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首页时政国际财经高层理论论坛思客信息化房产军事港澳台湾 图片视频娱乐时尚 体育 汽车科技食品
2017年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军人是一种特殊的职业,军旅艺术家是军旅精神食粮的原创者,也是观众最钟爱的明星,他们以挺拔的身姿,撑起了中国艺坛的半壁江山。
精彩观点
1
陈小涛

艺术传递正能量 歌颂中国好军人

艺术传递正能量 歌颂中国好军人
艺术传递正能量 歌颂中国好军人
主持人:今年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空政文工团今年计划推出哪些演出和剧目?
陈小涛:今年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这是一个特殊的日子,是特别值得纪念的日子。大家都知道中国人民解放军肩扛民族责任,心系祖国安宁,用他们对党对人民无限忠诚,为中华民族的解放事业,为我们的祖国,为我们的民族做出不可磨灭的贡献。建军90周年是一个大庆,空政文工团包括我们总部和各大部队的文工团体都有一些非常好的合作和纪念性的节目,现在正在创作和筹备中,肯定还会有综合的歌舞晚会,讲好我们空军故事的晚会;同时可能也会有一些非常经典的剧目,包括红色的剧目,具体名称暂时还是保密,现在才开春,大家都在布局、研讨。
主持人:现在一直倡导艺术家走到人民中去、走到基层中去,众多部队文艺工作者也深入一线为官兵和老百姓带来很多接地气的作品。相较于其他文艺工作者,部队文艺工作者有什么特殊使命和责任呢?
陈小涛:我们共和国军人有崇高的理想和信念,有光荣的血性和担当,部队文艺工作者就是要服务于人民,服务于军队,服务于战士,服务于国家和民族。为了中华民族的事业,我们军人要保家卫国,保护一方平安。我记得阎肃老师有一首《天职》的歌写得很好,他是这样写的:“哪有那许多相思眼泪,那有那许多离别柔肠,当我们勇敢的冲向战场,眼睛里喷涌的是雷、是血、是钢,军人的步伐走向胜利,军人的抱负天下兴亡,军人的天职是保卫国防。”他们为了保卫我们祖国,用理想、用血性诠释军人的职责。我们作为文工团员,作为部队文艺工作者,就要用我们特有的艺术形式传递正能量,歌颂中国军人血性、理想、一种从军报国的胆识,这就是我们部队文艺工作者的神圣职责。同时,艺术来源于生活,同时也回报于人民,我们要海纳百川地吸纳更多对我们有益的东西,尤其是战士在训练中、在保家卫国时吸取他们的力量,获取我们创作所需要的情感依据。通过我们的歌声,通过我们的表演,通过我们的追求去诠释军人的血性。
2
陈小涛

肩扛民族责任 心系部队官兵

肩扛民族责任 心系部队官兵
肩扛民族责任 心系部队官兵
主持人:部队最吸引您的是什么?您这么多年军旅生活有怎样的感悟?
陈小涛:我17岁就入伍,来到空政歌剧团,大家都知道那个时候红色歌剧《江姐》享誉全球,在中国家喻户晓,我当时觉得能够进入空政文工团歌剧训练班,能够受到专业的歌剧训练,对我一生影响是非常大的。我是从巴蜀大地四川南充走出,南充是老革命根据地。
我从小就耳濡目染,是嘉陵江水滋润了我的歌喉,红军文化和三国文化滋养了我,四川的父老乡亲给了我一种力量。同时,又是空军给我放飞的翅膀,在部队这个大熔炉里锻炼了我,锤炼了我的意志和品质。使我在革命军营里面成长。
大家都知道空政文工团有歌剧《江姐》,江姐也是四川人、也是中华民族的优秀儿女,她身上那种为了中华民族不怕牺牲、赴汤蹈火的精神,共和国马上要解放,她们却在监狱里为中华民族奉献了自己的青春和生命,所以特别值得我们去歌颂和学习。部队最吸引我的地方是严明的纪律,舍生忘死的精神,超强的军人素质,对国家和民族坚强的理想和信念。特别是空军,大家知道空军战士有很多的试飞员、飞行员,他们用生命诠释着为国家和民族奉献生命的力量。同时他们也是离死神最近的军人,我们作为文艺工作者就要用我们歌声,用我们对他们的一种爱,对他们的一种崇尚,通过我们的歌声化成文艺作品,传递我们对他们精神力量的一种歌颂。
我觉得文工团团员、部队文艺工作者身上责任、肩上担子是非常重的,也可以说是肩扛着民族责任,同时心系部队官兵。特别在几十年的部队生涯中,我几乎是每年大概有一到两个月的时间,奉献几十场演出为边关、为一线、为部队站岗战士服务,我们无怨无悔,这就是我们文工团员的舞台,也是我们的服务方向——就是服务于部队、服务于国家和民族。
3
陈小涛

用歌声为人民、为军队服务

用歌声为人民、为军队服务
用歌声为人民、为军队服务
http://vod.xinhuanet.com/v/vod.html?vid=408335
主持人:请问您艺术之路也是起源于部队的吗?
陈小涛:我曾是校园百灵,学校是我的摇篮,但艺术之路成长在部队,在空军,在解放军艺术学院,这些年锻炼了我,给了我宽广的舞台。我始终没有忘记自己是一个中国军人,没有忘记空军对我的培养。我从17岁就到了空政歌剧团学员班,歌剧《江姐》英雄的精神、优美的旋律,震撼的故事情节感动着我。
可以这样讲,我身上血脉都流淌着《江姐》的音符,我在里面可以演英雄人物,也可以演反派,更可以演叛徒,甚至是60岁的那种极具挑战性的角色,因为我觉得有些英雄人物是需要有一些绿叶来衬托的,空政文工团《江姐》演了50年、一千多场,是经典中的经典,是民族歌剧的精品。
从当学员到声乐队队长,到空政文工团业务处处长,到业务副团长,三十年来,我时刻铭记着,我的歌声要为人民、为军队服务。这是我的理想。
我很感谢闫肃老师曾经为我的《变脸》专辑序言中写过这么几句话:“陈小涛别的方面不用说了,大家有目共睹,我眼见着他从一个一般歌手成为国家一级演员、表演艺术家;眼见他带着汗珠、泪珠、甚至是血珠一步步坚实的走过来,我最想说他身上突出一个‘韧’字,四川人,巴蜀人的坚韧不拔。他韧性十足,把自己所有爱恋、所有追求、所有抱负都投入到自己的家乡,投入到对音乐无限的热爱,对部队的奉献,对党的忠诚。”我特别特别感动,闫肃老师是我的良师益友,是我最尊敬的艺术大师,他2016年2月12日已经离开了我们,但是他留下了很多不朽的艺术之作,他这种榜样的力量永远感召着我,同时永远激励着我。我们要继续推出好的作品,为空军、为全军、为我们的国家讲好我们国家的故事,讲好空军故事,去做我应该做的事。
4
陈小涛

春晚放歌不忘初心 走好新的长征路

春晚放歌不忘初心 走好新的长征路
春晚放歌不忘初心 走好新的长征路
http://vod.xinhuanet.com/v/vod.html?vid=409092
主持人:在今年刚刚过去的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上,您又一次登上万众瞩目舞台,给我们带来非常振奋、非常鼓舞人心的歌曲,您能给我们说说当时的盛况吗?
陈小涛:首先感谢全国观众和广大网友大力支持,这是一首我打磨了十年的歌,歌曲的名字叫《当那样一天来临》。《当那一天来临》表现了神圣与职责,中国与世界,战争与和平的宏大命题,当那一天来临也许是战争来临,也许是祖国到了危难险重的关头,为保卫人民生命财产安全,为捍卫祖国的领土的完整和统一,为维护世界的和平,光荣出征,勇敢战斗,这本身是我们军人最神圣职责,也是中华民族最坚定的信念。
中央电视台之所以把这首雄浑大气、气势磅礴、舍我其谁的作品推荐到了春晚,介绍给全国观众,因为《当那一天来临》不仅有朗朗上口的旋律,歌声里更包含了军人肩负着民族希望的抱负,有一种民族忧患意识,战斗精神。
这首歌第一次放在春晚舞台,这是国家和民族的一种需要。我觉得这次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用了《当那一天来临》,主要是得益于作品的内在情感,满腔的抱负,不怕牺牲,为祖国勇敢前进精神,是表达共和国军人一种崇尚的理想和信念、光荣的血性和挑战精神。
春晚演出《当那一天来临》现场最大亮点是邀请了年纪最小93岁、还有105的红军老战士,有我们四川老乡,王丁果老阿姨。他们那一代人爬雪山,过草地,为中华民族伟大事业不惜抛头颅,撒热血,这是可贵的长征精神,可贵的民族情怀。我们要走好新的长征路,不忘初心,继续前行,它里面有一种巧妙传递,有一种红色基因传承,“最后那一天来临”我们怎么办?我们怎么背负着民族希望,为中华民族伟大事业不惜牺牲我们生命,像那一代人一样。这就是中华民族的一种精神之所在。
还有一大亮点就是我们在前面领唱,巧妙的植入了三军仪仗队。网友都知道,三军仪仗队训练有素,而且他们那种饱满的政治激情和训练有素的军人状态,一个大国军人的一种力量、作品和红军战士巧妙传递,形成一种民族的力量,形成了一种舍我其谁,不怕牺牲的精神。
同时,这首歌曲它成了我十几年到部队演出经典主打歌曲,每逢演出唱一首歌还是唱五首歌,我必须唱《当那一天来临》,它带给我们战士力量和精神。一人唱千人和的那种大家在一起的状态,听完这首歌,我们的战士瞬间就会拿起枪上前线。
5
陈小涛

川歌王子用激情幻化歌声力量 歌颂中华民族深情大爱

川歌王子用激情幻化歌声力量 歌颂中华民族深情大爱
川歌王子用激情幻化歌声力量 歌颂中华民族深情大爱
主持人:通过您的歌声,我们也能够感受到您对国家的忠诚、对军队的讴歌、还有对战友的挚爱。
陈小涛:这是我们军人最神圣的职责。我觉得从古至今生于忧患,死于安乐,作为一个文艺工作者一定要有强烈的忧患意识,一种拳拳的报国之心,要用我们的实际行动,用我们的歌声,为伟大的祖国守岁,为伟大的祖国站岗,用我们对战士的歌颂,对牺牲精神的弘扬去传递着我们一种正能量,使战士们从我们歌声中获取一种力量。
《当那一天我来临》确实是我最喜欢的一首歌曲。另外,我演唱的《望四川》《变脸》《蜀道》《麻辣烫》包括《嘉陵江赞歌》也很满意。我是四川人民的儿子,从巴蜀南充走出来,永远没有忘记家乡的嘱托,没有忘记巴蜀给我的熏陶,所以我是紧紧抓住巴蜀文化的根。
大家都说我是川歌王子,川歌王子要拿出川歌王子气度来,演唱一系列川歌。我在演唱和创作川歌中尝到甜头,因为巴蜀文化那样厚重、那样深远、那样有滋有味。
2004年春节联欢晚会上我演唱的《变脸》也是闫肃老师作词,我作曲的一首歌。说到《变脸》、《望四川》,实际上《望四川》这个作品是在汶川地震第一时间,王习人老师、王持久老师,包括我,包括导演刘真老师第一时间创作出来的。这种中华民族的深情大爱尽显在《望四川》里面。我们的骨肉兄弟,我们的姐妹正在废墟里面呐喊,生命随时随地被吞没,但是中华民族的这么一种深情大爱永远会感染我们,所以《望四川》这首歌我也很喜欢。
还有我很喜欢一首歌曲就是我创作的,王持久老师我们打磨一年多,最后拿出来,获得全国五个一,而且是全票通过,歌曲的名字叫《蜀道》。《蜀道》也是一种民族精神,是当时四川人提出一种蜀道精神,就是巴蜀人是打不垮的,中华民族是打不垮的,这首歌当时创作里面融入很多民族力量和精神。
很多人都说陈小涛非常有激情;空军首长、军委领导都说小涛你一定要保持你的激情,你的激情就是舞台上杀手锏,也是你的杀手锏,你看所有战士为你的歌激动,为你的歌沸腾,听着你的歌就可扛枪上战场。我想激情是父母亲给我的,是血脉里面有的,同时也是多年的一种积累,一种铺垫,还有一种就是多年来对兵的一种热爱和了解,和对我职业的一种忠诚,才有这么一种激情幻化成一种歌声的力量。
我一定要传递这种激情。那些远在天边的战士,为国家民族戍边,他们也是有父母、有亲人的。他们比我们年轻,而且可能跟我们的孩子一样大,我没有任何理由拒绝他们的要求,到了舞台上必须要燃烧起他们的激情,要让他们从你歌声中获得力量,感到满意,还有一种轻松,洗去他的一身疲惫。
作为文工团军人也要冲上一线,国家需要我们、祖国需要我们,我也会跟战士们一样背负着民族希望冲上前去,除了用我们的歌声,甚至不惜用我的生命!
6
陈小涛

用文艺传承发扬传统文化 提升文化自信

用文艺传承发扬传统文化 提升文化自信
主持人:优秀民族传统文化传承得益于当代艺术家的担当和探索,您作为军旅歌唱家对于提升中国文化自信,推动中国文化走出去有那些感悟?
第二,中国是五千年文明古国,文化博大精深、源远流长,古老的中华文明有很多东西需要用文艺的形式来传承发扬。我们有了文化的自信,就能走出去,找到一种力量和信心。比如音乐剧,我觉得大家现在还没有完全找到音乐剧,音乐剧的根包括剧本、策划、导演、营销、市场,我们在这些方面都是百废待兴。
我们还没有形成自己派别和体系,没有形成我们独有的文化特色,没有形成我们音乐剧的品牌,所以这个时候就需要来整合,需要集思广益,需要很多人一起来研讨,究竟国外音乐剧好在哪里?我们怎么闯出我们音乐剧的品牌?怎么把民族这种优秀、伟大、博大精深的故事传递出去?最后,还是要创新发展,这样创新发展结合我们民族的文化的东西,就形成了我们一种特殊的语言,那就是中华民族最好的文化产品。
7
陈小涛

创作《变脸》趣事多 闫肃老师三改歌词

创作《变脸》趣事多 闫肃老师三改歌词
创作《变脸》趣事多 闫肃老师三改歌词
主持人:听说您跟闫肃老师共同创作变脸过程中有很多有意思的故事,能跟我们分享一下吗?
陈小涛:闫肃老师是我特别敬重的德艺双馨的大艺术家,这么多年他对我非常关心、非常支持。刚才说到我从巴蜀文化中获取营养,想到《变脸》这个很好的点子。当时《变脸》一经推出,就被中央电视台看上,台里面领导、导演和专家全票通过,这是闫肃老师和我们共同创作的。闫肃老师是时代楷模,他有很多经典的语录,可以当成我人生的坐标。闫肃老师非常平易近人,在作品创作中不厌其烦。我一直想如何把川剧结合到《变脸》里面,找到闫肃老师,闫肃当时就觉得《变脸》是好题材,说“我来给你写”,第二天就给我了,我一看写得太好了,很精准,对巴蜀文化、对变脸非常了解,“脑壳一转,面孔说变就变,眼睛一眨,不过瞬息之间,名扬四海,赞叹川剧变脸”,几下就抓住了。
因为我是一个在艺术上比较较真的人,我在饭堂里面跟老爷子说,“闫老,您能不能再给我加几句”,他说“加什么?”,我说:“现在已经写得很棒,但是能不能加个‘变出个赤橙黄绿青紫蓝,变变变变变’?”闫老一听说这个想法好,“我回去给你琢磨一下”。等到第二天中午打饭时,说“你看这样行不行”,我一看“变出个赤橙黄绿青紫蓝,变变变变变,变出个英雄豪杰齐争先,变变变变变,变出个巴蜀儿女同心干,变变变变变,变出个中华民族气象万千,艳阳天,万紫千红百花园”。这完全是我们要的由变脸引申出民族在变,国家在变,世界在变,万物在变,波澜壮阔,他这种文学修养和文笔瞬间就找到了整个《变脸》的魂。
第三天我又见到了他,我说“闫老你能不能再帮我改一下,再帮我稍微改一点,加一点”。闫老说,“你说嘛,把哪个地方改了”,我有点不好意思,就说:“闫老,我在四川唱《麻辣烫》,道白比较好,又有歌剧表演底子,现在歌词里的‘任随里,远看近看,前看后看’,我觉得有点少,能不能多加一点?”闫老一听这个话似乎有点不高兴,端起饭拂袖而去。我当时傻了,看着闫老远去的背影,我说我错了吗?就在此时,闫老又回头过来,“你说的有道理,拿来我看一下”。
又过了一天,闫老说“小涛你看看这样行不行,我熬了一宿,想了好久,我觉得这样比较妥贴”。我一看歌词是:“任随里,远看近看,前看后看,紧看慢看,左看右看,上看下看,横看竖看,硬是好耍又新鲜,”他把我想要诠释的特色全部表现出来了。我就觉得老艺术家对年轻人的引领帮助真是不厌其烦,在我心里留下了深深的印记。现在可以说《变脸》红遍大街小巷,而且被变脸演员带到世界各地,我特别感谢闫老。
8
陈小涛

军旅生涯难忘经历 前线战士渴望和平

军旅生涯难忘经历 前线战士渴望和平
主持人:您在多年的军旅生涯中有没有特别难忘的经历呢?
陈小涛:最难忘经历要说是一次在北京的特殊慰问,我当时演唱了《军营男子汉》和《两地书,母子情》,也是我的两首主打歌。记得当天演出后,有一个广安战士来找我签名,一个机枪手、前线的战斗英雄;还有一个排雷大王。“机枪手”说他成了红旗手,马上要再上前线,过来跟我说:“陈老师,我马上要走了,我这次不是机枪手,是红旗手,我向您告别,我会把红旗插到对面山上。”那种力量的坚韧,传递一种信心,我相信他,同时也感到一种生与死的离别,后来我也不知道他的消息,我想红旗绝对已经插到了山上。再后来获知,广安的这个战士他被弹片削开了身体,在抢救的时候,他还用录音机给他妈妈录了一盒磁带,他录音的时候说“妈妈我想你,我多么渴望和平”。我当时真感到血染的风采,他们为了民族不惜牺牲自己生命。
所以我们在享受和平宁静生活的同时,我们一定不要忘记那些战士曾经为中华民族的解放事业贡献了自己的青春和生命。有人曾经跟我说“陈老师,我们在舞台上唱一首歌两首歌就可以了,为什么你总满头大汗,战士一鼓掌、一呐喊你必须要返场?”因为我觉得我没有理由拒绝这些远在天边、为国戍边的战士,你看他们期待的眼光,希望通过你歌声获取一些力量,我就觉得如果我们不好好为他们歌唱,文工团员的名字将是形同虚设。你要唤不起他的激情,你要达不到他的想象,我觉得军人、文工团员就不要干了,你要用你的表演、你的肢体和语言唤起战士的热情,去拉进与战士的距离!
陈小涛
空军政治部文工团副团长,著名男高音歌唱家、歌剧、音乐剧表演艺术家,国家一级演员,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毕业于解放军艺术学院声乐系。曾在大型歌剧、音乐剧《江姐》、《野火春风斗古城》、《玉鸟兵站》中扮演高建成、华为等角色。代表作有《变脸》、《舍不得你走》、《当那一天来临》等。
01002010002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