留的验证手机号。不法分子获取个人信息主要的途径包括无良商家盗卖、网站数据窃取、木马病毒攻击、钓鱼网站诈骗、二手手机泄密和新型黑客技术窃取等。

  第三方支付平台易联支付也遭遇过用户银行卡通过其平台被盗刷的情况。

  5月4日,有用户反映自己银行卡上的500块钱被他人通过易联支付进入苹果账号充值“取走”。

  易联支付相关负责人向新京报记者表示,该用户的银行卡在被盗刷过程中,均是在填写了正确的银行卡开户信息以及个人身份信息后,输入了正确的银行卡取款密码,易联支付通过银联及发卡行对支付信息进行校验后才成功扣款。“我们以此可以判断在银行卡被盗刷前,犯罪分子已经掌握了所有支付信息,包含银行卡取款密码。”

  上述负责人表示,易联支付有“先行赔付”机制。“我们在收到该用户的投诉后,已第一时间联系商家冻结交易,并在投诉后的第1个工作日安排了退款。”

  方超强表示,第三方平台属于支付的渠道和工具,在刷卡环节不认人,只和密钥比对,因此在银行卡盗刷事件中,第三方平台本身并不需要承担责任。

  新京报记者 罗亦丹 陈鹏

+1
【纠错】 责任编辑: 冉晓宁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上海:变电站里来了机器人“同事”
    上海:变电站里来了机器人“同事”
    中国海洋探索走向纵深
    中国海洋探索走向纵深
    全国部分地区2017年高考结束
    全国部分地区2017年高考结束
    骑马巡逻守边关
    骑马巡逻守边关
    
    0100300909500000000000000111012011211127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