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访谈 > 正文

[新华访谈]专家:“广场舞”小事不小 不扰民有哪些招?

2015年09月08日 13:58:17 来源: 新华网
分享到:

    新华网北京9月8日电 近日,文化部、体育总局、民政部、住房城乡建设部联合印发《关于引导广场舞活动健康开展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对广场舞噪声扰民、活动场地缺乏、管理不规范等问题,提出了解决的具体举措。《通知》肯定了广场舞对于丰富群众业余文化活动的重要贡献,细化了广场舞的场地等问题的规定,并鼓励政府在搭建平台、做好监管之外,“放手”把真正的管理职能交予社会组织,让群众自治、自律、自行发展。

    如何规范管理广场舞?政府如何搭台怎样监管?资金筹措、管理团队建设工作如何开展?《新华访谈》邀请中国传媒大学文化发展研究院院长范周,梳理了各地在广场舞的管理创新方面已有的尝试。

    “条例”“公约”,明确管理

    范周:广场舞活动日益火爆,与广场舞活动密切相关的“噪音问题”“环境污染”问题等逐渐受到人们的关注。为缓解这一矛盾,各地出台了与广场舞相关的“条例”和“公约”,对广场舞的活动范围、音量范围、活动时间进行规定。

    在广州,《广州市公园条例(草案修改建议稿)》中“限音量、限时段、限区域、限设备”的“四限”对广场舞活动进行的明确规定。例如在音量方面,《条例》规定“经监测噪声值超过80分贝、电子显示屏发出红色预警信号时,应立即采取措施减小音量或停止使用扬声设备和乐器。”

    在绍兴,绍兴政府也出台了全省首个广场舞管理规定,《关于加强市区广场舞管理的实施意见(试行)》,成为广场舞城市管理的重要依据。《意见》明确了广场舞的管理主体与协作机制,并根据实际情况划定广场舞活动的场地与时间,在划定的广场舞场地内设置相关公示牌。

    在上海,广场舞团体则自愿签署了文明公约,共同遵循公约,文明跳舞。

    政府保障,活动受益

    范周:广场舞活动的开展,离不开场地、设备等硬件设施的保障,面对广场舞活动面临的经费不足、场地有限等问题,各地政府也都从不同程度方面予以支持,对广场舞活动的健康发展起到了积极的促进作用。

    在成都,针对广场舞队伍日益增多、场地有限、经费不足的问题,成都温江制定了《关于加强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实施意见》、《关于进一步加大公共文化投入力度的实施意见》等一系列加强社区文化建设的指导性文件,将发展文化事业的财政预算从2008年的10万元提升到2013年的120余万元,并将广场舞管理纳入专项预算,通过以奖代补的形式,每年为广场舞协会提供一定的活动经费。另一方面,在场地、器材的投入方面,按照“2+N”(即政府和社会力量再加各方面的支持)活动阵地打造思路,街道投入专项资金500余万元在光华公园创新搭建“柳城大舞台”,购置了全套的舞台专用灯光、广场专业音响、投影仪、舞台架等设备设施,同步建设43个社区、小区文化广场示范点,建立固定的广场舞场地60个,及众多的临时性场地。

    协会机构,基层自治

    范周:成立广场舞协会等社会组织,对广场舞活动进行自主管理,是广场舞文化活动健康发展的重要保障,也是基层自治的大胆创新。各地也在广场舞活动的发展实际中,成立了一系列广场舞协会、舞蹈工作社会组织等机构,从活动时间、活动场地、音量限制、内容创作、绩效评比等多方面对广场舞自治。

    在广东省高要市,建立了舞蹈工作社会组织机构,高要市组织国际标准舞工作者、舞蹈老师和业余爱好者,成立了高要市国际标准舞协会,下设立了国标舞(体育舞蹈)协会、广场舞(排舞)协会、民族民间舞协会、流行舞协会四个二级分会。协会由市文化馆和市舞蹈协会双重管理,实现了资源共享,共同为推动了该市共公文化建设服务。

    在长沙,广场舞协会则成为广场舞“正规军”的组建者。2014年,长沙市芙蓉区荷花园街道先试先行,主动作为,组建10余支广场舞协会,将近千余人的广场舞大叔大妈们收编为“正规军”,统一管理,让广场舞不再扰民。在活动时间方面,协会将每日的舞蹈时间定为早上7点至8点、晚上7点至9点,但凡遇到会考、高考、国考等大型考试时间点,协会还会引导其合理调整舞蹈时间。除为其提供基本服务外,街道还专门举办“广场文化节”展示舞艺,全方位为广场舞活动开展创造良好环境。

    在成都,市文化馆牵头指导各区(市)县文化部门成立群众广场舞协会,乡镇(街道)、村(社区)成立广场舞协会分会,有效管理广场舞活动队伍。

    内容创新,舞出特色

    范周:广场舞的开发创作是广场舞活动健康开展的前提之一。舞蹈动作做为广场舞活动的根本,其价值导向至关重要,是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引导基层群众在活动中加强自我教育,提升城乡居民文明素质和审美水平的重要抓手。

    国家体育总局在调研的基础上精选出12套由专家创编、适合不同人群、编排科学合理、群众简单易学的广场舞,包括《倍儿爽》《今夜舞起来》《站在草原望北京》《策马奔腾》《微笑》《自豪的建设者》《广场style》等,并将在全国各方推广和培训。

    在广东省中山市 “我舞我美中国舞”的创作为值得一提。中山市在舞蹈家协会的带领下,将新疆舞、蒙古族舞、彝族舞中几个动作糅合在一起,组成一支新舞蹈,并在中山市社会工作委员会的建议下,命名为“我舞我美中国舞”。新舞蹈简单好玩,既能让参与者锻炼身体,又能让其体会中国博大精深的舞蹈文化。

    此外,佳木斯“僵尸舞”、重庆坝坝舞,都是将广场舞创作与各地文化有机结合的典范。

    人才队伍保障

    范周:广场舞活动的有序、健康开展,离不开一批素质较高的管理队伍,即包括广场舞队伍的领头管理者,也包括广场舞活动健康进行的专业性、科学性的指导者,还包括了志愿者团体。在这一方面,诸多地区的创新尝试值得借鉴。

    在成都,搞好广场舞活动的规范化管理,必须有一支素质较高的管理队伍。在队伍管理人才方面。成都温江引进人才,强化管理队伍,采取街道分管文化工作领导牵头,街道文化站指导,社区文化专干负责,各个广场舞队伍负责人自行约束规范,由街道、社区每天早晚进行监督检查。

    在河北,广场舞活动离不开专业人才的指导。在广场舞活动专业人才指导方面,河北省举办“广场舞之家”活动,近50支广场舞队伍获免费的专业化指导。该活动由河北演艺集团主办,集团的专业人士深入社区、公园、广场,为广场舞队进行辅导,从舞蹈的专业知识、动作规范、活动时间、音响分贝等多个方面来提高舞蹈队的综合素质,并定期回访总结。

    在眉山,志愿者的力量在广场舞活动中的作用不可忽视。中山市为了突破一般广场舞的传播局限,专门发起了一支人数达200人的志愿队伍,负责在全市传播“我舞我美中国舞”。同样,四川省眉山市则着力提升群众文化生活品质,孵化出广场舞社会志愿者服务队,通过采取规范管理、规范队伍、规范组织三项措施,推进广场舞的规范化建设。

    尼采曾经说过:每一个不曾起舞的日子,都是对生命的辜负。《通知》的出台,将有助于切实解决广场舞团队在活动中所涉及的场地使用、经费开支、人员数量、活动时间等问题,有效提高管理效率。广场舞将会成为都市里的一道不可或缺的风景线。

集成阅读

0100201000200000000000000111000011164942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