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体育
首页 > 体育 > 正文

传统竞技体育面临颠覆 人类与机器将逐鹿体坛

2017-04-21 08:48
来源: 北京青年报
责任编辑:丁峰

    近日“梦百合杯”围棋大赛组委会确认,把一张外卡授予了日本人工智能围棋程序DEEPZEN。围棋世界大赛的舞台,人脑和电脑将首次平等角逐世界冠军。到了2022年,电脑还将登上杭州亚运会的电子竞技赛场。顾拜旦曾经说过,体育是和平时期的战争。可如今的“战争”双方,正演变成人类和人工智能,而输家可能会输掉饭碗。

    有些传统正被颠覆

    “梦百合杯”最初动议邀请人工智能参赛,包括棋手连笑在内,不少棋手并不欢迎。只是,AI颠覆传统围棋赛的势头已不可遏制。电子竞技进入亚运会,同样是对传统体育的一种颠覆。

    连笑堪称国内最早与围棋智能程序对决的职业棋手之一。2015年首届围棋程序世界杯在北京举行,连笑对阵该世界杯的冠军石子旋风,让对方4子和5子都顺利取胜。但随着AlphaGo在算法上取得颠覆性的进步,围棋人工智能在近一年对人类的战绩,也取得颠覆性的领先。AI已经从昔日的无足轻重,到如今世界大赛乐于邀请的重量级对手。

    电子竞技则是通过日益庞大的经济和市场地位,慢慢颠覆着社会和体育界对游戏的传统认知。2016年,国家体育总局举办了国家级移动电子竞技大赛CMEG,和CHINATOP国家杯两大电竞大赛,用实际行动说明,电子竞技是一项体育项目。教育部则通过了大学设立“电子竞技运动与管理”专业。自此打游戏不再是玩物丧志,游戏高手也可以是得到高校学历认可的运动员。

    有些职业正被颠覆

    打游戏会成为职业,游戏打的好,会成为运动员,这样的颠覆在如今的网络世界已越来越多。围棋界挣钱最多的柯洁,则在担忧自己棋手的职业不稳。身处如今快速变化的世界,可能没有谁的座位是万古恒定的。

    自从AlphaGo横空出世,柯洁已在担忧棋手的地位。毕竟电脑如果在未来随便就能战胜棋手,职业九段的段位也就不再神圣。一年后的今天,能够战胜棋手的AI又有增加,以此速度看,单机版的围棋程序面世也只是时间问题。目前围棋赛事的网选赛已经受到冲击,未来棋手通过打比赛挣奖金的模式,预计也会因为人工智能而受到冲击。

    其实电子竞技的专业选手,也会面临棋手同样的困惑。早在2014年,中国的Newbee战队在第四届DOTA2国际邀请赛获总冠军后,赢得了500万美元(约合3100万元人民币)的奖金。据计算,缴税后每位选手大约会拿到63万美元,约合人民币390万元。

    对电竞选手丰厚的奖励,显示了这一行业光明的盈利前景。2016年全球游戏市场总收入996亿美元,腾讯以102亿美元位列第一,让世界为中国游戏迷的购买能力折腰。难怪阿里体育积极推动电竞进入亚运甚至奥运大家庭。

    但游戏的火爆未必意味着电竞选手的收入永远丰厚。毕竟人工智能已在研究超越人类的游戏能力。去年已有传闻,称谷歌已向暴雪公司的星际等游戏下手。一旦这一领域被攻破,电竞选手也会被拉下神坛。

    层层布局的AI市场

    人类对AI心存警惕,核心冲突就是对人工智能会接管自身饭碗的恐惧。但在企业层面,加大对这一市场的投入,早日掌握话语权,却也合乎逻辑。

    今年春节期间,美国造的AlphaGo,日产的DEEPZEN,国产的“绝艺”,潜伏弈城和野狐两大国内围棋对弈平台,与中日韩围棋高手对决,一举成名。这背后是企业甚至国家布局AI市场,寻求掌握先机。

    年初AlphaGo化名Master潜伏弈城平台,连战连胜。此后棋手古力在微博发声,“呼吁”职业棋手前往野狐网站挑战Master,成功为野狐网吸引关注和流量。弈城和野狐只是这个利益链条的尾端。国内的IT业BAT三巨头,美国的谷歌,日本的DEEPZEN研发公司,已投入巨资,为AI的发展助力。

    谷歌公司早已声称,AlphaGo的目的不是和围棋手抢饭碗。AlphaGo的创造公司DeepMind已训练了三个神经网络,尝试对谷歌数据中心进行节电管理。此外,DeepMind也将神经网络带到了医疗领域。

    用围棋磨砺人工智能这把刀,再运用到其他领域,这是目前插足AI市场上企业的共识。在电子竞技领域也是一样。国内游戏市场,表面红火,但在创意、品牌、版权、设计、程序等方面上,却受日韩、欧美把控。如今通过上游制定政策,并有亚运会这样的产业引导,我国有望从电竞消费大国,向电竞研发强国的地位进步。

    从市场层面,国家层面,人类的选择并没有错。只是随着扶植AI不断成长,人类和人工智能的博弈究竟能走到哪里,还没有谁有清晰的布局。(记者 褚鹏)

责任编辑:丁峰
来源:北京青年报
分享:
010030101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8480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