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O2O:烧钱之后青春仍在?
2017-02-14 08:34:02 来源: 中国青年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今年27岁的王路在朋友眼中是十分会精打细算的人。

  从读本科开始,他便熟练地使用各种不同的软件“薅羊毛”。同一个餐厅在不同团购平台价格不同,一定挑最便宜的那个;不同外卖平台活动日不同,周一订这家、周三订那家;他还幸运地赶上了打车平台补贴大战,享受到了好几天一块钱打车去实习公司的待遇。

  工作之后,王路发现,“薅羊毛”的机会更多了——层出不穷的创业公司,让他生活的大部分琐事都可以通过手机找到相应的O2O软件解决。更让人开心的是,这些软件几乎都会为新用户提供优惠券、试用机会等。从上门取衣服干洗到送咖啡到家,应有尽有。王路的生活质量得到了“极大的提高”。

  然而,进入2017年,王路的优惠券和低价试用机会可能越来越少了。2016年被称为O2O企业活得最艰难的一年,它们大批死亡,而留下的企业往往战局已定,已经超越了吸引流量的阶段,进入流量收割期。

  行业风口不再

  数据显示,中国生活服务O2O市场快速增长,于2016年达到7291亿的交易规模。然而,这并不能掩盖此领域的阴霾。人们的视线多被“2016中国新增O2O创业公司倒闭名单”所吸引。

  艾媒咨询发布的《2016-2017中国O2O市场发展状况研究报告》下方长长的名单中,不同创业公司的“死因”被一条条列出——生鲜电商天天果园在D轮融资过程中因企业亏损巨大倒闭、短距离配送服务“最鲜到”A轮融资失败倒闭、电商平台神奇百货因公司管理不善倒闭、租房交易平台快有家因老板跑路倒闭……

  实际上,烧钱现象严重、用户习惯尚未形成、融资难度大、巨头垄断、同质化竞争激烈被公认为是2014~2015年本地生活服务O2O创业企业死亡的最重要原因。

  “我认为这是一种泡沫,做的人太多了,而且市场也不需要那么多人。比方说洗车,就像百团大战一样。”DCCI互联网研究院院长刘兴亮说。

  长期关注互联网升级的亿欧创始人黄渊普则认为这和大环境有关。他说,经济大环境不太好,不光是互联网企业,实体行业也有不少受挫。以前是资本环境导致O2O企业死亡率高,现在这个比例略有上升。

  补贴出来的是伪需求?

  从2009年4月饿了么上线以来,外卖O2O便揭开了战争的大幕。2014年至今,BAT(阿里、腾讯、百度)加大了投入力度,美团点评、口碑、百度和饿了么四大平台已经形成。从线上补贴到线下推广,战争到现在似乎还没有完全停止。

  依靠补贴争夺用户,似乎成为不少O2O企业的制胜“法宝”。对于一些企业来说,这甚至是唯一的“法宝”。2016年O2O企业倒闭潮后,业界一种观点认为,这是由于这些企业用烧钱创造的伪需求在资本寒冬中被打回原形,伪需求不再是需求,因此倒闭是自然结果。

  闪送市场总监杜尚骉就持这种观点。他认为,一些企业做的是伪市场,这种需求不存在,是人为创造出来的。

  然而,黄渊普并不认同伪需求的说法。他说,这些补贴成本,是市场教育成本。“你不烧那么多钱大家是不知道你这个品牌的。”黄渊普说,不烧钱,需求可能也不少,但是如果没有让市场达到理想化的状态,效率是很低的。向用户收费的时候,用户可能就不愿意了。

  刘兴亮偏向于折中:不排除有伪需求的可能,但是伪需求还是占少数,否则也不会有O2O企业的发展。他认为,成熟领域的O2O企业已经结束了烧钱阶段,但还有一些新型的O2O企业,仍然处于烧钱补贴的阶段。

  刘兴亮还指出,接下来不能被称为用户收割期,这是由于不同城市、不同领域发展程度各异。“像很多领域已经成熟了,比如打车和外卖,用户已经收割完了。但在很多新兴领域还是不同的,是参差不齐的,有差异的”。

  机遇在下沉中

  赵诚自称来自“祖国八线小城市”。在北京工作的他,过年回到老家县城,惊喜地发现,常吃的一家小吃,竟然可以在饿了么点餐了。

  艾瑞咨询发布的《2016年中国O2O行业发展报告》显示,一线城市O2O消费将由增量向提质转变,二三线城市将进入快速扩大增量发展阶段。二线城市O2O用户在社交和互动分享方面具有强烈意愿,三线城市O2O用户热衷于使用社交平台、视频网站和娱乐网站等,将是促进O2O需求转化的良好平台。

  刘兴亮说,在一线城市,很多服务都已经很成熟了,所以一些企业从一线城市向二三线城市渗透。像外卖,已经延伸到四五线城市了,潜力是很大的。

  黄渊普提醒,虽然中国是个大市场,有很大的潜力,但在二三线城市发展并不容易。“越打到下面越不容易,因为下面都是关系型经济,不是互联网可以分到的”。

  体验是第一位的

  王路是O2O重度用户。从让人上门取衣服干洗的“E袋洗”,到上门换手机电池的“哈喽维修”,从周末租车到使用同城快送业务,O2O给他的生活带来了很多便利。他说,自己刚工作不久,离实现财务自由还有很远的距离,但是即便这样,他选择O2O服务的时候,也不会将价格放在首要位置。

  “我使用O2O服务就是为了节省时间,所以谁能给我节省更多的时间,我就选择谁。”王路说,平时工作忙,而且在北京,要修鞋、干洗衣服、换电池等,无法再像老家城市那样出门就能找到,所以他和朋友都会互相分享,哪个服务更好,就会成为他们选择的对象。

  刘兴亮说,对于O2O企业来说,价格优势固然重要,但并非最主要的因素。“我经常使用上门洗车,就是看做得够不够仔细。洗车价格差的十几二十块钱大家也不敏感,最重要的还是用户体验”。

  Trustdata发布的《2016年本地生活服务O2O白皮书》显示,商家服务的趋势是:流量服务最重要,效率服务日趋重要。生活服务商家的痛点从最早的获取客流、增加订单的流量服务,逐步演变到提高客流转化率、店铺满意度和忠诚度的效率服务。

  黄渊普认为,上门服务类能否迎来风口,还要看具体的服务项目。例如上门洗脚按摩“都死得差不多了”,将来的趋势是消费升级,“小需求,高端需求,总体来说是按照高端需求服务的”。

  针对将教育视为O2O新机遇的观点,黄渊普认为,教育在中国会得到普遍而长期的重视,但由于地域不同,家长和学生的需求有很大差别,因此教育类O2O企业不太会产生巨头公司,正如线下教育企业都比较分散,有地域性特点。

+1
【纠错】 责任编辑: 廖威
新闻评论
    雨中梅
    雨中梅
    城管统一制式服装亮相 年底前全国完成换装
    城管统一制式服装亮相 年底前全国完成换装
    直击新疆北部边防官兵雪原反恐演练
    直击新疆北部边防官兵雪原反恐演练
    美“风暴猎人”追拍极端天气
    美“风暴猎人”追拍极端天气
    01003009095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4610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