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聚焦  高层动态  人事任免  地方联播  人大政协  新华视点
热点解读  特别策划  时政人物  权威发布  官员访谈  时政评论
 香港新闻  澳门新闻  台湾要闻  海峡时评
大陆之声  两岸交流  台海军情  媒体摘报
 您的位置: 新华网 首页 >> 港澳台 >> 台湾要闻
台北模样之五:台北“华山”和“宝藏岩”
2007年01月14日 15:47:18  来源:新华网
【字号  我要打印 我要纠错 
收看新华手机报

    新华网台北1月14日电(记者陈键兴 茆雷磊)台北有个“华山”,是一处由闲置酒厂改建成的文化园区;台北还有个“宝藏岩”,是一处由老居民与年轻艺术家组成的“共生聚落”。这两处“旧建筑”停驻在台北的街市中,有些“另类”。

    我们往往都忽略了,那些距离当下不远的“旧建筑”,正以迅猛的速度被抹掉。相比有着显赫历史意义的“古建筑”,它们的命运要惨烈得多。于是,“华山文化园区”和“宝藏岩聚落”的“涅??”,就有了让我们去观察的必要。

    “华山”的前生是一座建于1916年的酒厂,到1987年因为城市化和环保等原因而搬迁,老厂区被闲置下来。1997年,这里突然被一些艺术家“闯入”,废弃的厂房竟意外萌生出新芽。

    年轻的建筑师颜忠贤是“华山”的发现者之一,他告诉记者,台北的文艺界人士看到,这块保有旧时记忆的厂区非常适合“再生”为一个与当代都市生活结合的文艺展演空间,于是开始“导演”“华山”的“变形记”。

    当然,这并不顺利。据颜忠贤介绍,起初发生了很多冲突,因为当时新建筑纷乱成长,而旧建筑尚未得到关注,“华山”一度出现艺术展与停车场争夺厂区空间的情况。幸运的是,“‘华山’最终得益于旧建筑再利用政策的出台而被‘释放’出来”,他认为,“华山”的重生是台北都市发展中具有重要意义的成果之一。

    “华山”在2003年底委托一家艺术策展公司经营,2004年进行了短期修缮,目前被塑造为兼具文艺展演、创作工作坊、创意产业平台及附属休闲消费设施的综合场所。记者走进“华山”那天没有展演活动,但有一出戏剧正在排练,几间厂房里还有工人在进行维修作业,露天咖啡座上有一个年轻人在看着笔记本电脑,相隔不到百米则是立交桥和车水马龙。

    “宝藏岩”的闲置则与“华山”大为不同。在距离台湾大学热闹街区不远处,有一块河边的山坡地,很难相信这竟是在台北:高高低低地“附着”在坡地上的百多户老房子破败不堪,歪歪曲曲的山道从一小片菜地开始蜿蜒而上,仿佛一个矗立在现代都市一角的贫民窟。

    原本因为属于违章建筑而面临被全面拆除命运的“宝藏岩”,在各方的努力下得以被列为历史建筑。今天,这里被大学生、新锐艺术家和不愿离开的老村民共同守护着。然而,事情远没有那么简单。记者在台北采访期间,市政府因为规划进行文化村修缮,开始安置搬迁及强制断水断电,此举遭到了艺术家和村民的强烈抵制,还爆发了肢体冲突。

    “宝藏岩”的故事是否反映了更深层次的问题:关怀“旧建筑”仅靠态度是很不够的,“旧建筑”的去向究竟在哪里,要怎样才能达到那里?曾任台北市文化局局长的作家龙应台曾形容说:“将来的台北人会到‘宝藏岩’踏青,在滨水的草地上摊开毛毯,和家人吃带来的三明治,然后去看年轻的艺术家在那极端简朴的环境中创作,窗上门上挂着他们的作品。在走那忽高忽低的石阶时,他会低头告诉牵着手的孩子:上个世纪50年代的台北人就住过这样的地方。”

    那会是“宝藏岩”的明天吗?

  相关评论      
相关稿件
· 台北模样之四:遗存在摩天楼下的“眷村标记”
· 台北模样之三:从郊乡稻田到台北
· 台北模样之二:西门町的前世今生
· 台北模样之一:老街的若干“活法”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请您发表感言,注意文明用语并遵守相关规定
 查看评论 留言须知
 
(责任编辑: 钱中兵 )
 读图时代
新华网评
 
新华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