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在VC升级的大时代“围猎”独角兽
2017-04-20 07:39:51 来源: 新京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创世伙伴资本创始合伙人周炜 受访者供图

  创世伙伴资本的三位合伙人合影,从左至右分别为唐欣、周炜、梁宇。 受访者供图

  在凯鹏华盈(简称KPCB)中国基金十年后,周炜选择了离开。

  新办公室选在了望京,楼下纵横交错的每条街道都在城建,带着一种蛮横的生机,和凯鹏华盈的常驻地国贸大相径庭。

  “这才是创业,国贸太高太远”,周炜如释重负。

  周炜曾站得很高。KPCB,作为美国传奇老牌基金,成绩单上躺着亚马逊、Twitter、Uber等巨头。在进入中国后,周炜也留下了相当漂亮的成绩单,投资项目中包括了京东、秒拍、融360和喜马拉雅等明星公司。

  但十年后,周炜却越来越惴惴不安:中国本土创业者在崛起,技术升级的拐点已经到来,而要在中国继续捕捉独角兽,风投行业和自己都迫切需要一次升级。

  跳出来,创立创世伙伴资本,是周炜的新答案。

  并不完美的时机

  2016年底,一个中学同窗问了周炜一个深夜问题,为什么上学时记忆特别多,日子过得很慢,工作以后,日子却“唰”地一下就到了今天?

  2016年,周炜进入凯鹏华盈的第十个年头即将到来。在这期间,周炜所在的这家老牌美元基金斩获了京东、喜马拉雅和秒拍等项目,但他觉得工作变得越来越重复。

  “年轻时,世界都是新的,工作却是每天重复,像一个硬盘,合并同类项后,生活被压缩了”,周炜萌生了跳出循环的冲动。

  十年,在周炜的人生中,似乎是一个神奇的变动律。

  1994年,周炜从大三开始就一直在参与创业,直到2005年,他决定卖掉自己的公司,去沃顿商学院读MBA,这是第一个十年;2007年,周炜加入世界顶级风投KPCB(凯鹏华盈),并参与创建了凯鹏华盈中国基金,一干又是十年。

  十年就要自我改变,周炜觉得,有点命中注定的味道。

  但这似乎并非完美时机。知道周炜要“出来”时,华盖医疗基金董事总经理“肖恩”(真名施国敏)曾觉得,这并不是资本市场最好的时候,甚至有些严峻。

  近几年虽然有很多“少壮派”投资人出来创立新基金,但是周炜这种掌门人级别的却很少,并且,经历了一轮资本寒冬之后,移动互联网的红利在逐渐消失,下一个机会在哪里,几乎所有人都在摸索。

  周炜喜欢这样反问质疑的人:你们了解摩羯座吗?摩羯座,想清楚了就一定会去做。

  他说,这不是一个完美的时机,但世界上没有完美的时机,只有适合自己的时间点。

  裂变的VC和中国的崛起

  没想到,最开始的挑战,居然是取名。

  周炜把基金名字按类型分了分,无论是动物类还是植物类,“好名字都被人取完了”。

  取名难背后,是中国风投市场的怪现状。根据中国基金业协会的数据,目前中国注册的私募基金已超过10000家。在市场上,新的玩家在入局,而BAT巨头的战略投资部也虎视眈眈。

  周炜却注意到了新的变化,人民币基金的LP,正变得越来越像美元基金,潜台词是,“更耐心更成熟”。

  根据基金规模和产业规律的差异,人民币基金的存续期一般是7年(投资期5年+退出期2年,or投资期4年+退出期3年)或者9年(7+2或者6+3),但存续期十年以上的基金很少;而美元基金的LP和GP都更有耐心,基金存续期一般多以“10+2”起步。

  2009年到2012年之间,人民币基金的投资,基本上集中在Pre-IPO项目上。肖恩说,比起美元基金更关注GP团队的背景和能力,很多人民币基金的LP则更关注基金是否储备了足够多的优秀项目以及能否锁定这些项目,“早些年的LP,以为自己什么都能做。”

  得益于中国经济过去三十年的一路向上,很多投资一年赚30%很常见,周炜形容,就像“弯腰就能捡到金子”。但从2010年开始,中国经济增速放缓。当中国不再是遍地黄金时,投资者开始考虑多样化的资产配置,对于人民币LP而言,仅仅追求短平快的投资不再是最佳策略,一部分钱需要做长线投资。

  周炜发现,中国的LP开始有所变化,越来越多的人民币LP开始到国外去学经验,甚至还请了国外知名机构的创始人来帮忙指导、管理资金。2015年,鼎晖投资董事长吴尚志就曾表示,下一年,美元基金和人民币基金有合并趋势。人民币LP和美元LP也在变得越来越像。

  吴尚志口中的“下一年”,正是被周炜称为时间节点的2016年。

  近几年来,中国本土的创业大军异常凶猛,在共享经济、O2O、直播、科技金融等多个领域都涌现出了领先世界的巨头公司,在海外市场也所向披靡,迅速抢占了东南亚市场和欧美市场。

  此时,美元基金喜欢对标美国市场的投资模式显得滞后,决策流程上也难以适应中国创业圈的快节奏,经常一个项目过会还没完成,竞争对手已经融完了好几轮。如肖恩所言,从长期来看,在全球市场上,本土基金都会更有优势。

  人民币基金加入美元风格,用一只融合升级的基金发现一些更本土的强大公司,这是周炜所认为的合适时机。

  事实似乎也在证明他的判断。当周炜决定要出来募集一只十年的长期基金时,没想到三个月就募集了15亿,严重超募。

  不能让经验成为包袱

  就在新基金即将宣布的前几天,周炜带着老婆和儿子一起逛超市。在超市外,看到了最近正红的迷你KTV,周炜立刻不陪老婆逛街了,带儿子去体验了几十分钟的迷你KTV。结果让他惊喜又疑惑,半小时六十块钱的收费和门口排队的人群,结合微信体系的流畅体验,让他意识到了理解本土文化的重要性。

  “外国人是理解不了的,为什么会有一群人在商场的小隔间里唱歌?他们无法理解这种项目”,周炜意识到,自己在美元基金的经验有时候成为了包袱,“我不能让经验束缚自己,要保持好奇心”。

  2016年底,周炜正式辞去凯鹏华盈中国主管合伙人一职,带领原TMT投资团队创立新基金,一切重新开始。

  团队想了不少名字,最终周炜拍板定为“创世伙伴”。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个略显太长的名字是周炜的理想,你们创造新世界,我们耐心陪伴。

  采访被安排在了一下科技创始人韩坤的办公室,和我们聊了一个小时后,周炜去隔壁办公室参加了一下科技的董事会,一杯咖啡的工夫,周炜已经回来了,“刚才董事会上做了几个决定”。

  和外界评价一致,周炜是一个“安静”的投资人,抓住焦点,不说废话。

  聚焦,是周炜和新基金的风格。

  十年投资生涯,从周炜投资的项目清单来看,京东、宜信、喜马拉雅、秒拍、融360……在TMT领域,他投得并不算多,几十家被投企业中却有30%的项目成长为了独角兽。

  据其团队成员回忆,很少见周炜发火,如果有什么事能惹他生气,八成都是因为一个关键词,他认为团队近期的工作“不聚焦”。

  刘强东曾回忆,在京东的董事会上,前50分钟,周炜总是一言不发,用心倾听,最后十分钟,他则会点出几个关键点,“不指手画脚干扰创业者,能看到关键之处”。

  目前市场上的基金有超过一万家,但周炜认为做得好无外乎两种形式,一种是“大而不倒”的,类似红杉中国、高瓴资本、IDG资本等,另外一种则是专注于某些领域的基金。

  创世伙伴资本只专注于TMT领域的投资,这和周炜的“聚焦”一脉相承。

  “专了才能懂。”周炜的目标是三年内让创世伙伴资本在行业内打出一点名声,希望TMT领域的创业者在找风投时,能在前三个想到他们的名字。

  “围猎”中国独角兽

  周炜学的是物理电子学专业,也是重度科幻迷,认可物理学的一个基本规律:最本质的东西最简洁,“任何事情都有规律可循,关键是我们如何忽略掉干扰性因素,找到本质。”

  反思过去的投资,周炜发现其实早期公司成功与否的决定要素最多只有三个,“能找到这三个要素,你就是牛人,投资人没有必要纠结于无意义的细节。”

  以互联网和电商为例,周炜分析称,现在大家都知道互联网的本质是流量,电商的本质是“有效的零售、运营加便宜流量”,但十年前却没人能总结出来,“当年那么多本不该被投的公司被投资了,就是因为投资人没有找到关键点。”

  创世伙伴资本基本都是凯鹏华盈TMT团队原班人马,人不算多,要像红杉一样去铺赛道不太够,周炜将自己过去的投资经验总结为“围猎”打法:先确定近期投资方向,然后团队全体出动去研究该行业,找到值得投资的关键节点,然后再去围猎这些节点上的顶尖公司。

  围猎打法解决了两个问题,一是保证了项目覆盖率,在某一段时间内,当全体出动去扫一个领域时,很少出现优秀项目没有接触到的情况;二是增强了团队投资的决策效率,因为每个人都做过深入研究,讨论可直指核心。

  这套围猎打法,周炜说,和成吉思汗的用兵有几分相似,闲时游牧,战时全民皆兵,哪里水草茂盛就提前赶到那儿去,吃饱了就再换下一个草场,吃过的草场就是自己的领土,继续培育。

  创世伙伴资本团队脱胎于老牌美元基金凯鹏华盈,延续美元基金一贯的价值投资标准自不必提,周炜还想在这只基金上加点人民币基金的本土速度。尤其是对于信奉“围猎”打法的基金而言,速度至关重要,在周炜眼中,一个细分的投资主题,在A轮最多只有3-6个月的窗口期,以出行为例,6个月后进入就晚了,“我们曾预测出行领域会竞争3-5年,但结果一年半就结束了。”

  其实,往往在确定值得投资的关键节点时,周炜心中已经有了一张项目蓝图,剩下的就是去找和自己蓝图相匹配的公司。用这个方法,周炜过去在A轮就捕捉到了喜马拉雅、秒拍、融360等多只未来的独角兽。

  VC前方不一定都是春天

  在凯鹏华盈时,周炜发现,每次在外面演讲或者参加论坛后,都有很多人来找他换名片,最近几年,他发现,其中很多人都是VC机构的创始人。

  周炜很好奇,都是做VC的,为什么要来找他换名片,而不是去找创业者换名片?

  出来做新基金后,周炜明白了这种焦虑,在VC爆发式增长的年代,他也会担心新基金没人知道。

  作为合伙人的梁宇和唐欣自然也压力不小,梁宇认为,新基金团队成员过去的成绩仅仅是过去的证明和对未来的背书,而被创业者信任的根源来自现在,“需要我们对自身的高要求来进行核心支撑。”

  更大的焦虑,源于VC裂变导致的不确定未来。

  创业者在融资时,常会被投资人问一个问题:如果BAT也做你这个事,你怎么办?

  如今,周炜常拿这个问题来反问自己。

  这种担忧并非无迹可寻,日本、韩国的投资行业曾经都很兴盛,现在却是财阀当道,中小VC的机会越来越少。

  在周炜看来,VC并不是一个会永久存在的行业,现在真正能将VC称为一个行业的也只有两个半国家:中国和美国,和半个以色列。“不要认为风险投资是一个放之四海皆准,放之时代皆准的产品,中国的VC不主动升级,说不定就会沉寂下去。”

  周炜对于中国互联网巨头的无限制扩张也很担忧,“互联网巨头的投资部表现很凶悍,创业者‘抱干爹大腿’已经成为必然行为。”

  “就像富二代、官二代一样,有资源、有背景,关键是人家还很努力”,周炜开玩笑说。

  在2016年,周炜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就曾表示自己最恐惧投资圈的劣币驱逐良币,“大家都快进快出,真正花时间在附加价值上的基金少之又少。”

  而据肖恩观察,当前的投资圈里还潜伏着众多“搅局者”和“二道贩子”。搅局者看到知名基金给了TS(投资意向书)后,通过给更高估值或连蒙带骗的方式去抢案子,二道贩子本身能力不足,就纷纷当起了中介,有些项目从投资人到项目方甚至是“朋友的朋友的朋友的关系”。

  在肖恩看来,VC的洗牌是一种必然。

  肖恩判断,在中国的VC市场,未来会有两个趋势:一是基金会越来越专业,就算是大型基金,内部也会分化出多只垂直基金,小基金更是如此;二是双币基金会成为未来主流,投资更加灵活。

  今年3月,北极光创投创始人邓锋也公开表示,未来一线VC在中国投资必须有双币基金。

  这都与周炜创立创世伙伴资本的初衷不谋而合。在新基金的规划中,他坚持双币基金的方向,“有的项目适合国内市场,有的适合和美元市场,如果只有单一币种,很容易错过一些优秀公司。”

  “资本市场的拐点刚刚来临,在这种关键点,VC要和创业者打好配合”,周炜说,创业者或许已经快要度过资本寒冬的危险期,极有可能会迎来第三个春天,但VC能不能跟上步伐,也随之进入春天还是未知数。而创世伙伴基金,正是他给自己、给资本市场的一次回应。

  新京报记者 王鹏 胡涵

+1
【纠错】 责任编辑: 陈听雨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江苏盱眙:小龙虾抢“鲜”上市
    江苏盱眙:小龙虾抢“鲜”上市
    2017上海国际车展拉开帷幕
    2017上海国际车展拉开帷幕
    埃及发现贵族大墓 出土多具木乃伊
    埃及发现贵族大墓 出土多具木乃伊
    中越海警举行2017年首次北部湾共同渔区海上联合检查
    中越海警举行2017年首次北部湾共同渔区海上联合检查
    01003009095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8404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