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首页 > 正文

超级计算机“天河一号”饱和运行 每天忙啥?

2017-02-08 13:57  来源: 人民日报

原标题:我国首台千万亿次超级计算机饱和运行,日在线任务量超1400个 天河一号 每天忙啥

 

我叫“天河一号”,生于2010年10月,住在国家超级计算天津中心。过年这些日子,我可一点都不清闲。我每天在线任务量超过1400个,处于饱和运行状态,这是欧美国家级超算中心都很难达到的一个业务规模。我每天都在忙些什么,为什么会这么忙,忙碌有啥意义?别着急,听我一一道来。

 

名副其实的“超算红人”

 

在普通人看来我只是12排黑色的大柜子,但“人不可貌相”,我可是中国第一台千万亿次超级计算机,也曾是世界上运算速度最快的超级计算机,持续速度每秒2570万亿次浮点运算、峰值速度4700万亿次。如果换算成民用计算机的运算速度,我运算1小时,相当于全国13亿人同时计算340年以上。

很多人认识我是在2010年11月,我代表中国首次获得世界超级计算机500强榜单第一名,成为超算红人。这个消息让国家超级计算天津中心主任刘光明十分激动,他还记得以前在超算领域受制于人的日子,欧美等国不仅漫天要价,还要求给他们的计算机单独造房子并且不准中国人靠近。2010年,我不仅荣登榜首,还在国际上开创了CPU和GPU高效协同计算的先河(此前都是CPU运算),国外不仅没有能力再封锁我国,还要派专家来参观学习。

国家投入4亿元资金、科学家们宵衣旰食地研究我,之所以这么重视,是因为如果缺乏自主的超级计算能力,在气候、气象、海洋与能源等关系国计民生的重大基础领域,就无法开展长效气象预报和高分辨率油气勘探,会长期受制于人。

2015年,美国启动“国家战略性计算计划”,日本、欧盟、俄罗斯等国也都制定了超级计算发展计划,超级计算是未来世界各国抢占的技术前沿,也是名副其实的“国之重器”。

 

“算天”“算地”的“全能算将”

 

我的本领很大,作为一个全能算将,“算天”“算地”“算人”都是我的拿手好戏。

“算天”是让大飞机、航天器在我模拟的虚拟空间飞行,让气象、雾霾在我的数值时空里预测未来变化。听起来很抽象?大家想象一下飞行器和航天器的尺寸就明白,实物实验不可行,成本也太高,且通过传统实验风洞开展飞行器设计已很难满足需求。美国波音787客机70%的研发设计工作都由超级计算数值风洞和计算机辅助设计完成,样机建成直接进入试飞。现在,我已经参与过“国产大飞机、宇宙飞船的全尺寸飞行气动模拟”等重要研究工作。

再说说雾霾预警吧。我与中国气象局气象科学研究院等单位合作,构建了自动化实时雾霾预警预报系统,只需要2—3小时就能算出最长时效预报5天的数值预报,实现目前雾霾预报最高网格精度2—3公里,而过去,精度为50公里左右。通过对污染源、区域污染数据的精确分析,为未来雾霾治理提供预警及解决方案。要知道,以前这些都要依赖国外计算机,即使不考虑国家战略意义,它们性能并不优于我,投入费用还是我的数倍。

“算地”是能给地球做“CT”。过去在油气勘探领域,我国缺乏强大能力的超级计算机,并且核心软件需要从欧美几大石油软件巨头购买,这样在国际石油勘探上完全没有竞争力。从2011年开始,我与中石油东方地球物理勘探研究院合作研制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技术成熟的石油地震勘探数据处理的核心软件和处理平台,原来需要30天完成的业务项目在我的处理平台只需要16小时。这帮助我国石油公司在国际勘探竞标上成功击败欧美公司,完成了多个国际、国内项目。

“算人”是指探索人类大脑的秘密、破解人类基因密码。脑科学是神经疾病治疗、人工智能等诸多领域取得突破的驱动力。在国内的全脑三维成像领域,基于我的超级计算能力和并行处理技术,已实现150倍以上的提升。原来一次鼠类全脑成像数据处理需要5—7天,现在1—2个小时就可完成。同时,我们也与神经科学家合作开展我国脑神经网络仿真与超级计算的首次结合,将为我国脑科学下一步的创新发展打下坚实基础。

 

科技创新的“得力助手”

 

现在,每天都有60多名科学家和专业工程师在保障我运行,每天都要花费近10万元为我提供动力。我可不是瞎忙,每天并发在线运行的任务超过了1400个,这意味着每天有1400余项科技创新研究工作要靠我的超强能力来支撑,在世界上还没有第二种科技服务公共平台有如此大范围的服务能力和对科技创新的支持能力。

我的服务对象也很多,目前服务的科研、企业、政府机构用户数已近1300家,主要用户遍布全国30个省、自治区和直辖市。

国家科技创新和新兴产业发展服务离不开我。在我的超级计算平台,有超过百家的科研团队在从事电子信息、纳米、先进复合、储能、超导、磁性等新材料的计算模拟工作;中科院上海药物研究所利用我的超算平台并结合实验,从20多万个代表化合物中筛选出抗癫痫先导药物,北京生命科学研究所依托我研究未来代替抗生素治疗细菌感染的新药,可以说我已经成为国内药物研发的重要支撑平台。在基因测序领域,天津超算中心与华大基因等科学研究机构开展合作,基于高效基因测序处理软件进行人、动物、植物等大规模群体基因分析,其中3000株水稻的基因组重测序分析,处理速度提升15倍……

作为全球首个实现收支平衡并略有盈余的超级计算机,我不仅提供简单的计算服务,还能帮助企业转型升级、提升研发效率与市场竞争力。根据初步统计,我已为企业节省研发投入上亿元,为企业带来相关经济效益超过30亿元。

近几年,天津一汽在发展过程中面对新车型高速更新的中国市场,由于缺乏高效的设计研发平台等原因,想自力更生开发出核心产品基本没有可能,逐步面临困境。2014年下半年他们借助天河工程仿真平台,使其新SUV整车气动性研发周期由原来的3—6个月缩短到10天以内,设计生产出了城市小型SUV车型,提前上市的车型成为其市场销售的主力。

这一生能为促进国家高端信息技术发展,支撑重大科技创新、产业转型升级与创新贡献力量,我很荣幸和自豪。由于需求快速增长,我现在的利用率已经超过90%,计算、数据存储能力已经处于饱和运行。不过大家不用担心,我的弟弟“天河三号”马上就要诞生了,它的运行速度将是我的200倍。国家大数据发展战略实施、“互联网+”行动计划、中国制造2025等重大发展规划迫切需要超级计算能力的支持,我们一家都会撸起袖子加油干!(记者 朱 虹 龚相娟)

作者: 朱 虹 龚相娟   [责任编辑: 吕芮光]

相关稿件

超级计算机,脑神经网络,雾霾
010030091140006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