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专访国乐艺术家方锦龙:大乐与天地同和

2017年04月19日 09:07:29 来源: 新华网

(点击浏览专访国乐艺术家方锦龙:新声含尽古今情)

    新华网北京4月18日电(记者 高海英)“听了琵琶艺术家的弹奏,仿佛真有珠落玉盘的动听享受。”近日,清华大学法学院的学生小何在他的社交账号上这样写道。4月14、15日在清华大学蒙伟民音乐厅上演的两场民族音乐会取得成功,反响热烈。记者专程走访了在这两场音乐会中担纲重要演出任务的国乐艺术家、当代五弦琵琶代表人物方锦龙。

    图为4月14日,在清华大学蒙民伟音乐厅举办的“天乐之韵——纪念国乐大师陈天乐先生诞辰九十八周年音乐会”上,方锦龙弹奏古琴。

    国学大师王国维先生在《人间词话》中曾谈到人生的三境界:一,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忘尽天涯路——这是“独”,独则自省;二、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这是“痴”,痴则专情;三、众里寻他千百度,暮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这是“觉”,觉则是真。方锦龙多年以来一直致力于发展中国民乐艺术,以“人本和谐”思想为己任,振兴中华经典传统文化。从他的艺术生涯当中,我们似乎可以感悟到人生的这三重境界——

    一、特立独行:“以无法为有法,惟独秀于诸家”

图为方锦龙在演奏乐器。

    一个人一生善弹几种乐器,是件值得称赞的事,而方锦龙能“玩转”三百多种中外民族乐器的演奏。他的演绎行云流水,天马行空,不拘泥于形式技巧,而是醉心于发掘探索每一种乐器的无限潜力。在接受记者专访时,乐器不离身的他现场吹奏了“簧”。乐声神秘悠扬,竟似当下流行的电子乐。据方锦龙介绍, 簧是一种古老的中国乐器,至今大概已有7000余年。他还现场演绎了“箫”,让人直接感受到“箫声咽,秦娥梦断秦楼月”的艺术感染力。就在现场演奏过程当中,方锦龙说他“刚刚又发现了乐器新的表现空间。”

    图为4月14日,在清华大学蒙民伟音乐厅举办的“天乐之韵——纪念国乐大师陈天乐先生诞辰九十八周年音乐会”上,方锦龙弹奏锯琴。

    方锦龙自称自己是行者乐者。他告诉记者,之所以说是“行者”,一方面是代表“行走”,他的父亲在他小时候说过“学得好乐器就能走地球,学不好就只能修地球”,现在就是在用艺术“走地球”;另一方面是代表“行动力”,想到就立即去做,把想法转化为现实。“我们看‘道’这个字,头脑里想到,脚就要跟上。”

    图为4月14日,在清华大学蒙民伟音乐厅举办的“天乐之韵——纪念国乐大师陈天乐先生诞辰九十八周年音乐会”上,方锦龙和陈先生后人,中央民族乐团国家一级演员陈贵平共同演奏“琵琶和瑟的对话——飞花点翠”。

    方锦龙最为有特色的地方还在于,他是五弦琵琶的代表人物。白居易的《琵琶行》脍炙人口。但是很多人不知道,白居易还曾写过《五弦弹》:“五弦弹,五弦弹,听者倾耳心寥寥。赵璧知君入骨爱,五弦一一为君调……”元稹也曾写过《五弦弹》,他把五弦喻为“五贤”。

    图为4月15日在清华大学蒙民伟音乐厅举办的上“最强龙音——中国当代琵琶三高音乐会”,方锦龙弹奏琵琶。

    五弦琵琶盛行于隋唐,到宋代逐渐失传。方锦龙参照史料,经过近二十年的研制,恢复和发展了五弦琵琶,并专门为五弦琵琶创作了一批演奏曲目,用精湛的技艺,彰显了自己的指挥和行动力。

    图为当代琵琶三高音乐会既是三位殿堂级演奏家张强、方锦龙、陈音名字的缩写,组成了《最强龙音》

    方锦龙不仅对于乐器的演奏有独特的领悟力和创新力,而且他还跨界茶、诗歌、绘画、书法、收藏、时尚等诸多领域,这也使得他像海绵一样,吸收积累了深厚的艺术底蕴。这些“特立独行”使方锦龙的艺术创作拥有了源源不断的生命力。

    二、如痴如醉:“一曲终了,病去人安”

    方锦龙对于音乐本身的热爱已经达到了“痴狂”的程度,可以说已经融入他的生命当中。“百病生于气止于音。人们说我鹤发童颜,只因音乐这味药,”方锦龙告诉记者,他一年要办近百场音乐会,基本算下来近三天一场,自己每天只睡三四个小时,靠的是音乐滋养五脏,“一曲终了,病去人安”。”

    “为什么有的人听我的音乐会掉泪,我说你这是排毒,这可以把你心里积压的东西释放出来,这不是伤心的泪水,是感动。有时候弹琴我自己都会感动。”方锦龙认为,在中国传统的观念中,音乐就是一味最好的药(繁体字的藥是草加樂),药未出现之前,乐就是大医。五音不仅是对应金木水火土,也是对应着人体的五脏,五音可以给五脏按摩。而他也自称“琴授”,最擅“调琴”。

    方锦龙谈到有一次在外地看到少数民族孩子演唱的无伴奏合唱,当时他的眼泪就下来了:“就是没有办法,莫名的感动,久违了那种没有杂质的、像天籁般的童真声音,好像一下子拨动了我的哪根心弦。”

    对音乐的这份痴迷热爱也促成了他著名的演讲《放下武器 拿起乐器》,号召用音乐来促进世界和平。方锦龙认为,现在很多人戾气太重,一点小事就剑拔弩张,显得格外焦虑,急躁,“身体走得太快,灵魂没有跟上”。

    图为2014年《传承·观赏·收藏——琵琶的前世今生》乐器展的现场。

    方锦龙的“痴”不仅表现在他痴迷于对乐器演奏的领悟和创新,还表现在他对于收集乐器的“雅癖”。作为音乐人和演奏家,方锦龙嗜琴如命,唯琴独钟,他收藏了近千件中国的古代乐器、少数民族乐器以及外国的吹拉弹打各种乐器,其中不乏价值连城的宝贝。“多琴”恐怕莫过于方锦龙,迄今为止,他搜集的世界各地的各种民族乐器,总量已经达到1000多件。2002年方锦龙在佛山祖庙设立了“锦龙中国乐器馆”,让更多的人能够了解中国民族音乐传统,也成就了个人乐器收藏之最。

    三、豁然开悟:“大乐与天地同和”

图为方锦龙在弹奏乐器。

    两千多年前,《乐记》中的观点为:“大乐与天地同和”,这一观点诱发于宇宙生生不息、风雨序次的和谐运动,而宇宙的和谐已包含了音乐的和谐,天地之美实际上也就是音乐之美,所以乐者,天地之和也。

    在国乐的传承发扬中,方锦龙体悟到,关键是找到我们民族的自信,而民族自信就根植于代代相传的古典文化之中。方锦龙认为,中国文化博大精深,礼乐是中国人的精神家园,礼乐的修养是使人民谦敬和睦,国家安祥和谐,从而达致高尚、典雅和文明。琴棋书画,琴放在第一位。他认为,五弦琵琶代表了中国人“富而贵”的文化,而五弦记载的便是一段高贵的历史。“现在很多人光有富没有贵了,就像是缺根弦,”方锦龙感慨到。

    中国文化博大精深,方锦龙始终用国学思想来推广国乐。“一个人开悟很重要,做任何事情都要用心,就像弹琵琶,不光讲技法, 更多要讲究心法。”

图为方锦龙在弹奏乐器。

    方锦龙谈到有一年他去某阿拉伯国家访问演出,休息时间,他独自走到广袤的金色沙漠上坐下休息。夕阳西下,金色的阳光洒向一身白衣的他。“琵琶这个两个字在我面前一直转,突然就开悟了。”方锦龙告诉记者,他认为“琵琶”这两个字上面有四个王,分别代表四种语系,四种乐器。第一个是阿拉伯的乌德琴,5000年历史,琵琶的祖宗;第二个是指传到中国叫琵琶;第三个王是指传到欧洲叫鲁特琴;第四个王传到了西班牙变成吉他,这四个王也代表这世界上的四个语系,影响着一代一代世界各地的人们。“琵琶的琵,底下是比,是文化的比较;琵琶的琶,底下是巴,是文化的融合。”方锦龙说,琵琶承上启下,可以表现阿拉伯风格,又能表现欧洲的风情,还能表现西班牙那种非常热烈的气质。随后,方锦龙就在国家大剧院推出了《琵琶的前世今生》方锦龙珍藏乐器展,并推出同名主题音乐会,多家媒体对此进行了报道。

    方锦龙总结了他在音乐文化推广上遵循的六个‘jing’:第一是静,安静,清静;第二是净,干净,纯净;第三是敬,对老祖宗要敬仰;第四是镜,要经常照照镜子反思;第五是径,曲径通幽,方向比速度更重要;第六是境,追求境界;第七是竞,要有竞争力,从全球化的视角来看文化传播,我们应该提倡自己的文化,有自己的竞争力。

    四、贵在心法:“艺术要向上,艺术家要向下”

图为方锦龙在弹奏乐器。

    艺术高于生活,艺术也源于生活。方锦龙认为,弦就是一种“心法”。他建议艺术家要接地气,放下高高端着的自我。用他的话说,“葡萄又酸又涩又小需要架子,西瓜又大又甜直接放在地上就行。”

    方锦龙对记者谈起自己难忘的一件事。玉树地震之后,2011年的1月份,方锦龙与一些演艺圈名人一起到玉树“雪中送炭”。那天,方锦龙亲力亲为动手做了一桌子菜招待十几个无家可归的人。一个母亲带着一男一女两个小孩从外面风尘仆仆进来,当时桌上正摆着一盘香喷喷的炒牛肉。方锦龙看到小男孩用他的小脏手飞快地抓了一块牛肉,他以为孩子是饿急了,虽然看上去不卫生也没礼貌,但是那种灾难之后极端饥饿的情况下,谁还能讲究这些,大家都非常理解。可紧接着方锦龙发现小男孩竟是把手里这块牛肉塞进了母亲的嘴里。当时这个画面让他泪流满面,如今再次回忆起这个场景,他的眼眶还是不禁红了,方锦龙说:“那一瞬间我体会到精神上的富有比什么都重要。” 

【纠错】 [责任编辑: 高海英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相关稿件

0100201112000000000000000111998612955108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