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移动支付仍有“痛点”:出门不带钱 你能走多远

2017年07月31日 10:31:51 来源: 人民日报

  北京市政交通一卡通多功能自助机近日在北京地铁8座地铁站率先投入使用,乘客可通过该设备自助办理一卡通充值、退卡、购卡、查询业务,并可选择微信、支付宝移动支付方式。图为在地铁15号线望京东站,工作人员为用户讲解一卡通自助机操作方法。人民视觉

  购物、吃饭用手机支付,现在已是寻常事。然而,新技术的普及、推广和完善是一个渐进过程,在我们开心“刷手机”的时候,还会遇到一些支付“痛点”。究竟哪些因素降低了我们“刷”的快感?在支付平台上,目前的理财生活有哪些奇妙的变化?支付行业的激烈竞争又是如何改变着消费方式和习惯?今天,我们推出整版专题报道,聚焦支付领域新现象、新问题,以及由此衍生的智能理财和个人信用新热点。

  ——编 者

  刷手机坐地铁,我怎么不行?

  解决人们支付痛点的新技术有了,但推广力度不够,仍然有人无法享受便利

  近来,在一些地方,医院挂号、公交地铁、停车缴费等也开始尝试手机支付。这些新场景下,“刷”手机的消费感觉究竟怎样?“一机在手,行遍天下”能否成为现实?我们近日进行了一番亲身体验。

  “自从坐地铁可以刷手机,出门都不用带地铁卡了,也不再担心卡丢了找不回来,充值更是不用排队,手机简单操作几步就能搞定。”北京大学学生杨晓东说,坐公交、地铁能直接刷手机,减少了专门制作一卡通的费用和材料,真是又省钱又环保。

  近日,北京地铁联合北京市政交通一卡通启动刷手机乘车项目,小米、华为、三星等品牌具有NFC(近距离无线通信技术)功能的机型,均已支持这一服务。NFC可实现点对点数据传输,有NFC功能的智能手机可在不唤醒手机的情况下,靠近收款终端如POS机等,通过验证指纹等身份信息直接完成支付。

  我们用某品牌具有NFC功能的手机下载了名为“北京一卡通”的APP,并按照要求与手机厂商自带钱包应用连接,绑定银行卡,之后通过APP上的“手机一卡通”选项办了一张虚拟的“市政交通一卡通”卡片。该卡片直接储值即可使用,并不需要缴纳押金。使用前先打开手机NFC开关,进出地铁站时,把手机右上方靠近闸机感应区,就可以顺利进出。

  然而,并不是每个人坐地铁时都能享受到这种便捷。在北京市某事业单位工作的严文一日出门忘带地铁卡,可自动购票机只能收现金,他手里没零钱,只好先去人工窗口排队换零钱后再买票。“即使不能直接刷手机,但现在二维码支付这么方便,自动售货机上都可以扫码了,为什么不在地铁里的自动购票机上也弄个扫码买票?”严文抱怨。

  据了解,除了严文这种由于手机功能受限的情况,还有很多城市根本不支持刷手机坐地铁。解决人们支付痛点的新技术有了,但普及程度不高,还是有很多“不支持使用该功能”的情况存在。

  比如,商场停车缴费经常出现排队长龙,智慧停车系统可以有效解决这个问题,但目前使用该技术的商场仍是少数。以“ETCP停车”为例,当用户开车进入停车场时,高清摄像机会自动识别车牌号码,无需停车取卡,道闸会自动打开,汽车直接进入停车场。离开时,用户通过手机APP支付停车费后,同样无需停车,闸机自动抬杆,汽车出场。据初步统计,“ETCP停车”使停车场的收费效率提高了3—4倍,节省了大量等待时间。

  上海市某购物中心停车场管理员潘师傅说:“之前车辆进出时,停车、取卡、缴费,整个过程至少需要半分钟,车多的时候会更久;有了‘ETCP停车’后,车辆进出不需要专门停下来,整个过程只需2秒,不仅用户方便了,停车场秩序也更好了,这种技术真应该每家商场都用上。”

  “移动支付的发展为日常生活带来了不少便利,但由于推广力度不够,一些技术只是在部分地区甚至部分商家使用。”中央财经大学金融法研究所所长黄震认为,以NFC为例,该技术的应用场景仍有待增加,如果人们在很多场合都能应用这个技术,它的便捷性和高效性才能更好凸显出来。

  装上智能卡表,却不能手机支付?

  相关配套硬件设施有待进一步普及,需要新兴互联网金融企业与传统企业对接合作

  “真是太快了,以前至少要排1个小时的队,现在都不用了。”在北京大学第一医院一层大厅,一个小变化让家住北京西城区的耿奶奶感到很方便,“上周女儿给我从网上挂了个专家号,我还担心不靠谱,所以今天一早就过来,没想到一进医院就能直接上楼去医生科室了,人家也认我们这个号。”

  看病无需再排队,得益于北大医院与支付宝的未来医院计划。用户可直接通过支付宝客户端进行预约挂号,在约定日期直接到相关科室分诊就医即可,无需再在大厅取号,缴费、查询诊断报告甚至中草药配送到家也可以在支付宝操作完成。

  原本挂号、缴费、查询报告都需各排一次队,如今在手机上操作就行。但有用户反映,虽然一些医院挂号、缴费能在手机上完成,可如果想打印单据报销,还是要到窗口排队。本来能搭上移动支付快车省时省力,部分环节却没有跟上。

  北京市朝阳区居民童韵清最近遇到一件很郁闷的事:一天早上8点,他突然发现燃气用完,但孩子等着吃饭,妻子又出差不在家,他赶紧跑到附近的定点银行充值。但办理缴费时发现没有该行银行卡,还要先办卡才能缴费,来来回回花了近2个小时。童韵清说:“为什么很多小区都可以在手机软件上购买燃气,而我家这里却不行呢?”

  据相关支付机构介绍,童韵清所在的小区已使用智能卡表,这种表是先付费,充值后拿着卡线下读写才能用;而有些小区采用的普通燃气表是后付费模式,抄表员抄下数值登记录入后,用户可直接凭编号在手机上缴费。也就是说,即使解决了充值问题,但对于童韵清来说,还是要跑一趟营业厅读卡才能使用。

  “我国移动支付领域虽然发展迅猛,但相关配套硬件设施有待进一步普及,这需要新兴互联网金融企业与传统行业企业进行广泛对接合作。”黄震建议,不只是发展移动支付业务的企业要积极将先进科技与业务创新相结合,相关监管标准也应根据技术发展进行调整,保证移动支付产业安全健康发展;传统金融服务机构还应主动与互联网科技公司合作,最大程度给消费者带来方便。

【纠错】 [责任编辑: 高海英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相关稿件

0100201112000000000000000111998613648755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