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新闻

新华时政 > 正文

广东官员财产公开三试点之初探

2013年02月03日 18:56:13
来源: 新华网
【字号: 】【打印
【纠错】

    中国网事:公开即突破 争议中前行——广东官员财产公开三试点之初探

    新华网广州2月3日电(记者毛一竹 扶庆)珠海横琴新区、韶关始兴县、广州南沙新区将在春节后启动财产公示试点。在刚刚结束的地方两会上,这一消息的不胫而走让广东省的“两区一县”迅速成为公众关注的焦点。

    与以往不同的是,在社会各界的千呼万唤中,被寄予反腐厚望的财产公示试点,注定是一场聚光灯下的改革。近日,记者走访韶关始兴等地,耳闻目睹了当地因试行财产公示制度而带来的新变化。

    宣传板上“晒工资”成为“反腐窗口”

    坐落在粤北山区的韶关市始兴县,原本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经济欠发达的小县城,却因成为财产公示的试点一炮而红。当地一名基层干部告诉记者,自从始兴作为试点的消息传开后,各路媒体记者纷至沓来,一下子打破了小城原有的平静。

    随机走进始兴县太平镇政府,一楼大厅进门处左手边的“政务公开栏”吸引了记者的注意。该镇领导班子13名成员的收入清清楚楚地列在表格里,工资、岗位补贴标准、通讯补助等数据一目了然。

    “党委书记、人大主席总收入2720元、工资2100元、岗位补贴标准620元、通讯补助(移动加固话)360元;党委副书记、镇长总收入2702元、工资2082元、岗位补贴标准62元、通讯补助(移动加固话)360元;党委书记2480元、工资1900元、岗位补贴标准580元、通讯补助(固话)30元……”

    随后,在记者随机走访的始兴县财政局、始兴县地税局、城南镇政府等单位,宣传板上“晒工资”几乎成为了一项“例牌制度”。除领导班子的收入外,公务车辆费用、财务收支也进行了公布。收入上,只是项目的细化略有不同,不同单位的领导干部在收入上也存在差异。

    譬如,财政局局长的总收入是3944元,其中工资是1331元、津贴补助是2613元;地税局局长2012年1到11月的总收入是64446.25元,其中工资是16005元、岗位补贴标准是48441.25元。

    在随机走访的过程中,记者出入没有受到任何阻拦、盘问,大多数部门都把宣传板放在较为明显的位置。一名职能部门的副局长告诉记者,从去年6月开始,县各级政府、职能部门及行政事业单位,按照纪检部门的统一部署,在办公楼的宣传板上“晒工资”,为财产申报公示制度的试点迈出了第一步。

    “大家的收入都公开了,反而没什么压力,清清白白做人嘛。”一名教育界的科级干部说:“财产公示对干部来说是一种震慑,让大家在心理上有所忌惮。”

    “历史旧账”不能拖改革后腿

    2012年,广东省拟定珠海横琴新区、韶关始兴县为领导干部家庭财产公开试点,广州市主动确定南沙新区作为市级试点。根据广东省《从严治党五年行动计划》的要求,试点工作将在2014年前完成,并逐步推开。

    近日,韶关市市委书记郑振涛披露,春节后,始兴县526名副科级及以上干部的家庭财产相关资料将在内部网上公示,申报和公示的内容包括“干部的工资奖金、津补贴、劳动所得、房地产、投资和汽车等项目”6个部分。目前这些资料已经在内网上进行整理分析。

    广州市纪委常委梅河清也在新闻发布会上透露,推进领导干部财产申报公示制度已被纳入广州市委全会100项重点督办工作,广州南沙新区将在春节后启动这项工作。

    对试点地区紧锣密鼓、渐进有序地推进财产申报公示制度,记者接触的十多名基层干部都认为,这项探索势在必行,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但谈话间也或多或少流露出一些担忧。

    ——隐私权要不要保护?

    一名在人大工作的基层干部说:“保护隐私应该成为财产公示制度的基础,现在社会上买卖个人信息的不法行为十分猖獗,推行财产公开也要注意信息安全,避免隐私受到侵害。”

    专家认为,领导干部掌握的公权力,是人民群众赋予的,应该受到约束,接受社会监督,但也要尊重和保护领导干部的个人隐私。中国纪检监察学院副院长李永忠说,在实际操作中可以划定人群、划定层次,对申报和公示的方式方法进行细分,逐步达到实际效果。

    ——“历史旧账”怎么算?

    始兴县政协一名副科级干部告诉记者,上世纪九十年代,不少干部曾响应号召,停薪留职下海经商,或在政府公办企业中担任职务,即便在五六年前,也有一些地方政府鼓励公务员停职经商。这些特殊时期,部分公务员通过合法途径赚到了钱,这些财产究竟怎样界定,公布出来是否能被公众理解?

    北京大学廉政建设研究中心主任李成言表示,这些顾虑“值得理解,但有办法厘清”,所有资产的积累都有记录可查,档案中的履历、银行的流水账、近几年房价上涨带来的收益,只要能查清来源,公众也是可以理解的。

    专家认为,在陆续开展的探索实践中,必须不断完善财产公开的制度设计,促进干部群体消除疑虑,达成共识,才能减少改革中的阻力。

    谨防“捧杀”“棒杀”让试点“胎死腹中”

    与之前诸多的“单打独斗”却又“昙花一现”的官员财产公开试点不同,广东的此次探索是由省委有计划地部署推进,显示出与以往不同的改革勇气和魄力。一些始兴县的基层领导干部告诉记者,“财产公示领导小组”已经向公示对象征求了意见,方案也几经修改。

    2月1日召开的广东省纪委十一届二次全会再次明确提出,2013年将严格落实领导干部报告个人有关事项制度,健全定期抽查核实、汇总分析制度,并继续推进报告事项在一定范围公示试点工作,逐步扩大试点范围。

    据一名接近广东省纪委的人士透露,2013年将在深圳前海地区和两个广东省直机关进行财产申报公示的试点。除内网“晒家产”外,也不排除以后拿出一些岗位向社会公开。此外,省内一个地级市的主要领导已主动请缨,表示愿意将该市作为“新任官员财产公示”的试点。

    虽然财产公开被公众寄予厚望,但仍需其他反腐措施多管齐下。珠海市纪委书记王衍诗说:“财产公示是众多反腐手段中的一种,主要起到预防腐败的作用,不能神化它,更不能天真地认为一公示就可消除腐败。”

    广东省纪委有关负责人表示,财产公开要稳步推进,外界要给予新制度一定的生存空间,允许地方进行多种多样的探索,不要让新制度在舆论的“捧杀”或“棒杀”下胎死腹中。

    李成言等专家认为,广东试点领导干部财产公示,回应了公众期盼,又一次为改革树起了一面旗帜。试点的每一次突破,都是一种进步。在探索过程中,要允许“犯错”,在不断改进中积蓄改革的正能量。

分享到:
( 编辑: 刘威 ) 【字号: 】【打印】【关闭
【纠错】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84811459784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