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中国足球协会2020行动计划》明确未来四年国字号球队成绩目标

2017年01月18日 07:37:05 来源: 北京青年报

    第十届中国足球协会第三次会员大会(足代会)昨天在武汉召开。在各项议程中,最引人关注的当属《中国足球协会2020行动计划》。这份“纲领”涉及的工作目标,特别是国字号男、女队未来4年的任务目标都非常具体。按《2020计划》,国家男足要在2019年亚洲杯上跻身4强,国际排名到2020年上升到世界第70位;国奥男足挺进东京奥运会足球赛决赛阶段。《2020计划》还对国青与国少男足、女足各级国家队设定了具体奋斗目标,并对青少年注册人口等基础目标做了展望。这样一份计划到底有多少可行性?现在谁也说不清。

    2020行动计划比以往“降调”

    足协专职执委于洪臣对《中国足协2020行动计划》作了说明。尽管这份讨论稿直到今天获审议通过才能公布,但因相关材料已发给代表们,因此具体内容很快就被曝出,包括国字号球队未来4年工作目标——国家男足力争在2019年跻身亚洲杯4强,并在2020年跻身世界前70位;国奥男足2019年先力争进入U23亚锦赛前8名,接着于同年获得东京奥运会男足决赛阶段参赛资格;国青男足力争获得U20世界杯参赛资格;国少男足力争获得U17世界杯参赛资格;U22国足今年争取获得U22亚锦赛出线权。具体到女足:国家女足争取在2019年力争进入8强,并于2020年跻身世界前10位,同时在当年争取进入奥运会8强行列。在2018年分别争取获得亚洲杯及亚运会女足前3名;国青女足与国少女足先争取于今年获得U20世界杯、U17世界杯出线资格,继而在正赛中双双小组出线。从内容来看,《2020计划》里少了诸如“跻身世界一流、亚洲一流、奥运夺牌甚至大赛夺冠”这些虚幻的目标,而且这份目标也没有对国家男足冲击俄罗斯世界杯有硬性要求,应该说至少比过去“实在”一些了。

    男足目标个个都难实现

    在男足国字号球队各目标里,相对“靠谱”的还是国足目标。中国足协并没有“苛求”国足挺进俄罗斯世界杯,也是出于对目前球队在预选赛12强赛上惨淡境遇的理性定位。至于跻身2019年亚洲杯4强目标的设计也经过了对比,毕竟国足在上一届亚洲杯跻身8强。此外,2020年国足排名争取跻身前70位,也存在相当的可能性。在国足上一个5年建设周期中,最好的国际排名是2011年创造的第71位。不过需要说明的是,佩兰率领的国足在2015年亚洲杯进入8强带有相当的偶然性。从近年来国足整体成绩来看,他们想在西亚举办的下一届亚洲杯上追平这个成绩已然很难。毕竟两年前支撑国足的郑智、冯潇霆等中坚力量在2019年都可能面临淡出球队。

    国奥队争取获得东京奥运会男足决赛阶段参赛资格虽被写入《2020计划》,但正如中国足协一位官员所言,“这只是我们力求的方向,实现起来难度不小,可既然我们组队,就不能连目标都不敢想啊。”这位人士的复杂心理在足球界很多专业人士那里具有普遍性。众所周知,承接2020年奥运会冲击任务的国奥队,其前身正是去年下半年在巴林亚青赛上铩羽而归的1997年龄段国青队。这支球队虽然集纳了包括国脚张玉宁在内的海内外联赛球员,但从李明率队备战亚青赛情况来看,这支球队的整体性保持得并不稳定,球队个别球员个人能力突出,但都不足以承担关键先生的重任。

    1999年龄段新国青队以及2002年龄段新国少队的组队工作在即,但此前,国青、国少已分别连续6次无缘世锦赛。尽管中国足协在《2020计划》中提出了“青少年注册人口达到100万、全年竞赛总量100万场”的具体目标,但因为急功近利,青训方面已经负债累累,人才供给仍面临不力局面,因此两支球队在亚洲范围内的预选赛突围都不乐观。

    新国奥、国青、国少均由洋帅掌舵

    就在《2020计划》出台之前,中国足协已经早早启动了除国足以外,男足其他国字号球队的筹建。具体到国奥队,足协初步确定于今年2月,也就是春节之后正式组建新一届国奥队。在奥运会开幕前3年半就竖起国奥队大旗,这对于中国足协来说尚属首次。目前可以确定的是,原1997年龄段国青主帅李明不会担任这支球队的主教练。中国足协早在去年下半年就已经启动国奥队新帅的选择工作。北京青年报记者获悉,未来的国奥队主帅确定为外籍教练,中国足协技术部目前已经把主要目标锁定在几位欧洲教练身上。至于为何选择洋帅,《2020计划》内容也有阐释,“以各级国家队为引领,统一中国足球技术发展方向”,既然国足已经启用欧洲名帅里皮,那么也就不难理解中国足协为其他各级国字号梯队也请洋帅的打算。

    1999年龄段国青队、2002年龄段国少队的组队工作也将在今年春节后陆续启动。相对来说,国青队的选帅工作更具效率,目前中国足协已经基本确定一名来自德国的教练。不过这位教练和当初来华执教的荷兰人里克林克一样,都具有技术总监的背景,这样的教练是否适合中国青少年球队带队工作还是疑问。

    变化

    “龙哥”卸任中国足协副主席

    在昨天上午举行的全国足代会上,中国足协常务秘书长通报了第十届中国足球协会部分执委会成员的调整结果。中国足球外事工作专家、原国际足联执委、亚足联第一副主席、中国足协副主席张吉龙,因身体健康原因,不再担任协会副主席职务,而改任协会顾问。同时被调整出中国足协执委会的还有原协会党委书记兼副主席魏吉祥。

    在昨天的足代会上,中国足协向年维泗、陈成达、张吉龙3名德高望重的足坛老前辈颁发了杰出贡献奖,以示尊重。不过在3人中,张吉龙是唯一一位没有到会领奖的老同志。据了解,张吉龙是因为身体原因而不再担任足协副主席的。在此之前,他已经先后卸任国际足联执委、亚足联第一副主席。尽管如此,张吉龙在国际、国内足坛至今享有较高的声誉。昨天上午,张吉龙通过微信向北京青年报记者表示,对于中国足球,张吉龙始终牵肠挂肚,也愿意继续为中国足球奉献光和热。

    昨天的会议宣布,原中国足协党委书记魏吉祥也不再担任中国足协副主席。被调整出中国足协执委会的还有现任天津市体育局局长李克敏、现任国家体育总局局长助理李颖川、原辽宁省体育局局长孙永言。现任北京市体育局局长孙学才、现任辽宁省体育局局长宋凯担任执委会临时执委,他们两人根据协会相关规定,经过执委会审议程序后,将被调整为正式执委。

    值得注意的是,去年10月辞去国足帅位的名宿高洪波没有到会,有人猜测他可能将不再担任执委,不过事实并非如此。高洪波目前正在英国,接下来还要去美国等国家考察,但其执委的角色并没有改变。

    预算

    足协首次公布财务报告 今年总体收入7.8亿

    在昨天上午的足代会上,中国足协秘书长兼常务副主席张剑公布了2017年度协会财务预算报告。这也是中国足协首次公布财务报告。

    会上,张剑提到了关于中超联赛以及各级赛事的发展。此外对于2017年的足球工作,张剑表示:“2017年基本工作思路为:坚定改革信心,强化使命担当;完善政策措施,巩固改革成果;夯实发展基础,扎实改革成果;促进齐抓共管,凝聚改革合力。”

    据了解,中国足协还聘请瑞华会计师事务所作为中国足协年度财务报告的审计单位。张剑在会上公布了2017年度协会财务预算报告,这也是协会首次对外公布相关信息。根据报告,中国足协2017年总体收入目标预算为7.8亿元,较去年增幅为2%。其中总支出为6.7亿元,较去年增幅为45%。各级国家队预算额度最高,为1.86亿元;青少年培养工作预算为1.21亿元;女足发展工作预算为6400万元;技术培训预算为3300万元;足球推广及公益足球预算6100万元;中甲、中乙及会员协会预算为8800万元。中国足协钱往哪儿花,一目了然。

    前景

    足协限外援难止住“烧钱”

    中国足协推出2017赛季职业联赛外援及U23球员上场新规的事情,在国内足球圈内引起反响。虽然从长远来说,限制外援出场人数、增加年轻球员上场时间有益于中国足球健康发展,但新规不可避免地给那些外援力量过剩的俱乐部带来经济损失。

    限制外援上场也难止住“烧钱”

    外援上场名额减少后,引援谨慎投入的中小俱乐部的经济负担就会大幅减少吗?也许不然。一位常年为中超运作内外援的国际足联持证经纪人昨天对北京青年报记者分析称,一方面,中超有关外援的新规与亚足联“3加1”规则不符,即使4家不差钱的俱乐部因在联赛、杯赛、亚冠多线作战需要外援储备,新规出台仍很可能导致大部分亚外在今年联赛中遭弃用,这些外援能否在久疏战阵的情况下适应亚冠这样的高强度赛事成疑。另一方面,即便外援引进数量相应递减,但因为目前中超对外援整体依赖还很突出,因此能够登场的外援也都是各队心仪、能力超强的球员,那么这些外援因稀缺有可能被经纪人进一步哄抬价格。第三,外援引进规模减小,意味着本土球员引进成为未来各家引援的重头。现在一名普通本土球员的身价都要达到5000万元人民币左右,国字号球员身价已经突破亿元关,而这些球员包括一些有潜质的年轻球员比外援显得更为稀缺,如果他们的身价居高不下,同样破坏市场规律。

    U23球员上场走形式?

    新规规定本赛季中超、中甲联赛每队每场比赛必须报名两位U23球员,也就是生于1994年1月1日以后的球员(年龄不得小于16岁)。表面上看,此举将推动各俱乐部加快年轻球员培养步伐,但需要指出,因过去多年来中国足球整体浮躁,职业俱乐部更多只重眼前成绩,无视长远规划从而忽视青训,所以突如其来的新规让他们措手不及。

    对此,有业内人士坦言,相对来说,鲁能、建业等在青训工作上精耕细作多年的俱乐部能成为新规受益者,其他许多俱乐部却要为满足规定要求而被动地选择年轻球员“上位”。“难道让一些不符合比赛能力需求的年轻球员首发一分钟后就下场吗?”业内人士的这句话看似玩笑,但也可能是对今年这类奇葩现象的准确预言。

    足协已做风险评估 将出应对细则

    中国足协职业联赛理事会有关人员昨天向北青报记者透露,目前外界对于新规产生了不少争议,但实际上,协会在规则推出前也对有可能产生的影响,包括负面影响做了风险评估。对于外援资源过剩导致俱乐部损失,这位人士表示,俱乐部本来就该立足长远规划做好青训工作,而且今年延续中超5外援注册的规模,也是充分考虑俱乐部各线备战之需。

    对于外界比较关心的“合力规范俱乐部球员薪酬”问题,该人士表示,“目前‘限薪’还不具备落实的条件。”有经纪人也表示,即使中国足协出台一些政策限制球员高薪,那么也无法杜绝俱乐部通过其他合作形式满足球员高薪需求,比如有俱乐部就可以通过“高价聘用企业代言人”等方式来冲破限薪壁垒,还有的俱乐部不惜推出阴阳合同。(记者 肖赧)

【纠错】 [责任编辑: 周靖杰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010030101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3318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