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曹文芳:感谢哥哥曹文轩多年的“打压”

2017年08月04日 14:50:30 来源: 北京晚报

  曹文芳和哥哥曹文轩

  对谈记者:陈梦溪

  对谈嘉宾:曹文芳(儿童文学作家)

  今年夏天,北京少年儿童出版社推出了儿童文学作家曹文芳最新原创力作“水乡童年”系列,丛书共三册,分别为《银杏树》、《石榴灯》和《紫糖河》。这套图书秉承了曹文轩、曹文芳兄妹一贯的水乡情怀,以江南水乡为背景,选取小女孩的叙述视角,用水粉画般明丽的笔触,展现了一个个旺盛的小生命。这些小小生命在葱茏的山水之间,在亲人们无微不至的呵护中,在她们所能经历和感受的沧桑人事中快乐而无忌地长大。曹文芳用细腻而优美的笔触,将读者带进一个真实、多彩、纯真的童心世界。

  曹文芳是作家曹文轩的妹妹,1966年出生于江苏盐城,1985年毕业于盐城师范学校,后到师范学校做舞蹈教师,现为幼儿教师,曾在《中国校园文学》、《东方少年》、台湾《民生报》等杂志发表小说和散文,著有水蜡烛系列长篇小说《香蒲草》、《天空的天》、《丫丫的四季》、《栀子花香》、《荷叶水》、《云朵的夏天》。

  曹文芳曾在作品的后记中透露,写作原本不是她的梦。成绩优异的她还未毕业时就被城里的一所最好的学校预定下来,可是就在毕业的前一天,她被莫名地分配到荒僻的乡村师范做舞蹈教师。苦闷的文芳写信向已经是作家的哥哥曹文轩埋怨这件事及那时的生活,“那是一片碱地,紧挨着一座空军机场,每天盘旋不止的飞机轰得人头昏心慌。我被悬置着,好似被人遗忘了,寂寞而孤独”。所幸在兄长与父亲的鼓励下,年轻的文芳开始写作之路。刚开始曹文芳对于自己能否写小说很是茫然,哥哥曹文轩给她列了一张张书单,叮嘱她大量看书,父亲也不停地督促她写。如今,写作已成了她的一种生活方式,在写作过程中,她感受到宁静和舒适,感受到温暖的爱,感受到满足与喜悦。

  “放一放,先不要着急发表”

  记者:您是毕业于师范学校,学的专业也不是文学,是什么让您萌生了文学创作的想法?与您的哥哥曹文轩有关吗?

  曹文芳:是的,是哥哥鼓励我写小说的,二十几年前有一段时间我很苦闷,就给哥哥写了一封信,哥哥回信鼓励我,说可以试着写写小说,我才有了写作的想法。当时我的生活很空闲,有大量的时间阅读,我就去各个图书馆借书。最早我是打算写成人文学的,哥哥也不希望我写儿童文学。因为哥哥自己是搞儿童文学的,他当时觉得儿童文学地位不高,也不受重视。

  记者:后来为什么还是选择了写儿童文学?

  曹文芳: 我一拿起笔就想到了我的故乡,江苏盐城的一个小乡村,一个水乡。我以童年的视角回忆故乡的那些人和事,文笔也比较干净。现在看来转到(儿童文学)这条路上是对的,也很幸福。

  记者:最初完成创作之后拿给哥哥看了吗,他怎么评价你的作品?

  曹文芳:每年哥哥回来过年,我父亲就把我的稿子拿到哥哥面前,我有点不好意思给他看,因为我觉得一开始自己写得不太好,还很青涩。他看了之后给我很多很多的建议,提出了很多问题和不足。从我开始写作到现在二十多年了,我哥哥从来没有正面表扬过我。

  记者:他的态度很严厉?

  曹文芳:他十分苛刻,但我很感谢他。不过每次他离开的时候都对我说,你一年写得比一年好了。他对我讲的最多的话是“放一放,先不要着急发表,好的作品要有生活的积淀和知识的积淀”,随着年龄增长,我现在回过头看当时的作品,才领悟到这些话,才明白他当时给我提出的那些建议的意思,我就这样写完后先收起来,第二年再看,收起来第三年再看,这样慢慢地、慢慢地走过来。

  记者:所以你的作品写作到发表经历了比较长的时间。

  曹文芳:经过很漫长的时间。

  记者:曹文轩作为哥哥也没有帮你推荐到杂志去发表或帮你联系出版社?

  曹文芳:这方面我父亲对我哥哥是非常不满意的。父亲在世的时候一心想要哥哥把我的作品推荐到几个知名的儿童文学杂志上去,而且当时哥哥也觉得我已经写得不错了,按说推荐一两篇是没有问题的,可是哥哥就不同意。我还记得他说,“我帮你发表一篇两篇的文章有什么意义呢?对你真正有什么帮助吗?如果你没这个能力,吃不了这口饭,发几篇作品出来又能怎么样?”我父亲很生气,说这是你的妹妹,你要帮她。哥哥不同意,说就因为她是我的妹妹,她的作品就一定得好。

  记者:有个出名的哥哥,是不是反倒感受到了一些压力?

  曹文芳:我母亲都急了,说要不这样吧,你不要叫这个名字了,把姓改了跟我的姓好了。但现在回过头来我是非常感谢他的,这么多年他把我“打压”住了,我只能拼命地看书、低头写作。一个人筹备了很多粮草之后再上路的时候就变得很轻松了。

  让孩子们到大自然中去

  记者:曹文轩都跟你讲了什么,有什么是你印象最深的,后来才慢慢领悟到的?

  曹文芳:他从来不跟我讲小说该怎么写,他跟我讲,你要写永恒的主题,比如亲情、比如美,很多时下看似热点的话题,过了几年就不能永恒了。我印象很深的还有,他说生活中的真实事件写在小说中不一定就是好的,我们想象中的事情写出来或许会更真实,因为生活的真实和艺术创作中的真实是两回事。他还说要写独特的东西,你一定要有别人没有发现的那部分才行。

  记者:但你也有优势,你的小说中对于细节的刻画非常到位,而且有些散文式的语言十分优美。

  曹文芳:可能因为我是女性,我对于细节的感受十分敏感,可能也是天生的特点。童年的故乡一直留在我的心里,小时候遍地都是河流。我们那个地方河流是非常多的,出了门大河、小河连在一起,每个家庭都住在河边,不是门前有条河,就是屋后有条河,水又灵动又清澈,我们这些在水边长大的孩子们的文字可能也有这种诗意在里面吧。

  记者:50年过去了,你还在故乡生活,写的还是故乡的风景和人,还是童年的故事。

  曹文芳:我有一个非常幸福的童年。我生在一个校园里,父亲是个美学达到极致的人,他把那个校园打扮得非常漂亮,像个花园,当时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就被嘉奖了。我是家里最小的孩子,也不用做家务,整天在农村的田野上跑,满眼都是河流、芦苇荡、夕阳、各种鸟类。大自然的风景是永恒的,大自然也铸就了我的审美情绪。

  记者:现在的青少年大多生活在大城市或县城,很多孩子没有机会去接触大自然,他们怎么能想象出您作品中的自然风光呢?

  曹文芳:我给孩子们演讲的时候他们都说,曹老师,你的童年太有趣了!所以有机会还是希望孩子们能到大自然中去,哪怕就静静地站在田埂上,看看夕阳,就很好了,而不是在学校里面背一些优美的词语或是纯通过想象去猜测。为什么现在一些孩子写的文章很枯燥,他们可能是没有感受过风景,没有感受过生活的风景、自然的风景。这很重要,除了审美的培养,更重要的是宁静的心境,走进大自然最能培养孩子安静、安定的内心,尤其是在当下社会如此浮躁的环境下。

  记者:孩子们需要看一些安静的作品,就是您说的有安静文脉的作品,但这些作品如何抵达他们呢?

  曹文芳:现在很多学校开始意识到这个问题了。其实阅读就是需要安静的一件事,一旦静下心来才能越读越好,我做了三十多年老师,一直和孩子们在一起,我们国内对儿童尤其是幼儿的教育方式一直是比较清浅的,我一直想写关于教育方面的研究,但想过之后还是觉得用小说表达更好,于是就写了《喜剧班的故事》这一套书,一共九本,全是真实的素材,让大家对幼儿有一次重新的认识。孩子们比我们想象的更复杂,并不那么浅显,但他们都是纯真的,现在已经有些幼师专业开始拿这套书来讲了。

【纠错】 [责任编辑: 高海英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相关稿件

010020111200000000000000011199861364997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