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掌声送给“金扫帚”领奖人

2017年03月21日 17:09:19 来源: 北京晚报

    由电影人程青松发起的“金扫帚奖”办到了第八届,终于迎来了第一位亲临现场领奖的导演。昨晚颁奖典礼上,当电影《致我们终将到来的爱情》的导演郑来志走上舞台时,观众们先是没反应过来,继而全场爆发出热烈的掌声。获“金扫帚”的确有些丢人,但敢于直面批评,这种勇于自省和自嘲的精神却值得鼓励。

    2016年是中国电影在一路高歌猛进后进入弯道的一年,一方面票房增速大幅下滑,另一方面电影整体质量也普遍下降,就连《青年电影手册》每年评选的“年度华语十佳”,今年也只勉强评出《塔洛》、《路边野餐》、《驴得水》、《长江图》等八部佳作。如果说,以前我们还因为票房大卖而忽略某些烂片的横行,那么,现在连“票房好”这最后一块遮羞布都被彻底扒下来了。这也从另一方面说明,观众的审美眼光在提高,一味靠大制作、大明星、大IP圈钱的老路行不通了。什么样的导演在好好拍戏,什么样的演员在认真演戏,观众看得一清二楚。

    从本届金扫帚奖的结果不难看出上述结论。张嘉佳成为当晚的最大“赢家”。首执导筒的他凭借《摆渡人》获得“最令人失望新导演”、“最令人失望影片”和“最令人失望编剧”三把扫帚,还成功把王家卫也拉下水,两人共同分享了编剧奖。“金扫帚奖”给《摆渡人》的评语毫不留情:“一个不懂电影的码字工,被不懂电影的资本裹挟,以为借一副墨镜戴上就能当导演,结果却沦为二把刀厨子,用毫无条理的故事、虚张声势的表演和虚情假意的说教,以鸡精老汤为底料,陈年口水为辅料,佐以路边摊的地沟油,熬出了一锅杂烩乱炖。”这部电影确实集合了当下电影圈最流行的元素,热门小说改编、作家转型当导演、名导监制、明星云集,背后还有“不差钱”的大公司撑腰。没想到却落了个“人人喊打”的下场,最后甚至得靠王家卫组织明星们集体喊出“我喜欢”来挽回颜面,确实给整个行业都敲响了警钟。

    如果说张嘉佳作为影坛新人尚可原谅,那王晶导演则是老牌的烂片生产商了。去年他不仅因《澳门风云3》和《王牌对王牌》获评“最令人失望导演”,和刘伟强联合执导的《澳门风云3》还收获了“最令人失望影片”,并成功地将周润发、张家辉、刘德华等推上了“最令人失望集体表演”的宝座。票房高于一切,王晶的电影是典型的商业逻辑,所以面对批评,他甚至都懒于发声。“不感兴趣”,这是他对“金扫帚”的四个字回应。如此傲娇,不知他担不担心有一天,观众们也会对王晶的电影“不感兴趣”呢?

    本届金扫帚奖的最大惊喜无疑是“最令人失望中小成本影片”《致我们终将到来的爱情》的导演郑来志前来领奖。郑来志是“金扫帚奖”创办以来第一位亲临现场领奖的导演,也是“金扫帚奖”创办八年来,第二次有获奖者顶着压力到现场领奖。2013年,马伟豪导演曾委托助理领走了“最令人失望的导演”奖,《疯狂的蠢贼》制片人也曾亲自领取“最令人失望的中小成本影片”奖。时隔四年,从导演派人代领、制片人到场致歉到导演亲自登台领奖,不得不说,这也是中国电影人面对批评声音的一个小小进步。

    郑来志导演在接受采访时诚恳地表示:“电影十月怀胎它就是我的孩子,面对外界的质疑和批评的时候,作为导演来讲就是家长,必须要面对和承受。”对于“金扫帚奖”的评语,郑来志有点无奈地表示:“爱情电影的桥段都差不多,生活本来就是狗血的,而且这些都是我这么多年北漂的真实感受。”之所以鼓起勇气来领奖,他也表示,虽然这个奖看似玩笑,但导演这个职业对自己来说很神圣,作为一个新导演,他会把“金扫帚”当成日后电影路上的一座警钟,以此为动力拍出更好的作品,并感谢观众和影评人们的监督。这一番获奖感言不仅没有招致嘘声,反倒是获得了现场观众的数次掌声。

    今年的表演奖项“竞争激烈”——《爵迹》、《致青春·原来你还在这里》、《夏有乔木雅望天堂》三片在手的吴亦凡在角逐中脱颖而出,当选“最令人失望男演员”,景甜则凭借众星捧月的《长城》将“最令人失望的女演员”收入囊中,这也是景甜时隔三年再度获得该奖项。虽然两人都以“忙于拍戏”为理由没来领奖,但吴亦凡通过经纪人表示,“一定会努力提高演技”,至少这态度值得鼓励。

    近几年,好莱坞的金酸莓奖增设了“雪耻奖”,专门为那些获得过金酸莓奖,又凭新作品一雪前耻的电影人准备。今年梅尔·吉布森就凭借电影《血战钢锯岭》获得了这一奖项。“金扫帚奖”不妨也学一学金酸莓奖,如果日后真的有“令人失望”导演拍出了好作品,有“令人失望”演员提升了演技,也发给他们一个咸鱼翻身奖。到时候,一定会有人来领。(李俐)

【纠错】 [责任编辑: 高海英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相关稿件

0100201112000000000000000111998613614479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