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文

北京为送儿子上公办小学办假证母亲被取保候审

2013年08月17日 06:39:34 来源: 京华时报

3天前,由于不知韩美丽将受到怎样的惩处,丈夫李刚抹泪,大女儿也不知所措。京华时报记者王苡萱摄

  3天前,由于不知韩美丽将受到怎样的惩处,丈夫李刚抹泪,大女儿也不知所措。京华时报记者王苡萱摄

  想将儿子送进北京的公立小学,但“五证”中的暂住证达不到时限,山东老家出具的无监护人证明是信笺纸手写被指不合格,借读证明办不下来,山东籍母亲韩美丽想到了办假证、买假章,结果交易时当场被抓(详见本报前天报道)。

  昨天深夜,韩美丽的代理律师突然接到警方领人的通知。韩美丽被取保候审,离开昌平区看守所回了家。

  深夜办完取保候审手续

  昨天下午,在妻子韩美丽被抓之后,丈夫李刚(化名)独自在家照顾一大一小两个孩子,“现在不能出去拉活,赚不了钱,也不知道日子怎么过下去。”

  因为银屑病,珍珍全身长满了黑斑,时常皮肤瘙痒,需要每天定期抹药。身体的很多部位,珍珍都能够着自己抹药,但是给后背抹药的工作一直是母亲韩美丽做的。自从韩美丽被带走后,珍珍后背的黑斑因一直无法上药而再次发病。“姑娘人大了,我也不好替她弄。”

  李刚很忧愁,他希望韩美丽能早点回家,但却做不了什么,只能一次次地给代理律师打电话,“没有她,这个家就散了”。

  转机出现在昨晚。将近深夜11点,律师突然接到了警方让去看守所接人的电话。李刚随后急忙打车赶到昌平区看守所,于深夜11点半左右将妻子接了出来。他在看守所签署的是取保候审手续。

  取保候审申请前天递交

  韩美丽的代理律师是北京市凯泰律师事务所的段吉胜。段吉胜介绍,前天,他已向公安机关递交了取保候审申请书,要求公安机关变更强制措施。此外,段吉胜还正式提交了一份辩护意见。意见中申明,韩美丽的行为在《刑法》和《治安管理处罚法》都有规定的,“根据《刑法》的兼抑原则,我们认为如果能够通过行政处罚来解决这件事的话,就尽量不要上升到刑事打击的高度。”

  段吉胜认为,公安机关在选择行政处罚还是刑事打击时,要考虑几个因素:首先,这个人的主观动机和违法犯罪的目的是什么,本案中的母亲韩美丽是为了孩子上学;其次,从情节的严重程度考虑,比如说印章是刻了很多枚还是一枚,数量多少,此案显然情节是非常轻微的;此外,从对社会的危害性来考虑,韩美丽是被当场抓获的,并没有拿到印章,没有对社会造成很大的危害。

  段吉胜表示,此案有它的社会背景,“手写的材料不太符合政府的要求,政府要求必须打印,暂住证时间不够。她前期做了一定的工作,她并不是没有去努力。”材料不符合要求之后,韩美丽从时间、经济上,都没有能力回老家去重新盖章。“我们认为应该综合考虑这个案件的具体情况和特点,然后再去选择处罚方式。”段吉胜说。

  “她的行为并没有造成人身危害,取保候审之后不至于对社会造成影响,并没有羁押的理由。”段吉胜称,考虑到韩美丽家庭困难,他向公安机关提交取保候审申请书。段吉胜称,7天的拘留审查期下周一到期,“要么送到检察院审查批捕,要么变更强制措施,希望公安机关能看看这个案子怎么处理更有利于问题的解决。”

   1 2 下一页  

集成阅读

热点推荐

频道推荐

0100200303400000000000000111084712518744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