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现象之外的存在
2017-02-13 10:25:12 来源: 中国文化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何先球

  在浩瀚的宇宙中, 人类文明的积累,源于对自身已有认知局限的不断超越。世界并没有变化,改变的都是我们自身。

  今天美术馆、博物馆等艺术场域的普及,古今中外艺术世界的诸多信息,得以在相同的时空里重叠,带来文化与艺术信息的“共在”。在观念与意识上,动摇了人们对艺术发展与存在样式的唯一性。导致传统线性话语的艺术演变方式逐渐瓦解。对于今天的艺术家来说,认知艺术的方式与视角,不再必须遵循某些唯一的标准。因而,对艺术文脉的外延与拓展,在存在之外的场域里提供了更多的可能性。

  传统“明劝戒、著升沉”的主流艺术史观,在信息与技术主导的今日世界,已经无法满足个体对艺术多样可能性的需求。在“小疑小悟,大疑大悟”的新的艺术视野里,再次印证了艺术的世界里,所有固态化与逻辑化的审美结果都会成为新的艺术创造的障碍。

  在现代自然科学的许多试验中,人们也发现,人的内在知觉影响并改变着我们的客观世界。现代量子物理学的基本原理“微观粒子的迭加态”,就是在没有进行知觉干扰的情况下,一个电子会同时处于两种非确定的“活性”状态。如果一旦对其进行了知觉的干扰行为,这个电子就会发生非确定状态的“坍缩”,变成一个固态化的存在结果。

  另外,“量子纠缠”也是一样,一个原子在空中分裂,变成两个原子碎片,向不同方向散开。但这两个原子碎片的状态,一定是相互关系的,如果其中一个的角动量是正的,那么另外一个的角动量一定是负的,它们的和总是为零。在没有进行知觉干扰的状态下,这两个碎片都不会自我确定是正还是负,他们一直处于非确定的“活性”状态。当其中一个被知觉为确定的存在结果之后,另外一个马上会变成与之对应的固定属性。

  说到这里,不得不提到两千多年前的庄子。在《应帝王》中关于浑沌的寓言故事,三个帝王,南边住着的叫倏,北边住着的叫忽,中间地域住着的叫浑沌。南与北,正好是空间与时间概念中的两极,也是时间属性中的两个点。如生命在时间存在中,前一秒与后一秒的关系一样,它是关于时间属性中两个瞬间的存在结果。倏与忽都有眼耳口鼻七个窍孔,而浑沌却没有。浑沌与他的名字以及所处的地域一样,是中间不确定性的“活性”状态。倏与忽二位帝王常常相会于浑沌的地带,浑沌友善地招待他们。倏与忽为了报答浑沌的情谊,就商量说:“我们为他凿开七窍吧。”如是,倏与忽每天为浑沌凿一个孔窍,凿了七天,浑沌就死了。

  无论是今天的科学试验,还是两千年以前庄子的寓言故事,都把事物发展的非线性现象摆在了我们已经形成惯性的线性思维面前。

  而艺术,却一直努力于把世界的非线性现象物化为可视的艺术形式。我们对美的体验,总是处于非确定的“活性”状态中,无论是“庖丁解牛”“雾里看花”,还是“言不尽意”,最美的状态常常存在于“难以言表”的“活性”与“浑沌”境域之中。

  当人的情感处于审美状态时,美就是一种浑沌的存在,也可以说是情感的“迭加态”,是一种非标准化与结果化的“活性”状态。它是存在于现象之外的一种存在。

  艺术家在各自不同的艺术实践中,应用非固化的艺术媒介,储存某种“活性”的个体情感体验与内在知觉。就像酿酒师以粮食与水调制酒的醇香一样,建立一个立体的、巨大的“活性”情感储存器。

  而艺术“坍缩”的审美状态,就像把酒变成为水或是无水乙醇一样,成为某种固定而数据化的认知标准,美也将随之消失。

  (作者为画家)

+1
【纠错】 责任编辑: 谭雪莉
新闻评论
    踏春赏梅正当时
    踏春赏梅正当时
    威尼斯狂欢节开幕
    威尼斯狂欢节开幕
    江西德兴山村300米板凳龙闹元宵
    江西德兴山村300米板凳龙闹元宵
    正月十五闹元宵
    正月十五闹元宵
    010030101050000000000000011199911120455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