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文

专家:允许单独家庭生育二胎或不会导致人口失控

2013年11月14日 10:37:19 来源: 中国经济周刊
分享到:

p-41-1

郭志刚 北京大学中国社会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社会学教授

王广州 中国社科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研究员

p-41-3

顾宝昌 中国人民大学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教授

  原标题:专家呼吁改革人口政策

  “中国人口最大风险不是总人数,而是老龄化”

  “我们现在之所以会出现越来越多的‘421’家庭和失独家庭,就是因为从1980年开始实行的以独生子女政策为中心的现行计划生育政策,让中国微观家庭、宏观的人口架构发生了变化。”10月31日,在由中国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组织的“中国生育政策改革主题沙龙”上,北京大学社会系教授李建新感叹道。

  1980年1月,为进一步控制人口数量增长,中央下发文件,提出“计划生育,要采取立法的、行政的、经济的措施,鼓励只生一胎,力争1980年把人口自然增长率降到10‰”。自此,人口总数已达10亿的中国开始实施“一对夫妇只生一个孩子”的生育政策。

  虽然只生一胎的人口政策对当时我国经济发展做出了积极贡献,但是在中国人民大学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教授顾宝昌看来,现行生育政策已经不再适应当前经济发展的要求。

  “我们总说要发展经济,全面建设小康社会,但是现在关于小康问题的讨论,却从来没有涉及过人口问题。”顾宝昌对《中国经济周刊》指出,“如果没有了人口作为基础,所有关于小康社会的讨论基本上都是空谈。”

  “现在人口面临的最大风险不是总人口的失控,而是老龄化问题严重。” 北京大学中国社会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社会学教授郭志刚告诉《中国经济周刊》,“一般观点认为,65岁以上人口超过总人口7%的社会就是老龄化社会。我们从2010年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下称‘六普’)的数据发现,我国65岁以上人口占比已经接近9%。”

  党的十七大报告曾提出,坚持计划生育的基本国策,稳定低生育水平,提高出生人口素质。去年十八大报告中则删去了“稳定低生育水平”的措施,提出“坚持计划生育的基本国策,提高出生人口素质,逐步完善政策,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

  对此郭志刚表示,当时很多人口学者认为这是一个积极信号,但时至今日,相关部门仍然没有在生育政策上采取任何动作。

  日前,有媒体报道称国家正在酝酿调整现行生育政策,单独家庭(即夫妻有一方是独生子女)生二胎政策有望全国放开实施,但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下称国家卫生计生委)相关负责人随即表明,目前对于计生政策的调整没有最新变化。

  今年8月,国家卫生计生委新闻发言人邓海华曾对《中国经济周刊》表示:“原来的国家人口计生委和组建后的国家卫生计生委对完善生育政策问题进行了大量的调研论证,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我们将按照中央的决策部署,适应经济社会发展和人口长期均衡发展的要求,积极稳妥地做好完善生育政策的相关工作。”

  “我们在2004年、2009年曾两次向中央建议要及时调整生育政策,从来没有得到过正面的答复。”顾宝昌坦言,“每次都是听说要调整了,后来就又没了信。”

  “生育问题关系到我们每个人、每个家庭。我们要像关注养老金和医改那样去关注这项政策。”李建新说。

  对话

  低生育率加剧中国人口老龄化

  郭志刚:计划生育的目的是希望人口发展能够与社会发展相协调,减少矛盾。而现行生育政策的核心是独生子女政策。

  现行生育政策在当初人口增长快、经济情况不好的背景下,确实起到了调整人口的作用。但是生育政策需要根据不同时期的人口数量发展做出调整。

  现在中国人口面临的最大风险不是总人口失控,而是老龄化严重。虽然我们国家的人口总数还在增长,但是我们要注意到,根据六普公布的数据,我国0~14岁人口所占的比例已经从1982年的33.6%变成了现在的16.6%,而65岁以上老年人口所占比例却从30年前的4.9%升至8.9%。

  近20年来几乎所有的全国人口调查均反映出中国的生育率处于1.3~1.5之间非常低的水平。六普统计出来的全国生育率只有1.18。以前我们老是担心生育率会反弹,事实证明,反弹没出现,老龄化却提前到来了。

  虽然目前从数据上看,中国劳动年龄比例在不断上升,但是我们可以想见,如果一直保持现行生育政策不变,今天这些作为主要劳动力的50后、60后、70后和80后在40年内从劳动年龄进入老龄,中国将会面临多么严峻的社会问题。

  王广州:一般来说,不同年龄阶段的生育水平不同,而即便是在同样的年龄阶段,不同时期的生育水平也不尽相同。目前我们观察到的结果是:我们国家生育率(编者注:本文所提生育率皆为总和生育率,指该国家或地区的妇女在育龄期间,每个妇女平均生育的子女数)的大趋势是下降的。不同年代的人由于观念不同,受教育程度不同,这些因素都在影响着我们国家的生育率下降。

  一般来说,受教育程度低的人,相对容易多生,农村小学文化水平以下的妇女生育率总是最高的。然而六普调查到的数字是:小学文化水平以下的妇女生育率也只有1.64。

  去年10月,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发布的《人口形势的变化和人口政策的调整》指出,如果全国同时放开二胎,头几年总和生育率会超过4.4。我们对此做过研究,我认为生育率将超过4.4的可能性几乎是零。我们国家目前每年新出生人口1500万左右,而如果生育率超过4.4则意味着新出生人口将突破4700万,这是一个很大的新增数。

  顾宝昌:我们正面临着新的人口挑战:我们的生育率长期走低,人口老龄化越来越严重。

  今天生的孩子少,6年以后小学生人数就少,12年之后中学生人数就少,18年以后考大学的人少,20年以后进入劳动力市场的人就少。随着年轻劳动力的减少,整体劳动力供给就会减少。

  在我们国家的历史上曾经出现过低增长率时期,但是我们从来没有出现过低生育率时期。谁都没有见过低生育率、老龄化的中国社会将会变成什么样。这对我们国家来说是一个前所未有的挑战。

  允许单独家庭生育二胎或不会导致人口失控

  王广州:放开单独家庭甚至彻底放开二胎到底会给我们国家人口增长带来多大的影响?我们通过现实数据用计算机仿真做出的预测结果显示:全国目前放开单独家庭生育二胎没有多大的风险,分步实施全面放开二孩生育政策也具有可行性。

  从出生人口数量变化来看,如果我们一直坚持现行生育政策不变,出生人口规模估计值的均值将从2010年的1500万人下降到2050年的900万人。如果我们在2015年允许单独家庭生二胎,那么2016年出生人口规模估计值的均值将达到1600万人左右,超过1800万的可能性很小,比不放开多100万人左右,多出300万的可能性很小。

  从总人口数量变化来看,如果我们一直坚持现行生育政策不变,我国总人口数将在2023——2025年左右达到高峰,估值为13.92亿人,高峰过后,总人口的下降速度非常快,预计2050年全国总人口估计值的均值将下降到12.6亿人左右,比六普调查数据减少8000万人。

  如果我们在2015年允许单独家庭生二胎,那么人口总高峰将在2026—2029年左右出现,估值为14.01亿人,此后总人口数量还是会下降,估计2050年全国总人口将下降到13.02亿人左右。

  我认为,允许单独家庭生育二胎,对人口总量的影响非常有限,一是因为目前单独家庭中处在育龄期中的人的数量比较少;二是因为这些人里面已经有一些人生了二胎;三是这些单独家庭里面包括双独,他们按目前的生育政策本来就可以再生一胎。所以说放开单独家庭的生育限制不会给出生人口数量带来很大的影响。

  我们研究结果认为,全面放开二胎,如果大家真的扎堆生孩子,可能会造成一些冲击,但我认为分步实施放开二孩政策具有可行性,比如按照地区、年龄逐步放开等方法可以分散可能出现的集中生育。

  郭志刚:如果你认为生育率低完全是由现行生育政策所导致的,那么你对未来的判断就是,一旦生育政策有所调整,大家马上就会生两个甚至更多的孩子。

  而实际上,如果你把买房子、租房子、孩子吃穿用、学费等等所有的生活成本和教育成本计算在内,你就会发现,高昂的费用让养一个孩子变得越来越不容易。

  这次六普统计发现,全国有50%的人口都在城镇里,他们不再是传统的小生产农民,他们在城里所有的衣食住行都需要花钱。而且更具体的是,在20~30岁这个区间,有60%的妇女都是在城里生孩子、养孩子。

  六普的统计结果显示,现在流动人口的生育率比非流动人口的生育率要低很多,因为流动人口没有条件生育,他们甚至连结婚都没有条件。所以今天我们国家的生育率之所以会如此之低,并不完全是被现行生育政策压下去的,而是和当前我国所处的经济发展阶段息息相关。

  政策一旦进行调整,只会放开那些被政策卡住、不能生二胎的人,并不会让那些因为经济困难不生孩子的人多生。        

集成阅读

热点推荐

频道推荐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63212570179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