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文

吕胜中:用剪纸为现代文明“招魂”

2013年10月23日 09:53:13 来源: 新华报业网
分享到:

  “暖汤濯我足,剪纸招吾魂”。唐代大诗人杜甫在“安史之乱”后所写《彭衙行》中的这两句诗,给了吕胜中最初的灵感,让他有了在现代文明中做“剪纸招魂”的欲望。

吕胜中:用剪纸为现代文明“招魂”

  吕胜中,图片源自网络

吕胜中:用剪纸为现代文明“招魂”

  吕胜中剪纸作品,图片源自网络

  吕胜中自己说,最早剪“红小人”是在1985年,“当时,我去中国西北采风考察,看到农村的老婆婆们剪的“抓髻娃娃”,觉得很好玩,就跟老婆婆们一起剪。那时剪的小人是模仿民间的造型,结构比较复杂。这是一种据说可以避邪除恶的民俗剪纸。”

  梁代宗懔著《荆楚岁时记》讲到,在南北朝时期,就有“正月七日为人日,以7种菜为羹,剪彩为人,或镂金箔为人,以贴屏风,亦戴之头鬓”的风俗。吕胜中注意到,这面对称的人形造型图式在全世界不同地域,民族早期的文化中是普遍存在的现象。中国商周青铜中的人,族徽铭文,非洲雕刻,古巴比伦金银饰物中的人形,欧洲巴伐利亚民族蜡制的龟形人……等等。

  他们是谁?几年后,当一位德国人就“红色列车”上的“小红人”采访吕胜中时,他回答:他们是每个“人”的灵魂。的确是这样,这是人类不约而同的自画像,是一步步走向文明深渊的人类正身修心,提醒自己不要得意忘形的一面镜子。

  从1985年起,小红人逐渐成为吕胜中艺术创作的基本语言。吕胜中1984年进入中央美术学院年画连环画系读研究生,但他最早并没有想到要用剪纸来进行创作。1987年,他在进行毕业创作《生命瞬间永恒》的过程中,这种想法才逐渐明晰起来。

  1985年,吕胜中以剪纸的技法进行创作实验,做了《天地合,万物生》、《醒,幻,梦》,1987年在毕业创作《生命瞬间永恒》,1988年在《魔术与杂技》系列作品中,都使用了这种对称的人形作为生命的符号。

  当时吕胜中并不是特别自觉的,做完以后,他感觉是等于对中国传统文化的一个温习,他重新认识的应该说更深了,后来又发现各个民族、各个地域确实都有各个不同的部族,在原始性的文化当中,都有做人形这种风俗。吕胜中觉得这个人形实际上是一个生命的符号,它不是具体某一个人,它是一个早期人类的自画像,而且大家不约而同都有这样一个符号,两手张开,是正面的、对称的,不光是中国传统文化所独有,它是人类共同的一种造型。

  剪一趾小纸人儿用以唤回丢失了的灵魂,这样的习俗至今仍然流行于远离都市的乡村。“暖汤濯我足,剪纸招吾魂”。唐代大诗人杜甫在“安史之乱”后所写《彭衙行》中的这两句诗,给了吕胜中最初的灵感,让他有了在现代文明中做“剪纸招魂”的欲望。吕胜中还发现,今天的人们同样对这种质朴的人形表现出热情与珍爱,而“小红人”的名字也不是吕胜中原先取定,是大家顺口叫出来的。

集成阅读

热点推荐

频道推荐

0100301010500000000000000111002112558424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