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你所不知道的石油海外投资

2016年09月19日 07:50:03 来源: 中国青年报

  “一带一路”为国际能源合作带来哪些机遇与挑战?央企海外投资有哪些惊心动魄的场景?海外投资风险何在?

  日前,在“北大央企”论坛上,来自能源业界的专家纵论世界能源格局变化,共议推进“一带一路”中央企的作为,而石油企业的行家,则为人们掀开鲜为人知的海外投资幕后。

  上个世纪90年代,中国由石油净出口国转为石油净进口国。为有效利用国内国外两种资源、两个市场,1993年中国石油以中标秘鲁塔拉拉油田为标志,迈开了“走出去”步伐。20多年来,中国石油企业交出了一份令人瞩目的“走出去”成绩单。

  据介绍,中国石油目前已建立了五大油气合作区,四大油气战略通道,三大油气运营中心,不断完善战略布点,优化布局,提升海外业务发展的质量效益。

  在不断探索实践中,中国石油企业海外投资业务向纵深发展。中国石油经济技术研究院朱颖超称,多样性成为海外投资一大特点,包括合同模式多样、合作伙伴结构多样,中国石油企业在海外进行合作是与国外的政府和国际石油公司、国家石油公司联合组成公司一起来运营项目。

  在中国石油的合作伙伴里,不乏BP等一些大型的石油公司。“中国最小的投资只有4%、5%,最大的占有百分之百,不同的权益在作业和项目管理中的话语权不一样,管理方式和运营策略也不一样。”朱颖超解释说。

  海外投资的一大考验是,新项目机会稍纵即逝,无论是东道国政府对外招标,还是油气资产收购和公司并购,都需要在规定时间内把握机会、快速反应、果断决策。

  朱颖超带来一张图片,是伊拉克鲁迈拉项目的投标现场,把标书放进玻璃箱子,会晤方把各方投标的参数直接打到大屏幕上。

  朱颖超回忆,中国石油公司的同事代表中国石油企业参加了这个投标。投标有两轮,最后一轮时只剩下中国石油和BP联合投资方,还有一个是大型国际石油公司。

  “当地是下午,北京时间已经是晚上,投标涉及的参数不光包括合同的价格,还有在多长时间投入多少资金,建成多大规模的产能,等等,这些参数非常复杂。当时中方代表在伊拉克现场,同时中国石油的决策层在北京后方及时沟通、及时决策,最后成功获得了这个项目。”

  海外投资风险大,有政治风险、经济风险、安全风险和环境风险。“这些是非技术风险,安全风险成为目前在海外项目中一个非常巨大的挑战。”朱颖超展示的两张照片中,伊拉克鲁迈拉作业区都有荷枪实弹的安保人员在保护。“中石油、中石化在中东运作很多项目,伊拉克的安全形势严峻,项目驻地有三四道围墙,很多围墙都是防弹的,在安保方面做了严格的措施。所有人员一般情况下不允许外出,外出都要穿防弹衣,一个同事穿着防弹衣,遇到了一次穿甲弹,非常危险”。

  差异化运作是海外石油企业的又一心得。朱颖超说,中国企业找准立足点,走出一条不同于西方国家的道路。通过专业化、高标准管理,运用一体化运作,中国石油企业充分发挥甲乙方、上下游一体化优势,以投资带动、项目滚动方式推进国际业务的整体发展。

  北京外国语大学教授马晓霖先后两次去中缅油气管道现场踏访,他以此项目为样本进行剖析说,缅甸的天然气储备全球第十,中缅油气管道在建设中积累了诸多可供研究借鉴的经验,包括合作、共赢、透明的特点;接受监督,抗干扰;采取四国六方的合作模式;做到了人才本地化,社会责任先于企业收益,打造命运共同体,这些实践对能源企业“走出去”走得稳、走得好具有标杆意义。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能源研究所、高级研究员韩文科称,当前世界能源格局正处于战略转型期,世界能源发展处于新的转折点,从传统能源向绿色清洁、低碳高效转型,石油企业应以“一带一路”为依托不断深化国际能源合作。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总编辑王晓辉更加重视软实力在“一带一路”能源建设中的作用,要以民心相通作为“一带一路”的连接纽带,这需要中国企业在海外树立良好的口碑与形象,也需要媒体讲好央企故事。

  谈到供给侧改革与“一带一路”的关系,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李义平表示,供给侧结构改革的实质是提高整体经济效益,提高全要素生产力,提升企业活力,而不仅是生产出更好的产品,“不仅是卖出更好的马桶盖。”他说,中国企业可以在“走出去”中更好地提升创新能力,特别是石油能源这样的大型企业。

【纠错】 [责任编辑: 王蕙林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相关稿件

01002003034000000000000001115476129287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