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把作品融入现代生活 非物质文化遗产要良性循环

2017年07月27日 15:39:03 来源: 新华网

    6月中旬,在清华大学美术学院进行了一场别开生面的结业答辩,几位来自全国各地的非遗传承人经过在“中国非遗传承人群研修研习计划”第六期研习班(下文简称“非遗研习班”)的学习,终于迎来了“交成绩单”的时刻。在答辩前夕,新华网记者走进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对非遗研习班的几位有代表性的非遗传承人学员进行采访。首先采访到的是来自河南禹州的任氏钧瓷世家第八代传人任英歌和官瓷烧制技艺传承人李鸣。

    图为“中国非遗传承人群研修研习计划”第六期研习班学员任英歌和李鸣在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接受新华网记者采访。姜程 摄

    任英歌,1975年出生于河南省禹州市神后镇,她生于钧瓷世家,是任氏钧瓷世家第八代传人,其父为钧瓷烧制技艺的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任星航,使她从小便在耳濡目染中爱上了陶瓷艺术,比较全面地继承了任氏家族祖传钧瓷技术精华。

    为了提高创作水平,任英歌始终坚持进修学习,力求不断突破自我。2009年至2011年,任英歌研修于清华大学美术学院陶瓷艺术设计系。2011年6月结业于中国工艺美术国家级培训项目“禹州陶瓷高级研修班”。2016年结业于景德镇陶瓷大学“禹州市钧瓷行业技术人才培训班”。理论与实践的结合,使任英歌的艺术设计理念和创作功力又有了质的飞跃。这次,她又再次受邀进入清华大学美术学院非遗研习班,她说,她收获最大的是,明确了一条艺术创作方向——“把作品融入到现代生活中,将传统技艺和现代生活结合起来。”

    官窑为五大名窑之一,它最大的难点就是配釉和烧制。官瓷烧制技艺传承人李鸣从小出生在一个艺术之家,2014年正式开始随父亲李剑煜学习官瓷制作技艺,她的父亲师承国家级非遗传承人任星航大师,也正是她的“同学”任英歌的父亲。2015年李鸣随父亲主持了柴烧官瓷复仿的研发工作,项目利用柴窑传统工艺与开封文化、开封的水土相结合,成功复仿柴烧官瓷,研发出弦纹瓶、官窑簋式炉等数十种产品。通过工艺创新建成了目前全国最先进的环保柴烧官瓷窑。

    作为钧瓷、官窑的非遗继承人,70后的任英歌似蒲苇般坚韧,80后的李鸣清新如一股春风,采访的过程中记者感受到她们身上瓷一般的温润而独特的气质,采访话题先从非物质文化遗产谈起——

    记者:你们的“非物质遗产文化”独特在哪?

图为宋代双乳状柴烧钧瓷窑炉(仿)

    任英歌:我们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主要是说烧制技艺,用柴做燃料,然后烧制。宋代是钧窑的鼎盛时期,由于战乱,元明时期钧窑出现了断层,直到六七十年代的全国工艺美术的恢复,才把宋代的柴窑的烧制技艺提上日程。我的父亲任星航不仅复原了宋代双火膛结构钧瓷窑炉,而且恢复了钧瓷柴烧这一久已失传的传统技艺。这个遗址是宋代的窑炉的残垣,一直在这里被保护着。从唐代开始的烧制技艺我父亲也十分了解,因此他是国家的非遗传承人。用宋代的柴窑的烧制技艺烧出的作品是非常好看的,它跟用煤窑烧制出的作品是不一样的风格。把我们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其实主要保护的是宋代的柴窑烧制技艺,它所传承的是柴窑的烧制技艺。

图为正在烧的官窑

     李鸣:官瓷是北宋时期宋徽宗引入汝窑及开封东窑等窑口制作精华创制的青瓷巅峰之作。同时,北宋官瓷作为一种尊贵和权势的象征,是中国历史上唯一没在市场上流通的瓷器,其出身皇室,只供朝廷专用,故北宋官瓷有“识得官瓷面,江山坐一半”之说。而官窑它最大的难点就是配釉和烧制,如果胎釉结合得不好烧制出来的釉色就不一样。豆青釉色官瓷是在重还原气氛中和高温条件下烧成的,月白釉色官瓷是在中等还原气氛中和稍低温度条件下烧成的,粉青釉色官瓷在轻还原氛中和低温度条件下烧成的。

     记者:作为非遗传承人,你们是怎么一步步走到这个“非遗研习班”的。

  图为“中国非遗传承人群研修研习计划”第六期研习班学员任英歌和李鸣在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接受新华网记者采访。姜程 摄

    任英歌:我是从拉坯,直到烧制成工艺品,整个流程其实都涉及,现在主要做陶瓷设计,刚刚进入这个门槛的时候,就觉得我做的应该是个力气活。我必须从第一道工序做起,那其实是一个很累的体力活,总是和泥打交道,不会那么的干净。

    这期间也有过思想的摇动,当我还不能认识到这个东西的好,父亲会严厉批评我,然后纠正我的行为,引导我从偏了的路上再回来,就是这样磨合过很多次。随着“熟能生巧”、“得心应手”,慢慢的我就热爱这门手艺了。之后就会用心做了。

    2000年的时候,韩美林老师带着他的学生们去我们那里采风,在我们家应该呆了一个月左右,他们仿佛给我打开了一扇窗,我看到了其实陶瓷可以有更新、更好玩、更好看的东西呈现,他们的状态不是工人做东西,而是艺术家在创作,这其实是对自己一个提升,对我来说是一个起点。

    后来有机会我来到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的陶瓷系待了三年,这时候我就觉得,应该是很确切地找到了自己,不用模仿别人,自己也能生出来很多东西,我觉得那个时候好像一下通了。老师带着我们走遍全国多个陶瓷产区,我就会清楚认识到自己的产区和其他陶瓷产区的区别,更明白自己的风格是什么,自己定位在哪里。

    那这次出来参加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组织的“非遗研习班”,我觉得其实是又一次刷新或者是激活。

    李鸣:2014年,我正式开始随我的父亲学习官瓷制作技艺。在家主要是是我父亲在做这个,父亲主要是受到了等于是我奶奶的影响,在我们那边官瓷的发展一直堪忧,老一辈人就是觉得手艺是可以吃一辈子的东西,我奶奶擅长汴绣,也是国家级的传承人。她害怕这样下去以后这些手艺就失传了,就逼着我爸去学传统技艺。父亲师承国家级非遗传承人任星航大师,从刚开始起步到现在,我父亲的官瓷烧制技艺水平已经到了一个比较平稳的状态。

   1 2 下一页  

【纠错】 [责任编辑: 姜程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相关稿件

010020111200000000000000011100001364772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