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新春大吉”新华网书画频道 年度杰出中青年艺术家推荐——刘佳

2017年01月23日 16:46:55 来源: 新华网

   

刘佳

   个人艺术简历:

    刘佳,男,1965年6月出生,浙江杭州人。现为中华全国青年联合会委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美术家协会民族美术艺委会委员,中国•中国画学会理事,苏州大学艺术学院兼职教授,硕士生导师,国家一级美术师,苏州市美术家协会副主席,苏州国画院院长。

吞力屯的老阿妈 180CM×97CM 中国画 2016

 

    锦书清华  落笔传神

文/蒋晖

    你们是世上的盐。盐若失了味,怎能再叫它咸呢?

    你们是世上的光。城造在山上,是不能隐藏的。

                                       ——题记

阿妈的祈福 68CMX136CM

    一  

    刘佳的早期人物画,线条如松枝老干,多短笔,却不局促,劲力十足,有点……霸道!抛弃不喜欢的东西,即使是传统国画最看重的蕴籍含蓄之美,把色彩运用得随心所欲。

    这是一个有力量的人,每次读他的画,我都这样想。

    我一直觉得刘佳是很特别的一个朋友,低调,稳重,有些……含蓄,谈艺术,即使有激烈的观点要说出来,依旧从容,这风度更像是学者——

    那会他在艺术学院当教授,往自己的烟斗慢慢装烟丝,稳当的感觉。

    锦书清华里,是苏州的一个地名,大致就在苏州大学相门后庄。刘佳住在这里很多年,说起来,以“里”为居的命名法,在古代江南城市,乃是最寻常的做法。“里居”者且不说可以是皋桥“举案齐眉”的高士梁鸿,“腊梅里”“丁香里”这样的地名实在够清贵,刘佳选择在此,“以前是一所学校,住着踏实”。记得一次他邀请我去朋友家看藏画,大家的收藏果然非凡,刘佳一边看一边评点,脸上还是风轻云淡。

    这是内心有力量的人。

    第一次看到他的作品,我很惊讶。他画的是西藏。

     西藏是他二十年前游荡过的故乡,那里土地山河,鲜艳的色彩,人民的笑容,淳朴灿烂,阳光下的金顶在正午时分闪闪夺目,法螺威武,僧人的长袍与藏民的笑容,都让刘佳激动,他以浓郁的色彩捕捉高原上的光影,石头的沧桑强悍,河流的奔涌决绝,最后落在人的脸上笔下,他的人物系列健康,自然,是日光下茂盛生长的一群人,即使褴褛,步入老年,依然是快乐,眼睛里有光!

     西藏当然很难画出“文人画”。如版画里黑白分明的强烈,那块土地如此直接,它凌厉,苍茫的,空阔的,雄峻的人生,浓烈如酒,纸窗清茶的絮谈,真是万里之遥的一个清梦了。

    人的适应程度,其实不在身体,在心。所谓心境,转境,心灵对环境的认可,适应乃至抗拒,大多由心。刘佳他是斯文儒雅的,在大学课堂上传业授道,幽默的态度让学生们都喜欢亲近。刘佳身上其实有一种内敛的彪悍,看过不同的风景,望见过许多迥异的山川河流,世界的颜色他知道,在世界屋脊仰望过雪山的巍峨神圣,呼吸过如茵草原上鲜花盛开的清芬,“江南”不止是杨柳岸,断桥雪,虎丘千人石上名士们的歌咏,从江南走来的刘佳喜欢钟鼓楼的悠扬,也爱广袤的高原,带着写生簿,进到随便哪一座庙子,浓郁的酥油味道,刘佳一定很快就适应了。他看到矿物颜料在壁画上生动地站立千年,优美的线条满是菩萨的悲悯与庄严。喝杯奶茶,转身进入迷宫般的集市,蓝天下,市声喧哗掩不住诵经的虔诚,刘佳看见这么多满是故事的面孔,生活的沉淀或磨砺,沉稳与天真,是他们的一张张面孔直接走进了画里。刘佳知道,自己要做的,是保持敬畏。而他的笔,饱含深情。画面上的这片土地,城市,乡村,道路,骄阳似火,绚烂光华,在西藏,他看到了普通人脸庞背后那些安详高贵的灵魂。

    西藏题材的中国水墨人物画,为刘佳赢得了许多声誉。他开始反省,“那时候,我把中国画色彩讲究透明的东西也给抛弃了!”

    人要有大气,才懂得取舍。

    刘佳有一个寂寞的童年,时代的大潮里,只有奶奶的陪伴。而写生的时候,他觉得快乐。写生,其实是他与世界对话的一个角度。

    世界安静呈现在那里,多么美好!

    对他的用功,我这样理解。

   1 2 3 4 下一页  

【纠错】 [责任编辑: 伊媛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相关稿件

0100301010500000000000000111002111203683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