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中国 欢迎访问新华网 新华网 全球新闻网  

3000多万血汗钱汇款被骗 中国民工泪洒新加坡
新华网 (2002-02-05 09:39:40)
稿件来源:《参考消息》2月5日


    新春佳节将至,美丽的“狮城”新加坡也披上了节日的彩装。但一千多名曾经通过“永隆外币兑换”公司汇款的中国劳工却根本无法感受节日的喜庆,因为他们辛辛苦苦赚来的血汗钱如今已经下落不明。

    血汗钱不知去向

    “永隆外币兑换”公司位于市区芽笼路的城市购物中心内,自2002年1月26日起就没再开门营业。该公司持有新加坡政府颁发的经营外币兑换和汇款业务的执照,到案发时已经营业了三年多时间。有许多中国劳工在这里办理汇款业务,因为该公司提供的人民币对新币的汇率明显高出其他业者。

    来自中国江苏的刘金生本来通过另一家汇款代理公司寄钱,后来听朋友介绍说“永隆”的汇率比较高,就改到这里办理汇款,没想到省吃俭用了半年攒下来的近4000新元(1新元相当于4.5元人民币)就这样“打了水漂”。一脸悲伤的他说,因为春节将至,所以才把积攒下来的钱寄回家,希望家人欢欢喜喜地过个年,怎知会碰上这样的事。刘金生在新加坡从事的是建筑行业,粗重的体力劳动在他的两只手臂上都留下了不少的伤痕。他说,早知如此,还不如在原来的公司寄钱,虽然汇率低点儿,但起码能保证安全,“这可都是我的血汗钱呐!”

    刘金生只是得知汇款商店关门后,赶到警察广东民大厦商业事务局报案的数百名中国劳工中的一个。1月29日,有人发现以前经常办理汇款的“永隆”公司店门紧锁,感觉事情有异,便报了案,警察随即展开调查,并将案件的性质定为涉嫌失信案。由于年关将近,许多中国劳工都不约而同地将积蓄寄回家乡。消息传开后,截至1月31日,已有八百多名受骗劳工向商业事务局报案,而且人数还在不断增加。仅本地的“扬子江私人有限公司”一家就有二百多名工人上当。警方初步估计,受害人数超过1000,涉案金额高达700多万新元(约3150万元人民币)。

    受害人悲愤难忍

    1月30日是报警的高峰,警察广东民大厦聚集了数百名受害者,人群中弥漫着悲痛、愤怒的气氛,有的人忍不住流下了眼泪。一位姓钱的江苏民工在新加坡打工已经快两年了,他的工作准证2月7日就要到期。1月19日他将18000多新元交给“永隆”公司寄回家里,这不仅是他在新加坡工作两年期间的全部积蓄,而且还包括因工伤致左腿骨折得到的赔偿。本来他打算拿着这笔钱回家盖新房,然后好好过日子,万万没想到汇款商店关门,使他此前勾画的对未来美好生活的种种憧憬全都化为泡影,无情的事实已使他陷入了几乎绝望的境地。

    一名已经成为新加坡永久居民的男子可能是此次事件中损失最大的一个,他通过“永隆”公司汇出了整整10万新元。

    另一名来自浙江的民工更是心急如焚,他1月22日寄出的6900新元是为了让家里人还出国时贷的款,如今这笔钱下落不明,他内心的焦急不安可想而知。另外还有一些民工已经返回中国,他们临行前先将自己的积蓄通过涉案公司汇回国内。现在他们本人不在新加坡,有些甚至根本不知道汇款已经出了问题,还在家中翘首企盼,这些人想要拿回自己的血汗钱更是难上加难。为了不影响家中的节日气氛,避免亲人担心,许多民工不敢把实情告知家人,只是把苦水往肚里咽。

    许多民工在打击面前表现得茫然不知所措,似乎不敢相信灾难真的已经发生在自己身上。来自江苏的小薛说,我们出国之前就常常听人说新加坡是法制社会,“永隆”公司又有政府颁发的正式执照,哪里想得到会发生这种事情。另一民工则懊丧不已,他说,我以前就觉得这家公司有问题,它给出的汇率要比其他公司高出近10%。通过其他代理公司汇款,最快的几天后家人就可以拿到钱。但通过“永隆”公司汇款所花的时间,从最初的9天,慢慢延长到十几天,一个月,最长的需要四十多天。只是因为自己以前也在“永隆”公司汇过钱,而且家里也收到了,所以才没有对自己的疑虑多想。

    众劳工饱受盘剥

    据有关人士估计,目前在新加坡务工的中国民工人数虽然比前几年有所减少,但仍有六七万之余。他们不远万里来到异国他乡,只是想通过辛勤的劳动,改善自己和家人的生活状况。但是有许多人在狮城遇到了种种意想不到同时自己又无法解决的问题。

    新加坡的中国劳工主要来自江苏、浙江、福建等省,大多从事建筑行业,出国之前几乎每人都向中介机构缴纳了人民币5至8万元不等的中介费。他们来到新加坡后,一心想拼命赚钱,赶快“捞回本钱”,所以精神压力很大。但许多人抵埠后才发现实际情况与中介公司的宣传有很大的差别。比如,每天起早贪黑地工作,工资却少得可怜,有些人签的合同规定每天要工作10个小时,而不是正常的8小时,工人常常要加班工作到夜里(这时银行早已下班,这也是工人选择私人公司汇款的原因之一),而且有时还领不到应得的加班费。有的工程承包商故意拖欠工资,有的没有足够的工作给工人做,但工人不开工就领不到工资。还有的承包商将自己公司的工人转租给其他的公司,从中牟取暴利,工人又多受一层盘剥。因为劳工的合同是在中国签的,不受新加坡法律的保护,所以许多人敢怒不敢言。个别承包商还常常以“割死准证”、“遣送回家”等手段威胁表示不满的工人。

    大部分工人都住在用集装箱改成的屋子里,拥挤不堪,卫生条件很差,伙食更是没法和家里相比。只是因为想多挣几个钱,工人们才忍气吞声。有很多人说,两年的工作准证,一年多时间都是白干,赚回中介费不亏本就不错了。因此,“永隆”公司的汇款失信案,对中国劳工的打击特别大。

    新警方展开调查

    事件发生后,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已责令“永隆外币兑换”公司停业,并吊销了该公司持有的外币兑换执照和汇款执照。金融管理局1月30日发表文告指出,政府将采取必要的法律行动,冻结“永隆”公司及其两名合伙人的资产。另一方面,金融管理局已经从“永隆”公司的代理银行取得了该公司10万新元的法定储备金,并将与警方共同确定应该得到赔偿的人数及金额,但目前还不会对这笔储备金进行分配。

    警方在接到报案后,实施了突击搜查行动,起获了相关的汇款记录,并于1月30日逮捕了“永隆”公司的两名合伙人之一,29岁的华裔男子蓝成锋。蓝成锋已于1月31日被控上法庭,控方目前仅以一项罪名对他提起控诉,指控他于2001年12月21日至2002年1月25日之间私吞客户胡严俊委托他汇到国外的8163新元。预计案件在2月7日庭审时,控方将提出更多的罪名。如果罪名成立,被告可能会被判处终身监禁或入狱10年加罚款。

    “永隆”公司的另一名合伙人是被告74岁的祖母,办案人员对她进行了盘问,但并未将其拘捕。

    事件发生后,中国驻新加坡大使馆在震惊之余密切关注事态的发展,并积极设法帮助受害的中国民工。使馆已于1月30日同新加坡外交部及商业事务局的有关人员进行了接触,并表示希望新加坡司法部门能够尽快地妥善处理这一事件。

    大使馆参赞兼总领事黄晓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中国民工的汇款都是他们辛辛苦苦挣来的血汗钱,使馆对受害民工十分同情。她表示,使馆将密切跟踪这一事件,保护中国公民的合法权益。

    金融管理局公布的统计数字显示,2000年全年共有大约80亿新元通过政府许可的汇款代理商汇往国外。“永隆”事件发生后,劳工们在办理汇款时变得十分小心谨慎,一些汇款代理商的生意也因此受到了影响。(新华社记者  杨新鹏)



打印本稿  

发表评论

  推荐给朋友:
 
----


相关新闻  
 
中国被骗工人江浙最多 新加坡老板7日受审(图)(02-05 08:12)
年关讨要工钱 七民工在北京被老板找人打伤(图) (02-04 10:03)
年关讨要工钱不成 北京七民工被老板派人打伤(02-04 08:15)
1月31日新加坡股市收于10个月来最高水准(02-01 08:53)
新加坡遭遇裁员寒冬 失业率创15年来最高纪录(01-31 19:23)
 
新华网新闻检索
组合检索  帮助
  • 详述过往情史 璩美凤情感回忆录内容大公开
  • 姓马的、属马的春节游深圳野生动物园门票半价
  • 深圳发生交通事故 大巴与泥头车相撞2死2伤
  • 内外“蛇头”同策划 22偷渡客不堪回首六日夜
  • 彩蝶欢舞绘宏图:广州市创建文明城市纪实之三
  • 澳洲和统会热盼海峡两岸进入良性互动新时期
  • 厦门宣判一起组织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案
  • 身份证难替户口簿 户籍制度关系重大不会取消
  • 从布什政府提交的第一份财年预算看其工作重点的转变
  • 阿根廷高法裁决限制公民提款属违宪 引发宪制危机
  • 小泉“弃车保帅” “招牌大臣”田中被撤(图)
  • BBC述评:美国靠单边主义打不赢反恐战争
  • 一月内两架飞机失事 哥厄边境成航空百慕大(图)
  • 一周三起自杀性爆炸 暴力解决不了巴以冲突(图)
  • 国际反恐斗争:只有多边合作 才有集体安全
  • 自由价值几何 阿富汗军阀“明码标价”卖战俘
  • 版权所有:新华网 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制作单位:新华社网络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