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西方媒体事实核查新闻的特点与趋势

2017年02月13日 14:35:18 来源: 《中国记者》杂志

    ·学者界面·

    内容提要 《中国记者》2016年第11期刊发了封面专题“‘网红’当口下,如何做一名称职的编辑”系列文章,第12期刊发了《“事实核查”的发展及在新传播形态下的运用》文章;本期继续选发学者的同类主题文章,可见新媒体冲击下强化把关、强调严谨,是中外媒体皆十分重视的事情。本文回顾了事实核查工作和事实核查新闻的起源和演变,并以三个典型的事实核查案例介绍西方事实核查新闻的发展现状与趋势,进一步反思西方媒体事实核查新闻发展的问题。

    关键词 事实核查 涉谣新闻 真实性测量仪 用户生产内容

    新的信息传播环境使新闻生产和传播的门槛大大降低,诸多非职业“记者”介入内容生产和传播,一方面加速和丰富了信息的传播,使人们离社会现实和事实更近;但另一方面,新闻话语权的平民化,也使新闻内容常常良莠不齐,从而又拉远了人们与“真实”间的距离。更令人担忧的是,由于需要和新媒体抢时效,许多传统媒体调整发稿流程,弱化内容把关,使新闻报道的严谨性大打折扣,损害了媒体公信力和品牌。

    如何保证新闻报道的质量,使其成为人们信息获取的依赖和标杆,媒体公信力建设是不二选择,而事实核查则是提升媒体公信力的一大抓手。

    一、事实核查新闻的起源与演变

    20世纪20年代,事实核查制度在美国兴起。最先引入该制度的是杂志,先行者是《时代周刊》和《纽约客》。《时代周刊》于1923年创刊。刊物创立后不久,为确保刊物内容质量,该刊两位创始办人Henry R·Luce和Briton Hadden决定成立一个由女性组成的特别团队进行事实核查,以确保文章能够准确无误。这批女事实核查员便成为历史上首个事实核查团队。《时代周刊》编辑Edward Kennedy曾在他的备忘录中对事实核查员的工作有过如下描述:“在核查中要时刻牢记,文章的作者是你的‘天然敌人’。他试图想尽一切办法蒙混过关。但你要记住,当读者来信指责我们的错误时,他们会直接将矛头指向你们而非作者。”[1]1927年,《时代周刊》的主要竞争对手《纽约客》也成立了事实核查部。

    20世纪40年代,事实核查制度发展到欧洲,德国《明镜周刊》在1946年成立之初便设立了档案部,负责整理、收集、核对新闻报道所涉及的材料,这一传统延续至今。据其内部统计,目前该周刊在全球共有采编人员245人,其中仅全职事实核查人员便有80人。[2]《明镜周刊》规模庞大的事实核查队伍也成了一大特色。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这支队伍中有很多人是某一领域的专家,很多还有博士学位。

    显然,上述事实核查应属于媒体内容把关的一部分,属于事前核查。

    20世纪80年代,美国电视上的竞选广告铺天盖地,政治人物言论对受众选举投票的影响越来越大。为检验政治人物表态的前后一致性和兑现承诺的行动力,不少媒体开始展开事实核查工作,以验证政治人物言论,并逐渐将其发展成一类专门报道内容,成为事实核查新闻(fact-checking journalism)的早期雏形。此后,政治成为事实核查新闻的主要关注领域。尤其在大选期间,媒体对候选人言论的事实核查往往会受到广泛关注。这类事实核查新闻从性质上更像一种媒体对政治言论和政策执行的一种社会监督。

    进入21世纪,移动互联网和社交媒体的普及改变了新闻的生产模式和信息传播生态,自媒体的出现打破了专业媒体人在信息发布上的垄断地位,新闻事实和观点言论之间的界限也越来越模糊。迫于抢时效的压力,再加上事实核查本身工序的复杂性,不仅网络媒体在新闻发布前常常忽视事实核查,一些传统媒体在与新媒体的竞争中也忽视了事实核查环节。面对日渐参差不齐的新闻质量,一些有经验的新闻从业人员开始尝试创办事实核查新闻网站或栏目。于是,作为第三方事后核查的事实核查型新闻正式诞生。如今,西方的一些事实核查栏目或网站已发展成熟,成为西方新闻舆论生态中发挥独特功能和作用的一种存在和建制。本文重点介绍三个各具特色的事实核查新闻栏目或媒体:《华盛顿邮报》Fact Checker栏目、PolitiFact网站和Storyful网站。

    二、西方事实核查新闻发展现状

    (一)《华盛顿邮报》事实核查——充分发挥传统媒体的“把关人”角色。

    《华盛顿邮报》是传统媒体中在事实核查新闻方面的典范,其Fact Checker(事实检查器)栏目已经在美国具备一定影响力。该栏目创始人Glenn Kessler从1992年起就开始尝试对总统参选人的竞选活动和政策进行事实核查。2007年9月,他创办该栏目,以对2008年的美国总统大选进行事实核查。Fact Checker旨在解读政治人物言论的关键词,搜集相关政策的背景资料,为民众呈现真相。该栏目使用匹诺曹卡通形象指数来展现事实的真伪程度。一个匹诺曹代表基本正确;两个匹诺曹代表一半正确;三个匹诺曹代表基本错误;而四个匹诺曹则代表谎言。此外,事实核查的结果不是一成不变的,在发布了一篇文章之后,若栏目收到最新消息,也会对评价结果进行更新。该栏目在核查内容的选题上坚持从读者需求出发,其在选择核查内容之前,会通过和读者互动的方式,了解目前他们最想知道什么,对哪些政治人物的哪些政策最感兴趣,然后进行相应核查。Kessler曾表示,这个项目成功与否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读者参与。[3]2015年,全美媒介素养教育协会(The 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Media Literacy Education)授予Kessler媒介素质媒体奖,以表彰他在Fact Checker项目上的突出贡献。

    (二)PolitiFact网站——因事实核查获普利策奖。

    PolitiFact是事实核查类新闻网站中最具代表性的一个。每天该网站都会从报刊、广播、电视、通讯社、社交媒体等各类媒体渠道获取政治人物的事实性言论和表态,并对其真伪性进行检测;随后,将具象化结果展现给读者。该网站制定了启动事实性言论核查程序的五个基本条件:(1)该言论是可验证的;(2)该言论可能会误导公众;(3)该言论具有潜在的政治和社会影响;(4)该言论已广泛流传;(5)该言论具有一定模糊性。该网站的另一大特点是自创了多个用于事实核查的工具,其中最著名的是真实性测量仪“Truth-O-Meter”。该测量仪根据事实性言论的真伪度,给其依次划分了六个等级,分别是:(1)真实;(2)基本真实;(3)半真半假;(4)基本失实;(5)失实;(6)荒谬。PolitiFact在测量言论真伪时,首先会先由一位作者对政治人物的言论进行调查,随后写出一篇真伪核查文章。之后,会有一个至少由3人组成的团队对该文进行审核,最终给出真实性测量结果。[4]

    除了真实性测量仪外,该网站还创立了其他几种更有针对性的测量工具。例如一致性测量仪(The Flip-O-Meter)用来测量政治人物言论立场的前后变化幅度。该测量仪将变化幅度分为三个等级,依次是:(1)无明显改变;(2)部分改变;(3)完全改变。该网站还专门创立了两个“承诺测量仪”,用于监督特定人士履行承诺的情况。第一个承诺测量仪是专门用于监督现任总统奥巴马的,被称作奥巴马测量仪(The Obameter),该测量仪主要测量奥巴马在施政中履行竞选承诺的情况。另一个承诺测量仪是共和党承诺测量仪(The GOP Pledge-O-Meter),用于监督共和党人士履行承诺的情况。

    除了PolitiFact项目外,该网站还扩大了事实核查的对象范围。2013年,网站和新闻研究机构PoynterInstitute合作,创办了PunditFact项目,该项目主要是核查专家学者、专栏作家、博客主、时政分析家、主持人、脱口秀主持人以及其他媒体从业人员的言论真实性。为进一步提高透明度,该网站还列出了其资金来源。网站资料显示,这一事实核查网站的主要资金来源是其母报《坦帕湾时报》;此外,网站也接受了诸如Knight基金会等基金的赞助。

    2009年初,美国普利策新闻奖评委会宣布,打破延续百年来只接受报社申请的限制,首次接纳期刊和独立新闻网站参选。PolitiFact网站凭借其在2008年总统大选期间的出色表现获得国内报道奖。评委会在颁奖词中对该网站所发挥的独特作用给予了充分肯定。

    (三) Storyful——社交媒体时代的通讯社。

    与前述两家媒体不同,Storyful网站主要核查的新闻内容是用户在社交媒体上发布的内容。如今在世界各地的突发事件中,不少社交媒体的用户往往成为现场的亲历者和第一信源;但有时也成为谣言、片面不实甚至虚假消息的散播者。Storyful网站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核查纠正这些新闻。Storyful研发出了一套信息监测工具——“新闻专线”(Newswire),可以对Twitter、Facebook等社交媒体上广受关注的用户生产内容(UGC)进行实时监测。Newswire将抓取到的热点素材推送给人工编辑团队,后者凭借其长期以来积累的职业新闻敏感,判断出哪些内容具有新闻价值,哪些内容可能存在问题。与此同时,人工团队还会借助技术手段对视频、图片的真伪进行核实。确定其真实性后,Storyful会与信源联系,根据后者回复的情况,为图片或视频贴上“事实清晰”“等待回复”“已经授权”“尚未回复”等“鉴定”性标签,这个贴标签的过程就相当于完成了信源的核实工作。[5]以视频资源为例,核查过程包括以下几个步骤:(1)确认消息源身份。网站会在所有社交网站平台上搜索消息源的足迹,使用肖像技术、嵌入式数据技术和定位技术找到新闻消息原始的上传者。之后,将会与上传者取得联系,确认此新闻发生的时间、地点等。(2)核验新闻发生的地点。核查人员会通过逐个画面的分析,例如对其中的影子、天气、口音等来辨别新闻发生的地点,并辅以数据取证技术。如果可能,还会与当地社会团体取得联系,以确定地点。(3)核验新闻发生的时间。网站会对可交换图像数据和视频数据进行评估,确认资料上传时间,然后通过交叉核验的方式核实。

    Storyful为其员工订立了十条工作守则,其中包括多条进行事实核查时需要注意的方面。例如,第一条“要意识到永远有更接近事实的人”;第二条,“不要先入为主”;第三条,“重视细节”;第六条,“时效很重要,但真实性更重要”等等。[6]目前,路透社、《纽约时报》、BBC等在内的多家知名传统媒体已经成为Storyful的注册用户。这些媒体可通过Storyful的数据库获取新闻素材和素材提供者的信息。因此,业界称该网站为“社交媒体时代的通讯社”。通过对子媒体热点内容进行事实核查,Storyful将非职业记者、传统媒体和受众串联了起来。

    三、事实核查新闻的发展趋势

    (一)从事前核查到事后核查。

    早期的事实核查是事前核查,是一项制度或操作流程,本质上属于媒体内容把关程序的一部分。媒体进行事实核查的出发点是保障报道的真实性和提升报道的准确度。这种核查是由媒体内部机构完成,不需借助第三方。事实核查发展到后期,便演变为事后核查,成为一种新闻形式,即事实核查新闻。在该形式下,事实核查网站将事实核查的过程和结果通过新闻形式展现给用户,用户带着“看新闻”的心态了解事实核查新闻中的新闻是否属实,从而对媒体报道的公信力做出判断。这种新闻常由专门的第三方事实核查新闻网站完成。

    (二)从政治人物言论到互联网热点。

    自事实核查新闻诞生后相当长一段时间以来,其一直以验证政治人物言论真伪为核心任务,其所选取的政治人物或为目前在位的有影响力的施政者,或为总统等各职位的参选人。而从其核查的内容来看,也多为验证所核验对象的言论是否属实,以及此人是否履行了施政承诺。此种事实核查新闻的典型代表是PolitiFact,其网站上绝大部分内容都是关于美国政坛人士。经过近10年的发展,事实核查新闻的核查内容也被不断扩大,已延伸到互联网热点内容上,此类事实核查的典型代表是Storyful。实际上,由于发布门槛低、传播速度快的特点,互联网热点内容往往是新闻真实性的“洼地”,虚假新闻和谣言常产生于此。因此,将互联网热点内容纳入核查范围很有意义,也将是事实核查未来的发展趋势。

    (三)从文献、回访到大数据核查。

    伴随着技术的发展,事实核查的方式也在不断演变。起初,事实核查主要依靠专门的事实核查团队来完成,其完成核查通常会采取两种方式:第一,文献核查法。即通过查阅文献资料,来判断记者所写是否属实。第二,回访法。核查人员通过对采访对象的回访,确认采访中的事实,以进行验证。而时至今日,事实核查网站在进行事实核查时,除了采取必要的人工资料查阅和回访以外,还会更多地利用大数据和计算机技术进行核查。目前,一些核查网站已经将定位技术、肖像验证技术、数据取证技术等多项技术运用在事实核查中。这一方面增加了事实核查的准确性,另一方面也提升了核查效率。

    四、事实核查新闻的兴起反衬西方新闻可信度的降低

    西方事实核查新闻一定程度上保障了新闻真实性。从核查人员来看,无论是传统媒体的事实核查部门还是新兴的事实核查新闻网站,其核查团队都具有较强的专业型。在核查过程中,各家媒体都尽可能采取科学严谨的方法来核查新闻。从核查结果来看,事实核查新闻网站也保持了开放性,根据事态的发展变化对新闻真实性的判断进行更新。其次,西方事实核查新闻一定程度上提升了媒体公信力。一方面,媒体自身建立事实核查团队提升了报道准确性,显著提升报道公信力。另一方面,事实核查网站对媒体报道的监督作用会使媒体发布新闻时更加谨慎。值得注意的是,Storyful网站的兴起从信息源采纳环节上提升了媒体所采用信源的可信性,也同样提高了媒体公信力。最后,大数据时代的到来让事实核查新闻拥有极大的发展前景。数据挖掘和搜索技术的进步提升了媒体进行事实核查的效率,事实核查的资金成本和时间成本都有所降低。

    事实上,事实核查制度在近年来的兴起,反衬出新闻可信度逐渐降低这一趋势。当前媒体环境下,新闻的时效性在一定程度上迫使新闻人放松了对真实性的要求,而真实性本是新闻最基本的要求,这是催生事实核查这一新闻环节的根本原因。事实核查新闻网站的影响力仍十分有限。相对于大多数媒体而言,专门从事事实核查新闻报道的网站的知晓度仍较低。从美国几家主要事实核查网站来看,人们对事实核查新闻的关注往往集中在大选期间,而在大选之外,其影响力较低。事实核查新闻自身的发展也有一定局限性。尽管技术的进步大大促进了事实核查效率的提升,但事实核查工作在揭示真相方面难以避免地具有滞后性。对于一则不真实的新闻,若借助新媒体被快速、广泛地传播,那么即使后来被证伪,但由于公众注意力已被转移,事实核查的工作效果也会不太理想。因此,加强新闻发布前的核查,提升发布后核查的效率,应是媒体可循之道。(作者:张滋宜 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硕士研究生,金兼斌 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

    【注释】

    [1] Silverman, C. & Jarvis, J. (2007). Regret the error: How media mistakes pollute the press and imperil free speech. Union Square Press, 引文见p275-276.

    [2]明镜在线网:http://www.spiegelgruppe.de/spiegelgruppe/home.nsf/Navigation/45CA3E395B329908C12573FC0038E5B2?OpenDocument

    [3] 华盛顿邮报网站: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news/fact-checker/about-the-fact-checker/

    [4] PolitiFact网站:http://www.politifact.com/truth-o-meter/article/2013/nov/01/principles-politifact-punditfact-and-truth-o-meter/

    [5] 史安斌,饶庆星.事实核查类新闻的兴起:救赎还是纵容?[J].青年记者,2016(16):85-87.

    [6] 万小广.“事实核查”类新闻初创项目的启示[J].传媒评论,2014(11):84-86.

【纠错】 [责任编辑: 高海英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相关稿件

010020111200000000000000011199861360526721