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文

邢少臣:汉碑入画 雕塑成型

2016年01月07日 09:37:41 来源: 中国文化报

  神仙石寿(国画) 邢少臣

文/林阳

  人物名片

  邢少臣,字扫尘,1955年生于北京。大写意花鸟画家,现为中国国家画院创作研究部副主任、中国国家画院邢少臣高研班导师、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画学会理事、文化部高级职称评审委员、中国艺术研究院特聘研究员。

  1980年在北京首次举办个人画展。1982年参加“北京八十年代画展”。曾先后在北京、山东、台北及日本的东京等五城市举办“邢少臣水墨画巡回展”。出版有《邢少臣画集》、《邢少臣小品集》、《邢少臣的花鸟画》。

  1955年,邢少臣生于北京一个普通的工人家庭,在兄弟七人中,排行老二。他自幼喜爱画画,常被小人书里的人物张飞、赵云、武松、李逵等画像吸引,逐个描画。14岁时,开始临摹齐白石艺术作品。17岁时,邢少臣到宽街小学当美术老师,与齐白石的儿子齐良已成为同事,他们就写意花鸟画切磋交流。

  1973年,邢少臣通过任率英结识了卢光照。同年,他和北京画院老院长崔子范先生相识,崔老告诉邢少臣,花鸟画家不单要了解花,更要熟悉鸟,因为在一张花鸟画中,鸟就是这张画的画眼。崔子范让邢少臣先学着养一养鸟,一边了解鸟的外在特点和个性。不久,邢少臣又认识了王雪涛、李苦禅、董寿平、溥松窗、梁树年、何海霞诸位先生,与他们的接触使其获益良多,让他知道如何做人、如何作画,做人与作画的关系,人品在画品里的重要性等等。1986年受刘勃舒聘请,他来到中国画研究院,成为专业美术师。

  中国绘画自宋代以降,形成了人物、山水、花鸟三大格局。宋代之前,绘画追求写实,再现客观事物。元代之后,文人画兴起,写意绘画成为潮流,他们追求自我感情的个性抒发,再造意境。写意绘画逐渐成为了中国画的主流。

  大写意花鸟画是中国传统绘画中最为典型的画法,也是难于创新的画法。邢少臣的大写意花鸟画远师青藤的狂放、八大的简约,近取吴昌硕的朴茂、齐白石的天然、潘天寿的霸悍。舍巧媚、去甜俗,启雄浑大气、自然真率之风。著名国画家石齐曾评价邢少臣的画风:“他不取普及的表皮华艳,而是深层地探觅中国画写意真谛……难能可贵的是点自家灯火,使得满屋富丽堂皇。”

  邢少臣的画风受八大山人的影响极深,他在水墨的研究与实践中智慧地承继八大山人的艺术思想。不同的是,八大山人多表现消极避世的情感,而邢少臣却反映生活美好的一面。

  邢少臣得齐家大写意花鸟画的精髓。他继承了“用我家笔墨,写我家山水”“作画妙在似与不似之间,似为媚俗,不似为欺世”的艺术传统,他的笔下题材新颖,格局阔大。

  格局可以形容人的度量与胸襟。邢少臣的个人魅力就有度量大和胸襟宽广的特点。他的绘画也如同他的个性一样。他的大写意花鸟画,画面布局纵横捭阖,以简驭繁,不拘小节,强调视觉的冲击力。在传统题材花鸟画中,邢少臣注意构图的疏密,尽量用简洁的绘画语言表达,布局中注意留白、空灵,计白当黑、一以当十,给观者无限的想象空间。他对“鸟”的创作最为重视,常常将其拟人化,融入自己的思想感情。

  邢少臣热爱生活,作品题材广阔,时时越出传统花鸟画的范围。比如他的作品《发财图》,表现了他儿时在北京搂树叶以供家里生火的场景。再如他笔下的《插秧》,每次看都会引起我的共鸣。我当年在湖北干校时插过秧,后来在京郊插队也插过秧,对此有深刻的体会。农民弯腰插秧的情景鲜活地跃然纸上,深深地感染着观众。这类作品表达了画家对现实生活的热爱和乐观风趣的态度。

  邢少臣注重写生,格物致知。他虽然主攻大写意花鸟画,在画面上追求大气,舍去一些枝节,但他仍然注重生活。齐白石老人说:“善写意者,专言其神;工写生者,只重其形。要写生而后写意,写意而后复写生,自能神形俱见,非偶然可得也。”

  邢少臣观察生活、深入生活、热爱生活。对于社会上一些所谓大写意花鸟的作品,他直接表达自己的看法,认为一些作品缺乏生活,即使是花果或禽鸟,都与生活相去甚远。比如鸟的喙,什么样的鸟有什么样的喙,那是鸟长期生活的特征,在大写意花鸟画中仍然要体现出来。再如鸟的腿部特征,不能画出反骨节。画眉鸟在鸟类里是中等体型的鸟,和它体型相当的有雏鸡、八哥、鸽子等,比它小的如红子、燕雀、麻雀等,还有大型鸟如鹰、鹤、鸡等。邢少臣能够熟练掌握大中小三种体型鸟的画法。邢少臣长期坚持写生,坚持速写、素描,先重其形,再抽象、提炼、写意,画出今天我们所见到的、有其特色的大写意花鸟画。

  邢少臣以汉碑入画,追求格调雅致。从内容上看,他仍然将花鸟画大师们的题材,如梅、兰、竹、菊作为主要表现对象。这些是他品格的代入。潘天寿说:“画为心物熔冶之结晶。”邢少臣的大写意花鸟画是下了苦功夫的,有段时间,他天天晨起画画,完成若干张才吃早饭。几十年如一日,一张画反复经营。吴昌硕说自己“苦铁画气不画形”,我认为“少臣写意不写形”。用笔、用墨、用色,都努力与前人拉开距离。同时,以汉碑入画,成为其大写意花鸟画的鲜明特点。他的线条中充满了刀刻的力量、金石的味道,有魏碑的坚实、有汉隶的浑厚。大笔如椽、力若千钧,摧枯拉朽,却又难见机锋。这多少反映了邢少臣的性格特征。在他的作品中,汉碑的线条和鲜活的彩色交织融合,线条欲压住色彩的恣肆,而色彩要突破线条的束缚。线条与色彩的冲突、交织与融合构成了邢少臣独有的拙重、雄浑、博大的艺术气质。

  邢少臣还创造了独特的笔墨结构,雕塑成型。雕塑性是他总要表达的思想,他理性地将自己的绘画引向一种新的感觉。邢少臣在他的美术理论中多次强调雕塑性,这也是他的主攻方向之一。他说:“雕塑性就是画面要整而不碎、聚而不散,追求画面的空间感和体积感。这种追求与画西画不同,它是用笔墨来表现的。过去的大写意花鸟画不注重体积感和空间感,只注重画面的形式,所以书写性完全占据了大写意花鸟画的主导。很多大写意花鸟画家则对画面进行了多种形式的处理,以弥补笔墨表现的不足。但这些弥补终究小家子气,没有抓住当今花鸟画的根本。大写意花鸟画不需要特技,必须用笔墨来完成,把笔墨推到极致,让笔墨极具雕塑性,这才是大写意花鸟画的发展方向。”

  雕塑性是强调画面的质感。他不论是使用色彩还是线条,都力求墨或色彩的饱和度。在他的画面中,我们能够强烈地感受到油画的颜料堆积,如同梵高笔下的向日葵,色彩斑斓而又突出。那种强烈的感染力远超前人。在许多作品中,他强调对原色的使用,并且用尽量大的原色面积来冲击视觉。

  邢少臣认为:“中国大写意花鸟画的雕塑性就是用笔墨结构来完成对形象的雕塑,要求线条有力度、形象有深度,有笔与笔之间的间架结构;笔触要宁方勿圆、宁直勿曲,形象上多少有些棱角……现而今大写意花鸟画之所以转入低谷,就是软弱无力的作品太多,轻描淡写的作品太多。雕塑写意的提出正好来治这一顽症。”

  这就是邢少臣作品与传统的中国写意花鸟画不一样的地方。

  人品即画品。我与邢少臣相识20多年。通过看他的画,聊天,更多地了解他的为人。据我观察,邢少臣粗犷、豪放的性情中,还有一些细腻的地方,时时让你感受特别的温暖。在他的谈吐中,我从没听到过他对别人绘画有不好的评价,说起自己的老师更是百般尊重和敬仰。在许多艺术沙龙的辩论场合,他的笑容能融解那些机锋甚健的尖锐话题,他在充当那些高谈阔论的艺术家们的听众。其实,他才是真正的艺术家。

集成阅读

热点推荐

频道推荐

    010030101050000000000000011199911286044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