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艺海泛舟立田翁——记宁夏文史馆馆员、著名书法家田冰
2017-05-17 13:59:05 来源: 新华诗叶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文 / 张锦

本文作者:张锦

(新华社原党组成员、秘书长,新华书画院院长,新华诗叶执行社长)

田冰书法作品

    田冰先生是我的大学同学,交往已近半个世纪,风风雨雨,可谓沧桑老友矣!但是,我们从相识、相交、到相知,从同窗、同志、到同道,交往越深、交流越多,我越不敢妄说自己对田冰的了解。他像一口井,走得越近,越感觉到他的深邃 ;他像一本书,读得越多,越感觉到他的隽永。

    那是1972 年初春,一个乍暖还寒的时节。我和田冰作为第一届工农兵学员,一同走进宁夏大学中文系。但是,我和许多农村孩子一样,双脚带着泥巴,从大山深处走来;而田冰是首府银川市一名教师,从讲台走进课堂。他工整而漂亮的书法,一口标准的普通话,和他大我十岁的年龄一样,让我既羡慕又崇拜。那时,虽然吟诗作赋、激扬文字、指点江山,但对于书法的理解,我还处于“装点门面”和“敲门工具”的实用层面。因此,尽管和田冰同窗共读三年,除了知道他的字写得好之外,究竟怎么个好法,家学渊源如何,却不甚了了。

    大学毕业后,我们在各自的人生道路上释放青春。直到1994年,因为书法,我和田冰的人生轨迹再次碰撞。我以一名新华社记者的视角,重新审视好友田冰、重新认识田冰的书法人生。

    1994年,在宁夏的书法史上,发生了一件重大新闻:这一年,在中国书法家协会举办的“全国第一正书大展”中,来自宁夏田冰的一幅楷书《千字文句》,从 8000 多名作者的20000余件作品中脱颖而出,被评为37件成人优秀作品之一。田冰是西北地区在本次大展中唯一的获奖者,更是宁夏回族自治区有史以来第一个获得国家级奖的书法家,为宁夏文化艺术界赢得了荣誉。

    于是,凭着职业敏感,我带着新华社宁夏分社记者,开始对田冰进行“挖掘”式的深度采访。随着采访的深入,一个“真实”、“立体”和“历史”的田冰逐渐显山露水。记者诸多的感动和感悟,都融入了长篇通讯《菊开秋后色如金》这篇文章里。此稿作为新华社通稿播发后,《新华每日电讯》等众多报纸刊登。一时间,在宁夏书坛上,掀起了一股“田冰热流”。“没少欣赏田冰的书法,今天算是见到真人了。”这样的话,是许多初见田冰者的常用语。

    田冰的书艺,流淌着家族的基因,传承着家学的渊源。他1944年生于北京,其父是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北京西城颇有名气的书画家,其母贤淑德惠,深通文史。田冰自襁褓之龄开始就受到翰墨丹青的熏陶,父亲英年早逝后,幼年的田冰便在其母指教下捉管习书。从小学、初中,直至师范,此后几十年,他对书法达到了痴迷的程度,无论上学、工作,一直临池不辍。

    上大学时,田冰不再简单地习帖临碑,他把视角拓展得更宽更深。在李微冬先生的指导下,他对古汉语、文字学、哲学、文艺理论等尤其下功夫,为他之后深入学习书法理论,认识书法的艺术本质和创作规律,写作《书法里的哲学》、《书法鉴赏琐谈》、《书之妙道神采为上》等数十篇专论文章,以及在书画函大任教《古书论释要》、《书法名言》、《书法美学》等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此后,他的书法作品,在全国性、国际性、国家级的展赛中,屡屡入选、参展、获奖;他的作品,成为“国礼”,被出访的区市领导带到欧亚美多个国家 ;他的作品,被中南海、人民大会堂等处收藏;他的作品,被收入《中国当代书画选》、《全国书画名家作品集》等近百部专集或报刊……

    除了临池练字,田冰还撰写了《书法是艺术中的艺术》、《深识数者 唯观神采》、《析“书如其人”》等 30 余篇普及性的专论文章,陆续在报刊和网上发表,受到了许多书法爱好者的欢迎。

    1997年冬,我因为工作需要,离开宁夏,离开田冰,先后辗转甘肃、北京。而田冰也先后担任银川市文联主席、书协主席、银川书画院院长、自治区书协副主席、银川市政协副主席。尽管我们离多聚少,但每次回银省亲,都要和田冰等同学小聚。那种秉烛夜谈、坐而论道,既是案牍劳顿之后难得的享受,也是繁杂公务中不可多得的奢侈。

    2015年金秋,我从新华社领导岗位上退休,任职新华书画院院长,田冰先生也受聘为书画院特聘书法家。同为“自由身”的我们,终于从同窗、同志,转为真正的书法同道。如果说,45年前的1972 年,我和田冰相识于大学,那是同窗之情可触的“知人”;23年前的1994年,我以记者的视角,审视田冰的书法,挖掘他的故事,那应该算公正客观的“知事”;而今天,当我任职新华书画院院长,再次以同道的身份,来赏析田冰的书艺,就是切磋相长的“知业”。对田冰知其人、知其事、知其业,三者皆知,可谓“知己”也!

    晋人陶渊明说,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从繁忙公务中解脱出来的我们,既有重获“自由”的宽裕时间,又有高效便捷的通信工具,这让我们不受时间和空间的限制,时时处处谈心得、说感悟,颇得“书痴”真传。

田冰书法作品

    2016 年盛夏,在新华书画院组织的北京小汤山“听荷”笔会上,大家一起观荷、品茗、挥毫……田冰现场创作并书写七绝《听荷台墨香》:“千顷碧玉万盏灯,翠柳飘飖戏蝉鸣。缕缕清风驱暑热,听荷台上墨香浓。”大家赞其书法、赞其诗作时,他又乘兴登台,将这首七绝唱响,唱得字正腔圆、京韵十足,将笔会推向了高潮。记得他回银的一个夜晚,我的手机微信突然响起,打开一看,原来是田冰的作品照 :“回银已三日,手未扭秧歌。可望自兹后,再也不哆嗦。”他说 :“回银三日写字竟丝毫不抖,邪了门了,想总结个规律就摸不着门。尤其刚刚不开灯,仅凭窗外一点亮光,摸黑写了这一幅《李白·春夜宴桃李园序》。自觉还不错,发兄弟一哂。”看到老同学“痴兴”如此,我也“诗兴”大发,当即口占一绝“打油诗”,以和田冰之兴 :“要想手不抖,心念老兄弟。翰墨飘香后,小斟听京戏。”

    苏东坡与客游于赤壁,感叹人生逝者如斯,不舍昼夜。我与田冰先生等同道,艺海泛舟,乐在其中,竟也生出时光如白驹过隙之感,倏忽退休已一年有余,竟没有半点“西出阳关无故人”的伤感,有的是全新的亢奋和充实。对田冰的书法,也跨越了采访对象、跨越了同窗好友,而以同道的专业视角,有了更深一层的认识。

    田冰先生几十年临池不辍,岁月人生的历练,使他人书俱老。看他的字,苍劲饱满中透着灵秀,雄浑厚重中带着洒脱,整幅作品即是高原,每个字即为高峰,点画之间,透着生命的张力。

    他的作品《云想衣裳花想容》,通篇看去似乎给人留有无限的遐想空间。起势二字墨浓如泰山压顶,站得稳稳当当。俟后便见游龙舞动跌宕起伏,笔疏处又似清风扑面,吹得爽爽朗朗。而每个字,苍劲有力,雄浑厚重。提按有度,虬枝铮铮,犹能听见北风呼啸中的铜鼓声声。桀骜不驯的风骨,隐藏于疏密有致的间架结构中,简直就是田冰“人格”的写真。

    他的《李白·春夜宴桃李园序》横幅,萧散娟秀,飘逸清雅,疏密自然,不事雕琢,把李白“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的那种“仙风道骨”传达得淋漓尽致。可以想象,没有深厚的文化积淀、没有腹有丘壑的气度胸怀,很难准确传达出“诗仙”的气质。

    他的《唐诗扇面》中的作品,笔势老到,气韵生动,一页页打开,如珠如玉,闪入眼帘:似清泉游走山间的窃窃私语,似轻风拂过竹林的咿咿呢喃,一如王维“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的意境,颇得盛唐风骨。

    作为同道,让我佩服和欣喜的是,田冰对书法的认识,已经达到了一个理性美学的高度,正在从“必然王国”走向“自由王国”。正所谓王国维先生所说,已经从“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过渡到了“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田冰自己认为,写字易而作书极难。盖前为用而后为艺也。艺之所求,于法与美之下,穷尽变化且富个性,违而不犯,和而不同,以达同自然之妙有。不识此理,浅尝辄止,自以为是,不亦浅乎、误乎!他认为,艺术以形象感人。书法线条造型变化多端,无色而具图画之灿烂,无声而有音乐之和谐。故人称书法为最高艺术。作为艺术,每幅书法作品之方方面面则均应有可供欣赏之美感 ;而美感之所由生,皆在笔下。故曰,翰不虚动,下必有由也。书谱有云,翰不虚动,下必有由。一画之间,变起伏于峰杪;一点之内,殊衄挫于毫芒。此语本为赞美钟张,不期却道出了笔法之关键处。

    作为同道,田冰先生让我感动的,是他对书法的“痴”。他不分白天晚上,不分上班下班,除了本职工作之外的业余时间,都用来临池和学习书论了。他说,把别人唱歌跳舞打麻将的时间用来写字,这是应该的,也是必须的。当时家里条件差,孩子占着桌子写作业,他就搭起一块亚麻板练字。他在北京民族文化宫展出的小楷《滕王阁序》横批,就是在亚麻板上写成的。

    田冰对书法的“痴”,还体现在他把身边的艺术,都能“书法化”,触类旁通、融汇贯通:他把自己的书房起名为“思齐庐”,取见贤思齐之意。著名学者高嵩先生说:“田冰像海绵吸水一样,从古人、师友的书艺中吸收养分。”

    受家庭影响,田冰自幼喜欢书画戏剧。他从京剧唱腔的抑扬顿挫、舞蹈的一招一式、绘画的主次虚实对比,悟到书法线条轻重、疾徐、强弱的节奏变化规律。多门类的文化素养,丰富了田冰书法创作的内涵。在无止境地追求攀登中,他不断地否定自身的不足,促进了对新的艺术语言的探索。

    更难能可贵的是,田冰先生喜欢书写自己创作的内容。因为笔随情运,更会得心应手。在布达佩斯个展开幕式后,田先生当场填词并书写“如梦令”一阕:“参赞艾娃部长, 笑脸彩带鲜花,灯闪闪噼啪,竞看中国书法。书法书法,满壁龙蛇如画。”中外朋友称赞不已。匈中友协艾娃秘书长惊讶地断定田先生是在用气功写字。他笑答:“书前酝酿,写时屏气凝神,倒是与气功有些类似罢了。”

田冰书法作品

    天道酬勤。他的书法,获得“2004 中国书法百杰”、“20 世纪中日书画名匠”、“21世纪德艺双馨艺术家”等荣誉称号。出版了《田冰书法作品集》、《唐诗四十首真草隶篆四体硬笔书》(合著)、《中国书法百杰田冰作品(明信片)》等。有《书法杂谈》数十篇专论文章在有关报刊和网上发表。《新华每日电讯》、《人民政协报》、《中国书画报》、《欧洲时报》、日本《书道》杂志、《中国艺术家》、《中华名人》等报刊曾介绍田冰书艺。《中国当代书法家辞典》 、《中国当代文艺家名人录》等收有其专条。他的作品,多次在国外参展,是银川、宁夏,乃至大西北的一张“名片”。他先后应邀在匈牙利、日本、荷兰举办个展,并在匈牙利罗兰大学、荷兰莱顿大学举办讲座,受到外国朋友的诚挚欢迎。银川光明广场、人民广场的石碑上,宁安公园大牌坊、览山公园、鸣翠湖等地的门楼上,都有他的墨迹。

    2008年仲秋,田冰被聘为宁夏文史馆馆员。这是他书艺路上的一个加油站,也是一个里程碑,更是一个新起点。

    当时,他正在顺德职业技术学院任教。被聘为文史馆员后,他积极参加文史馆组织的活动,认真完成各项任务 ;积极参与作品捐献,服务社会 ;免费为书法爱好者讲座并指导创作。每年春节,他不顾年事已高,一如既往地到街道、企事业单位书写春联,还应邀到北京、武汉、保定等地参加笔会活动。

    这就是田冰,我昔日的同窗、今日的同道,一个偏居西北一隅的书法大家,一个执著于传统文化的书痴。在当下书坛,有一股不大不小的“作丑”之风招摇过市,而田冰先生和诸多向传统致敬的书家们,就像西部的白杨树一样,把根深深地扎进中华几千年传统文化的土壤之中。

    这是中国艺术家的正道。2014年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指出,文艺不能在市场经济大潮中迷失方向,要讲品位,重艺德。中共中央办公厅和国务院办公厅也于今年初印发《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强调文化是民族的血脉,是人民的精神家园。中华文化独一无二的理念、智慧、气度、神韵,增添了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内心深处的自信和自豪。从这个意义上讲,默默耕耘、略显寂寞的田冰们,正是代表了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

    2017年,春润鹂声、莺飞草长时节,我遵田冰先生所嘱,为他书写了四字:“松龄鹤寿”,题边款“艺海泛舟立田翁,冰清玉洁润鹂声”。衷心祝愿他“养怡之福,可得永年”,艺术之树常青。

+1
【纠错】 责任编辑: 常宁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联合国主导的第六轮叙利亚问题日内瓦和谈正式启动
    联合国主导的第六轮叙利亚问题日内瓦和谈正式启动
    穿越乡野
    穿越乡野
    新疆发布高温黄色预警
    新疆发布高温黄色预警
    杭州举办“泥人张”第四代传承人张錩作品展
    杭州举办“泥人张”第四代传承人张錩作品展
    
    01003010105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9876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