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委内瑞拉华商:这里有危也有机

2017年02月09日 07:26:14 来源: 人民日报海外版

  王家明

  伍思雄

  冯伟光

  图为委内瑞拉首都加拉加斯街景。(资料图片)

  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委内瑞拉迎来了一大批中国人。凭借勤勤恳恳的努力、敏锐犀利的眼光、百折不挠的精神,这些华人在这片南美土地上闯出了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

  闯拉美,开头难

  “如果当时有人出机票,我可能就回中国了。”1989年12月,年仅17岁的冯伟光离开家乡广东恩平踏上了委内瑞拉的土地。“第一次离开父母,又这么远,感觉很难受。”

  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委内瑞拉迎来了一大拨中国人,其中绝大部分来自广东恩平。

  “那时我伯父全家,还有村中的好多兄弟姐妹都在委内瑞拉。我的好多同学朋友都选择离家到委内瑞拉发展。”冯伟光回忆说,“从1989年12月至1992年,起码有6万恩平人到了委内瑞拉。”

  来自广东的伍思雄也是1989年到委内瑞拉。他说:“那时我20多岁,在国内已经工作了两年。听很多人提起过委内瑞拉,觉得是个很神秘的地方,想趁着年轻到外面多看看。”

  “那个时候,来委内瑞拉的中国人真的很多。一个飞机两三百人,90%都是中国人。”伍思雄说,“刚到委内瑞拉时,我在一家游戏机室做工,一边做事一边学语言。我们那一代,比较勤奋,能吃苦,慢慢熟悉环境后就开始创业了。刚来的时候不是没有后悔过。当时最苦闷的一是语言不通,二是吃的不方便。当时很少有中餐馆,能吃到的中餐只有炒饭。”

  语言不通、生存压力、思念亲人、遇人不淑……初到异国他乡,他们多多少少都经历过一些不愉快。

  1995年,在巴拿马经商遇到挫折的王家明到了委内瑞拉。这位来自哈尔滨的北大荒知青是在委华人中为数不多的“外省人”。用他自己的话说,初到委内瑞拉的一段时间是他“最点儿背”的时候。

  他本是因为向一家公司索要长达两年多的欠款而来,经朋友引荐,认识了一个父母在巴拿马、号称在美国大学双学位毕业、华人最具影响力家族的女人。两人说好合伙办公司,把当地资源产品出口到中国,把中国高科技产品进口到委内瑞拉,对方出人脉。出于北方人的义气与信任,他把要来的4.3万美元现金货款交给对方,对方没写收据并且给了他一份全是西班牙文的股份证书,王家明占公司股份的43%,可是她用当地货币注册的公司的资本,折合成美元只有1000美元……

  他没想到,这只是一连串不愉快的开始。他们公司的第一单生意,从委内瑞拉向中国出口冻鸡爪,因为冷冻时间不足在运输过程中出现质量问题,以失败告终。而且,在接下来的半年中,他额外负担了1.7万美元的费用,但是他的所谓合伙人却从未带他一起见客户,躲在100多公里外的一个城市用其父母的公司和国内做生意。更糟糕的是,他从巴拿马调来两个货柜的货,委托在委的朋友卖,没想到货明明少了2/3,钱却一分没见到。

  但是,困难挫折面前,他们都没有退缩。

  既来之,则安之

  “我最初的目标是赚一百多万就回中国。”冯伟光对最初的一切印象深刻。“我记得,12月9日在中国起飞,10日(当地时间)下机,12日开始上班做工,真的很忙。”他在百货商场从仓库、打杂做起,逐渐开始写单、出货。而且,从1990年至1994年,逢节假日、星期日,他还会去中华会馆餐厅做服务员。

  “真的勤奋,自己也这样认为。”冯伟光笑笑,“不过,有了人缘,对自己将来有很多帮助。当时我20岁左右,全阿拉瓜省的华人我差不多都认得。”

  1996年1月,冯伟光回国探亲,那时他已经有了7000美元左右的积蓄。5月,他回到委内瑞拉,自己开了一间小百货店,开始了自己的生意。

  与冯伟光不同,伍思雄在委内瑞拉适应了半年就决定自己创业了。“1989年上半年,委内瑞拉发生哄抢事件,很多老的华人移民走了。我觉得这正是个好机会,就决定留下来。”伍思雄四处借来1.2万美元,开了一间游戏机室。两年后,他用积累的资金开了一间小超市。4年后。他开了一个大型超市。如今,他的生意中包括了餐馆、旅行社、工厂等。

  经历了最初的挫折后,王家明被逼无奈只好改变初衷,自己在一个举目无亲没有熟人的陌生国度开始打拼。他把从巴拿马调来的一批雨伞,通过让利和放账成功地全部推销给了当地的一个华商,一单赚了近3万美元。“在委内瑞拉做生意需要用美元从中国进货物,支付完运费、关税后再用本地货币出售,从收到客户的支票变现并换成美元大约30-45天,到这时才能知道自己究竟是赚了还是赔了。汇率的稳定对商家至关重要。幸运的是,那几年,汇率相对稳定。”

  就这样,他们在这个资源丰富的土地上开始了自己的事业。

  顶住压力,豁然开朗

  做生意总是有赔有赚。关键是在面对压力的时候如何对待。

  1998年,冯伟光把超市转让给别人,开始做进口生意,但是并不理想。1999年,他转型做灯饰。但是因为涉足新的领域,不熟悉市场,压力巨大。直到2000年,他装修了一个300平方米的铺面做灯饰,情况才开始慢慢好转。

  “那时我是第一个做这个行业的中国人,一年从中国进口的货柜有50个左右,高峰时80个。”他说。

  2003年,冯伟光与一个朋友合伙投资60万美元做酒楼。当时,委内瑞拉的环境很差:全国性罢工。“很多人都说我们傻。不过我们坚持12月2日开张,请了市长、侨领等为我们剪彩。结果一炮而红。到现在已经14年了,在委生活过的中国人,人人识得。”

  生活从来不会一帆风顺。

  2008年,因隔壁店铺装修引发火灾,冯伟光的灯饰店被全部烧光,损失惨重。而因为通货膨胀的原因,保险只赔付了3000美元。

  “那时心情极差,同太太回了趟中国。”不过,冯伟光没有就此倒下,“幸运的我在2009年又找到了一间新铺位,有1000平方米,还大些。或许是我为人处世好,上帝又给我一个机会,重新来过。”

  王家明的生意也是越做越大。

  1991年,王家明受聘一家华人私企担任总经理到巴拿马。两年的商业实践让他确信,圣诞灯在拉美很有市场。进入委内瑞拉后,红火的圣诞灯生意证明他的判断是明智的。“最好的时候,我能做到四五十个40尺高柜圣诞灯。”他说。

  他注意不同季节开发不同的新产品。比如委内瑞拉狂欢节期间用的水球。“就是小气球,把水灌进去,大家打着玩。我发现这是个好商机。找到货源,一个货柜就能赚几万美元。”

  他重视产品的更新换代。“比如圣诞灯。每年广交会,我都会开发出七八十个新品种。这其中,60%左右能带来高利润,20%-30%赚的少一点,还有10%会赔一点。但是,整体算下来,每年的新品种还是能有40%以上的利润。”

  他有意识地培养客户。“比如一个意大利客户在首都市中心有个店铺卖玩具。我与他合作,挑一车好卖的、质量好的圣诞灯放在他那儿寄售,风险我承担。不承担任何风险意大利客户同意试试,结果出乎预料,两天后又要了两车货。尝到甜头之后,他每年都会从我这里订5—8个货柜的圣诞灯。”

  为了在一个陌生国度打开市场,他采取了灵活的支付方式和销售方式,别人通常是一半现金一半放账。他有时候能全部放账一个月。别人3%以内是正常损耗,不赔付。他是有一件退一件。他为客户从中国订货如果质量出现问题,他不但赔货款还赔关税和运费……

  就这样,他在委内瑞拉的生意做得风生水起。

  历史演变,故事继续

  根据华人圈中流传的说法,目前在委华人有20万左右。其中90%祖籍广东恩平。他们凭借着自己的勤劳与智慧,涉足餐馆、超市、进出口贸易等领域,已经成为当地经济发展的一支生力军。

  说起在委内瑞拉创业的优势和劣势,冯伟光与伍思雄的答案惊人的相似:优势是当地人的消费习惯,有多少花多少;劣势是当地的法律监管等制度不健全。

  近来,委内瑞拉又进入多事之秋。委内瑞拉的经济严重不景气已持续一年多。委内瑞拉央行的初步数据显示,2016年委内瑞拉CPI暴涨了800%,史上最糟,与此同时经济却收缩了18.6%,出现13年来最大衰退幅度。动荡的局势下,委内瑞拉去年甚至出现了严重的哄抢事件,波及到众多华人。

  在委内瑞拉拼搏多年后,有些人选择了离开,更多人选择了留下。

  “身边的确有好多人离开了委内瑞拉。”如今,冯伟光和太太生活在委内瑞拉,3个孩子在广州读国际学校,“在这个国家生活是有风险的。如果你在这里生活两年以上,没有被人用枪指着打劫,你都不算华侨。我很感谢我太太一直以来陪在身边支持我,没有她的支持,就没有我今天的成就。我在这里生活27年了,如果没到最后一步,我不会离开的。”

  “这一两年华人离开委内瑞拉的情况多了。不过,华人在委内瑞拉创业比较容易。竞争小,利润高。这两年治安环境恶劣,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讲,也是高风险高回报。所以,做生意的还是比较乐意留在这边的。”伍思雄如今和太太在委内瑞拉生活,一双儿女已经在美国读完书并开始工作了。“他们已经习惯了美国的生活和环境。我习惯在这边做事。虽然现在整体环境不好,但是对超市的影响还不是特别大。而且,我们知道哪些地方能去哪些地方不能去,所以生活也没有问题。现在华人多了,会馆多了,朋友也多了。三五知己聊聊天打打牌喝喝茶,生活挺自在。”

  无论如何,在委内瑞拉,属于华商的故事还在继续。(记者 张红)

【纠错】 [责任编辑: 张一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相关稿件

0100200303400000000000000111004413604224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