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中国画教学中的写生问题
2017-02-09 15:04:09 来源: 美术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文/韩璐

(中国美术学院中国画系教授)

    写生,作为中国画教学过程中的三大主干必修课程之一,在教学中,居于重要地位。就另外的临摹和创作两门课程而言,与写生也是息息相关的,三门课是一个一以贯之的不可分割的整体。但必须注意的是,三门主干课程相互之间的课程衔接问题,对于写生和创作而言,往往容易做到,但就临摹课程与写生课程来说,这往往是一个被忽视的教学盲点。

  临摹课程教学本身主要针对写生在绘画经验、技艺手段和表现形式上的手法借鉴与经验积累,临摹的本质目的是“取法”而非抄袭,但这种取法的过程、方式和要求是多样的。创作课程与写生更是具有直接的关系,写生对中国画个性化创作语言的形成以及全面素养的提升都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我们可以得出一个对中国画学习行之有效的学习方法,也就是通过临摹来服务于写生,通过大量写生服务于创作,再通过绘画创作来激发和探寻中国画表现技法的活力和魅力,如此周而往复,最终使绘画造诣不断提升。我要强调临摹与写生课程在教学中的互补与互动关系,临摹与写生可以通过教学内容与形式的相互渗透,获得更好的教学效果,当然具体的方法因人而异。

  作为学院派中国画教学,始终要保持“内研传统,外师造化,艺理双修,厚积薄发”的教学实践过程。对于中国画专业本科阶段教学而言,必须要解决的是让学生面对客观对象掌握如何表现和塑造的方法问题;对于硕士研究生阶段,是要深入探讨和梳理针对绘画某一具体感性内容的认知方法问题;而博士阶段,则以审美为基点,通过提要钩玄和文献佐证相结合的方式,不断发掘和更新中国绘画艺术的文化内涵,凸显创新思维的研究方法和破题方法问题。在这三个不同学历层次的教学中,从始至终都包含了写生的诸多绘画实践问题和理论认知问题。

  中国画写生主要要解决四个方面的问题,即绘画语言问题、艺术造型问题、色彩关系问题、章法构图问题。这四个由写生而连带出的问题基本上属于中国画基础教学范畴,但解决这些基本问题并非易事,难就难在相对应的程度上,可以说一步一重天。当然从技术的层面看,都有相对应的解决办法和训练方法。所以,通过科班化的系统教学和有针对性的集中训练,可以说是解决这些写生问题的捷径。

  自古迄今,常常有一些与之相对应的专属词语以及针对写生问题的阐释,如:以形写神,传神阿堵,心师造化、应物象形、随类赋彩、深入生活、搜集素材、下乡实习、采风、观察、感受、体验等等。东晋·顾恺之在《魏晋胜流画赞》中讲到:“人有长短、今既定远近以瞩其对,则不可改易阔促,错置高下也。凡生人亡有手揖眼视而前亡所对者,以形写神而空其实对,荃生之用乖,传神之失矣。空其实对则大失,对而不正则小失,不可不察也。一象之明昧,不若悟对之通神也。”

  从顾恺之的这一观点中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出,他是反对“空其实对”的绘画方式,并将对人写生的目的提升到“写神”上来,这一观点在中国古代绘画理论中极具代表性,并有所延伸。就形与神的问题来讲,说到底,就是写生问题的两个阶段,初级阶段重写形,也就是“规定动作”中的基本造型能力,待技艺渐进,逐渐掌握和形成了一定的绘画手段,自然也就不满足于对形的客观描画,加之对生活中美的事物的不断发掘和驾驭能力的提升,在“自选动作”中逐步过渡到注重对神韵的表达。但其前提条件是要有长时间的造型基础训练和绘画经验积累,否则会形而上学,舍本逐末,事倍功半。另外,形与神也是一个绘画过程与审美品评角度的问题。绘画从造型出发,审美从神韵着意,从事中国画创作的人必须要有基本的造型能力,而从事审美品评活动不一定要有绘画能力,这就是区别。

  学习绘画不可“空其实对”,也就是写生不可以闭门造车,这对今天的中国画的教与学都具有一定的指导意义,但就创作而言,特别是在当代多元文化共生的境遇下,形式可以是多样的,不同的文化诉求,对生活的美有着不同的诠释,全凭个人嗜好而已。但这里要补充一句,越是有生命力的艺术创造,越是源自对生活的发现与再造。当艺术创造与精神诉求结合在一起,艺术作品才会显现出其特有的魅力和感染力。中国古代绘画中出现的神妖鬼怪、龙凤瑞兽、饕餮麒麟,并非是“空其实对”的产物,其本源也都可以看作是针对于具体客观形象,通过想像力的艺术性再造,而这种想像力的再造不是一种凭空的想象,而是附着于某种文化内涵的理性思考。这些具有强烈中国元素的绘画形象,都是基于现实玄想与精神希冀相结合的艺术创造。

  对今天的中国画来说,面对真实的生活,我们缺的不是想法与技法的融汇,而是造化与文化的融通。如何在写生课程中将外师造化与赓续文化相互有机结合,规避猎奇式的发现和无根性的创新,中国画才会真正凸显其时代的人文价值,这是一个值得认真反思的教学问题,也是审美导向问题。对中国画写生教学而言,基础性的问题是可以通过科学的训练方法解决的,关键还是一个“心源”问题,唐代张璪关于写生“外师造化,中得心源”的千古论断,就像一个话题的引子,让我们不断地去刷新对天地万物的思考,“心”是思想的起点,“源”是万物的肇始,两者结合在一起,才有了天、地、人三才的相互关照与相携轮转。写生,说到底就是对三才的感知和感悟,这不仅仅是中国画要面对的,也是一切艺术样式共同的思考命题。

+1
【纠错】 责任编辑: 谭雪莉
新闻评论
    长沙石燕湖上演水上舞龙迎元宵
    长沙石燕湖上演水上舞龙迎元宵
    武汉大学早樱绽放
    武汉大学早樱绽放
    雨雪大风“联手” 湖北长阳现奇特冰挂
    雨雪大风“联手” 湖北长阳现奇特冰挂
    郑州一高校清理数千辆废旧自行车
    郑州一高校清理数千辆废旧自行车
    0100301010500000000000000111999111204387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